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198章 竟敢背对,吃我一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国皇宫。


        

“陛下,陛下不好了……”


        

一刹那之间,数十位太监和群臣,全都跪在了宫门之外。


        

“陛下,那从其中一座神庙里复苏的人,不分缘由,在青龙街上大杀四方,现在已经屠戮了数千百姓了!”


        

赵易闻声走出宫门。


        

脸色当即透明如纸:“什么,这帮古人连百姓也都不放过?”


        

有一位大臣颤声道:


        

“是,是的……”


        

“只是顷刻而已,青龙街上几百户人家,全都被屠杀,不分男女老少,仿佛,他就只是在杀人取乐而已。”


        

“皇城司的人去了百人队伍,也被他一刀斩杀!”


        

“百人队伍啊,一刀就没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杀了人后,他则坐在尸山血海上,好像在回味。”


        

赵易灵魂颤栗:“怎么会这样,这人难道不是人?”


        

他不是没见过古人的行事,便是聂鬼神那一批。


        

那些第九劫时代的人,虽然满心都想着要重新夺回神州上的权力,划分地盘,回到昔日的巅峰。


        

可这些人再怎么争夺势力,毕竟也都还是人不是。


        

有些还甚至自诩名门正道。


        

因此。


        

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不杀百姓,不杀普通人,这是一种默认的潜规则。


        

可现在……


        

怎么这次在京城里复苏的人,竟是如此的泯灭人性,肆意的屠杀。


        

“为什么?”赵易颤声问道:“此人为何要这么做!?”


        

“据皇城司的禀报,好似……这人……”有位大臣恐惧的回道:“他好像身上背负着一只魔头,像是铠甲,可是却有血有肉,胸口和还有着一只眼睛……根本就不是人!”


        

“不是人……”


        

听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赵易当即眼前一黑,不敢置信所听到的。


        

不是人的魔头!


        

“这可如何是好?”


        

本身现时代的人,在那些破碎古人的眼中,就是被肆意无视的蝼蚁,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他们为敌,现在居然还在这京城之内,复苏了一个见人就杀的古代魔头!


        

“陈沙……陈宗主……”


        

突然,赵易脑中电光一闪,颤声道:“现在只有在天坛打坐的他,能够制止这古代的魔头,快,快让人请他,就算他看不惯我赵国皇室,可百姓终究是无辜,还请他能够伸出援手……”


        

然而。


        

却就在这个时候。


        

惊喜的声音出现:


        

“陛下,有转机!”


        

赵易瞪大眼睛:“什么转机?”


        

大臣快速说道:“有人汇报,另一个神庙里的复苏者,朝着青龙天街飞过去了,好像是这人行事,让另一个古人看不下去了。”


        

赵易震惊。


        

“另一个?”


        

他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


        

今天在京城内,有两座古人的庙宇复苏。


        

………………


        

青龙天街上。


        

血腥的如同人间炼狱。


        

乌元化抚摸着胸口的铠甲,感受着铠甲的不满足,自语道:


        

“普通人终究不够美味,不够大补…”


        

他一脚踢开了皇城司的一位士兵:“这一世的武人气息,也更是孱弱不堪,杀一千个,都不如我过去杀一个先天来的满足。”


        

咚!咚!


        

这时,铠甲上出现心跳般的声音。


        

“哦?”


        

乌元化看向了一个方位,从尸山血海的尸骨堆里站起身来,自语道:


        

“有厉害角色来了吗?”


        

他抬头朝着远天看去。


        

只见。


        

长空之中,一个白衣飘飘的僧人,飞速踏步而来,却是才及这血腥的青龙天街百丈高度,就不由在高空中顿住了身形。


        

嗡嗡~~


        

望着下方的血腥炼狱场,以及满天飞舞的苍蝇,牛蚊等循着血臭味盘踞过来的小虫子们。


        

饶是他有金刚境的佛法修为,也都不由得紧闭双眸:


        

“阿弥陀佛,阁下贵为破碎金刚之飞升强者,竞对普通人下如此杀手,是可忍孰不可忍,佛祖,也有金刚怒目!”


