返回主页
热门悬疑小说
悬疑最新热门点击新书
  1. 盗墓笔记之吴邪的私家笔记

    盗墓笔记之吴邪的私家笔记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会用上这本笔记本,对于一个整天游手好闲,唯一写字的机会只剩下付钱签单的人来说,竟然会忙到脑子不够用,实在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南派三叔
    已完结
  2. 藏海花1 雪山阎王骑尸之谜

    藏海花1 雪山阎王骑尸之谜

    吴邪五年的平静生活,因金万堂的突然造访而被打断。金万堂竟然知道从张家古楼里带出的月光石上的蝎子图案与幼年闷油瓶有关。为追寻线索,吴邪前往尼泊尔,又辗转到了西*藏墨脱。在墨脱,各种与闷油瓶有关的线索纷至沓来!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吴邪在吉拉寺的喇嘛手里,拿到了闷油瓶的笔记,知道了闷油瓶当年进入雪山的前因后果。令吴邪震惊的是,他在另一本笔记上看到了“世界的极限”——莽莽雪山腹地,竟然有另外一扇青铜巨门!

    南派三叔
    已完结
  3. 盗墓笔记:沙海系列(1-4部)

    盗墓笔记:沙海系列(1-4部)

    一组离奇的沙漠照片让吴邪决定深入荒漠,探寻一个不同寻常的古墓。前往探察的伙计无故失踪,偶然在少年黎簇的背上刻下了恐怖诡异的图案。寻到黎簇的吴邪执意邀请他一同前往照片中神秘的沙漠腹地——古潼京,一个被当地人称为死亡森林的地方。随考察队一同前往,吴邪、王盟和黎簇竟被传说中会移动的海子带到了一片白茫茫的沙漠,这里隐藏着一处机密工程的遗址。而这个现代工程,竟然是按照3000年前的古图建造的。

    南派三叔
    已完结
  4. 天机 第四季 末日审判

    天机 第四季 末日审判

    迷雾散尽,谜底揭晓:末日审判,终于降临。在南明城的巨大舞台上,“神”导演了一出满足人类窥视自我欲望与困境心理的真人秀,旅行团成员在聚光灯下集体接受审判,他们是否真的犯有“七宗罪“?有人神秘失踪,意外现身后又尸现太平间;有人早已命归黄泉,竞转而复生,又再度死去。有人倒在“神”的枪下,而“神”自身也被判以死刑……天机世界里,人性被拷问,”神”权被颠覆。

    蔡骏
    全本完结
  5. 天机 第三季 空城之夜

    天机 第三季 空城之夜

    他们正在接近真相,然而悬疑却并未减少一分——有人侥幸窥见天机,正待道破却意外身亡;有人秉性软弱,难挡诱惑深入”蝴蝶公墓”;有人十八年前欠下孽债,注定要在这遥远的空城以命偿还……最初的十九人,只剩十人。猜忌仍在蔓延。谁会是下一个祭品?看不见的敌人,是真正的恶魔,还是潜伏在他们之中的特洛伊木马?真相何时显形,命运何时逆转?最终审判,又何时降临?

    蔡骏
    全本完结
  6. 天机 第二季 罗刹之国

    天机 第二季 罗刹之国

    天机第二季将带领你继续探险之旅,一步步揭开南明城的神秘面纱。 罗刹之国不会沉寂,它将是天机故事最后的关键!所有的毛骨悚然、所有的荡气回肠,尽在《天机》第二季 “罗刹之国”。一个来自中国的旅行团,在泰国北方的清迈旅行,大雨之中迷失方向,误入一条深深的隧道,发现一座群山围绕中的城市。 然而,整座城市竟然空无一人!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个华人社会,街上的商店和楼房一应俱全,居民住宅里有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

    蔡骏
    全本完结
  7. 天机 第一季 沉睡之城

    天机 第一季 沉睡之城

    由泰北清迈前往兰那王陵的途中,一个来自中国的旅行团辗转间误入歧途,迷失在一座群山围绕的现代城市。城内设施一应俱全,但却了无人迹,城内的时间,无情地定格在一年之前。本是一次幸福的旅行,未料等待旅行团的却是叵测的噩运。无法与外界联系,唯一的逃生道路被封死。在探寻出路的过程中,奇异事件接连发生——山魈报复,恶犬突袭;导游惨死天台,司机被炸成碎片……困境重重,危机四伏,远离人间的人们各怀心事。沉睡之城究竟埋藏着多少秘密?

