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门穿越小说
穿越最新热门点击新书
  1. 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又宅又懒的苏青禾,一朝穿越重生,成为六零年代农村姑娘。为了活下去,苏青禾只能不断的完成任务,成为一个合格的小军嫂。叮……做饭任务完成,获得厨艺1点。奖励五花肉一斤。叮……缝补任务完成,获得缝纫技艺1点,奖励棉布一尺。叮………………苏青禾人生格言,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阅读提示:女主又宅又懒,难听点就是好吃懒做……女主妈极品婆婆。女主哥扶妹狂魔……女主嫂子暗搓搓斗婆婆,挽救脑残丈夫

    湖涂
    已完结
  2. 穿越之农妇妆娘

    穿越之农妇妆娘

    现代高级美容师黎茉一朝穿越,成为古代一个被卖给乡下汉子的农妇。看着摇摇欲坠的破草房,腿有残疾的丈夫,还有瘦骨伶殉的小包子,黎茉叹口气,必须要发家致富了啊!PS:女主有的就是高超的化妆美容技术,没有其他金手指,也不会有王爷将军乱入,就是普通种田日常。

    月半要分家
    已完结
  3. 九零后在六零

    九零后在六零

    迷迷糊糊间,李红雪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这下还真是摸了老虎屁股了,忍不住就是一阵哇哇大叫。 听到自己的“哭声”,李红雪被自己唬的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了一个干脆响亮的大嗓门。 “哎呦,是个大胖闺女,长得可真是俊!”胡老太满生欢喜的把刚出生的小婴儿--李红雪给用小棉被包起来,接着又小心翼翼的掂了掂。

    蓬莱女
    已完结
  4. 拐个柿子好种田!

    拐个柿子好种田!

    吃货女保镖顾平安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就只剩下吃吃吃吃!可没想被一根鱼刺给……穿到穷乡僻壤就算了,还捡了个拖油瓶!嘿嘿,那还不把他当软柿子捏?奴役他,压榨他,剥削他!让他为她的赚钱事业而奋斗终身!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堂堂一颗坚硬汉子心,竟然被软化了,到底谁才是软柿子?不仅要悲催地费劲心思虐渣渣,斗极品,累财富,嗷呜!还得疲于应对某世子永远吃不饱的需求……

    六月凌
    已完结
  5. 在反派面前作死

    在反派面前作死

    我这辈子只见过两次我妈的眼泪,一次在幼儿园中班,那时刚知道爸爸这个词,老师说我们是这个世界送给爸爸妈妈的礼物,全班只有我大声地问老师爸爸是什么。 老师尴尬地笑了笑,而围成一个圈坐着的同学们显然觉得我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白痴,哈哈大笑起来。 但我真的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我以为这是对妈妈的一种新叫法,就像我叫邻居的阿姨为彤彤阿姨一样,妈妈也可以被叫成爸爸妈妈。

    大头蛙蛙
    已完结
  6. 八零美味人生

    八零美味人生

    生活在二十世纪的点心大师林静好一睁眼就变成了书中人,回到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在这个靠南的小县城,票证正在慢慢消逝,农副产品巨增,林静好既来之则安之,白手起家开启了创业之路,从小摊贩到举世闻名,这里有令人爆笑的食客,也有让人垂涎欲滴的点心,还有甩也甩不开的小甜饼,且看林静好如何凭借自身手艺,最终走上人生巅峰。

    听谣
    已完结
  7. 我是宠妾

    我是宠妾

    穿越成镇国将军的宝贝嫡女,却是宁王后院里的小妾成员,南婧一傻眼了。值得安慰的是从一无所有到坐富家中,而且宁王还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向来好财好美色的南婧一遇到了清冷自律的雁穓宁,展开了撩夫被宠的享受日常。土豪张扬妾vs清冷禁欲爷,打脸上位不憋屈,小财迷与美色的甜爽逆袭故事。小剧场:南婧一瞧着男人的俊颜,玉指挑起他的下巴,“爷,怎可越看越俊俏呢,明知婧一对您的美是最没抵抗力了。

