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379章 万匹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墙黑瓦小道观。


        

七彩道人站在门口与陈沙对视。


        

两个人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都有了一瞬间的沉默。


        

“道友面善。”


        

七彩道人负手在后,凝视着陈沙,澹澹道:


        

“这张脸似曾相识……”


        

“哈哈哈!”


        

在七彩道人话刚说出来,没等陈沙说话,手持羽扇的任参便哈哈大笑出来:


        

“好友还是如此风趣,似曾相识,怕是你才不久前刚照过镜子吧,你们两个人这分明就是长得有八九成相似嘛,若不是一个年轻些,一个年长些,我看分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沙看着这位灭绝了散仙时代的灭生道人,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却是如同照镜子一般,像是自己老了二三十岁的样子。


        

他心中有一些莫名其妙。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个章节内的经历实在是没想到,首先是这位九星第一高手任参的性格,没想到居然如此乐善好客,想他是一个闯入到了别人内天地的人,居然能得任参如此大方的引为朋友,可见其品性高卓着实令人感叹。


        

而陈沙更是没想到的是,这九星第一高手任参,居然会和灭了九星人世间的灭生道人陈婴宁是至交好友。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恐怕在后世都没几个人知道吧。


        

灭生道人听着任参哈哈大笑的话,也转过头看向了他,说出的话却还是指向陈沙:“你还未与我介绍,这位道友到底是什么人呢?”


        

任参哈哈一笑道:“正要跟你说呢,确是神奇的很,他凭空出现在了我的桃花天地之中,初见他的脸,我还以为是好友你直接到了我的桃花天地,疑心你是否已经渡过了八次天劫,才有如此神出鬼没之能,后来与他交谈才得知,他跟你分明是判若两人,但对于道法道理的认识,却丝毫不亚于你,于是我便有意请他一同论道。”


        

说着看向了陈沙,示意是自己介绍,还是陈沙自己开口。


        

陈沙注意到了任参的视线,不由微微一笑,对着灭生道人一礼:“贫道陈沙,见过道友。”


        

“你也姓陈?”


        

灭生道人看着陈沙这张与自己相似的脸,道:


        

“好一桩缘分。”


        

“谁说不是呢……”


        

任参哈哈笑道:


        

“我听到他也姓陈,当时差点觉得是你这老道的后裔血脉,儿孙之类……”


        

说着似乎自知失言。


        

连忙对着陈沙歉意道:“道友勿怪,贫道这个性子便是如此,口无遮拦……”


        

陈沙自家清楚自家事,在这个时候当然不会介意,道:“任道友不必如此,既是都姓陈,那或许几千年前真是一家也说不定……”


        

他说着看向了陈婴宁,内心的怀疑也越来越增大。


        

任参见到陈沙毫不介意,也是捋须一笑。


        

“陈道友,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好友任参的桃花天地之中,此等修为实在不俗。”


        

灭生道人看着陈沙,仍旧在审视:


        

“敢问道友是何等境界?”


        

问及修为。


        

陈沙只是微微含笑,道:“以阁下看来呢?”


        

这便成了一道考验题。


        

灭生道人眉头一挑,更不客气的审视起了陈沙,但却始终无法判断出陈沙的修为是什么程度,实在是因为陈沙的修为太怪了。


        

竟然没有渡过散仙劫的雷劫气息。


        

却偏偏还能给人一种“不俗”“不弱”的感觉。


        

就像是……远古时候那些压抑积蓄着自己的资粮的修士,这种修士最是看不清楚根底,因其没有渡雷劫,谁也不知道其若是渡过雷劫,会有怎样的提升和跨越。


        

“好了,你看不出来他的修为就对了,这正是贫道要请他一起参与咱们这次论道的原因,一人智短,多人智长……”


        

任参在中间含笑说道:“本来我请婴宁道友你来,是为了一起论道八九天劫之后的方向,如今又多了这么一位神秘的道友,即是没有恶意,你可愿让他加入?”


        

灭生道人澹澹道:“也好。”


        

“好!”


        

任参喜笑颜开的说道:


        

“两位快请进。”


        

说着,三人便来到了这“小庄观”内的一株巨大的树下。


        

陈沙首先开口,道:“不知两位这次论道,是以什么方向为主?”


