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 > 第261章:一个星球几百个国家,你不觉得太多了吗?(二合一章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宫呼叫西海龙宫,收到请回答!”


        

就在西海海军军官跟老友们,讨论着铁甲舰到底长什么样的时候,他肩膀上挂着的一个小黑盒子,突然传出了声音。


        

这一声把郑和等人吓了一跳,赤膊汉子更是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海军军官肩膀上的小黑盒子。


        

“这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还会发出声音?”


        

军官呵呵一笑,从肩膀上取下了对讲机,接通回道:“西海龙宫收到!”


        

“咦,你怎么对着盒子说话!”


        

赤膊汉子等人挠了挠头,满脸的疑惑。


        

还天宫,还西海龙宫。


        

这还是他们记忆中的大明吗?


        

他们这才走了几年啊,怎么大明变化这么大?


        

“船队即将到达,请疏通进港通道,留出船舶停泊位置!”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西海龙宫汇报,通道已疏通,船舶停靠位置已预留出,接引船已经出发!”


        

“西海海军基地所有官兵,热烈欢迎殿下驾临!”


        

“郑头,殿下来了,我们去迎接殿下吧!”海军军官将对讲机收好,邀请郑和等人一起去迎接朱瞻圭,不过他心中却有一种,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的想法。


        

郑和点了点头。


        

他明白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回避解决不了问题。


        

随后一行人在军官的引领下,走向了码头给铁甲舰预留的停靠位置。


        

“老徐,你那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还能出声音,好像还跟谁交流?”


        

在前往码头船舶停靠的路上,赤膊汉子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询问起了海军军官。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很显然他们心中也很好奇。


        

“这叫对讲机!”海军军官摘下了肩膀上的对讲机递给了郑和,随后给众人讲解道:“这是一种短距离通讯的工具,在天气非恶劣或者是地形复杂的情况下,可以在上百里之内进行通讯。也就是两人上百里的距离,我说话你能立刻听到,你说话我也能立刻收到!”


        

“上百里!”


        

众人一阵惊呼。


        

赤膊汉子更是激动的连连搓手,想要伸手拿过郑和手中的对讲机把完把完,可惜郑和没给他,反而抓着对讲机陷入了沉思。


        

见实在拿不到,汉子只能遗憾的收回了手,看向了海军军官。


        

“这玩意儿是哪来的,我们离开这几年,朝廷怎么变化这么大,难道咱们大明来神仙了不成?”


        

海军军官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跟着海军军官身后的其他海军成员,看着赤膊汉子,眼中浮现了一丝警惕之色。


        

“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你们怎么都这个眼神!”汉子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不明白海军众人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赤膊汉子没明白什么意思,但在高层混了不少年的郑和,却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对着赤膊汉子怒斥道:“混账,有些事情是你该知道的吗?出海几年,连朝廷的规矩都忘了,你这样让殿下怎么重用你。”


        

赤膊汉子愣了愣,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在海上无拘无束了几年,让他渐渐忘记了军中的规矩了。


        

军中第一忌讳,不该问的别问,违背乱打听者,以奸细论处。


        

“呵呵,抱歉,脑子一时有点犯抽。”


        

汉子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敢在这事上多问。


        

暗暗的抹了一下头上的冷汗,感激的看向了郑和。


        

虽然他曾经是朱瞻圭的手下,但并没有编入海军部队,海军曾经的老兄弟们,虽然还跟他有说有笑,其实隐隐已经有一点距离了。


        

毕竟人心难测,离开了这几年,海军们也不敢肯定,赤膊汉子等人是否还忠心朱瞻圭


        

“这对讲机多吗?”众人来到了码头边,郑和将对讲机交给了海军军官。


        

“不知道!”海军军官摇了摇头,“不过海军每一艘战舰都配有一个,至于其他部门我就不清楚了,估计也有一些吧!”