    殿下在锅里
    已完结
  8. 四爷宠妻日常

    四爷宠妻日常

    明曦一直觉得自己的金手指很鸡肋,能预知三天内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用,看看明天下不下雨吗?直到选秀中她梦到自己被指给四阿哥做格格.守夜的绿水听到声响,立马惊醒了过来,连忙站起身,掀开帐幔,见明曦躺在床上,紧紧皱着眉头,神色非常痛苦,全身发抖,吓得她神色大变,急忙唤道:“格格……格格……格格……” 明曦紧闭着双眼,紧紧咬着唇,艳红地唇被咬的发白。 绿水见叫不醒明曦,急的她用力摇晃明曦

    七年玉
    已完结
  9. 快穿之打脸之旅

    快穿之打脸之旅

    “我们分手吧!你如今考上了大学,而我……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李玥然刚反应过来,就听到站在自己对面那个唇红齿白一看就是小白脸的男人正一脸痛苦的对自己说话,仔细看他的眼神,包含着痛苦、不舍、爱恋、潇洒等等种种复杂的情绪。李玥然在心里由衷的佩服,果真是全书最大的演技帝啊,这演技杠杠的啊! 是的,她穿越了,这是她以前看过的一本书,书的名字叫什么动乱年代的爱情。其实内容很俗套,对面这个男的,叫乔知,是个下乡的知青,分配到女主人公高然所在的村子里

    忍者阿姨
    已完结
  10. 惑国妖后

    惑国妖后

    祝锦每次穿越都很倒霉,每次倒霉的情况还不一样。不过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否极泰来,当上皇后,受到独宠,毕竟,她可是有金大腿的人!加长版文案:祝锦穿越了,穿成不受宠的庶女,上面还有个被大师批出了“尊贵无比,天生凤命”的嫡姐。嫡姐尊贵无比,一群皇子捧着,原主却因为嫡姐的不满一命呜呼。祝锦拳打嫡姐脚踢渣爹,又找了个将军嫁了,然后,她家相公反了,还成功了

    决绝
    已完结
  11. 穿成奔五渣男

    穿成奔五渣男

    现代未婚帅哥聂冬一朝穿越,直接穿成儿孙满堂的48岁古代老侯爷。可这位老侯爷的人品却是渣的天怒人怨,渣的令人发指。好男人穿成了奔五渣男,还是宅斗文中最典型的渣爹形象,聂冬欲哭无泪:我来这儿到底是干嘛的,哥今年才24啊!早春,三月初五,卯时(凌晨5点)。 胡子花白的伍郎中一脸倦意,刚从屋子走出便迎面遇到了匆匆赶来的霍文钟。 “侯爷现在如何?”霍文钟沉声问道。 伍郎中还没说话,就听到里间里一个尖锐的女声:“大郎怎地现在才来,要不是那个小贱人,侯爷何至于如此!”

    录仙
    已完结
  12. 洗尘寰

    洗尘寰

    剑门山脉峻岭横空,古木蔽天,山势磅礴,蜿蜒百里。主峰大剑山峭壁峥嵘,枯松倒挂,峰如剑插,两崖对峙,一线中通,故称“剑门”,地势险峻,乃周蜀交通咽喉,历来重兵驻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时近正午,烈阳高照,空山啼鸟,剑门绝壁之下,行来两名青衣女子。 为首的女子戴着个银色的面具,看不出模样,只有一双眸子光彩湛然。她的身量高出另外的女子一个头,腰间青锋入鞘,身姿修长飘逸,在陡峭的山间行走,便如闲庭散步。

    蓝艾草
    已完结
  13. 家养小娇妻

    家养小娇妻

    更深露重,山林里的夜色如同浓的化不开的墨。 一队兵马在林中四处搜寻着什么人的踪影,却始终一无所获。 “大人,四处都找过了,没有他们的踪迹。” 有人跑过来向骑在马背上的一名男子说道。 男人面色微沉,视线在四周扫了一圈。 “他们带着个小娃娃,肯定跑不远,继续搜!” “是!” 那人应诺,又带着人手继续在四下搜寻,但直至半个时辰之后,仍旧没有发现他们要找的人。 为首的男人咬了咬牙,握着缰绳的手微微收紧:“走!往前面追!” “是!”

    左耳听禅
    已完结
  14.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一战场指挥官!