        

他本就是来宙光碎片之内试炼,幸运没有遇到一见面就开打的人物,反而是论道的剧情,这如何能够不参与一二呢。


        

何况这两个人一个是九星第一高手,一个是灭世之人。


        

任参为陈沙和陈婴宁点了茶,道:“自然是关于八九天劫了,如今世上散仙如我和婴宁兄已经渡过了七九天劫,再有二百年,便是第八次天劫,有了此前前人的经验,我与婴宁兄都有一些希望能够渡过,但对于渡过八九天劫之后,应该将七九天劫之中诞生出来的‘小千世界’,往何种方向发展,却是需要提前有所准备才行。”


        

陈沙一听就明白了。


        

这个宙光碎片的时间点,估计在灭生道人灭世的很早之前了,天地间最强的也就是七九散仙,说明八九散仙和九九散仙的道路,都还没有被人走出来。


        

那这有何难?


        

陈沙微微一笑,道:“我虽还未渡劫,但却也有一些感悟,或许可先说给二位听一听?”


        

任参和灭生道人陈婴宁都看向了陈沙。


        

尤其是灭生道人,看向陈沙的意味,带着一丝考验和期待,他也想听一听从陈沙嘴里能说出一些什么道法方向。


        

只听陈沙说道:


        

“我虽还未渡劫,但对于如今散仙体系七九之前的体系感悟,有如下梳理,一九天劫是蜕变,在雷劫之中蜕变仙力……”


        

“四九散仙炼雷为水。”


        

“五九散仙炼化雷池。”


        

“六九散仙是太极雷池。”


        

“雷劫是毁灭和生机的显化,是天地宇宙交合的力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是以当阴阳互抱而交合之后,便有世界诞生,便成了七九散仙——雷生世界。”


        

任参含笑。


        

灭生道人则是面无表情,因为陈沙说的这都是目前世人都知道的一九至七九之路。


        

他们的问题在于八九散仙,修行方向将在何方。


        

却不料,陈沙说完了七九散仙之后,紧接着一开口,便将未来的九星第一高手以及灭世之人震住了。


        

“在我看来,七九散仙体内诞生世界之后,便应该……”


        

“造化生命——既造物主!”


        

“这应是八九散仙的方向。”


        

听着陈沙说出来的“造物主”“造化生命”的方向,灭生道人和任参全身都是一震。


        

陈沙心中澹笑。


        

毕竟他说的就是未来已经被践行成功的八九散仙。


        

但别看陈沙说出来这么轻易,就觉得这个思路不值钱。


        

在宙光碎片里面的时间点,是还没有八九散仙的时代。


        

“造化生命,如何造化生命……”灭生道人正色问道。


        

这是问到细节问题了。


        

他被陈沙提出来的宏观构思的确是震住了,创造生命,是真的敢想,那相当于无中生有,创造出来有自主思想和意识的人、妖、鬼等等种族,“造物主”,这是上天的权限。


        

可宏观方向有时候其实也是一种妄想和独思,若不能够践行成功,便是什么都没用。


        

任参却说道:“陈沙道友说的这个方向,已经十足可贵,你问到细节,难道指望他给你现在变出来一个活的生命吗?”


        

灭生道人微微沉默。


        

却不料,陈沙澹澹一笑:“却也不是不能给二位展示。”


        

两个人神色都是一凝。


        

任参道:“陈沙道友你……”


        

却见灭生道人已经伸手让他安静。


        

原来是陈沙手头已经浮现出了一个东西,正是他如今身上拥有的几大仙术的媒介,拿出来的这一件,正是那贙神火芯,紧接着陈沙为之再注入了一股其他的力量,顿时见到那贙神火芯形体一变,变成了一个身穿火红色法袍的神灵形象。


        

其出现之后,直接对着陈沙参拜:“火耀星官拜见掌门。”


        

拜见之后。


        

转而对着任参和灭生道人也一同拜倒:“见过两位道长!”


        

“嘶!”


        

任参现场倒吸一口冷气。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陈沙:“这……”


        

却见陈沙微笑的看着他。


        

他旋即看向了灭生道人,想看看灭生有没有看出来,这究竟是幻术,还是其他什么。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创造了出来。


        

却见灭生道人陈婴宁无比凝重的看着陈沙创造出来的这火耀星官,眸光一闪,看向陈沙道:“那火灵我能看出一丝来历,似乎是惑星之上的一种奇物,当中有惑星法则,但你另一只手注入进去的那丝力量,是什么?”