        

郑和微微点头,随后又询问道:“是太孙殿下给的吧。”


        

郑和这么说并非是想打听什么机密,而是好确认是从谁那里传出来的,他好去要。


        

海军军官又摇了摇头,“郑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东西都是海军部配的,我们是只管使用,具体从哪里来的,也只有李头他们知道!”


        

郑和微微颔首,便不再多问。


        

这个军官虽然是负责西海军事基地的负责人,可本身级别并不高,而且还是外派在外的,很多内部重要事情,恐怕真的不知道。


        

而且这些东西的来历,估计是大明最高机密,郑和猜测李虎等高层,都不定清楚物品是从哪里来的。


        

大明真正能了解的,估计也就是皇上太孙太子等几个少数的人了。


        

不过无所谓了。


        

他也不在乎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他只在乎这些东西,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作用。


        

了解完对讲机的作用,郑和心里第1个想法,就是这东西是天生为航海准备的。


        

陆军方面还能靠传令兵传信,海军这边传达个命令,如果是晴天视野好还行。可如果要是雾雨天气,那对海军而言,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


        

晴天还能看见旗语,黑夜还能靠火把,可阴雨云雾天气,那是真的没办法了。


        

在恶劣的天气,各种命令只能根据号角声鼓声锣声传达,然后让军官们根据自己的经验自行判断。


        

可有了对讲机就不一样了。


        

有了对讲机,任何命令都能快速的传达,指挥作战也能更方便了。


        

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郑和心里又下了一个决定。


        

他不但要蒸汽铁甲舰,还要对讲机,新的火枪火炮。


        

至于朱瞻圭会不会给他,郑和心里可以100%的肯定朱瞻圭会给。


        

因为二人对大海的执着是一模一样的。


        

朱瞻圭心中的愿望是占领整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之王。


        

而郑和的目标,是想环游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见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他对朱瞻圭的作用,就是一个先锋探子,为大明未来的征服世界计划,探明每一个地点,势力,国情。


        

“呜呜呜…”


        

时间略过片刻,远处的海平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在码头边等待的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一道滚滚黑烟从海面升起,在海风的吹拂下,斜斜的往天际而去。


        

黑烟之下隐隐有几个小黑点,只是被黑烟遮掩,看不清是船还是鸟。


        

赤膊汉子拿出单筒望远镜拉开,递给了旁边抬首仰望的郑和。


        

郑和刚要去接,一旁的海军军官,微笑的递过来了双筒望远镜。


        

“又是新玩意儿?”


        

赤膊汉子看了看充满神秘气息的双筒望远镜,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简陋的单筒望远镜,瞬间觉得不香了。


        

接过双筒望远镜,郑和在海军军官的指点下,看向了海面。


        

第一眼映入他眼中的,就是那最显眼的大烟囱,然后一个散发着钢铁气息的战舰,涌入了他的眼中。


        

“好船!”


        

看着在阳光下散发着凛凛寒光的铁甲战舰,郑和眼中冒出精光,忍不住一声赞叹。


        

“是好船,只不过小了点!”


        

赤膊汉子虽然用的是单筒望远镜,观看距离没有郑和手中的双桶望远镜看得远,但也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铁甲舰的模样。


        

“这只是实验战舰,主要的功能就是给工匠们练手的,将来就算是服役了,也只是在近海部队巡逻罢了。”


        

一旁的海军军官,也举着一个单筒望远镜,看着海面的铁甲战舰。


        

他也被那散发着含光的钢铁深深的吸引,可一想到这艘战舰只是练手的,没有进入主力海军服役的可能,顿时心里就有一些失落。


        

远处的黑点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不需要望远镜,就能看清楚的距离。


        

所有人收回望远镜,静静的站在码头上,等待着大明第1艘铁甲舰到来。


        

“殿下,好像船的数量不对!”


