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诸天大道宗 > 第634章 万法!万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衣当空,长袖撞钟。


        

低沉而又悠长的钟声回荡在群山之上,天地之间,一切有形无形的生灵物体全都在颤动着。


        

于人来说如同伐毛洗髓,于物来说则是磨砺捶打。


        

“好一口晨钟!”


        

观礼台之上,楚云阳沐浴在紫气之中,身心有股自发的愉悦。


        

大日紫气是天地间少有对任何境界的修士来说都有极大用处的灵机。


        

但能接引大日紫气的灵宝却不多。


        

而事实上,这一口晨钟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是万法楼的掌教传承之物,唯掌教可扣动晨钟。


        

晨钟敲响,就是新任掌教的继位仪式开始。


        

“听闻当年的万法楼祖师侥天之幸,自一片废墟之中见到了万法龙楼,就是以这一口晨钟牵引万法龙楼,不知是真是假。”


        

赵真的注意力,却落在万法龙楼之前的那一袭红衣之上。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红衣飒飒,迎风敲钟。


        

钟声响彻八十一,不曾停顿,则真正继位掌教,钟声停顿,则前功尽弃。


        

这是万法楼的先辈传承下来的规矩。


        

晨钟响足九九之数前,任何万法门的弟子都有着出手质疑的机会,哪怕不是对手,只要能打断连响的钟声,就可以让仪式终结。


        

没有压服一门之实力手段,自然不能登上掌教之位。


        

“是真是假都与我等无关,万法楼这么多代传承下来都没有人真正得到万法龙楼的承认,显然万法龙楼的灵性并未消磨。”


        

楚云阳眼界自然极高,知道的东西也是极多,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拦腰:


        

“反倒是这东洲诸圣地宗门,莫非是被吓破了胆吗,这样的事情,竟也没有来几个真正意义上的高手......”


        

说话间,他随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座座观礼台。


        

这样的大事,东洲的诸多大小宗门乃至于圣地自然也是都有人来的,只是能入他眼的却没有一个。


        

虽然其中不乏一些凝练了洞天的长老。


        

可真正意义上的‘天骄’却是一个都无,一群岁月资源堆砌上去的洞天,自然不入他的眼。


        

除了也在冷冷注视他的‘镇东军’冠军侯屈云。


        

这个霸皇拳的传承者,其天资悟性,实力气魄都是天下顶尖,有着与自己一较高低的资格。


        

赵真也有些可惜。


        

不过他初来乍到,也不清楚东洲如今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情报之中说东洲诸宗门圣地于那一场异变的征兆之后近乎封山,他还有些不信,此时却不得不信了。


        

这东洲的修士,未免胆量太小.....


        

当~


        

晨钟震动,音波浩荡,紫气缭绕群山,美轮美奂。


        

万法楼外的虚空之中,齐仓盘坐云头,远眺群山紫意,重瞳之中泛着幽幽之光。


        

未来八千年,万法楼如日中天,一代雄主苗萌以一手‘太阴万凰拳’横行天下,天资才情绝世。


        

可万法楼真正被无数人敬畏的,则是如今声名不显,在不久的未来,却迸发出绝世光彩的那位!


        

万法四劫心圣法,大日万龙拳,大日圣体,万法神体......


        

无数光环荣耀加身,名列‘通天塔’前十!


        

传说之中,最不能与之为敌的盖世天骄。


        

元独秀!


        

“这便是宗门传说之中的晨钟吗?听这钟声绵延不绝,似乎是掌教更迭?”


        

黑袍老者立身于侧,听着这一声比一声更响的钟声,眸光闪烁着。


        

万法星的先祖来自于皇极大陆的东洲,是万法楼的一代绝世天骄,因不甘受限于天地,遁入虚空之中以求突破。


        

最终坐化于万法星之上,留下了万法星之上的传承。


        

自然,他对于万法楼的了解也很多。


        

“不错,是掌教更迭。”


        

齐仓微微点头,神色微妙。


        

曾经听闻过而不曾见到的事情真正出现在眼前,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感觉,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改变原本的历史。


        

古今三千万年来的皇与尊,纵然有着传言能够窥视过去,眺望未来,可却也不曾听说过那位天尊圣皇能够改易过去。


        

哪怕是人族之中声名最盛的九大圣皇,十大天尊,十二至尊。


        

也不曾有过类似的传说流传下来。


        

这是何等奇遇,何等造化?


        

“公子匆匆前来,就是为了争夺掌教之位吗?”


        

黑袍老者眼前一亮,他们于万法楼同根同源,自然也是有资格争夺万法楼的掌教之位。


        

“万法楼的掌教之位固然珍惜,却也不值得我奔波三十年,历经如此之多的艰难险阻而来......”


        

齐仓微微摇头。


        

万法楼的掌教固然尊贵,有着接触万法龙楼的资格,可却不是他急切前来的原因。


        

他此来想要得到的,远远比万法楼的掌教更为珍贵的多。


        

“公子不信我?”


