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251章 我消失了五个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


        

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到起×点AP…P!搜索“新书友㊣大礼包”,把--㊣-去-掉,兑换限量福利礼包,先到先得!


        

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一个高大的白色巨人,就这样出现在了深夜的雨林之中,顶天立地,一只大手不仅攥住了白色猴子的神魂,也同样抓住了那持戟男子。


        

当“道一掌门陈沙”这几个字出现之后。


        

白毛猴子眼中闪过迷茫和惊恐。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以至于下意识的还在想:“这是哪個正统道门的人?”


        

八劫时代,正统道门里面有一个叫做道一宗的吗?


        

但此时此刻,被陈沙抓在手里的那持戟男子,却是一脸的惊恐,望着这个高大的巨人:


        

“陈沙!你是陈沙,怎么可能是你,你不是已经在三个多月前和一干九劫金刚境,在惊神谷之中彻地失踪了吗?”


        

同样。


        

下方的如慧神尼和观妙善也都一脸震撼的望着这个高大威风的身影。


        

如慧神尼心头也是剧烈跳动。


        

但她并没有见过陈沙,是以赶紧看向了观妙善,道:“妙善,他真的是那人?”


        

这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看着那张满天下无人不识的俊美脸庞,心湖起伏:


        

“是他,是那位陈宗主!”


        

陈沙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


        

却是先看向了手中被捏住的持戟男子,淡漠开口:“看你的修为是金刚三境,想必是在我入惊神谷那时复苏的金刚境。”


        

持戟男子被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