        

一艘护卫舰上,观察手看到码头的情况,发现战舰的数量跟报告的不符后,心里瞬间升起了警惕,连忙汇报给了朱瞻圭。


        

正跟负责人商量着铁甲舰改进计划的朱瞻圭,闻言皱了皱眉,走上前接过望远镜,看向了西海海军基地。


        

大明主力舰队还没有拆分,各个海军基地留守的战舰,也只有一个小分队5艘战舰而已。


        

如今西海基地这边,数量突然增加了几十艘,而且还有一些,一看就不是大明的战船,很明显海军基地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派一艘小船去检查一下,其他人做好战斗准备!”


        

没有询问西海海军基地什么原因,朱瞻圭直接下达了作战的准备。


        

作为一名军人,要时刻保持警惕心,哪怕是在自己的地盘,也要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咦,他们怎么停下来了,炮舱也打开了,是发现了什么敌人吗?”


        

在码头上等待的众人,见到快要靠近的战舰,突然横向侧面面向码头,火炮的舱门也打开来,一门门火炮推了出来,瞬间满脑子疑惑。


        

“你个混球,没把我们回来的消息汇报给殿下吧!”


        

郑和也是疑惑了一下,随即一脚踹在了海军军官的屁股上。


        

挨了一脚的海军军官,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见到你们太高兴,把这茬给忘了,娘来,要挨板子了!”


        

很快,朱瞻圭那边就收到了西海基地的汇报,同时郑和也在对讲机中,对着朱瞻圭说了一句。


        

“殿下,臣回来了!”


        

郑和这句话说的是非常吃力,在张嘴的那刻,脑海中不停的过着这几年的画面,最后一字落下时,眼圈更是微微的泛红。


        

另一边还在海上的朱瞻圭,倒是没听出什么郑和的情绪,反而高兴的笑骂着郑和。


        

“好你个姓郑的,出去浪了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带着我的人,在海外立国当皇帝了呢。还有,你要是带回来的收获不让我满意,咱俩没完!”


        

一艘护卫舰率先靠岸,等海军士兵从上面下来以后,朱瞻圭所乘坐的船才靠到了码头边。


        

一下船,朱瞻圭就大笑的跑向郑和,一把将其抱在了怀中。


        

刚要骂这混蛋几句,朱瞻圭突然感觉到手上的接触有些异样。


        

朱瞻圭愣了一下,低头看向了传来异样的手臂。


        

一个袖子随风飞舞,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了记忆中那只强壮的手臂。


        

“手呢?”


        

抓着那个空荡荡的袖子,朱瞻圭看向了眼圈微红的郑和。


        

“被人砍了!”


        

郑和眼中含着泪微笑的回道。


        

“是谁,哪里的势力!”


        

“在最西边的那片国家,一个叫葡萄国的国家!”


        

“好,我知道了,回头找个机会就把他给灭了。”


        

郑和点头,“我想自己去,我一大半的兄弟都死在了那里,我要带他们回来,我要为他们报仇!”


        

朱瞻圭抬头看得郑和,郑和也坚定的看着他。


        

“好!”朱瞻圭点头应了下来。


        

“不过要等几年了,目前朝廷正在各地用兵,兵力人手上暂时抽调不出来,海军那边下一批的战舰,至少要到明年年底才能交付!”


        

“只要在我死之前,能为那些兄弟们报仇,等多久我都愿意!”


        

郑和知道远征海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回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等待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准备了。


        

不过随即他指了指进入码头的铁甲舰,对朱瞻圭道:“我想要铁甲舰,要比这个大的!”


        

朱瞻圭也回头看向了铁甲舰,沉吟了一下道。


        

“至少要8年的时间,第1批我要先装备在海军上面。”


        

还是那句话,一口吃不了胖子,反而有可能会被撑死。


        

朱瞻圭计划在老爷子走之前,拿下大明周边的区域,至于更远的海外征战,至少还需要十几年的修养才能发动。


        

他给郑和的许诺,也只是给他派战舰派人手,让郑和先把那帮西方佬们先揍一顿,向那些西方佬们通知一声,我大明要来了。


        

至于征服全球的计划,朱瞻圭觉得在他死之前,都不一定能实现。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给他的儿子孙子铺好路,让他的儿子和孙子,有统治全球的资本。