        

年轻白衣僧人一个怒喝:


        

“多说无益,你,受死!”


        

一句佛言,一身杀机,满腔怒火。


        

古代的年轻破碎僧人。


        

自天穹上俯冲而下。


        

呼!!


        

感受着强烈的金刚佛力,从高天之上覆盖而来,脸色惨白的身着盔甲的乌元化,却是露出了笑脸:


        

“佛门弟子啊,好像还是太阿神尼那一脉,难怪喜欢多管闲事,只可惜……”


        

他神情变得空虚,乏味:


        

“我飞升时,是踩着你们小极乐圣地一代主持的头颅飞升的,三教九流合力起来,都没能奈何了我,你却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只想知道……”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身着白色佛衣的年轻古代僧人,耳旁顿时传来狰狞,震动耳膜的声音:


        

“你的血,够不够美味啊?”


        

再一刻。


        

地上已经没有了身着盔甲,脸色惨白的乌元化的身影。


        

这张惨白的脸。


        

瞬间就到了白衣僧人的面前一丈。


        

如此近的距离,白衣僧人终于完全看清楚了乌元化的装扮和面容,以及胸口那生了眼睛的血肉盔甲:


        

“九黎血甲,神兵之主,你就是曾给我小极乐圣地造成过灭顶之灾的乌元化!”


        

认出了魔头身份。


        

白衣僧人不惊反更怒、


        

一丈距离,金刚佛力运转。


        

哗啦!


        

他竖在胸口的手掌向前一探,空气在这一掌之下陡然裂开一道缝隙!


        

在滚滚气流好似浪花一般扬起之中。


        

这一掌直接就拍在了乌元化的胸口处。


        

砰!


        

整个穹天长空之间,都好似响起了一道炸雷,两人周围的空气,被瞬间排开近百丈,翻滚逸散而去。


        

然而。


        

白衣僧人一掌拍中之后,却是心下猝然一惊。


        

同为金刚境。


        

这肆意屠杀的九黎血甲神兵主,绝对不可能是自己试探一掌都躲避不过的实力。


        

是以,虽然他一掌打中,却是反而下意识的要抽离,感觉到了不妙。


        

“嘿嘿!”


        

却是紧接着就听到瘆人的冷笑浮现,白衣僧人就感觉自己的一拳打在了一座神山上面,神山纹丝不动。


        

紧接着,神山径直朝他逼近了过来,一脚抽出!


        

砰!


        

虚空都似乎为乌元化的随意一脚踢爆了!


        

恐怖如斯!


        

白衣僧人几乎是下意识地撑起了金刚护体神光,脑后白光闪耀,照亮天空,却是还未于这一脚碰撞,身前的光芒和罡风对撞,就出沉闷的轰鸣声!


        

轰!


        

瞬间,巨大的轰鸣声好似无数霹雳同时爆裂一般,滚滚的雷音响彻数里方圆。


        

两人撞在了一起。


        

恐怖的气流,当即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小型飓风般,扩散开来。


        

砰!


        

却是紧接着在那飓风当中,白衣僧人的身形,好似流星一般从飓风中降落,被一脚踢开,踢中胸膛,狠狠地砸入了地面!


        

“咳咳咳……”


        

白衣僧人从地面大坑之中才爬起来,胸口居然是深深的月一个脚印凹陷,感觉自己的肺脏都碎裂了。


        

他心头颤栗:


        

“同为金刚境,此魔怎会如此强悍?”


        

却是瞬间。


        

天穹上的乌元化亦如流星般俯冲而来,似乎是感知到了白衣僧人的想法,咧嘴发出瘆人声音:


        

“你难道不知道,执掌神兵者,同境无敌吗!”


        

轰!


        

两人的碰撞再度爆发于地面之上,脚下的黄土地面陡然扬起数丈之高的土幕,大地裂开了恐怖的鸿沟。


        

却见。


        

又是白衣身影从土雾之中倒飞而出。


        

京城各个方向,偷偷看着这一幕的人,都是心肝剧裂开:


        

“那个明显是好人的古代大师……”


        

竟然魔头狠狠地压制!!


