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1993风华尽览 > 第二百七十八章、两败俱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也要去?你去干什么?”


        

宋阳抬头愕然看向姚佩华。


        

“相信我,带上我,对你有利。”姚佩华傲气地说,“我什么都不用说,不用做。我只用坐在那里,姚慕中和顾颂就会心理上矮三分。”


        

宋阳不禁呆了呆,然后问道:“……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姚佩华瞥了瞥他:“不告诉你!”


        

宋阳想起当时姚家年被她威胁后闭了嘴的模样,有点头疼地说:“你告诉我,我心里更有底啊。”


        

“不行。”姚佩华摇头,“老娘总得留一手才行。”


        

说罢就要扬长而去,临出门还提醒了他一下严斌那边和泰国天丝的事。


        

“……你放心吧,我在香岛时已经先做了安排。跟顾颂见面谈过之后,下半年我会呆在香岛。”


        

姚佩华站在门口,咬了咬唇盯着他。


        

最后只留下个幽怨的眼神,嘴里不知道嘀嘀咕咕着什么离开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宋阳发着呆。


        

她也要去,那到时候不就会和沈晴雪一起?


        

场面让宋阳感觉有点尴尬。


        

毕竟他对沈晴雪坦诚了,和姚佩华“试过”。


        

实则不仅是试过,现在还喂着老牛。


        

宋阳不禁猜测,姚佩华是不是要在当日怎么表现一下,让沈晴雪看在眼里。


        

她学会了……手段越来越多啊。


        

偏偏宋阳还不可能对姚佩华说什么提醒她,那就搞得他对沈晴雪仍然抱有希望。


        

太贪心了!


        

想了一会宋阳就拍了拍脑门。


        

随她去吧。


        

宋阳变成如今这样子,后面必然是有得有失。


        

凡事哪得完美?


        

……


        

祭日,宋国伟和向慧也一起到了公墓。


        

宋雅被迁到这里,向慧坐在那和女儿低声说着话,宋国伟和宋阳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两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不远处的步道。


        

沈晴雪提着一个袋子抱着一束花缓缓地走上来,看到宋阳他们之后在远处停下脚步,微微弯了一下腰,就继续往更高的地方走去。


        

“慧啊……晴雪那丫头……”宋国伟顿时提醒了一下。


        

向慧擦了擦眼睛,抬起头往他指的方向望了望,随后不由得站了起来看着宋阳:“我们要不要过去也……”


        

宋阳沉默着摇了摇头,过了一会才说:“让她们母女俩单独聊聊吧。”


        

向慧的表情也很复杂。


        

见了面聊些什么呢?当初是听她喊过爸妈的了,但现在儿子又已经跟小周在一起了。


        

安静中,宋阳说道:“是我叫她来燕京的。爸,妈,今天我们要跟顾家人见面。”


        

“什么?”宋国伟顿时一惊,“见面干什么?”


        

宋阳看着墓碑上宋雅的照片,平静地说:“这两年我做了很多事,顾家现在应该是意识到威力了。这次,算是找我认输吧。”


        

“……真的?”


        

宋阳点了点头:“很复杂,不知道从哪里对你们说起,就干脆没有说。发生了那件事,终归是我引起的,也应该由我来解决。”


        

宋国伟看着他欲言又止,向附近张望了一下之后才小声问:“顾家那个小儿子的死……”


        

“是我安排晴雪的表哥做的。”


        

听到宋阳干脆而明确的回答,宋国伟和向慧对视一眼,顿时都眼神复杂。


        

“既然如此……如果今天能谈得拢,这件事就揭过去吧,以后好好过日子。”宋国伟叹着气说道。


        

宋阳只是笑了笑:“我知道,有分寸的。”


        

在宋国伟和向慧看来,仇也算是已经报了一些。而顾家那样的人家,总会让他们担心。


        

这些问题,宋阳已经学会了不与他们多争辩。


        

“我过去拜一拜吧。”宋阳说着,就往沈晴雪那边走。


        

宋国伟和向慧便只能点点头留了下来。


        

不仅是不知道该对沈晴雪说什么,到了林栖霞坟前,他们也会觉得儿子对不住人家。


        

“……老宋啊,你说儿子对晴雪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思?这都有小周了……”


        

“还管得了他?”宋国伟继续叹气,“随他去吧。”


        

远处,沈晴雪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过去。


        

宋阳走到墓碑面前,默不作声地跪下拜了几拜。


        

等看向沈晴雪时,他才说道:“要做什么事,你应该已经跟妈说过了。咱们出发吧?”