    蔡骏
    全本完结
  8. 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

    盛夏的龙州市,骄阳似火。在这样一个炎热的下午,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着密不透风的头盔,并且暴露在毫无遮蔽的体育场,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张惠勇的内衣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了,那种憋闷的感觉几乎要让他窒息。他只想让这一切快点结束,他要离开。  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摩托车如穿花蝴蝶般在体育场内的人工障碍间飞驰着,看台上的观众不时爆发出阵阵的掌声。  齐超龙紧张的情绪慢慢地松弛下来,他的面颊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笑容,不过这笑容很快便凝固住了——  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张惠勇出现了失误:他的摩托车速度忽然减慢,在本该飞跃的最后一个人工土丘上缓缓地停了下来。

    周浩晖
    全本完结
  9. 烟花三月

    烟花三月

    滚滚长江,滔滔运河,分别在神州大地的东西和南北方向贯穿而过,辅以流域内的大小支流,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水利交通网。古城扬州便位于长江与运河的交错点上,成为了这片水网的中心枢纽。  由于占据了如此独特的地理位置,加上江淮一带河渠纵横,土地肥沃,且气候温暖湿润,有着丰富的鱼盐和农产资源。扬州从春秋末年建城以来,历秦汉至隋唐,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有数的大都会。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她都在历史长河中扮演过极为夺目的角色。  进入新世代,古城扬州在方方面面焕发出崭新面貌的同时,那些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文化底蕴仍然像血液般渗透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令人着迷的神秘气息。  “扬州三把刀”(厨刀、剃刀、修脚刀)便是古城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这种文化从市井民众的生活中脱胎而出,借助城市的繁华发展和兴盛,化大俗为大雅,时至今日,隐隐已成为扬州市的文化品牌和城市名片之一。  我今天在这里要讲的,就是关于“三把刀”中的第一把金刀:扬州厨刀的故事。  扬州厨刀的故事其实也就是有关淮扬菜的故事,回溯中国烹饪的历史长河,逝水东去,大浪淘尽千古菜系,最终能昂首立于潮头称为中华顶尖菜系的,只有四家而已。除了鲁、川、粤之外,另一个便是唯一以省级以下区域称谓命名的淮扬菜系。  淮扬菜究竟美在何处?希望不了解它的读者,能从这个故事中找到一些答案。  言归正传。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0. 凶画

    凶画

    他曾经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是的,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他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中生活了很多年。俗世中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与他无关了。  就连那曾经如烈火一般的仇恨,如魔鬼一般吞噬着自己的仇恨,也随着那幅画卷被尘封了起来。  同样被尘封的还有他的回忆,他几乎已记不得二十年前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是一副怎样可怕的模样和心情。  他以为那回忆再也不会被触及,但是他错了。  当画卷被打开的那一刻,烈火重新燃烧,在它面前,除了颤抖,你还能做什么?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1. 套子里的人

    套子里的人

    五月末的初夏,是我眼中北京最宜人的季节。没有北方春秋两季漫天的风沙,也没有江南初夏时连绵不断的阴雨,阳光明媚而不毒辣,校园里花红柳绿,走到哪里都能保持一个好的心情。  在这个季节,一天当中,清晨时分无疑又是最美妙的。凉爽的气温,柔和的晨光,清新的空气,简直找不到比这更好的锻炼时刻了。  段明就是西大操场晨练大军中的一员。进入这所学校以来,他一直保持着多年来养成的良好生活习惯,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围着操场跑15~20分钟,然后才去食堂吃饭,开始一天的学习和工作。  一般来说,去西操跑步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段明这样,常年坚持的长跑爱好者;另一类则是基于某种原因临时加入晨练大军的人。段明发现这几天第二类人明显多了起来,宽阔的西操甚至略微显得有些拥挤了。可能是本科生的期末体育考核快开始了吧?段明猜测。不过跑步的人多了,而且里面有不少女生,倒是使这项本来有些乏味的运动增添了些许色彩。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2. 死亡通知单III:离别曲