        

毕竟地球太小了,国家势力太多了,很容易出乱子起摩擦。


        

所以大明就吃点亏受点累,将整个地球全部纳入管理当中,让所有人类有力一起使,争取在21世纪之前,飞出太阳系进军银河系。


        

当然了,这也只是朱瞻圭的幻想,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大明是统治整个地球,借助全球的力量快速发展。


        

还是管理不当,陷入内乱分崩离析,那就不是他能所预料到的事了。


        

是好是坏,全看后世子孙的努力,他就在土里躺着就行了。


        

…………………


        

作为一个航海家,又是一个阉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船对郑和的吸引力更大。


        

毕竟他是一个太监,女人什么的他又不需要。对金钱也没有贪婪,除非这个钱是造船的,否则钱就是摆在郑和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郑和等人就急匆匆的登上了铁甲船。


        

“啧啧啧,这甲板,一般的炮弹都打不穿吧!”


        

“不好说,不过霰弹是能顶住的,想挡住实心铁球蛋,可能还有点难度!”


        

“铁甲虽好,可天天在海里泡着,会不会生锈。”


        

“那就要看后勤处理了,我们只是开船的,跟我们没多大关系!”


        

“哈哈哈,对头对头,回头那帮搞后勤的,估计要气的骂娘了。”


        

一行人登上铁甲舰,郑和手下的人和西海海军基地的官兵们,一个个跟乡巴佬一样,趴在夹板上又敲又打。


        

同时嘴里也不闲着,不断的提出自己的问题。


        

郑和拍了拍船上的甲板,满意的连连点头。


        

随后和朱瞻圭走进了锅炉房,一进里面,两人猛的又退了出来。


        

好家伙,里面真热。


        

寒冬腊月的天气,里面的工匠和水手们愣是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到处晃悠。


        

“这热度,夏天够呛呀!”


        

站在门口适应了一下温度,两人才走了进去。


        

看着在锅炉房里正在忙碌的工匠和水手们,郑和忍不住想到了夏天,这里面会是什么场景。


        

“没办法,第1次造这种船没多大经验,下一艘船对这方面就会进行改进,尽量夏天不热死人。”


        

在锅炉房里呆了一会儿,朱瞻圭身上就冒出了汗。


        

这方面必须改进,真要是热死了水兵们,那就要闹笑话了。


        

“我的神啊,这就是大明的力量吗,他们竟然造出了钢铁战舰!”


        

码头一片开阔地上,一群黑的白的穿着单薄衣服的俘虏,被士兵看押着跪在地上,看着远处港口上的铁甲战舰,吃惊的张大的嘴巴。


        

胡子已经被揪的差不多,鼻青脸肿的大胡子白人,眼珠子瞪得浑圆,不敢相信他眼前看到的一切。


        

在他出发的时候,国王还幻想着向大明这个国家发动战争。


        

可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拥有如此强大战舰的大明,葡萄国就算发展100年,也不一定有挑战对方的资格。


        

“将军阁下,你说他们会怎么处置我们。”


        

非常幸运,年轻的海军军官也没死,此时他正跪在大胡子白人身边,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海上的战舰,一边担忧着他们未来的处境。


        

大胡子白人闻言苦笑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不杀我们,可能是想从我们口中,得到我们国家的力量情况。如果等他们问清楚了,我想被丢进大海喂鲨鱼,可能是我们最好的下场。”


        

年轻的海军军官张了张嘴,最后也苦笑的低下了头。


        

被俘虏的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要么配合大明人求一个痛快的死亡,要么被对方活活的折磨而死。


        

想想曾经他们对待俘虏,不也是这么干的吗?


