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123章 一颗杀心,头顶北斗,操控四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沙无缝连接的进入到了“神女步飞情”的第二章节。


        

时光变幻。


        

直接从那原本是夜色大街,红色灯笼的“醉烟楼”里出现在了一个宽阔的山庄,庄园的门口。


        

立足此地。


        

脑中便看见了南天门上垂流而下的字迹:


        

“门主来到步飞情章第二节‘白骨楼台、北斗杀体’,成功通关后,可解锁步飞情终章‘万籁俱寂,大金刚音’。”


        

“本场景关键人物有:白骨台首领练文章、步飞情、白骨台杀手等。”


        

“门柱需击败至少两位关键人物,杀手若干,才可通关此章节。”


        

当陈沙脑中出现这些字迹之后。


        

立即,似便感应到了什么,看向了白骨台驻地远处的小路上,一个身穿素裙的红发女子,怀抱琵琶的来到了这里。


        

只一眼看去。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陈沙便已然察觉到了这位神女,已然并非当年醉烟楼时候的她,虽不知时间已经过了多久,单从修为上看,她已经达到了这方世界的“上先天”,也就是一品大先天之境。


        

许是距离那醉烟楼事件已经过去了四五年,或许更久。


        

陈沙可以感觉到时间在这位女传奇身上留下的印记。


        

她的容颜更加成熟了,眼神却更加空漠了,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似乎是从灵魂之中散发出来的。


        

这种游走在一位传奇人物的过去,现在,乃至于知晓她未来的奇妙感觉,让陈沙难以形容。


        

当步飞情来到白骨台前时,也驻足看向了陈沙。


        

她凝视着陈沙。


        

在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在白骨台之中见过陈沙:


        

“啊?”


        

语气冰冷之中带着一些质问。


        

虽然眼前的神女不能说话,但陈沙仍旧能从这简单的一个字里面听出一点点意思,他神态平静道:


        

“贫道非白骨台之人,也是为了覆灭白骨台而来……”


        

步飞情闻言后,神情冷漠:“啊。”


        

语气里带着些拒绝的意思,但也没有对陈沙出手。


        

既然陈沙并不是白骨台的人,她直接无视了这年轻道人,信步便踏入了白骨台的山庄之中。


        

陈沙摇头。


        

从情感上来讲,他在目睹了上一个章节里这位神女的坎坷悲哀经历之后,不觉得自己有插手阻止对方的理由。


        

可是这毕竟是宙光碎片,他有过关的条件。


        

顷刻间。


        

他看着步飞情旁若无人的走进了这白骨台之中,不知是否白骨台外的驻守人,早就被她扫荡了干净,以至于她这一路走来,白骨台内都没有什么人来通报。


        

紧接着……


        

陈沙便耳中听到了一股即便是以他的大先天功力,也感觉耳膜刺痛,心脏急跳的恐怖音波,当即用一百多年的先天功力护持自身,暗道:


        

“仅凭音波功力来判断,普通的大先天都要被她压制,若再算上那不知什么能力的北斗杀体……”


        

陈沙念起,当即紧跟着进入到了白骨台之中。


        

呜呜呜~~~


        

那连续不断的琵琶之音,好似神鬼呜咽哭喊,带来死亡的绝望命运,伴随着步飞情的走入,这白骨台之中简直是尸山血海,凡是听到《神鬼七杀音》的人,莫不七窍流血。


        

陈沙再一次见到了这一通杀绝学的恐怖之处。


        

进了白骨台之后一眼看去,那躺在地上的尸首,下先天之高手如若垃圾一般,横尸在地,中先天的高手,同样也七窍流血,看起来似乎连一点抵抗能力都做不到。


        

陈沙注意到有的人还捂住了耳朵,但同样没逃得过被音波瞬间摧毁大脑的命运。


        

终至步飞情要将这白骨台全数扫荡的时候。


        

一声长啸从台内扩散而出,抵抗着步飞情的琵琶夺命之音:


        

“飞情,你兄长之死,并非白骨台所意愿,即便你不念着他们与你的同僚之义,也该念着本座对你十五年的抚养之情……”


        

伴随着话音,于白骨台之后飞出了一位身披黑金长袍的壮硕老人,须发飞扬,满脸都是阴沉狠辣之色:


        

“如今你忘恩负义,自持修成北斗杀体后,便可以这神鬼七杀音屠戮老夫终生基业,真以为你北斗杀体可杀尽天下高手了吗?”


        

伴随着这句话,这位显然是白骨台领袖练文章的老人,疾步踏出,以强大的“上先天”功力,抵抗着琵琶音力的压制,顷刻间就杀到了步飞情的面前。


        

铛!


        

一刹那之间,这老人的掌指覆盖黑气,已然拍在了步飞情的面前。


        

步飞情面色沉静,募然抬头,将琵琶负在身后,满头红发扬天而起,不再拨动琴弦,眼中杀戮的红光闪烁……


        

呜呜呜~~~


        

恐怖到了极点的杀气竟然犹若实质一般,环绕在了这位神女的周身,形成了头顶的七颗猩红的星点,伴随着她的手掌朝前轻轻一按……


        

两人掌指接触!


        

这位白骨台首领甫一接触,便感觉浑身上下如被千刀万剐一般:


        

“这就是北斗杀体!啊啊啊!”


        

他眼神之中出现了显而易见的悚然,只感觉那无形的杀气比先天级数的气力更加难以抵抗,并且已经接触,就自动的循着他的心脉冲击而去!


