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224章 反客为主,我才是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人不服,也没有人敢说不服了。


        

裂神弓自古以来,都被誉为七千年内攻杀第一的神兵,号称弓力全开,大金刚圆满亦可杀。


        

然而。


        

李隐所射出的几乎可以杀任何一个金刚二境,乃至于对金刚三境都可以造成伤害和威胁的青红之箭,却没能杀得了一个一境的陈沙。


        

虽然是因为陈沙也用了神兵的缘故。


        

可正是因为如此。


        

这让陈沙本身就横扫二境的战力,再多了一重所有人必须为之恐惧的底牌。。


        

此前。


        

他没有动用神兵,就可以碾压所有二境,以一敌多。


        

如今又有裂神弓都杀不了的护身手段。


        

此人俨然就是当今世上最强大的人。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谁敢再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只为了去验证一个已经几乎是事实的道理。


        

是以。


        

在陈沙这句话之下。


        

所有人都不由得低下了头。


        

甚至包括宁还真、水镜先生这两位三教首脑级的大人物。


        

而李隐看陈沙只是问话。


        

他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不杀我?”


        

他在走出来挑战陈沙之前,便是有言在先,若一箭杀不了陈沙,自己认死。


        

这不是赌注。


        

而是他十分清楚陈沙的确有这個实力。


        

那瞬间灭杀蒲广,以及其他金刚二境的精神杀伐之术,跟自己的裂神弓瞬杀之箭,其实没有任何区别。


        

刚才他和陈沙比的就是,谁能先杀死谁。


        

而他先出手,其实是占了一点便宜的,可他没想到陈沙从头到尾,居然没有还击,并且在承受了自己一箭不死之后,也没有主动的对自己出手。


        

众人看着李隐不解求死的姿态。


        

都是心头悲哀。


        

却没想到,紧接着现场传出了陈沙淡淡的话语:


        

“我杀不杀人,取决于人服不服我,你既然已经认输,服输,心服口服了,贫道为何还要杀你!”


        

再加上,他对于这个箭者的第一直观印象,不算很坏,至少比起那个佛门的天罗禅师,此人性格更加豁达,有话直说。


        

这样的人,陈沙既然打服了他,当然不会选择将事情做绝。


        

李隐闻言之后,神情震动:“你真不杀我?”


        

他没想到陈沙居然有这样的胸怀。


        

一瞬间。


        

想他也是九劫时代的人,现在却不由得对陈沙生出一种真正的佩服感觉。


        

而铜山上的其他人,闻听陈沙这句话。


        

心中都复杂。


        

尤其是此前被陈沙找上门来过的神农教阳炳坤,此时最为清楚陈沙说这句话的意思。


        

既然服了。


        

我就不杀你!


        

陈沙当初就是对他们这么做的。


        

乃至于对一半以上三教九流门派都是这个态度。


        

到现在。


        

这个人的目的和作为,始终没有变过,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着一件事,那就是用拳头来服众,让世人不管是古人和今人,都承认他的天下第一,来维持住他道一山在世间的地位。


        

这是陈沙的责任,也是他的路。


        

看着李隐震动的表情,陈沙淡淡一笑道:


        

“我虽然信奉杀人能解决太多的问题,可有些人,不必杀,便如你一样,不必再问,我只想知道,现在可还有人不服我?”


        

一片沉默。


        

陈沙负手站在铜山中央,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这次聚会就可以开始了,张道友,就由你来说说,邀请所有三教九流,以及神兵主到此,所谓何事?”


        

宁还真和水镜先生瞪大眼睛。


        

“他怎么成了此地主人了?”


        

两人情绪震惊。


        

此时陈沙的姿态,俨然是不知不觉间,让他自己变成了这次邀请所有人到来的话事人,反客为主了。


        

一时间,直接成了所有人视线之中中央地位。


        

扭转了地位。


        

这正是陈沙所要的效果。


        

他既然是天下第一。


        

自然要在任何地方,占据绝对的主动。


        

来这麒麟崖,说白了就是来砸场子,宣示他在世间的主权地位。


        

张道玄也是愣了一下。


        

不过,让他在宁还真和陈沙之中做一个领袖的选择的话,他当然更愿意选择陈沙,虽然宁还真在隐修道门一脉,也有传承和地位,属于历史上道门的奇人前辈。


        

可张道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自己跟陈沙更有感情,或许是因为陈沙所修炼的大黄庭是自己好友所创,又或许直接就是因为陈沙的那张脸,跟自己的好友有三四分相似。


        

“遵陈宗主命。”


        

因此在这众人面前,张道玄对着陈沙一拱手,话里话外当众承认了自己的立场,选择和陈沙站在一边,旋即对着众人道:


        

“既然一些杂事都结束了,也没人再反对陈宗主的到场了,那么我宣布,这次聚会所商议的事情,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一切,都是因为在场的四位手上的神兵……”


        

接下来。


        

张道玄用最简单的语言,说明了六件神兵背后的秘密,以及当年陈扶摇留给他的书信。


        

听罢之后。


        

陈沙因为早就听张道玄说过一次了,没有什么表情流露。


        

而其他人就不同了。


        

尤其是陆玲珑、李隐和那位腰间系着金色绳子的邓八斗,届时同一瞬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神兵。


        

偶人,神弓,以及腰带……


        

“你说,这些神兵,都是惊神谷内一个神秘生物的身体部位?这怎么可能?”捆天绳之主邓八斗,一脸不信:“我的捆天绳,跟血肉有什么关系?”