        

他们杀了那么多大明人,还有那么多被解救的俘虏,遭受了他们的。


        

在他们想来,大明应该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有个家伙对他们这些白皮狗的讨厌,已经达到了骨子里。


        

他们未来所要遭受的磨难,比他们想象的更要恐怖。


        

在岸边俘虏们担忧着未来的时候,朱瞻圭和郑和并排的走下了铁甲舰。


        

“我抓了一批俘虏,我想殿下您应该有用,所以就留下了一批军官,其中也包括他们的指挥官。”


        

走下了船,郑和便带着朱瞻圭走向了俘虏那边。


        

“其实我也没用,毕竟我们双方言语不通,要交流起来,还需要学他们的话,或者让他们学我们的话。”


        

“至于他们国内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这一点我并不在意。”


        

“根据你的诉说,他们的国家实力,我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数,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抵挡住,未来我给你装备的坚船利炮,除非你犯傻了,或者他们的神亲自降临!”


        

对于俘虏的问题,朱瞻圭并不在意。


        

正如他跟郑和说的那样,在拥有绝对力量的情况下,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土鸡瓦狗。


        

而且以他对历史的了解,葡萄人现在的国力好像也只是一般,也就是海军方面强大了一点。


        

经过刚才郑和的讲述,葡萄人的海军力量,已经差不多被消耗了大半。


        

失去了大半海军力量,又是冷兵器时代的葡萄国,朱瞻圭还真的一点没放在眼中。


        

甚至准确的说,现在的整个西方世界,他都没有放在眼中。


        

在他心目中,那些西方人的威胁力,还没有一个阿鲁台强。


        

现在大明的军事实力,可以说是站在整个世界巅峰的。


        

除非西方所有国家的人联合在一起,否则一两个国家出手,根本就不够大明一拳锤的。


        

“趴好,都给老子趴好!”


        

看押俘虏的士兵,见到朱瞻圭和郑和走了过来,连忙举起步枪,将那些仰头看着朱瞻归和郑和的白皮狗和黑鬼们砸倒在地。


        

没有喝止士兵的举动,朱瞻圭站在了俘虏的面前。


        

看着跪在地上手被绑在身后,头死死顶在地面,不敢乱动的白皮狗们,朱瞻圭心中一阵冷笑。


        

这就是那些高傲,看不起黄种人,高唱的自由,其实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西方人的先祖啊。


        

那些做梦都想嫁给这些白皮狗的小仙女们,要是知道了她们所爱慕的白皮狗的先祖,此时正跪在炎黄人的脚下瑟瑟发抖。不知道会不会高喊着侮辱人格的话,冲上来对朱瞻圭打拳。


        

哼,一群从骨子里就散发着烧味的贱货,真是玷污了神圣的炎黄血脉。


        

朱瞻圭本想着把这些白皮狗和黑鬼们,全部扔到海里喂鲨鱼。


        

可想到自己手下好像还有一个语言天才,就改变了全部杀掉的想法。


        

虽然朝廷暂时没有对西方出征的计划,但能提前了解也是有点用处的。


        

至于朱瞻圭所想的那个语言天才,就是三宝的哥哥,在国子监读书的那个大舅哥。


        

自己那个大舅哥,天天吃自己的住自己的,上学还不要钱,不让他干点活,朱瞻圭总觉得自己有点吃亏。


        

大舅哥:我两个妹妹都给你暖被窝,你还想要啥?


        

“李泽!”


        

朱瞻圭转身对着铁甲舰大喊了一声。


        

一个身穿海军军官制服,正趴在甲板上,跟一帮人吹牛皮的军官猛的站了起来,高喊了一声到,随后快速的小跑下船,来到了朱瞻圭身边。


        

“把这些白狗黑鬼全部给我压回金陵,交给我那位在国子监上学的大舅哥。”


        

“你告诉他,我给他两个月的时间,这帮家伙小时后尿几次床都得给我问出来,我会让锦衣卫那边配合他的。”


        

“是!”


        

李泽抬手进了一礼,挥手就要让士兵压着这帮白狗黑鬼们上船。


        

“等一下!”


        

看着被士兵赶着往船上走的俘虏们,朱瞻圭摸了摸下巴,对着转身立正的李泽吩咐道。


        

“到了京师门口,扒了他们的衣服,披上羊皮,牵着入城!”


