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九十七章 天魔策!四大神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掌门大殿内,云守玄端坐在与掌门宝座相对的上座上面,将自己来道一山上的目的列成条陈,说出了一大半。


        

“沙儿……”


        

云守玄深深地看着陈沙的面庞,道:


        

“娘其实想要弥补你,只要你跟我回去天魔宗,我便立刻退下来,让你出任天魔宗主。”


        

陈沙还在思索自己体内的圣血……


        

旋即听着云守玄说出这番话来,不由摇头叹息,道:


        

“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如今既然已经执掌大宗,出任了道一掌门,我若跟您去了魔宗,道一山要怎么办,对不起我爹不说,也对不起列祖列宗交到我手上的这份基业。”


        

云守玄语气一滞,道:“果真这里才是你生活二十年的地方。”


        

让陈沙放下道一山上的一切,显然不可能。


        

但云守玄却摇头道:


        

“沙儿你的目光未免不够长远,为娘又不是让你辞去道一掌门,你只需要眼界放长远一些,道一掌门是你,天魔宗主也可以是你,等到你来日一统天下武林,成就至尊,这天下武林都是你的,又何须介意一门一派之别。” 记住网址m.dzs5.com


        

陈沙抬头看着这位母亲。


        

暗道:不愧是一代魔后,横行天下,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云守玄看着陈沙陷入了沉思。


        

她也不急,道:


        

“你可不必急着给我答复,我此次上山,并不急着三两日走,除了看望你和你爹的‘坟墓’之外,还有最后一件事……”


        

云守玄沉吟片刻,让墨子明将修罗宝盒放在了桌子上:


        

“这件事,其实是娘有求于你。”


        

陈沙先是看向了桌子上的这块宝盒,色泽紫黑,好似不知多少年的阴沉木打造,其上竟流动着隐隐的金属光泽。


        

“此是何物?为何说要有求于我?”


        

云守玄目光也放在了宝盒上,眸光似睹物思人,道:“这盒子的来历,说起来……是我的师父,也可算是沙儿你的师祖‘安白孚’,她在魔门六道的一场血战之中,被其他几大魔门联手围攻,以至几乎被人杀入了我天命宫深处,当时你安师祖怕天魔宗两件宝物‘天魔策最后两册心法’和‘传教魔胆’,为其他几大魔门所夺走,便早早将之藏在了这修罗宝盒之中。”


        

“如今几十年过去,天魔宗在我的带领下,已经逐渐恢复了当年鼎盛时候的地位,可毕竟还不能够如前几代祖师一般威压六道,重回正统。”


        

“究其原因……”


        

她深邃的看着宝盒,道:


        

“便是我手里欠缺了天魔策最后的两册心法,无法将武功推至圆满之境。”


        

陈沙若有所思问道:“此盒的打开方法,跟我有关?”


        

云守玄缓缓点头。


        

巧天工墨子明在一旁道:“我来给陈掌门解释吧,此盒目前已打开了外层的一十九道奇门工序,只剩下了最后一层,其中有……”


        

说着,便将修罗宝盒最后一重打开条件:需要苗疆血虫,以及世上某种珍贵圣血,全都告诉了陈沙。


        

陈沙看了看云守玄,再看了看修罗宝盒,思索道:


        

“放血?”


        

云守玄看着陈沙,心中复杂。


        

还未及开口。


        

便听陈沙道:


        

“我答应。”


        

她惊异的看向了陈沙。


        

没想到陈沙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只听陈沙轻轻笑了,道:“若是别的事,可能我还需要考虑,只是帮您打开宝盒,取出其中的魔门传承的话,放一些血出来罢了,又有何难。”


        

这并不违背他的某些底线。


        

再加上,作为儿子来说,他体内流淌的血本就是眼前人的,哪咤尚且削骨肉以还父母,既是生身之母请求,这本就不难。


        

墨子明大喜道:“不多,几滴就够了,只需让宫主从南疆拿到的血虫以‘虫鸣’唤醒那盒内的一只血虫,继而由公子你滴取几滴鲜血在盒子的外部,那虫子闻到天下最珍贵的几种血液之一,便会难以忍耐,自己顶开盒子的机关爬出来,盒子也就打开了。”


        

陈沙点头。


        

示意明白了。


        

墨子明顿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向了桌子,他之所以如此激动,也是因为帮助云守玄打开这个盒子之后,他也就能够自由了。


        

不必每日待在这魔后担心她因打不开这盒子,而怒杀自己家人。


        

咔嚓嚓~~


        

伴随着墨子明的双手快如穿花一般,在盒子上接连按了下去。


        

“好生奇特的机关术。”


        

陈沙看着眼前的拳头大小的盒子,竟然如同繁花开放一样,一层接着一层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美轮美奂,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品。


        

咔嚓~


        

