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252章 小儿不识妖,呼做蹲下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


        

【书友福利】阅读福利来啦!快来◆起✫点客户端,搜索“新书友大礼包”,兑换限量福利礼包,先到先得!


        

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山林之中,暴雨瓢泼落下,然而却无法落在这个十丈高大的白色巨神身上。


        

依赖陈沙的身形庇护。


        

下方这一片范围内,都没有雨点落下了。


        

陈沙略带一丝意外的看着这下方的观妙善,自己和佛门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用多解释的,他也从来不否认自己做下的事。


        

并且,也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为自己所杀的人的后人或者其他势力找自己寻仇。


        

在这世间活着。


        

没有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有的只有力量征服慑服其人乃至后代永生永生而已。


        

却没想到。


        

这观妙善居然……


        

倒也有可能是她当着自己的面,不可能说要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这些陈沙都不太在意。


        

他只从观妙善的话语之中听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佛门的气运之子?”


        

陈沙不由将注意力看向了观妙善手里牵着的这个孩子。


        

这孩子是個男孩,约七八岁,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此时却在这漆黑的寒冷深夜里,面色苍白,看着陈沙如此高大的身影,他也不惧怕,反而漆黑灵动的眼睛里带着好奇。


        

却也有礼貌的没有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乱叫乱打招呼,只安静的抬头看向陈沙。


        

“咦,这孩子……”


        

陈沙此前没有过多注意,此时认真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