        

“是!”


        

李泽连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他虽然是军官,但以前是个文盲,现在能识文断字还是后来学的。历史什么的他根本就不懂,更不知道扒光衣服披上羊皮是什么意思,以为只是折磨人的手段。


        

大头兵们不知道,郑和可是有文化的人。


        

他这一听,就知道朱瞻圭是打算用金人的牵羊礼。


        

靖康之变后,宋朝皇室全部被金人俘虏,为了羞辱宋朝皇帝权贵,击垮宋人的抵抗心。


        

上到皇帝下到皇后贵妃公主皇子,在遭受金人每日的折磨之时,还被羞辱的扒光衣服,披上羊皮,如同牲口一样在街上牵来牵去任人观赏。


        

甚至很多皇后公主,在被披着羊皮在街上游街的时候,还会被金人士兵百姓当众羞辱。


        

稍微懂点历史的人,提到这个礼都会恨得咬牙切齿。


        

这是对汉家儿郎最大的羞辱,这也是所有汉家男儿心中的痛。


        

后世有多少人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恨宋朝皇帝的无能软弱,恨不能生出那时代,驾马挥刀与敌人死战到底。


        

可历史终究已经过去,纵然再恨再恼,也无改变的可能。


        

朱瞻圭没有穿越到大宋,也没有改变那场灾难的机会,但他可以把后世西方白皮狗对汉人的羞辱,加倍的讨回来。


        

他曾记得清朝有一个外交官,在国外被无情的虐待,辫子被人牵着,像牲口一样游街。


        

虽然那些人不是葡萄人,但对朱瞻圭而言无所谓了,反正都是白皮狗。


        

而且这些葡萄白皮狗也不是什么好种,在历史上明朝中期,可是强占了大明的澳门。


        

官方上只是记载着被侵占的记录,可又有谁知道,那些被侵占区域的大明百姓,在被这些强盗统治的时候,受到了多少屈辱和磨难。


        

所以对于这帮白皮狗们,朱瞻圭从不抱有任何好感。


        

在他的心目中,只有死的和成为奴隶的白皮狗,才是好的白皮狗。


        

“殿下,这样做是否有些不合适!”


        

郑和犹豫了一下,还是出言劝了一句。


        

他并非是同情这些白皮狗和黑鬼,而是担心朱瞻圭这样做,会受到御史和那些大儒的抨击,影响其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


        

朱瞻圭扭头看向了郑和,盯着齐许久才淡淡道。


        

“我就是想让他们看到,让他们回忆回忆,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宋朝,是怎么被敌人羞辱的!”


        

“有些事情不提醒提醒他们,这帮吃了两天饱饭,念了两天圣贤书的人,就有点不老实了!”


        

随着新学的一批县学学子毕业,然后被文曲院安排到各个部门实习的事情,被那些大儒们得知以后。


        

士林之间就有了些怪声怪语,一些大儒更是私下里说出了一些,让朱瞻圭不爽的话,甚至还联合在一起搞一些小动作。


        

也就是朝廷正在四处征战,需要国内的稳定,否则朱瞻圭绝对会来一波文字狱,让这些自诩为天下代表的文人们,明白明白什么叫做权力的力量,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再硬的嘴巴也扛不住钢刀。


        

朱瞻圭就想不明白了,怎么这些人这么犯贱呢,老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跟没记忆一样。老孔家的人才死几天,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他这位皇太孙的手段了。


        

既然这些家伙想不起来了,那身为大明皇太孙的朱瞻圭,他觉得自己就有职责,提醒提醒这帮家伙们,一些沉痛的教训和回忆。


        

ps:最近老是有人反映书名的问题,觉得太过小白。


        

能看到这里的也都是老兄弟,所以在这里向大家征集一下新的名字。有兴趣的兄弟,可以说一说你们心目中想要的名字。


        

奖励:本人果照一张。(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