        

听到他的称呼,沈晴雪心里一阵悸动和恍惚,直视着他的眼睛。


        

“习惯了。”宋阳勉强笑了笑,随后又说,“我知道,我现在不配了。但今天的事,毕竟是当时的后续。希望今天之后,你和我都能活得轻松些。”


        

沈晴雪看向了墓碑,轻声说道:“妈,那我先走了,以后再来看你。”


        

往回走的路口,宋国伟和向慧还是已经等在了那里。


        

看到了沈晴雪,向慧先就红了眼眶,柔声喊道:“晴雪……”


        

“阿姨,叔叔,好久不见。”


        

向慧只能抿着嘴点了点头。


        

宋阳说道:“我让梁泰还安排了一辆车送你们回去,我们就直接去了。”


        

沈晴雪闻言就对宋国伟和向慧鞠了鞠躬,跟在了宋阳身后。


        

看到这一幕,向慧只能悠悠叹了一口气。


        

要是当初没发生那件事该多好。


        

陵园门口,梁泰把车门一打开,宋阳和沈晴雪就见姚佩华已经坐在后座上。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远远看一眼,表表心意吧。”姚佩华只向沈晴雪招着手,“晴雪,好久不见。”


        

沈晴雪点了点头。


        

宋阳只得坐在副驾。


        

车子开动,姚佩华忽然对沈晴雪说道:“其实我来的次数,比他多。”


        

宋阳不由得从车内的后视镜看了看她。


        

“如果当初我没有向他讨一份工作,顾乐不会注意到他,也就没有后面那么多事了。”姚佩华幽幽说着,“所以今天,我要去!”


        

沈晴雪看着她,许久才小声说道:“人生没有如果。姚姐姐,你不用自责,我们谁也不用自责。”


        

梁泰觉得车里的气压低级了。


        

老板不愧是老板,居然坐得稳稳当当的。


        

宋阳又能怎么办?


        

这样的情况,不如就集中精力准备等一会和顾颂的交锋了。


        

……


        

见面的地点选在了春芽投资的办公室。


        

主场。


        

顾颂和姚慕中已经提前到了,他们的车子停在楼下的停车场。


        

看了看时间,顾颂再从车里抬头看了看着高楼:“你和你妹妹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吧?”


        

姚慕中点了点头,随后幽幽说道:“宋阳说她会来,这是之前没想过的。”


        

顾颂蹙着眉:“你妹妹是什么意思?她跟宋阳是什么关系,要对我们做这种暗示?”


        

“这些不重要。”姚慕中轻叹一声,“我问过父亲,他说佩华知道一些事,撞见过。在她心目中,我们父子,你们兄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颂听了这话,眼里显得很恼怒。


        

姚家年那么个圆滑世故的人,居然生了个如此一根筋的女儿。


        

现在宋阳那小子和想到那个女明星谈着恋爱,她还拿自己当筹码帮宋阳,图的又是什么?


        

想到当初才十五岁的姚佩华对自己不假辞色,后来对顾乐更是不屑一顾,顾颂从中感受到的是一种挫败感。


        

顾家的权势对姚佩华来说不值一提,她父亲的意愿也不在考虑之内,而顾颂本人在她眼中也没有半分魅力。


        

相反,对这个宋阳,她倒是极为看重。


        

电话响起,姚佩华打来的。


        

姚慕中接了电话之后就对顾颂说道:“我们上去吧,他们已经到了。”


        

顾颂沉着脸,走出车门理了理衣服和领带。


        

到了春芽投资所在的楼层,就见姚佩华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表情淡漠地说道:“这边。”


        

今天的春芽投资没有人在这里工作,顾颂和姚慕中就跟着姚佩华往前走。


        

她穿着干练的职业装,鞋子跟不高,但她的身高摆在那里。


        

走在前面,竟依旧有一些压迫感。


        

一路将他们带到了会议室门口,姚佩华推开了门。


        

顾颂和姚慕中一进去,就看到正面对着门口坐着的宋阳,还有另一个女孩。


        

宋阳和沈晴雪都没有起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顾颂看了他片刻,就默默地坐到了他对面。


        

姚佩华出去了一趟,关好大门之后又拿进来两瓶水,然后坐在了宋阳的另一侧。


        

“顾总,姚总。”宋阳先开口了,笑容和煦,“在美国耽搁了一些时间,回来之后又有很多事,今天祭拜了亲人才有时间见面,请多包涵。”


        

顾颂盯着他,听他提到了美国,又提到了祭拜,脑海中想到的自然是顾乐。


        

看着他虚假的笑容,顾颂微微点了点头:“宋总贵人事忙,可以理解。之前我们朱总向宋总提到过关于斯高柏授权万燕生产芯片的事,不知道宋总从美国回来有没有带来好消息?”


        

“很难啊。”宋阳装模作样地叹气,“按照现在芯片的售价,按照万燕的生产规模,这笔授权费我们认为万燕是不会出的。”


        

“宋总不妨先说说看。”


        

“每年5000万美元的授权费,另外每片芯片支付30美元的专利费。”宋阳笑呵呵地回答,“按照现在65美元一片的价格,按照万燕上千万台的年产能,万燕相当于可以半价拿到芯片。其他股东对我的这个提议现在还反对着。”


        

顾颂眼神一凝:“据我所知,三友电子的授权费和额外支付的每片费用,远低于这个数字。斯高柏的其他股东没有一视同仁地要求三友电子也提高授权费和专利费吗?”