    死亡通知单III:离别曲

    优雅的环境,精致的美食,这本是绿阳春餐厅的口碑所在。不过这两点特色此刻却都沦为了陪衬,音乐的陪衬。  女孩轻柔地拉动着琴弦,像是在控制着一方奇妙的泉眼,那优美的乐曲便从这泉眼中汩汩而出,缓缓浸透了厅堂的每个角落。乐曲的节奏低沉舒缓,带着些许忧伤的情绪,正如演奏者此刻的心境。  即便是最粗鲁的食客也难免被这样的乐曲打动,他们侧耳倾听着,甚至不敢用力咀嚼已送入口中的美食。同时他们的思绪则随着那些飞舞的音符飘散出去,各自沉迷于一些令人感怀的往事之中。  这就是音乐,一种能够跨越任何交流障碍的、奇妙的语言。  而被这语言感染最深的无疑还是演奏者本人,她轻咬着柔软的嘴唇,紧闭着秀丽的双眼,似乎要把全身的感官都融入到那根细细的琴弦上。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3. 死亡通知单II:宿命

    死亡通知单II:宿命

    夜色幽暗。  偏僻的桥洞下泥水浑浊,各种腐败的垃圾在浅水处堆积,散发出一阵阵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这是一个喧嚣都市中被遗忘的角落,即便是最潦倒的乞丐也不会愿意在这种地方多呆片刻。  十多年来,他们却总是选择在类似的环境中碰面。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想被其他人打扰到。  这次碰面的气氛与以往都不同。  年轻人眼中闪着些亮晶晶的东西,他似乎有些过于激动了。而年长者正试图将对方的这种情绪缓解下来。  “你该走了……”他发出极为嘶哑晦涩的声音,“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得很明白。”  月光经过河水的折射,昏暗不定地闪过去,隐隐映出说话者如魔鬼般恐怖的残缺面容。  年轻人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我们下次见面在哪里?”  “嘿。”怪物的笑声亦同样刺耳,“你何必多此一问?你知道的,没有下次了。”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4. 死亡通知单I:插翅难飞

    死亡通知单I:插翅难飞

    “序曲结束之后,正章应该开始。这相隔的时间确实是太长了一些……不过,这一天总算还是到来了。  想想那即将展开的华丽乐章,我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你不想加入进来吗,我的老朋友?  我知道你也早已期盼了太久了。  我能想象你看到这封信笺时的表情——你会激动得颤抖起来,是吗?热血在燃烧,无穷的力量正在躯体中聚集!——正和我此刻的感觉一样。  我已经嗅到了你的渴望,你的愤怒,甚至是你的恐惧……  快来吧,我在这里等你。”  那个人不像是在写信,倒像在描绘一幅精美的工艺品一般:落笔又重又慢,一笔一划都是那么仔细,甚至连每个标点符号也工整得一丝不苟。当信笺的最后一笔完成之后,写信者长长地吁了口气,将身体靠向椅背,陷入了沉思中。  十八年的漫长等待,终于要开始了……他一定会来的,多么刺激啊。这一次我能够赢他么?  我的身体在颤抖?我太兴奋了……当然,我也不会否认,我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那种恐惧。正视它!一个真正可怕的对手才能带来这样的美妙感觉。  他的怒火足以将我烧成灰烬,再过一百年,也仍然是如此。  一切已无法回头,这是十八年前便已决定的宿命。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5. 溺死者

    溺死者

    这是罗飞调任龙州市刑警队之后处理的第一起比较重大的案件。在案件侦破的过程中出现了某些奇怪的现象。很多人对此觉得无法理解,但罗飞正是在这些反常现象的指引下一步步揭开了事实的全貌。  案件的开头平平无奇。这天凌晨一点左右,龙州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接纳了一个病人。同伴把他送来时,他因为深度溺水,已经毫无意识,生命岌岌可危。大夫进行了十多分钟的抢救,却只能无奈地看着一个生命消逝。接着院方准备办理死亡手续,可此时死者的那个同伴却消失不见了。无奈之下,院方打110报了警。  派出所的民警小刘最先来到了医院现场。死者并不存在他杀的迹象,小刘开始认为自己的任务也就是查清尸源,找到死者的亲属而已。可随着调查的深入,事情却变得复杂起来。  到第二天的时候,小刘心中的迷惑越来越多。因为无法判定案件的性质,他决定先以私人的关系求助刑警罗飞。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6. 禁屋