        

齐仓闭口不言,老者却是长长一叹:“老夫幼年便将命许给了齐家,纵万死也不会做损害公子的利益的事情......”


        

老者心中有着黯然。


        

三十年里,他看到了齐仓的巨大变化,却也看出来齐仓心中有着巨大的隐秘。


        

无形之中割裂了与其他人的关系。


        

“燕老信我便好,其余的事情,时机恰当之时我会告诉你。”


        

齐仓郑重回应。


        

天下间他能信的人只有这老者一人,可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诉之于口的,老者不懂,他自然是懂得。


        

非是不信,而是不能说出口。


        

哪怕有着神魂秘宝镇压气运,他连心中联想都要小心翼翼。


        

“我自然是信公子的。”


        

老者神情舒缓。


        

“燕老收敛气息,真正的好戏,要开始了......”


        

齐仓深吸一口气,压下有着沸腾的心境,重瞳千万次更迭流转,迸射出一缕惊心动魄的光芒。


        

遮掩了两人身形。


        

.....


        

吟~~~


        

九霄龙吟,响彻天地!


        

这龙吟之声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惊心动魄,霎时间,竟好似压下了那沸腾激荡的晨钟之声!


        

霎时间,地动天惊,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草木瑟瑟发抖着。


        

“谁?!”


        

“何方高人,敢来此闹事?”


        

“今日乃是我万法楼掌教继位的大日子,谁敢造次?!”


        

浩荡龙吟自九天垂流,好似天河倒灌,声势无比浩大,自然第一时间就引动了万法楼中戒备着的诸多高手。


        

轰隆!


        

怒斥之声响彻之同时,一道惊心动魄的血气长河已然冲天而起,捏合千百里云流罡气化作一道遮天大手。


        

将那宛如实质一般的龙吟之声驱散!


        

咔嚓~


        

虚空破布一般狂抖中,一道云雾遮身,长不知几千几万丈的赤金色神龙横于天穹之上。


        

垂眸而下,赤金色的眸光之中强大的意志迸发而出:


        

“本座敖无方,来自龙州,此来,为拜祭我龙族先祖!”


        

充斥着无尽威严的龙吟响彻。


        

群山之中紫气激荡,一切鸟兽都在这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压迫之下瑟瑟发抖,稍微弱小的,更是好似被冻僵了一般,一动不能动。


        

“龙族的高手?”


        

万法楼山门之中,晨钟之声仍在响彻,观礼台之上诸多宗门圣地的高手的神色却皆是一变。


        

天地异变的三十年里,虽然有着诸州的高手,势力前来,但真正的异族还是不多。


        

却不想,相隔无数年,竟再度有龙族打上了东洲!


        

轰!


        

天空一声雷暴,气浪翻滚千百里。


        

神龙当空狂舞,其上乌云随之弥补,电蛇雷鸣,墨黑之色一时笼罩了万法楼群山十万里。


        

无形而可怖的压迫之力弥漫天地,让万法楼的诸多弟子如临大敌。


        

万法楼的祖上曾有一尊惊才绝艳的祖师,在曾经一场龙族动乱之中屠龙万头,铸就了封王级灵宝万龙舟。


        

万法楼与龙族之间,是无比赤裸裸的仇恨!


        

“敖是龙族大姓,相传来自太古之初那一头布种天下的龙王,这头龙的气息纯粹至极,非是返祖就是有着龙王嫡血传承......”


        

观礼台上,楚云阳听着龙吟钟响,神色不由的一动。


        

太古之初那一头布种天下的老龙王,可不止是为如今人族提供了最多了龙肝龙肉,也为龙族留下了最为强大的族群。


        

猪龙,熊龙,狗龙,螳螂龙.......诸多怪异而弱小的龙族之中,往往也有着返祖,或者惊才绝艳之辈。


        

一切能剥离血脉杂质而化龙者,就可自称为‘敖’的资格。


        

“这下,倒是有着乐子瞧了......”


        

最后一句话,他却是看向了神色漠然,带着冷煞之气的冠军侯屈云。


        

镇东军秉承霸皇遗旨,无数万年来镇守东洲。


        

所抵挡的虽然是妖族,可对于其他任何异族也是从不留情,无数万年来不知与其他族群血杀多少场。


        

正因如此,在上古之时,霸皇以神朝一切精华所成之军。


        

如今人才凋零至极。


        

轰!


        

万法楼中有长老携灵宝冲天而起,掀起滔天血气如日,迸发无尽光和热,霎时间充塞天地,


        

撕裂龙吟怒吼,直冲那遮天蔽日的乌云而去:


        

“一头孽龙,也敢犯我东洲!”


        

“一头?”


        

长空至高,无尽乌云之下,赤金色神龙狂舞,冷戾的眸光之中泛起一抹深沉的嘲讽与漠然。


        

只是一个低首,狰狞龙口若黑洞般倒吸无尽气流,将那冲天而起的无尽血气尽数吞入口中。


        

轰隆隆!


        

下一瞬,千百道龙吟同时响彻,隆隆若天音震荡穹天千万里,无尽冷厉,极度森然:


        

“你在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