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150章 佛门经典不放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


        

宏大的拳力铺天盖地也似,其中闪放着黄庭神灵的光芒,一时间遮蔽了佛城的辉煌灯光,让那如昼的灯火都显得黯淡了下去。


        

僧主和烂陀僧的各自绝学,被这一拳砸中。


        

砰!


        

僧主人被砸退十几步,趔趄不已!


        

呼呼!!


        

烂陀僧也是一样,他的大日如来掌紧接着对在了陈沙的拳头上。


        

拳掌相对。


        

轰!


        

烂陀僧的身体就好像一口大钟一样,被狠狠地砸了一下,发出了古钟长鸣的板荡震颤之音。


        

呼呼!!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一拳而已。


        

两人尽皆被砸出十丈开外。


        

僧主我闻的嘴角留下了血迹,眼中是不可置信的色彩,不相信自己助了烂陀僧一臂之力,二敌一,居然仍旧不能压制这道一宗主,反而吃亏的是自己。


        

而烂陀僧这里,他被砸退后,用一拳砸在地面上,停止了爆退的身形,甩动猎猎的布袍子,展动淡金色的眸子,远眺着百丈外的陈沙:


        

“了不起!”


        

烂陀僧称赞了一下,而后甩动与陈沙一拳对撞发麻的手臂,冲着陈沙如一头跃起的佛门老金刚般,再次打来。


        

暴猛如斯!


        

“陈参玄当年无敌天下的时候,老僧我还未修成大日如来掌和洗髓经,因此未能有机会见识过道一宗的高妙武功。”


        

他不再褶皱的脸上浮现战意,突破音障来到陈沙面前,昂扬浮动的袖袍里,手臂骤然探出。


        

“但现在看来,同样年纪,你比你父亲陈参玄当年还犹有过之,可谓是还了老僧与陈参玄一战的夙愿,真是喜甚幸甚!”


        

手掌探下。


        

在陈沙面前双手合捏,成了一个狮子口的形状,这一过程里,隐约能够听到这烂陀老僧的体内是血髓,如同汞浆一般的流动着,传递出一种厚重无比的力量感。


        

洗髓经!


        

佛门另一档至高武学神经,也为这老僧炼成了。


        

砰砰砰!


        

陈沙一拳碾压两敌之后,心灵更加的自信淡泊,在对方一掌之下,只觉耳膜爆鸣,却是轻松抬拳:


        

“当年你未能有资格挑战我父亲,如今,就有吗!”


        

砰砰砰!


        

伴随着话语激荡,两人的拳掌再度激烈碰撞,如同雷神击鼓,震荡百丈方圆,席卷出去的气流,让附近佛殿之中的灯火都剧烈飘摇跳动,忽闪忽灭。


        

与此同时。


        

僧主沉着脸再次杀来。


        

以二敌一,还占不得上风,那就只能拖到陈沙露出破绽,以逸待劳,终究还是能解决了他。


        

一时间,三人缠斗,交手十几招之后,彼此之间的相击之声,已然不似肉体碰撞,更好似寺庙中的铜钟互撞!


        

铛!铛铛铛!!


        

然而,这惊世级别的大战,此时却没有多少人能够欣赏到,现场全是死尸,被吓得逃跑离开的僧兵,更无一人敢回来。


        

因此,也就只有远方山坡上燕赤眉能够看到这一场大战的结果。


        

当他看到陈沙以一敌二,还占上风的时候。


        

心中就已然生出了对陈沙的敬佩和叹服之心。


        

自知若是前去插手,反而会让陈沙这一战的含金量掺了水分。


        

他负手注视着这场三人惊世大战,陈沙占据上风


        

“若是你真的以一敌二,将两人打死,别说那第五的龙在田不会是你对手,我这天下第四的位置要拱手让你,便是天下第三庞圣,也可去一战了。”


        

燕赤眉决定不插手。


        

他要目睹这一场属于陈沙的成名之战,一旦做到,那就是顷刻间可与天下前三分庭抗礼。


        

能见证一个稀世奇才,拥有可以挑战他头顶庞圣的实力,燕赤眉是极度乐意看到的。


        

轰隆隆!!


        

礼佛广场上,三人之间的大战,交手已经百余来招,这期间,僧主我闻已经连续变换了各种招式,大慈大悲掌、千叶掌、般若掌等佛门上乘武功一一使出,却没有一个能起到效果。


        

反而为陈沙在这一刻觑准机会,招架的手臂骤然自胸腹间弹起,五指捏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在空气好似鬼哭狼嚎一般的撕裂声中。


        

印向了僧主我闻的胸膛!


        

呜啦~


        

拳印印来。


        

我闻面色大变,双手合叠,挡在面前,却是感受到面前的空气一拉一弹,让他身躯都为之不受控制的凝滞了半分。


        

“天魔气场!”我闻脸色大变,这是天魔宗的绝学,竟会出现在陈沙身上。


        

陈沙这一式,在天魔领域的加持下,自动影响周围的气场,令我闻的速度变得迟缓。


        

如他这般的高手,一念之间,抓住这个空隙。


        

拳印已然印在了僧主我闻的胸膛之中。


        

砰!


        

我闻当即感觉到了胸口的僧袍炸开,身躯被一股巨力冲击着,后仰着砸在了五丈外的广场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在自己胸口,一股恐怖力量如花朵一般绽放开来,迅速传递到了他的周身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在被打烂的胸口僧袍裸露处,那里竟然形成了一个血液纹路扩散而成的莲花印记,让我闻的全身血液,都围绕着这个印记,爆开!


