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360章 由爱生恨,恨业使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降两颗流星,轰然在了神州大地的一处“那个位置是……”


        

远在道一山上的龙泉子看着从天而降的那两个散仙流星落中的地方,脸色大变陈沙则是看的更为清楚,轻声道:“龙泉子,那个落中的地方,好像是你家万象道城附近啊!”


        

“不好也!


        

龙泉子面色大变,急忙对着陈沙道:“盆道要尽快返回”


        

……


        

而在万象道城附近这里在数年之前,是天下三国之中的赵国京都而在这京都之外不远的另一座城池之中,则是有着一位白衣如雪的五位元神之中的“白蛇王”坐镇别看万象道城和白蛇王所在的州城,相距不到千里,但两家相处却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原因也很简单这位白蛇王打从天地复苏以来,就从未卷入指南天下元神高手,前往中央大地讨伐阴月皇朝,这她从始至终都一直待着这座都城之中,开了扶伤,人传说她是在借此道增进她的‘医药神通’但不管如何说,本地百姓和方圆的修士,皆便是龙泉子回到神州之后,统一了神州以南白蛇王有过任何冲突,对方是元神级妖王是己也都承认,对这位白蛇王他没什么敌意因此两家就充当了很好的好邻居白蛇王‘素’只居住这‘临平州’一州之毕了一位病人,身旁便走来了一个面相秀气的男“娘子,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白蛇王微微一笑,在男子的扶下,正待起身轰!


        

大地忽如翻身,疯狂摇动,整座林平洲,乃至于神州大地,都在震荡白蛇王变色一变,当即拉着自己的年轻小夫君走出了门外其夫君早已经被吓坏,大双眼看着那远处……


        

只见在林平洲远处的天间,虚空万里,已经塌,一股又一股巨大的力量爆发的波动,好似风海潮一般,吹向了周围的州“那是什么…”男子目口呆白蛇王一双漆黑深的美丽子深处,则倒映出了在那虚空万里塌的中央,彼此两道激荡碰撞的强大身影,她都由得心跳加速:“这等修为……仙?”


        

轰!


        

才得如此认知,自那塌的虚空中央,再次逃冲击而出滚滚浩荡的力量,冲击四方州,眨眼间,便将那片虚空下方的大地上的不知道多少村落村镇,冲击成为了粉! 记住网址m.dzs5.com


        

并目这股波动,更是直接的冲击到了临平州而来“不好!”


        

白蛇王看着视线尽头冲击过来的这股余波,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其他,当即甩开身边的年轻夫君,白裙下脚步迈动,自登上长空,显出了自己的白蛇王法相!


        

“娘子,小心啊……


        

那年轻夫君大喊却只在间,便与视线之中看到了一条然大物,从整个临平州上方缓缓显身,那是一条如同山脉一般的白色巨蛇,每一片甲都好似一面屋顶大小,将整座临平州城,都盘在了身体之下从极高极远处看去,这条白色巨蛇是用的身体法相,将整座州城都严严实实的保护了起来下一,那滚滚的余波,就好似一条冲击而来的江河一般,撞击在了白蛇王的巨大体魄之上刺啦!


        

刺啦!


        

刺啦!!


        

一间,在这一股股的力量冲击到了白蛇王的身体上之后,竟然在间爆发出了无数的亮光,时让本来昏暗的天空顷刻间乌云齐聚,万雷齐鸣在轰鸣阵阵的声响之中,只见白蛇王的体魄上,居然发着一道又一道的雷精华,霸道强横的想要突破她的甲“这就是仙人之力?”


        

白蛇王心头震仅仅只是战斗的余波冲击过来,落在她的身上,就好似天罚一般难以阻挡,那虚空之中战斗的两个人,一举一动的法力之中,都好似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雷罚”“毁灭”造化的力量作为日的天下九大妖王之一,白蛇王也不是没有见识的元神境,当即就想起了八劫时代关于九颗成仙星的一些传说:“传闻,在渡过头顶那九颗仙星上的散仙劫之后,法力就会变为‘仙力’,所的仙力,便是‘毁灭与造化’的力量,是从散仙劫的雷天罚之中变而来的力量“啊!”


        

白蛇王终究还是没能抵抗住这冲击到体表上的“仙力”之中的“毁灭与造化”的力量,发出了痛苦但作为九大妖王之一,并且又是神通之主只见在那雷罚之力侵入体内的一间,白蛇王的大口一张,吞吐着一颗如同龙珠一般的白色元丹,在吞吐之间,一不可思议的生机之力,顿时浮现在了她的体表之间医药神通之力!