    禁屋

    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林娜依然无法忘记那间屋子。  她尝试过很多方法——搬离那个小区,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东西,甚至和男朋友分了手,只因为他们曾经在那间屋子中温存过。  她想抛弃所有与那段生活有关的东西,从而摆脱那段恐怖的记忆,可她绝望地发现,这一切根本就不起作用。因为有一样东西是她始终无法控制的:睡眠。不管她如何折腾自己,总免不了有进入梦乡的时候,于是她便再次回到了那间屋子。  在梦里,她再一次看见灰蒙蒙的地板砖,惨白的墙壁,听见那挥之不去的男孩的哭声……接着,她看见那扇门被打开,男孩小小的尸体随之滚倒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他穿一件绿色的毛衣,蜷着胳膊,两手张开,保持着扑在门板后的姿势,看上去像是一只硕大的青蛙。他的双眼也像青蛙般往外凸出,扩散的瞳孔如点漆般黝黑,渗出一种令人心悸的寒意。  林娜与男孩的双眼对视片刻后,在惊叫中醒来,浑身颤抖,大汗淋漓。这样的场景在夜晚一遍又一遍地上演,将她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7. 黑暗中的女孩

    黑暗中的女孩

    “大夫,这孩子的病真的好了吗?她以后的生活会受到影响吗?” “放心吧。经过我们的治疗和观察,她心里的阴影应该是完全去除了。只要不受到大的刺激,不会再犯病的。” “小琼,你告诉姑姑,现在还怕黑吗?” “不怕了。” “晚上敢关着灯睡觉了吗?” “敢。我这几天都是一个人睡的。” “乖。那你做噩梦了吗?” “没有。” “好孩子,姑姑带你回家。”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在我的床头响了足足有两分钟了,看来我不去接的话,它还会一直这样响下去。 不用猜我就知道,这么执着的人一定是郭俊。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从被子里伸出手,拿起听筒放在耳边,没好气地“喂”了一声。 “小琼啊?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又睡懒觉啦?”果然是他。 “明知故问!知道我在睡觉还打个没完,你怎么这么讨厌啊!”我半嗔道。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8. 鬼望坡

    鬼望坡

    天已入冬,早晨开始的一场冷雨给阴霾霾的天地间更平添了几分寒意。嗖嗖的朔风时不时呼啸而过,枝头那几片仅存的枯叶苦苦挣扎一番后,还是无奈地被卷入风雨中,随之飘零落地,化作来年的春泥。  这是一条乡县间常见的简陋公路,灰黑色的路面坑坑洼洼,积满了雨水。一辆泥泞破旧的长途汽车从公路西头驶来,因为要躲闪频频出现的暗洼浅滩,它一路蹒跚扭曲着,松散的车体哗哗作响,象是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  或许是由于旅途劳累,车厢里的乘客大多没受到阴冷和颠簸的影响,或仰或卧,在各自的铺位上休息打盹。唯有尾部靠窗的一个年轻女子直直地坐着,她一手托腮,忽而看看窗外的飞雨,忽而看看身边熟睡中的同伴,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  那女子面容白皙,尖鼻大眼,脑后扎着一条蓬松的马辫,汪汪的水目中闪烁着动人的灵气。她的同伴则是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年纪,皮肤白皙,眉清目秀,倒有两三分女人模样,可你如果凑近观察,会发现他的右眉和发际间却隐隐掩着道扭曲的伤疤,透出一丝狰狞的感觉。

    周浩晖
    全本完结
  19. 床下

    床下

    三天之后,十二月十四日。  已是初冬季节。时近黄昏,天空中聚集着大量的云团,北风轻啸,寒意逼人。  巷子深处的小屋外矗立着一棵梧桐树。树木枝头最后几张残存的黄叶也在寒风中被扫荡殆尽,现在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枝桠。在暗灰色的天际背影的映衬下,给人带来落寞而又绝望的压抑感觉。  女孩站在树下,她仰起头看着那片枝桠,感觉那很像是一堆骷髅手臂。尤其是最高处的那一支,瘦骨嶙峋的“五指”在空中张开,而中指又格外修长的突兀出来,直指树木脚下的那间小屋。  联想到那个手势所代表的意义,女孩便忍不住轻轻的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这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有着花一般的年纪,她不仅牙齿是洁白的,皮肤也白得几乎透明。而一双眼睛却又黑得发亮,透出深不见底般的幽邃感觉。

