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244章 下一步,神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空空荡荡的草原上,没有一个活人,只有遍地的石像雕塑,以及一座石椅上的尸骨男人。


        

此时。


        

尸骨男子的脸上的面部特征,已经失去了无名魔帝的形象。


        

紧接着。


        

伴随着一道神魂流光,从尸骨男子的眉心走了出来,正是陈扶摇。


        

而这一刻。


        

当陈扶摇这个灵魂从尸骨男子的识海之中走出来之后,尸骨男子的脸庞开始迅速的变化,形成了一个无比俊美的青年人的脸部特征。


        

正是陈沙。


        

所谓面由心生,当陈沙成为了这句武神尸体上内唯一的意志和灵魂之后,他就成了这身体的唯一主人。


        

陈扶摇从尸骨男子的识海之中走出来之后,自语道:


        

“看来这具肉身已经完全认定你是他的唯一意识了,才会放我离开。”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


        

石椅上的陈沙缓缓睁开了眼睛。


        

许久了。


        

他没有用肉身睁开过双眼了,如今重新睁开属于自己的肉身的眼睛,看见了这惊神谷之内的蓝天,青草。


        

同时,感受着这具躯体的力量。


        

陈沙能够感受到这具躯体之中,有属于自己原本肉身的力量,但自己原本肉身的力量在整個武神身躯面前,宛若大海之中的一滴血。


        

就是这么夸张。


        

陈扶摇以灵魂状态,背对着陈沙,看着这已经封闭的天地:“送我出去,你真的可以做到吗?”


        

要知道,当时他虽然也帮助棋主离开了,可那是因为棋主的身上有着灵镜,灵镜是能够定位空间的特殊部位,是当年的神州道门玄正心等人掉落的法宝,结合了华夜的血肉形成的最特殊的宝物。


        

其中拥有空间之力,那本就是元神真人才能够炼制的法宝。


        

因此。


        

灵镜也是唯一能够打开和关闭惊神谷的最关键的一件神兵。


        

但现在灵镜已经被棋主带了出去。


        

陈沙看着陈扶摇的神魂背影,眸光微微向下,看向了自己的身躯:“试试就知道了,应该是可以的!”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


        

陈扶摇就感觉到了背后有一股自己平生能感受到的最强大的力量,在汇聚,那是一种几乎能撕裂天地的感觉。


        

他瞬间转头。


        

于是就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只见。


        

本应该是属于尸体,一动不能动的陈沙,此时,居然控制着自己的双手缓缓从石椅的两边扶手上,抬了起来。


        

“什么?”陈扶摇不可思议。


        

他没想到陈沙居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控制华夜的双手举起来。


        

要知道。


        

这一点不管是当时的无名魔帝和他,都不可能做到。


        

然而。


        

接下来的陈沙的动作,才是真正震撼人心的一幕。


        

只见,在陈沙控制着自己的肉身举起双手之后,嘴唇之中发出了晦涩难言的古老字节:


        

“惊神谷是仙界碎片,自成洞天,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天地,因此要想送你出去,便唯有……撕开这片空间。”


        

陈沙的嘴唇蠕动着,喃喃自语:“虽然我没有继承华夜的记忆,但我本能感觉,我的肉身可以施展出一门武道神通,做到这一点。”


        

“这门神通的名字应该叫做……”


        

伴随着这一句话吐出。


        

陈沙当着陈扶摇的面,举起两只手,一只手向天,一只手向大地。


        

“举天拔地!”


        

此时,在陈扶摇的视线之中,仿佛看到盘坐在石椅上的“华夜”身躯站立了起来,一手抓天,一手抓地!


        

他脑海中迅速想起了一个故事。


        

八劫古代传说中,常形容古往今来力大无穷的神人,力拔山兮,都只是轻飘飘,形容的最彻地的是一种恨!


        

一种力气最大之人的恨,恨什么呢。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认为如若天有把,地有还,自己便连整个天地都可以举起来。


        

当然这是一种口出狂言。


        

可现在。


        

轰!


        

当陈沙一手抓天,一手抓地的时候,整个惊神谷的天地都在颤抖起来。


        

轰隆!


        

穹天在摇晃,大地在翻抖。


        

陈沙这上下一抓,不是那种古代大力士的口出狂言,而是真正的把眼前的天地给抓住了。


        

咔嚓!


        

一道道漆黑的裂痕,就好似闪电一般,朝着虚空扩散出去。


        

“空间裂痕!”


        

陈扶摇为之震撼。


        

这是他真正体会到了华夜身躯的力量:


        

“这就是武神境界的力量,仅凭肉身,撕裂虚空!”