        

爆爆爆!


        

这股爆炸般的力量,在我闻的体内炸开,让在背后的大地上,也爆出了一个莲花的石头裂纹!


        

“咳咳咳……”


        

中了这一招之后,我闻竟然就站不起身来了,只一个劲的喉咙滚动,从嘴里呛出鲜血来。


        

“这是什么武功?”


        

烂陀僧眼睛余光看到我闻被陈沙一拳打中后的状态,不由脸色急变:


        

“莲花印记?老僧我自问天下武功没有不认识的,却从未见过这样的……”


        

这是来自于第九劫时代的那位创出《玉皇楼》的老道张道玄一脉的不传道技‘九品莲花’。


        

据张道玄说,便是连创出大黄庭的另一位道门领袖陈扶摇,都未曾学得这门道技。


        

却为陈沙在宙光碎片千万次的试炼之中,学会了。


        

“天下间,你没见过的武功还多着呢。”


        

以一敌二,在百招之内,解决了我闻这个不逊色多少的高手后,让他短暂失去战力,陈沙接下来的战斗,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开大合的跟这烂陀僧战斗出一个生死高下!


        

当即,他携带着滚滚巨力,衣衫飞扬,一步前冲,就到了十几丈外的烂陀僧面前。


        

手砸拳心。


        

一百多种武学精义变化,浓缩收敛在了五指掌心之间


        

而后一臂高举上扬,“道一印”轰然砸落。


        

一拳之下,无数的裂帛声响起,空气如同水波般荡漾一圈一圈的波纹!


        

同时。


        

带起无边的拳风,裹挟着广场上的青石,都朝着烂陀僧压了过去!


        

“阿弥陀佛!”


        

没有了我闻牵制之后的陈沙,这一全力针对烂陀僧一人的力量,瞬间让老僧脑后升起一股凉意,当即双手合十。


        

一个庞大的金钟虚影,便从体外生出,罩在了他的体表之外三尺。


        

这口大钟足有一丈来高。


        

赫然就是佛门的那最通俗的硬气护身手段“金钟罩”,据说为一套内外兼修的无上神功,共分为十二关,每一关都比前一关练起来更为艰难,修练者若能闯过十二关,必定天下无敌!


        

铛~~~


        

恐怖的撞钟声,如同飓风呼啸一般席卷长空。


        

砰砰砰!


        

被陈沙一拳卷起飞来的青石都被震成漫天的石粉飘飘洒洒而下!


        

受此一拳。


        

“噗……”老僧身躯一震,好似金色佛像般的皮肤上,嘴角留下了触目的血迹来,当即顶着金钟罩,再次朝着陈沙拍掌过去。


        

他虽被反震所伤,吐出一口血来,但金钟罩却没有被打破,神情冷峻。


        

陈沙却冷喝一声:


        

“若真是被你练成了十二关的金钟罩,自是天下第一的防御,无人可破,可你终究还是欠了火候。”


        

他人在周身连珠炮般的气流震爆声里,单拳扬起,犹如巨斧开山般,猛然下劈,比起之前的气势还要强大!


        

“一拳不破,那十拳,百拳呢?千拳呢!”


        

轰!


        

一拳劈下,陈沙满头黑丝飞扬。


        

轰!轰!轰!!


        

紧接着,这广场上就响起了一连串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铜钟巨响声。


        

砰!砰砰!砰砰砰砰!!


        

烂陀僧顶着金钟罩,运转洗髓经,半步不退,扬起的大日如来掌,硬生生接下了陈沙的无数记拳头!


        

这一场硬拼,是一场彻底的鏖战!


        

便是山坡上的燕赤眉,都感觉到了头皮发麻,将自己换做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根本都无法再这样恐怖的消耗里坚持个把时辰。


        

两个人却硬生生战斗到了天际微光出现。


        

轰!!


        

当最后一声敲响长空的恐怖爆鸣声传出后。


        

最终,也不只是谁先收手。


        

礼佛广场上,已经是满目疮痍,大坑如同雨点般密集,烂陀僧身上的金钟罩早就破了,顶着一身破烂的僧衣,在晨光中身躯摇晃,面色如金纸,望向了收拳的陈沙。


        

以一种落寞的语气说道:


        

“厉害,老僧一直以为自己将会是醉死,没想到竟是战死……”


        

语落,烂陀僧好似一根粗大的房梁一般,倒后倒塌了下去。


        

这一倒下去,他的鼓胀的皮肤和肌肉骨骼,便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化为了一开始那干枯佝偻的模样。


        

呼!!


        

陈沙甩动着破碎的道袍,吐出一口废气。


        

“自我下山以来,你是唯一接下我这么多拳才死的。”


        

让走过了烂陀僧的尸体,对之报以一个对手的尊重,而后提起了远处那半残的僧主我闻,径直走向了禅宗净土的藏经楼。


        

远处的燕赤眉看着陈沙提着僧主我闻的残躯,走进了藏经楼。


        

不由得心中一震:


        

“这是连佛门经典也不准备放过了。”


        

但转念一想,如若是他,恐怕也不会放过吧。


        

大日如来掌、洗髓经、大禅十地经、金钟罩、各种大手印、掌法、拳法。


        

再加上,佛门高手尽灭,陈沙要在这禅宗再干什么,也无人能拦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