    连胜的脸枕着自己的长剑,冰冷的触感通过皮肤传入她的血脉。眼睛虽然阖着,但是思绪不停转动。 没有武器,没有粮草,没有支援。他们要怎么渡过这个冬天?要怎么淌过最冷的冰河,回到故土的家乡?她还有多少兄弟?他们的将士作战逃亡只能用腿,而对方却骑着自己朝廷赔出去的良驹,究竟能不能逃过敌军的围捕……

    腿毛略粗
    已完结
  15. 位面直播中

    位面直播中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燕小芙嘴张得能吞下个拳头,瞪着街上人来人往的行人和古色古香的建筑,犹豫了很久,却完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徘徊了半晌后,她先谨慎的把四周的风景扫了个大概,只见街道上到处都是正在叫卖的小贩和商人,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所有的人们都穿着虽然不华美,却充满了古韵的衣服,这里到处都是只有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中才会出现的各类生活物品。

    腊七小雪
    已完结
  16. 猎户家的小妖精

    猎户家的小妖精

    六月份的天正是热的时候,炙热的太阳烧烤着大地,没几个人会在午间出来,但是农人却不得不出,他们忙着给地里的庄稼浇水。 只是这日的午间莲花村东侧农人晒五谷的空地上却站满了人。 有抗锄头的壮年、垂垂老矣的老者、包着头巾的妇人乃至她们手上或牵或抱的总角孩童,俱都是伸着脖子看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人,仿若是拖家带口般熙熙攘攘的看热闹。

    荣耀少女
    已完结
  17. 清穿之女王陛下

    清穿之女王陛下

    2022年中国L省X市郊外,昔日的碧水蓝天,绿草茵茵在今天已不复存在。放眼望去,灰暗的天空一片死寂,空气中仿佛夹杂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蒙。 血红色的残阳还挂在半空中,附近的云层仿若染血一样的诡异,让人不寒而栗。暗绿色的草地上有一条道目的血迹,旁边一个穿着军绿色衣服的女人闭眼屈膝而坐,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血迹斑斑很是狼狈,但是神情却很淡定,仿佛在等什么人。

    沧海化秋水
    已完结
  18. 七零纪事

    七零纪事

    谢意使劲的跑啊跑,就连脚上的鞋子跑掉了,光着一双脚踩在满是荆棘的山地里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后面是山贼的追捕,谢意心里明白的很,他只要跑慢一点,等待他的就是死亡的一刀。 脚已经被荆棘割破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流了一地。 想他谢意本来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身的细皮嫩肉,哪里吃过这般苦头。可眼下谁让他在赶考的路途中遇到了山贼呢? 钱被抢没了没关系,没想到的是,这帮山贼不光是谋财,他们居然还想害命! 也怪谢意自己大意了,为着节省时间特意抄了条小道走捷径。

    孺人
    已完结
  19. 六十年代春莺啭

    六十年代春莺啭

    外面雪下得紧,半夜里飘的雪,天放亮时已经一指深厚了。腊八的雪,年味更足了,这是一场好雪不是。 郎月红这会还没起身,看着屋里面映得雪亮,心想大概是下了雪。自己个套上棉袄,她肚子大了也不好穿外套,平时就穿着盘扣的棉袄。脚上趿拉着棉靴,这种鞋北平那时候叫毛窝子,里面全是骆驼绒的,更好的就是貂皮的,一水的暖和。 “起来了,先收拾下,我给你把饭热热。”郎菊南就在沙发上看报纸,老太太也是经年的人了,可那一身收拾的干净利索,脖子上打着蓝色丝巾,看着就是个精致人。

    张大姑娘
    已完结
  20. 我本闲凉

    我本闲凉

    立春刚过,天还没回暖。 昨夜下了场雪,盖得满山银白。 山腰处,便是京城鼎鼎有名的大昭寺。 金黄的琉璃顶上堆着厚厚的积雪,过了晌午,才见雪水滴滴答答地,顺着檐角往下走。 天空一片铅灰色,有些阴沉压抑,还没有放晴的意思。 觉远方丈年纪很大了,皱纹满脸。 走在山道上,他向下望了望,又看一眼前面那一道身影,道:“十日后,便是他五十大寿……你该回去了吧?” 顾觉非没有说话。 他是个读书人,却没那股文弱气。 脊背挺直如青竹,朗朗昭昭。