        

那余波之中的雷罚之力,虽然伤她严重,但仅仅是这元丹的几个吞吐而已,居然就让白蛇王恢复如初,晶如玉的蛇身之上散发着白光,从极高极远处看去,便好似盘在地上的一条精美的‘玉器临平州城内的百姓们,看着天变成了白蛇王的片化成的白玉般的天地而在外界白蛇王的一双宝石一样的竖在抗住了这一次的余波之后,紧张的盯着那远处的战斗余波,好在没有继续朝着这里冲击而来但她也不敢小心大意就这样一直将身下的州城牢牢护住,冷静的观看着那里的大战:“是从头顶仙星上掉落的两个散仙在大战?”


        

白蛇王已经是在万里之外了,可即便是如此之远看去,仍旧是为那两大散仙之间的大战所爆发出来的威力,所感到然轰隆隆!


        

巨大而恐怖的神威,在两者在不断的撞击下互相磨灭,只有极少的点点飞出,但是,仅仅是这点滴落入大地,都好似化作万道落雷,掀起狂猛剧烈的爆炸之声若非那里的虚空早已经被打的塌,大部分的冲击力,被吸入了黑洞一般的虚空深处,否则若是不间断的全都冲击到神州大地上,这方圆数十州大地,皆要被冲击的为平地但却就在白蛇王凝心紧张注视着的时刻!


        

忽地,千万里长空之间,猛然听到了一声极为清的碎裂声,这声音就好似一件精美的玉器、器被打破了一般紧接着,在白蛇王大眼睛的注视下那万里外的虚空深处,原来是伴随着天河灌落的气势落下,其中一道身在半空中折断,好似星辰落一般落下天际轰隆!


        

紧接着,一股股带着无比芳香和强横意味的血腥气,遍洒虚空“?这是分出胜负了?”


        

白蛇王深的光倒映出远方逐渐安静下来的战斗,那被两位至强仙境存在打出来的虚空旋,在天地本身的力量之下,重新染回来变成为蓝天她光注视着那里,闪过思索但是不敢放松警惕、却忽地听着那战斗中央,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师兄!师兄!”


        

白蛇王遥隔万里听着这惨到了极点,似乎要将灵魂都哭的散开的悲痛欲绝的哭声,心中一震:“有人受难?”


        

她本就天性善良,再加上医药神通对她心性的改变,当即生出了隐之心,转身从口中吐出了一个玉净瓶,幻化出了一片空间,这是她的空间法器,先将临平州的所有人罩在其中继而整个巨大的蛇,肉眼可见的缩小成为了一条白光,朝着那地方而去万里之遥在元神境妖王的速度之下,可转眼即至,很快,在白蛇王的视线之中便看到下一片巨大的地,从极高极远处看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火流星地留下来的石而在坑底深处的焦十内,却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到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趴在一个年纪稍比她大些的青年身上失声痛哭哭声震天动地而那躺在地上的青年身,居然是已经被拦腰截断,从伤口处流出来的血液,竟是紫金色的……


        

白蛇王在看到这一对青年男女的一间,就面色震惊:“方才大战的,竟是这两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仙人?


        

而她听着下方那少女仙人的痛哭声,心头复杂,这两个人大战,不知道造成了方圆多少无辜生命的死亡,可她此时看样子,竟是……在哭自己下的杀手?


        

白蛇王心想再三,还是大着胆子询问了过去:“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从天上落,而后又生死大战…”


        

看着少女仙人的背影,白蛇王犹着问道:“地上这青年,是被你刚才所杀的吗少女痛哭着转头,转身也看到了白蛇王素“他是我师兄,我们是罗星姜月宗最后的两个散仙…我们被灭生道人的‘恨业使者’感染了,由彼此爱慕变为了彼此仇恨,一直大战到另一个人重伤身死,才得罢休……


        

“灭生道人……恨业使者……让人彼此仇恨?这么说让你们两个人大战的罪祸首,其实是一个叫做灭生道人的手下?


        

白蛇王从未听说过这般异的力量,但她却很快发现了一点,那就是作为她医药神通主的神通感知力,或许这少女仙人都没有察觉到,但白蛇王作为一个‘一百零八造化定’的大夫,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他先不说……我是说你的师兄,或许还没死,或许可让我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