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127章 天雷召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沙本想看看这与自己道一宗齐名的玉皇山掌教,到底是何等角色。


        

原以为对方能名列天下第九,执掌大宗,应该不是简单人物。


        

未曾想,却是令他大失所望,自然不必有什么废话。


        

一踏步。


        

玉京观门口地面上的小石子们好似地震一般,剧烈的跳动起来,荡起一尺来高!


        

“轰隆”一声后。


        

陈沙的身躯已经好似撕裂长空的一道粗大闪电。


        

拳头高举,恐怖的拳风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笼罩向了门口的这所有人。


        

张守仁在陈沙动作之前,那双长寿眉便先微微一动,面色平静道:


        

“你们先不必出手,让我看看他有多少本事再说。”


        

毕竟是一代掌教大天师。 记住网址m.dzs5.com


        

与陈沙同为道宗领袖身份,更何况他还是长辈身份,便是要动手,也不能一开始就围攻而上,传将出去,便是他玉皇山赢了,也是赢的不好看。


        

“是!”


        

背后的赵、林、洪三大天师纷纷点头,朝后方退出了五步距离。


        

呼呼~~


        

只见伴随着陈沙庞大无匹,宛若晴空压下的拳力激荡而来,令玉皇掌教张守仁身穿的天师道袍朝后倒飞猎猎,瞬间就似乎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面对陈沙恐怖强横的拳法。


        

张守仁自然垂下的双手,看似极慢,却是极快的怀抱在了胸前,宛若结成了一个圆球,刹那之间,在他的周身立即形成了一股金黄色的圆形气体,好似一个丹药一般,将他罩在其中。


        

陈沙一拳砸下,稳稳的砸中了张守仁头顶的这一层护体真气。


        

霎时。


        

两大道宗首领的交手,引起了所有暗处高手的紧张注视。


        

轰!!


        

当拳头落在真气上的那一刻,便好似流星砸中了大地,于虚空之间,激荡起肉眼可见的涟漪波纹,如一个屋子里堆满了火药一般炸开后的冲击波。


        

轰隆隆~~~


        

恐怖的气力冲击,瞬间扩散出了十几丈之远。


        

大地震颤,石板翻飞。


        

两股先天冲击之力肆虐出去,两侧的院墙,轰然倒塌。


        

这是实打实的硬碰硬!


        

没有什么花哨的招式,一开始,就是对于彼此气力的一个正面上的抗衡。


        

便是在远处的一座院墙上,一个腰间挂着砍柴刀的白发老人,也都啧啧称叹:“玉皇山的‘龙虎大金丹’果然了得,这小宗主的拳法威力,纵然还比不上他的父亲,但绝对可算是一拳能砸死普通先天了,居然被张守仁的‘大金丹’接住了……”


        

老人身为天下第十,曾先后挑战过两任天下第一后全身而退,因此对于陈沙的道一印威力极其惊讶,认为其已经十分恐怖了。


        

而他对于排名在自己头顶的天下第九张守仁,也同样有了解。


        

龙虎山的镇教内功心法是“玉皇楼”,这门神功对比其他道门几宗的镇宗神功,虽然威力不足,但是长在修炼极快,便是一个中上之资的人,修炼玉皇楼之后,都有机会触摸到先天的门槛。


        

若是上人之资,则修炼玉皇楼,必入大先天。


        

这也是玉皇山能有四位大先天的原因。


        

不过也正因为玉皇楼的心法只是长于修炼,与人交手的情况下,缺少足够强大的武功,因此在玉皇山历代祖师的积累下,终于为玉皇山创造出了数门大先天级的武功。


        

龙虎大金丹,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门丹法,将丹法融于武技之中。


        

却就在樵夫白斩苍暗中称赞张守仁的金丹绝技之刻。


        

咔嚓!!


        

长空之间竟然响起了清晰地如‘蛋壳’破裂的声音,只见陈沙拳头在那坚硬的‘金丹气罩’只停留了一瞬,旋即拳头微微高举,再次狠砸而下。


        

轰~~


        

漫天的金色丹气四处横飞。


        

张守仁的护体丹气顷刻被砸碎,他却只是神情微微一凝,神色泰然,双手在胸前捏成的圆形中,隐隐有什么东西从这位老天师的丹田内跳动了起来,好像一个活的心脏一般。


        

咚!咚!