        

然而。


        

他很快就想到了一点,连胜提醒道:“你这样做,会破坏掉仙界碎片内的岁月不动,规则,一旦用这种强行撕裂洞天的方式送贫道出去,你这里的时间,将不再是静止不动了,会被你打破平衡的!“


        

陈沙只看着自己的两根手臂,尸骨带肉的手臂,金光闪闪,传递出似乎能打爆天地的力量感,撕扯着面前的天地,轻声回应陈扶摇:


        

“不用担心,这些裂痕持续不了多久,不久后自己就能复原。“


        

说话之间。


        

轰!


        

一道漆黑色的闪电雷霆直接出现在了这片草原上。


        

伴随着陈沙的双臂猛地一用力。


        

撕拉!


        

这片洞天之内的虚空和天地,真正如布帛一般,被撕开了一道裂痕,在那裂痕的尽头,隐隐可见无比漆黑的深邃之中,有着一座大陆的轮廓,正是……神州大陆!


        

“那里,就是伱我的家,是祖师您曾经的家,也是我的家,但现在我没办法离开这里,只能请您先替我出去,照顾好我在那里的宗门!”


        

陈沙端坐在石椅上,双手撕开了这道通往神州大陆的门。


        

当这道裂痕出现之后。


        

惊神谷便似乎被彻底吸引了一般,朝着神州大地上靠近了过去。


        

与此同时。


        

神州大地上。


        

铛!


        

一股强烈的天地规则,从外虚空之中,融入到了神州天地之中,金钟长鸣。


        

元国、赵国、金国。


        

这些王朝宫殿之中。


        

此时纷纷有复苏的金刚三境的高手,抬头望向了天穹,面露震撼:“怎么会,天地规则恢复的速度加快了,这是……”


        

而在陈沙的家。


        

道一山上。


        

棋主和张道玄、李隐、步飞情等人,同时有所感应。


        

“啊!”步飞情看着这熟悉的天地异象,连声发出“啊”的声音。


        

张道玄震撼道:“这……是惊神谷出现时候的异象,难道……”


        

棋主一时之间脸色惨白。


        

她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心道:“那石椅上的妖魔,那位初代魔帝,这么短的时间,就又想诱惑第二波人进入其中,为他所吞食?”


        

她第一时间就想着绝对不能再进入那里一次了。


        

可以说。


        

此时道一山上的这几个人,心思分为了两个对立的阵营。


        

步飞情着急的飞上了天穹,想要找到惊神谷具体在那里重现,想要进入其中,探知陈沙的生死。


        

但他们并不知道。


        

惊神谷开启的那条裂缝,此时距离道一宗,有数十万里。


        

这是一条峡谷。


        

天穹暗了下来。


        

惊神谷的空间裂痕,被陈沙在这里撕开。


        

如果有人在这里就能够看见,那天穹上裂开的裂痕背后,是一片草原,一个端坐在石椅上的年轻男子,正居高临下,在那片草原上俯瞰着神州大地。


        

正是陈沙。


        

陈沙看着下方自己熟悉的土地,心中复杂,对陈扶摇说道:“希望祖师能够记得我的请求,出去之后,替我护持道一宗。”


        

陈扶摇也知道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被困了不知多少年的惊神谷了,以他现在的凝神大成境界,出去之后,不管是转生投胎到什么胎儿身上,或者直接夺舍某个恶人,都可以重新得到躯体。


        

他默默地朝着裂缝那里飞了过去。


        

忽地。


        

他顿住了,缓缓转头,看向了陈沙,从指间飞出了一个精神念头:“你说你其实是进来找你父亲的,只是因为贫道创出了大黄庭跟你父亲长得像,你觉得我们有关系,才深入到了这里,被困在了华夜体内,得到了这可以说最大的造化,却也是另一种程度上的监禁。”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你以后要被困在这武神的身体里,也是贫道的责任,你现在修为比贫道更高一境,我也没有什么能够补偿你的,只有有关于大黄庭之后的方向,或许对你有所启迪。”


        

留下这个蕴藏着大黄庭之后方向道路的精神念头后。


        

陈扶摇的精神转过头去,朝着裂缝跨步迈了过去,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你放心,你的家,你的道一宗,贫道一定替你守好,等你成就武神的那一日回来,你的父亲,贫道也会帮你留意。”


        

这句话伴随着他的人一起,最后都消失在了裂缝之中。


        

而其留下的那团精神念头,直接飘荡过来,钻入了陈沙的眉心,其中散开了巨量的大黄庭文章和前路方向:


        

“十六太岁神之后的道路方向,下一步是……”


        

陈沙不由得喃喃自语一声:


        

“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