        

而白衣僧人倒退之后,连连咳血,即便是金刚境的体魄,也都抵挡不住这乌元化的拳脚。


        

仿佛,那血肉盔甲穿在身上,带给他的不只有防御,而是与他融合在了一体,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对他整个体魄的加持,都是不可估量的。


        

“说起来,我也正是因为在我那个时代,没人可杀了,杀的人都满足不了我的需求了,才想着飞升沉眠,来到这后世……”


        

乌元化瘆人的声音在土雾中呼啸:


        

“果然,以千年为跨度,那么在未来复苏的人,都是可以让我满意的杀戮对象,你绝对可以满足我的欲望!”


        

紧接着。


        

在白衣僧人的惊骇目光注视下。


        

长街之上。


        

那乌元化仿佛化为了一道人形血色闪电,一个俯冲过来,诡异的一幕紧接着出现了,他一只手臂展开,那附着于体魄上的血肉盔甲,竟然开始凝聚变合,以手臂为基础,生出了一道一丈长的血色利刃。


        

迎头就朝着白衣僧人劈了下来!


        

恐怖的气流被割裂。


        

白衣僧人眼中瞳孔急剧缩小,感受着这一刀的速度之快,根本不容躲避了,瞬间咬牙撑起了一口古钟!


        

铛!


        

只见一口三丈来高的金色古钟,就从他的体表之外幻化了出来。


        

金钟罩!


        

这门佛门最常见,也是最难修炼的神功,不管是在第九劫,还是第十劫,都可被称之为佛门最至高的防御神功之一。


        

但却是……


        

喀嚓!


        

在乌元化这一九黎甲幻化成的血刀面前,即便是金刚境撑起来的金钟罩,也都在瞬间如同被切西瓜的一样切开。


        

以至于劈在金钟罩上连撞击的声音都没有,直接被切开。


        

嗤!


        

紧接着这一刀划过,直接就把白衣僧人的一只手臂直接斩掉了。


        

这一刀之强大。


        

让白衣僧人直接失神。


        

他根本没有心理准备,以至于连瞬间的断臂之痛都未曾感觉到,便紧接着眼前血光一闪……


        

哧!


        

斩掉了他一只手臂的血刀,血光一闪,便从他的前胸,电闪贯穿!


        

噗!


        

白衣僧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被一刀穿胸,然后被乌元化缓缓举着起来,挑在了空中。


        

乌元化则望着一刀捅进了白衣僧人后的刀身,其上一股一涨,在吸收着强烈的生命精气,补充给他,惬意的满足感让他不由得呻吟出来:“哦……”


        

“不愧是金刚境,当年……当年……”


        

他浑身都在颤抖,满足的呻吟:


        

“当年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对手,供我杀戮,让我满足!”


        

却在这个时候。


        

咚!咚!


        

身上的九黎甲再次发出了感应。


        

“哦?”


        

乌元化募然眯起眼睛,摸向了胸口,看向了京城的天坛方向:


        

“你说,这城中,还有一个金刚境?”


        

咚……咚……


        

感受着九黎甲的心跳。


        

“呵呵,居然还有一个!”


        

乌元化惨白的脸上发出瘆人笑意:


        

“不枉我带你飞升到这后世,果然,这里才是我的极乐世界啊!”


        

当即,就这样挑着白衣僧人,纵身而起,破空而行……


        

不多时。


        

就顺着九黎甲的感应,看到了京城的全貌,看到了一座雪白色的祭天天坛,在视线之中出现。


        

在那天坛上,有一座庙宇和一个盘坐的年轻道人。


        

道人背对着他。


        

仿佛根本没有感应到从天上飞来的乌元化。


        

乌元化却不管这些,只冷冷发出了瘆人声音:


        

“竟敢背对,吃我一刀!”


        

眼中只剩下了那个在天坛前端坐着的年轻道人,看看了手中还没吸收完的白衣僧人,先将其丢在一旁。


        

而后一刀幻化出来,直接就朝着陈沙的头顶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