        

“没有。”宋阳摇着头,“提了也没用,我是大股东,可以一票否决。”


        

顾颂不说话了。


        

按宋阳的这个方案,再加上找代工厂生产的费用,万燕每片芯片的成本只怕要达到将近50美元。


        

这比万燕之前的成本还高!


        

开始先找个话题,就被他用这番话先羞辱了一番,也展示了一下他对斯高柏其实非常强的控制力。


        

宋阳又开口了:“这点小事,应该是朱总出马就够了吧?顾总专程过来,就是想知道关于授权的意见?万燕的芯片存货难道已经紧张到这个程度了?其实我也一直感到疑惑,万燕的需求量这么大,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和斯高柏的大客户部门直接对接呢?大客户是能得到优先供应的。”


        

顾颂沉默不语。


        

直接给斯高柏对接,也意味着斯高柏一旦寻找点什么借口,就能在关键时候断掉万燕的芯片供应。


        

通过其他的渠道从代理那里拿货,这才是更稳妥的做法。


        

万燕不是没有跟斯高柏接触过,但斯高柏给代理的价格比给万燕的价格还低,这明显是针对。


        

斯高柏把芯片价格提高到65美元一片之后,代理却是30美元一片拿到的。


        

这是他们建立更加忠诚的代理销售渠道的战略,而现在宋阳却说他们不仅要付出每年5000万美元的授权费,每片额外支付30美元,还说其他股东有意见。


        

纯纯是在消遣顾颂。


        

“宋总说得对。”顾颂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毕竟只是先客套一番的第一个话题,于是他干脆引到了正题上,“既然芯片捏在宋总手上,万燕和三友电子的竞争从长远来看就是败局一定。”


        

宋阳收敛了笑容,听他怎么说。


        

开口承认万燕会输?


        

顾颂继续说:“宋总引而不发,等到万燕已经上市了仍然甘心让三友电子在国内市场屈居第二,就是为了在这样一个时间点给万燕致命一击。三友电子连拿两年标王,看来是早就胜券在握。宋总如果想把万燕反吞下去,我可以放手。”


        

宋阳不置可否。


        

顾颂盯着他说道:“我们两方在过去有诸多误会,今天我亲自过来,就是想要把万燕和三友电子的竞争、我们之间的误会一起做个了结。宋总,你有这个意愿吗?”


        

“吞下万燕?”宋阳哑然失笑,“万燕存在的问题那么多,我们现在何必接手一个烫手山芋?”


        

“万燕的问题如果放在宋总手上,就不是问题了。”顾颂凝视着宋阳,思考他话里的问题指的是哪些。


        

宋阳摇着头:“怎么可能?我们三友电子的VCD成本比万燕低那么多,万燕VCD的售价却比我们还低。我们算过很多次帐,也看过万燕的上市财报和季度财报。以后的问题好解决,以前的问题怎么消化?”


        

他分明什么东西都没说透,但顾颂现在明白了,他们早就认为万燕的零配件供应渠道有问题。


        

财报,很可能有大问题。


        

“万燕的零配件成本确实比三友电子高,但综合成本却比三友电子低多了。”顾颂是有备而来的,开始说着自己的筹码,“首先是我们所享受到的政策……”


        

他介绍了万燕作为上市企业还有当地龙头企业所享受的用地、税收、用工补贴等诸多政策,最后总结道:“现在,我们既然判断后面的竞争会越来越不利,才产生了和三友电子合并退出的想法。宋总,如果万燕属于三友电子了,那在DVD光盘格式的争夺中,你们就有了很大优势。”


        

宋阳微笑了一下:“这个我从来没在意过,DVD-RW格式是必定会输的。”


        

顾颂愕然看着他。


        

宋阳又往前倾了倾身体:“就算我们最终想把万燕吞掉,为什么不等到万燕自己难以为继、股价暴跌、停牌重组时候才介入呢?那个时候,万燕的价值比现在顾总提出来的也要低多了吧?”


        

顾颂脸色难看,直视着他:“宋总,难道真要两败俱伤?”


        

“不不不。”宋阳笑呵呵地回答,“现在着急的,不是顾总吗?我们正常发展,万燕能怎样伤到三友电子,顾总能怎样伤害到我?”


        

他收敛了笑容,阴沉地笑了笑:“再演一遍两年前的事吗?我等着呢。”


        

这是顾颂第一次跟宋阳当面打交道。


        

看到他脸上毫不掩饰的轻蔑,顾颂想起了当时杨自容所转述的内容。


        

这小子,从来就没有把所谓顾家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