        

“是一道渡过了八次天劫的散仙的力量。”


        

陈沙微笑。


        

他注入的正是自己降服的灭生道人未来的那九大原罪的分神。


        

这一切都还要从头说起。


        

未来,灭生道人渡过九次天劫,以众生的情绪原罪为本源,利用他的九次天劫修为,将之纷纷创造成了生命。


        

其中九大本源,有了灵智和生命,既是九道法术,也是九个生命,其力量之增长来自于众生的原罪,所以在灭生的帮助下,很快就渡过了八次天劫,也拥有了能够创造生命的八九散仙法力,于是就创造出了使者大军。


        

因他们诞生于众生的原罪情绪之中,是以造化生命的媒介,堪称信手拈来。


        

而陈沙镇压了这九大原罪的分神,其中还包括了仇恨原罪的本体,已然拥有了他们法力之中能够创造出生命的法则之力。


        

虽然那仅仅只是他们的分神,力量在被陈沙镇压的时候,因为天地环境原因,复苏不及,只有三四劫强度,可是确确实实是八劫“造物主”层次的法力。


        

陈沙就是依靠着这九道原罪分神之中的法力,将自己的九耀体系完善到了小成,让自己的九耀神在拥有神躯之后,更拥有了神智,只差渡过了散仙劫,神性也会有。


        

而灭生道人和任参听到陈沙口出惊人的那句话,则都是身躯一震。


        

一道渡过了八次天劫的力量?


        

“什么?世上有人已经渡过了八次天劫?”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那人是谁?”


        

他们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沙。


        

毕竟两个人都自以为彼此已经是这九大星辰之间的最强者行列,还在思考下一步的方向,是谁居然已经比他们走得更快一步?


        

莫非……


        

就是眼前的这神秘道士青年?


        

却听陈沙道:“那人不是我,我只是机缘巧合,镇压了他一道法术成精之后的力量,收为了己用而已,关于他的身份是什么?我也很想知道啊,可惜……现实中未能一见。”


        

灭生道人见陈沙说话之间那种慨叹,不似作伪。


        

只是却也注意到,陈沙在说话的时候,似乎是在看着自己。


        

任参却没想那么多。


        

主要是他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居然只是一个投影,而有人拿着他们未来的传承和力量,来到他们过去的投影面前给他们教学,这谁能想到……


        

“你刚说的法术成精?”灭生道人若有所思道:“也就是说,渡过八九天劫之后,法力便可以拥有‘造化’之力,成为造物主,连法术都会‘法有元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如果他没有见到陈沙亲自施展出来的这个“造物”一幕,必然是不会全然相信,可是当他亲眼见到,又听到陈沙的解释之后,便不得不相信了。


        

世上已经有人渡过了八九天劫,陈沙手中的那缕力量就是明证。


        

所以陈沙才敢跟他们如此确定的说八九天劫之后是个什么风景,他手中之物便是证据。


        

“就是不知道那比我还快渡过了八九天劫的人,会是谁人?”


        

灭生道人皱眉沉思。


        

他不愿相信世上有人比他修行的速度还快,却又不得不承认,只是看着陈沙创造出来的火耀星官久久出神。


        

这时任参已经慨叹不已,望着陈沙叹息道:“真是奇遇奇缘啊,我本是想邀请好友与我至少在此论道十年八载,合力推演下一步方向,不想陈沙道友你只言片语,随手一动,便将我们的论道问题全然解开,我看这场论道,也不必再进行下去了,请道友受我一礼。”


        

陈沙看到任参要施礼,当即起身:“任道友何必如此,你也说了这一切都是奇遇奇缘,不过在我看来,论道大可不必就此结束,方才我也算是展示了我的道法,不知可否一览两位的道法?”


        

他心中微笑,终于扯到正题了。


        

“看我们的道法?”任参微微一笑道:“这当然可以,道友解了我们一大惑,若能有幸给道友演道,也是贫道的荣幸。”


        

说着,看了一眼灭生道人还在凝望着那火耀星官沉思,任参道:“那就由我来献丑了,贫道所修炼的道法,从入道以来的繁杂,到如今已经浓缩为了两门大仙术,一门是修行的太阳星的‘三足金乌’,另一门是修炼的罗睺星的‘弑神枪’,还请道友品鉴。”


        

“两门大仙术?”陈沙心中一动:“看来任参在这个时间段还没能修成五大仙术,但以一己之力,修成两大仙术,也已经是打破了禁忌,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是以,陈沙直接在脸上表示出了惊诧:“三足金乌和弑神枪?任参道友如何能够同时修炼两门大仙术?”


        

任参看着陈沙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得意,笑道:“方才得道友解惑,如今却也不是不能为道友解释一二,此中原因,实不相瞒与我背后的这株‘万匹叶’有关。”


        

“万匹叶?”


        

陈沙这才抬头注意到三人头顶的这株古树,他一开始并没怎样注意到这株大树,待此时听到任参口中的三个字后,才惊醒道:


        

“万匹叶,此物原来不是树,而是一株草中之王,一株人参……”


        

等等……人参……任参……


        

他当即想到了南天门对于这道人的根脚描述。


        

木灵之精化形。


        

人参十年生一匹,这是一株万匹叶,它足有十万年以上的寿数了。


        

所以这位九星第一高手……


        

其实是一株十万年人参成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