        

伴随着这无形的生命跳动声响起,张守仁只将手朝着陈沙的拳头迎了过去。


        

一刹那之间。


        

陈沙感觉对方好似将全身的所有力量,都浓缩于一点之上,就好像丹炉炼丹,把所有的火力、药力,都集中在一点之上,从而压缩凝聚出了可惊天动地的力量。


        

这正是玉皇山的第二种顶级先天武功“混元丹爆”,一经使出,好似一座恐怖的炼丹炉炸开,可以打出在自己原本体内气力之上数倍的恐怖力量。


        

可惜……


        

张守仁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对的陈沙,已经是什么层次的武者。


        

自打陈沙从神女步飞情章节出关之后,二十天内,消化了五十年功力的同时,也点亮了心肝肺肾内的“五大神灵。”


        

再算上此前的六大神灵,如今陈沙的二十四身神,已经完成了一半。


        

十一大神灵在这一刻同时发光。


        

陈沙体内两百年的先天气力咆哮翻滚,在掌指之间凝聚,各种不同性质的气力在拳头间如水流般流淌,最终化为了金灿灿的一片,包裹着白皙的拳头,砸在了张守仁的“混元丹爆”凝聚出的惊天一掌上面。


        

砰!!


        

只是初一碰触,张守仁便从陈沙的拳头内感受到了一股与自己体内真气同源的气力,而后便感觉一股自己竟然完全不能抵抗的庞然巨力,入侵到了身上。


        

恐怖一拳下,他手臂皮肤下面的血管暴涨而起,直接承受不住这股压力破裂开来,紧接着,臂骨发出了喀嚓的声音……


        

“玉皇楼!”


        

张守仁被这恐怖一拳打的手臂高高抛起,血液四溅,骨折声传出,身形不住的趔趄后退。


        

然而就算是伤势也掩盖不住他脸上匪夷所思的表情,不是对陈沙武功多高的震撼,而是对陈沙体内一股真气特性的震撼:


        

“你!你怎么会我玉皇山的镇派心法《玉皇楼》?!”


        

众人只见得天下第九的玉皇山掌教大天师,竟然在接触两招之内,手臂爆血,趔趄后退,心中震荡骇然。


        

“天下第九的张老天师,竟然在两招之内,就落入了下风!”


        

“他到底已经处于哪一层次了?”


        

可张守仁却丝毫不顾其他人的想法,只脸色大变的盯着陈沙浑身上下流溢出的气力……


        

不会有错。


        

即便那股玉皇楼的气力在对方身上,只是其中之一道特性,但作为他修持了五十多年的玉皇楼,怎么会认不出自家内功绝学?


        

与此同时。


        

其他三位天师也同样感受到了,纷纷变色:


        

“玉皇楼?”


        

“果真是玉皇楼!不会错,我也感应到了!”


        

“陈参玄当年来玉皇山,绝对没有带走这门我教镇教内功,到底是为什么?他儿子会我们的玉皇楼?!”


        

此时。


        

张守仁的两根长寿眉飘动,回身大喝一声:


        

“三位师弟快助我一臂之力,此子身上既然修炼着玉皇楼,那今日必须在这里问清楚缘由,否则,我玉皇山千年根基,将有坍塌的危险!”


        

当认识到陈沙身上的玉皇楼功法后。


        

张守仁的心脏都颤抖抽搐了,这已经不是武功高低的问题了,而是立宗之本啊。


        

玉皇山之所以能够在数千年来,成为四大道宗之一,依靠的不就是《玉皇楼》这门可以让人更容易接触到天地气机的“一品神经”吗。


        

这就是他玉皇山的命根子。


        

当发现陈沙身上这恐怖的玉皇楼气力后,救不救皇帝都不重要了。


        

弄清楚陈沙是怎么修炼出玉皇楼的,或者,将人就此灭杀了,才是最重要的。


        

张守仁开口之后,后方的三大天师一齐也围向了陈沙,同时大喝道:


        

“陈沙,你到是怎么学到《玉皇楼》的,快说!”