        

带来钻心刺骨的痛楚,如受凌迟之杀!!


        

“白骨,白骨,谁不化白骨,白骨真经!”


        

然而这位白骨台首领毕竟是一位上先天级的恐怖存在,心中一个厉喝之后,竟直接让自己的浑身骨头生光,好似金刚石一般,让即便被血色杀气笼罩的手臂顷刻间被肢解而开,仍旧伸出两根森白骨节,点向了步飞情的眼睛。


        

却就在这个时候。


        

轰~~~~


        

一道似能够开山崩地的骇人级拳力,由白骨台的远处呼啸而来,带动雷鸣般的音爆之声,径直覆盖在了与步飞情僵持的白骨台首领身上。


        

噗!


        

这一道拳力直接从他的左肋打进去,从右肋穿出来,登时将白骨台首领身躯洞穿,横飞了出去。


        

生机迅速离开身体。


        

撞在了白骨台的花园假山上面,他眼睛无力地看向了出拳的方向,不甘道:


        

“你竟找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帮手来……”


        

步飞情却是满带着杀气的目光砖头,杀人般的目光看向了陈沙,喝问:


        

“啊……”


        

陈沙面无表情道:“我知道你很愤怒,所以尽可以抱着杀他的心情来杀我,都是一样的。”


        

白骨台首领是场景关键人物,一位大先天级高手,若是不由陈沙打死,会少一份先天级的奖励。


        

他的南天门演化出这宙光场景,便是让他在其中试炼,击败对手后获得奖励,就算这一场景中的步飞情命运坎坷,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这里毕竟是曾经的投影,真实界飞升的步飞情,早就报了仇了。


        

在这投影中,陈沙必须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自己若是不能通关,这里的一切还要重演千次万次,因此没什么心软的。


        

“啊……”


        

步飞情仰天长啸,一头红发飘荡,浑身杀气直接锁定了陈沙。


        

呜啦~~


        

她一袭长衫猎猎,头顶的那一由杀气凝聚而成的‘七星图案’,斗柄顿时指向了陈沙,伴随着这七星指来……


        

“嗯?”


        

陈沙当即感觉自己好似被天空上的七颗星辰锁定了一般,明明身边是深秋的时候,空气中却无缘生出一股酷烈的感觉,如被烈日暴晒着。


        

铺天盖地的杀气,好似夏日里的烈阳一般,无处不在,落在陈沙的身上,还未杀进来,便已经让他的皮肤感觉到了眼中的灼烧感。


        

“这就是北斗杀体?”


        

陈沙隐然察觉到了真相,面对步飞情头顶七星,猩红的杀掌当头拍下。


        

“恐怖如斯啊!”


        

他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自身最厉害的拳法。


        

道一印!


        

步飞情的实力,显然不是那些能够被他一招击败的普通大先天可比,甚至于凭借着这恐怖神秘的“北斗杀体”,在大先天境界,可比肩他神州世界的天下十强中的前几位,这个境界的步飞情,可与他母亲云参玄一战不在话下。


        

轰隆隆!


        

一瞬间,两人的拳掌相交,恐怖骇人的气力,直接在原地爆出一朵五丈高的蘑菇云!


        

轰!!!


        

猩红的气力,膨胀出了一个大圆球,扩散出去,摧毁了一座座的房屋大殿。


        

砰!


        

陈沙和步飞情几乎是同时身躯倒退十几丈。


        

“啊……”


        

步飞情被一拳震飞之后,咳出一口血来,却是神情不变,杀意依旧。


        

同时。


        

她头顶的七星斗柄再次一转,指向了东方。


        

陈沙便看见了诡异的一幕。


        

只见,伴随着步飞情头顶的七星转动,天地自然之间,竟然生出了一股和煦的温暖生机,笼罩在了步飞情身上,让她抹去嘴角血迹之后,似乎伤势在迅速的恢复。


        

陈沙不可置信:


        

“这疗伤速度……”


        

他看着步飞情头顶的七星,顿时想到了道籍之中记载的几句关于七星的话:


        

“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北斗七星,这是七颗象征着一年四季天地变幻的星辰。


        

与此同时。


        

伴随着步飞情再次杀来,陈沙周身的空气里,一片萧瑟。


        

原本就处在秋季里的环境。


        

在这一瞬间,竟然地上的草加速变黄,白骨观内栽种的树木树叶完全变黄,纷纷落下。


        

天地一片萧瑟杀机。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这就是北斗杀体的秘密?”


        

陈沙看着天地环境,竟为步飞情的杀气影响,而随意的变幻春夏秋冬。


        

一颗杀心,头顶北斗,操控四季!


        

他眼中露出了心动之色:


        

“击败你这位女传奇,定要爆出这北斗杀体我才满意!”


        

这“北斗杀体”的能力太玄异了。


        

根本就不是武侠级数的东西,已然上升到了玄幻层次。


        

陈沙在见识到之后,毫不掩饰自己的心动。


        

面对步飞情接连变幻夏、春杀机后,以杀机最为浓烈的秋意拍了过来。


        

陈沙也不甘示弱。


        

于这一击之下,先是手捏莲花,成“九品莲花印”,顿时浑身气力生命呈现出了一种蓬勃爆发的状态,加持了战力之后,继续捏出了远超先前普通一拳的……


        

更猛更恐怖的道一印!


        

一拳对秋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