        

张道玄则认真看向了这位,道:“你这条绳子,应该是那惊神谷内的魔神的身体内的筋条做成的。”


        

闻听此言,邓八斗脸色铁青。


        

这不就是说。


        

自己现在拿着一条人筋当腰带。


        

李隐如有所思的看向自己掌中的神弓,道:“要真是如你所说,捆天绳是一条筋,那我这口神弓,难不成是用脊柱骨骼弯成的?”


        

他早就觉得手中的弓,质地似石非石,更像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骼做成。


        

脸色苍白的陆玲珑也开口,道:“实不相瞒,我这个偶人外表虽然是用白布包成,但白布里面,确实是一块活着跳动的血肉,只要把别人的气息或者毛发放在它身上,一连三拜,就能咒杀于人,这种能力,现在我都还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直到听到张真人你说它是来自于一个妖魔的身体部位,或许……真有可能如此!”


        

张道玄说:“不是真有可能如此,是真的如此,那惊神谷就是一个大凶之地,里面封印着一个最恐怖的魔神,妖魔,此次邀请诸位兵主的原因,旨在告知于诸位,若是惊神谷于某日被打开了,千万不要挟带着这些东西进入,甚至于……”


        

他看向所有人:“最好所有人,都不要进入惊神谷。”


        

一听这话。


        

隐藏在棋盘山几人背后的女扮男装的棋主,暗暗皱眉,不由给黄西屏使了一个眼色。


        

他的逆知未来神通。


        

看的清清楚楚。


        

惊神谷就是与他有关的一些人的大福之地,只要能够进入,他立地就能成就破碎大金刚境界。


        

现在这老道邀请三教九流,却说让所有人都不要进入惊神谷。


        

岂不是跟他对着干。


        

一旦这几位神兵主都听信了他的,那惊神谷岂不是永远没有开启的一天了。


        

棋盘山作为独有自家打算的势力。


        

当然跟棋主是一个想法。


        

此时洛龙不用棋主使眼色,自己就率先开口了:“张真人,你说这惊神谷,毕竟是传说之中的地方,如何开启,什么时候开启,咱们都不清楚……”


        

张道玄当即皱眉说道:“那魔帝一脉留下来的六神兵阴谋,说的很清楚,六神聚,天机现,极有可能就是说这魔道一脉,要将六神兵聚齐,然后开启惊神谷,释放出里面的妖魔!”


        

洛龙微笑道:“可张真人你现在看,六大神兵,现在有五件在我们三教手中,怎么会让魔道一脉……”


        

却就在这个时候。


        

陈沙忽然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凶物心脏,发出了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着……


        

他当即看向了其他几人。


        

却发现陆玲珑,李隐,邓八斗三个人的身上,也同时出现了淡红色的光芒。


        

陈沙皱眉,当即低喝一声:


        

“不对劲,神兵有问题!”


        

霎时。


        

他就低喝问道心脏:“怎么回事?”


        

作为五大神兵之中。


        

陈沙现在融合的心脏,算是几个神兵之中,仅次于灵镜,是拥有一部分智力和思想的东西,因此陈沙直接问它。


        

得出来的结果却是……


        

“第六神兵灵镜就在附近!”


        

却就在陈沙刚刚得出答案的一瞬间。


        

铜山之顶。


        

不知道有谁先喊了一声:“快看天穹上,天上出现了一个山谷,洞口摸样的海市蜃楼,正在凝实!”


        

所有人同时抬头。


        

只见。


        

天上果真出现了一个葫芦般的山体,约有数百亩之广,遮天蔽日,好像一座山悬浮在了头顶一样。


        

而在这座葫芦山的葫芦嘴那里,居然有着一座巨大的石碑。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三个字。


        

“惊神谷!”


        

张道玄脸色大变:


        

“怎么……怎么会……”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惊神谷竟然会出现在这个时候,说话间就出现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


        

它为什么会出现?


        

这时,唯有陈沙看向了一个方向:“南方十里处!”


        

而就在通过心脏感应出了第六件神兵的位置后。


        

轰!


        

天穹上轰隆一声巨响。


        

那座巨山一般的山谷,就那样真实地出现在了头顶,立地约有三百丈,如一座悬空山一般。


        

几乎就在与此同时。


        

当!


        

所有人的耳朵里出现了熟悉的金刚境规则复苏的声音!


        

好似因为这神秘的‘惊神谷’的出现,让天地之间的规则,受到了某种不可言说的补充,如同嵌合到了天地之中的一块拼图拼了进来……


        

天地变得更加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