        

语出同时,算上张守仁这位掌教在内,瞬间四大天师同时出手,隐隐结成了一种阵法气场,彼此之间的玉皇楼气力,都隐隐沟通了起来。


        

在气势上看,好似四个人变成了一个人。


        

远处的白发老樵眸光一缩:“辅天阵势,张守仁真能霍出面皮啊,居然真的打算以多欺少。”


        

玉皇宗信仰道教的‘玉皇’,传闻玉皇身边有四大天师辅佐,因此玉皇山的历代先辈们,就创造出了一门‘辅天阵势’,乃是四人围攻的阵法,同气连枝之下,恐怖莫名,便是比张守仁更强的天下前几人,面对这阵法都要头疼。


        

陈沙望着四个大先天天师的气力,在长空间,好似被无形之绳子捆绑在了一块,同时出手,霎时前后左右都是恐怖攻击。


        

“你们祖师是怎么得到玉皇楼的,我就是怎么得到的……”


        

陈沙面对四人围攻,却还有心思淡声开口:


        

“若按学到玉皇楼的先后辈分论,我至少跟你们初代天师同辈,轮得到你们来质问?”


        

即便是要以一敌四。


        

陈沙也没怎么紧张,将头高高扬起,看向了那北方的七颗星宿。


        

“杀!”


        

霎时一股庞然无匹的杀气从体内冲天而起…………


        

呜呜呜~~


        

无边杀气,伴随着陈沙的不再压制,杀体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他那被木簪束起的发丝为之张扬舞动……


        

忽然间。


        

大街上的一些士兵感觉到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在脸上,手上,凝神一看,不由惊叫:“雪……这是雪花?”


        

再一抬头看,只见这玉京观门口的上空间,竟然飘雪而下。


        

哗啦啦~~


        

后一刻,众人只听“砰”“砰”“砰”“砰”几声爆响……


        

是张守仁四大天师的联手一击,落在了陈沙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但诡异的一幕却随之出现了……


        

只见四人打在了陈沙面前的护体真气上之后,伴随着天空中落下的雪花,一片片落在他们身上,与这几位大天师的手臂上,竟然结出了厚厚的冰晶……


        

“不好,快收手!”


        

张守仁感受着冰寒刺骨的杀机,从天空落下,从这寒冷的环境中传递到身上来,霎时就形成一股可以将血液,真气都冻结住的寒力。


        

却在他大喊出去先撤手,快速退后一刻。


        

已经晚了。


        

其他三位天师可没有他的武功高深,纵然也在大先天境界,但怎能敌得过陈沙的反应速度,只在三人的手臂结出冰晶一刻,这三只手臂就被冻住了。


        

陈沙一拳横扫。


        

砸中了这三人从左、右、后方打来的手臂上面。


        

喀嚓~~


        

好似轻松踢碎了三块冰晶,被冻结成了冰的手臂,被陈沙这一拳砸去,全都爆开来,乃至于三大天师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便各自被打碎了一条手臂。


        

“我的手!!”


        

“我的手!!”


        

赵丹阳同林、洪两位天师看着被陈沙一拳打碎成了冰渣的碎块,里面包裹着自己的血肉和骨头。


        

“啊……”


        

因为被冬天的杀机冻住,乃至于几人的知觉麻木,没有断臂之痛,但是心理却是瞬间滋生了恐惧到了极点的情绪。


        

“两位师兄,快快退后!不可靠近他的身体,会被冻住!”


        

赵丹阳低声大吼。


        

捂着结满冰霜的断臂伤口,快速后撤。


        

但紧接着就为头顶天空上响起来的一道雷霆所骇的心灵失守。


        

只听。


        

陈沙望着快速撤退的几人,一手上天,缓缓开口:


        

“天雷召来。”


        

头顶的七星杀力,斗柄东指,春雷破冻,扫荡一切邪魅蛇虫。


        

这一刻。


        

所有人都惊呆了,竟真的看到了于天空上一道雷电朝着玉京观门口劈了下来。


        

这一道雷直接劈在了赵丹阳的身上。


        

也好似劈在了所有人的心头,怎么能有人让六月飘雪,操控天雷落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