    周浩晖
    全本完结
  20. 生死翡翠湖

    生死翡翠湖

    七月的龙州,如流火般热辣。尤其是午后时分,明晃晃的太阳把空气烤成了热烘烘的一片,只要你置身其中,即使端坐不动,也能很快憋出一身的粘汗来,浑身上下像是爬满了湿乎乎的蚂蚁。在这样的天气下,任何的户外活动都是绝对的遭罪。罗飞偏偏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出警的任务。翡翠湖度假村,命案,一死一重伤。案情火急,罗飞立即通知了法医张雨,他们各自召集起下属,分乘两辆警车向着翡翠湖度假村疾驰而去。

    周浩晖
    全本完结
  21. 致命的遗嘱

    致命的遗嘱

    看似完美的遗嘱,却仍然存在着无法弥补的漏洞,兄弟相争不可避免,到底谁能够最终获得所有的遗产?死刑已定,龙州女记者孤身探询案件背后的隐秘,她是否能得到传奇警探罗飞的帮助呢?陈海柳从出租车上下来后,没有立刻迈步前行。她站在原地,看着前方那幢高大豪华的私人别墅,心中颇多感怀。正是隆冬时分,别墅前的花园中枝叶凋零,枯木残败,恰如别墅主人此刻的境地一般:孟氏家族,曾经是龙州市最为富贵显赫的名号之一,却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父子三人中已有两人命归黄泉,剩下的一人身处大狱,正在绝望中等待死刑日的到来。

    周浩晖
    全本完结
  22. 天机2罗刹之国

    天机2罗刹之国

    本书是由蔡骏编写的长篇小说《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的内容简介如下:一次平常的旅行,命运已被改写。光明重返沉睡之城,噩梦却仍未醒来。有人惧怕光明,遁入黑暗;有人遗失本性已久,生死关头却以死大写人生;有人为爱心碎,又身亡山魈爪下……旅行团十九个成员,只剩下十三人。生的欲望驱使他们继续寻求突围。他们无意间进入尘封八百年的”罗刹之国”。大罗刹寺内部的甬道里,面对“过去”“现在”“未来”三扇大门,被命运选定的人,是否还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命运?是自此走出绝境,还是将被八百年前的预言永远诅咒?生存还是毁灭,依然未知……

    蔡骏
    已完结
  23. 逃杀游戏

    逃杀游戏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规定的线索规定的范围规定的时间要么杀人要么被杀只能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Dodolog
    已完结
  24.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金盆洗手后的三人分开来,Shirley杨回了美国,进入了自然博物馆,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可某日她却突然消失。从国内和日本赶来的胡八一和王胖子经过一番调查,发现Shirley杨被人胁迫前往了南美。目标直指印加人传说中的青春泉宝藏。在追踪的过程中,他们误入玛雅人的藏宝地,见识了南美雨林诸多奇异的生物,幸运地发掘了海盗的宝藏。最为奇怪的是,在南美的丛林里,竟然遇见了一些不少遵循十六字风水秘术的坟墓。终于一路追踪到了传说中印加人的圣地青春泉,最终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一个会阴阳术的干瘪老头,看上去像是粽子一般的人物……最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天下霸唱
    已完结
  25. 达芬奇密码

    达芬奇密码

    哈佛大学的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在法国巴黎出差期间的一个午夜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得知卢浮宫博物馆年迈的馆长被人杀害在卢浮宫的博物馆里,人们在他的尸体旁边发现了一个难以捉摸的密码。兰登与法国一位颇有天分的密码破译专家索菲·奈芙,在对一大堆怪异的密码进行整理的过程当中,发现一连串的线索就隐藏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当中,深感震惊。这些线索,大家都清楚可见,然而却被画家巧妙地隐藏起来。

    丹·布朗
    已完结
  26.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龙虎山上清古镇一轮淡白的月光下,上清古镇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古香古色,一条长长的古老青石街道,今晚却是份外沉寂,此时正是农历七月十四,鬼节第一天的子时。七月十五是鬼节的正日,而今天亦是鬼门大开的日子,这时侯阴气最重,所以人人都不敢外出,害怕撞鬼!15349/

    潘海根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