    时镜
    已完结
  21. 嫂夫人

    嫂夫人

    往北走三十里,上京北苑路西侧有一晋江茶馆。茶馆何时扎根于此,年代已无可考证。只知晓茶馆茶客甚多,每逢节假日那更是门庭若市,络绎不绝。此茶馆除却有上好美茶之外,更有一特色,那便是有众人说书。 晋江茶馆以其风格多样,种类奇多,百花齐放的说书风格,呈现出百家争鸣之势,并在上京众多说书茶馆独树一帜,它馆无一望其项背。 今日天晴,风静。 晋江茶馆古风馆有位叶先生登台说书,虽座下看客寥寥,亦不扰其兴致。 今日叶先生所说的书名为《嫂夫人》,说的是大夏首辅傅春江与其妻李氏的故事。

    叶逐月
    已完结
  22. 红楼之好想哭

    红楼之好想哭

    楼依是一条非常爱美的美人鱼。所以当飓风来临时,浑身犯着蠢萌气息的楼依,没有先将头保护好,而是用双手护住了脸……之后她便在一阵钝痛中失去了意识。 然而爱美的楼依哪怕是在知道了自己再一次睁开眼睛后,整个世界都颠覆时,都没有后悔曾经犯的蠢。 楼依用美人鱼最宝贵的生命诠释了一句话——为了美,死了也无悔。 当然了,爱美这种性格,是美人鱼的天性。而楼依不过是发扬了美人鱼这个种族的传统精神。

    外乡人
    已完结
  23.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她叫顾镜,今年二十四岁,是某社区医院全科大夫一名。 关于顾镜穿越这件事,是这么发生的。 那天晚上她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去魏云山老家度假。 她缺一个大包来放那些零散的药品,那是带给山里几乎与世隔绝的村民的,找来找去,发现了一个黑色皮袋子。 这个大皮袋是她姥姥临死前交给她的,算是个遗物,于是尽管这个黑皮袋实在丑得掉渣,她依然是收藏在身边。现在想想,她是要去山里,还要去拜拜姥姥的墓,那干脆就用这个皮袋子吧。

    女王不在家
    已完结
  24. 都说我哥是纨绔

    都说我哥是纨绔

    苏明珠觉得身边总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他们想踩着自家人去讨好无权无势的四皇子,却对太子态度轻慢;去结识好色贪酒的堂伯,却鄙视书画双绝的哥哥。既然如此,苏明珠只能教他们重新做人了。而恰恰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给她送来了一位绝世无双的好夫君。虽已入秋,京中的天气依旧闷热的很,就连一些小摊贩都尽量躲在树荫下面,苏博远没想到不过是绕路买些糕点,却被堵在了路上,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想到马车里的妹妹就有些心疼了:“知书你到前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烟波江南
    已完结
  25. 科举之路

    科举之路

    现代女教授一朝穿越,变成人嫌狗厌的渣男书生。上辈子孤儿出身,如今却有娘有妻有妹还有女。奈何作为一个最失败的穿越者,既手无缚鸡之力,又身无一技之长,却要肩负起带领全家老小走出康庄大道的重任,在经历了女变男的痛苦转型,以及一系列鸡飞狗跳的古代小民生活之后,最后坚定选择科考之路,随着身处高位,身边的谜团也逐渐解开。天启十年,七月,西宁府,青山县。 午后的夏蝉,喳喳的鸣叫,令人心中升起无限的烦闷。 薄帐也挡不住的酒臭味,床上的人袒胸露乳,呼呼大睡,丝毫没有任何惯常在外表现出来的文人气息,杨慧手中捏着剪刀,目中露出一丝狠意。

    从南而生
    已完结
  26. 美食在民国

    美食在民国

    陆妍厨艺了得,一朝成为陆家娇小姐,她最初的心愿,只是希望能将家中那小酒楼撑起来,谁知道,她最后却成为整个世界最大的食品商。那时候,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陆家大小姐,她的一双手,足以将最平凡的食材烹饪成为无上的美味。昨夜下了雨,裹着雪粒子砸下来,一早起来,外边那叫一个天寒地冻,还飘着柳絮一般的雪花,安安静静的,只有偶尔树上积雪多了,不堪重负,簌簌洒在地上的声音。 屋里烧着火盆,在四个角落里都放了一个,个个烧得通红,屋里完全就是一片温暖如春,陆妍只穿着里边的小衣,站在屋里打拳。

    月照溪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