盒子打开到了最后一层,外表的机关,已经张开的有两尺的高度,剩下的最后一层的机关,仍旧保留一个拳头大小的样子。


        

奇特至极。


        

那些机关向外张开了一尺来多,盒子本身居然没有缩小体积。


        

墨子明看着陈沙已经准备好了,便指点向了盒子上的一个部位,道: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虫子顶开的地方,公子您只需要第几滴血在这个部位,剩下的就交给老夫来办就可以了。”


        

陈沙不觉有疑,缓缓伸出了负在背后的手掌,只真气一逼,便从指尖上渗透出了几滴异常鲜红的血液。


        

看着自己的血液的颜色,平时陈沙没怎么注意,现在听到自己体内有什么圣血,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血液,却是猩红的不正常。


        

嘀嗒~~


        

连续滴落四滴血液。


        

陈沙收回指尖,看向了云守玄以及墨子明。


        

云守玄眼神扫向了墨子明,示意他尽快动作,免得浪费了陈沙的血液,凝固在盒子上。


        

墨子明当然不敢耽搁,只从袖口里逃出了一个小盒子,那盒子上渗透出血液来,里面关着一条活着的血虫,他只在盒子上敲了敲。


        

邦邦~~


        

立即,盒子中就传出了一阵‘嗡嗡’如同蜂鸣的声音。


        

嗡嗡~~


        

陈沙和云守玄都凝目看着墨子明的动作。


        

嗡~


        

嗡~~


        

盒子内的虫鸣持续不断,但却始终不见修罗宝盒内部传出回应。


        

慢慢的,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


        

墨子明不由脑门生汗,心道:


        

“不会修罗宝盒里的那条血虫,早就死了,那这盒子,谁来也打不开了。”


        

却就在他感受到云守玄的眼神望着他已经越来越冰寒的时候。


        

喀喀~~


        

寂静的掌门大殿内,忽然出现了一声细微的机括弹动声音。


        

“打开了?”


        

云守玄回眸望向了修罗宝盒。


        

陈沙也好奇的看了过去。


        

只见,在那修罗宝盒的上方表面上,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个针眼大小的小孔,而后一条肉眼几乎不可见的血丝,从那针眼之中爬了出来,一点点的蠕动着,用头扎进了盒子表面陈沙的那几滴猩红血液之中。


        

咔咔咔咔咔咔~~


        

几乎就在这虫子爬出来的同时,那盒子的最后一层,裂开成了八个部位,每一个部位上面都有八门八卦的符号,最后展现出了其中的东西:


        

一张折叠住的白色绢帛,其上有着字迹。


        

还有一颗如鸡蛋大小的鹅卵石般光泽的青色玉石,长得就跟人的胆脏器官一模一样。


        

正是天魔宗的最高两件宝物“天魔策”和“传教魔胆”。


        

嗡!!


        

而就在传教魔胆暴露在空气之中后,顿时空气中竟然生出了一股极为邪异的光芒,陈沙的眼中立即出现了幻觉。


        

“嗯?”


        

他只心中一沉,大黄庭心法心境便运转开来,登时一片澄净,而后拧眉看向了殿内另外两人。


        

却见墨子明离着盒子最近的双眼已经涣散失神,好似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嘴唇翕动,发出怪异的喃喃声:


        

“我的,是我的……”


        

“哼!”


        

却只听殿内陡然出现了一声漠然冷哼,直击墨子明的大脑。


        

紧接着云守玄的玉手轻轻握住了魔胆,遮盖住了其中光芒。


        

这一掩盖之后,墨子明再受到那一声冷哼的震荡,募然仰头吐出一口血来。


        

再听云守玄的冷漠声音传来:


        

“早就告诉过你,魔胆能诱惑众生,让你打开盒子的时候,务必不要盯着里面的东西看,你是自己找死啊。”


        

墨子明吐血之后,连忙转过头去,颤抖语气道:“是墨某忘了宗主的提醒。”


        

陈沙奇异的看向了握住魔胆的云守玄。


        

只觉魔胆到手之后,这位母亲的魅力和气质,竟在原本就倾国倾城、令天地自然为之转动的基础上,更被放大了数倍。


        

若不是他修炼大黄庭,心中有道无神,怕是一眼看过去,就要因为承受不住这样强大的气场,跪拜下去。


        

只听云守玄对陈沙说道:“我手里拿着这颗,就是我天魔宗的传教圣物‘魔胆’,天生就具备强大气场,对于修炼天魔策的人来说,是天底下任何东西也不能换的珍宝,有它在身上,不仅能加持天魔气场的威力,还能让我的真气修炼都更快一些。”


        

说着,她拿起了其中的绢帛,展开之后,看过一遍之后,自语道:


        

“原来后两层功法,是如此道路,难怪我一人探索,始终不着关窍,初代祖师的智慧,实在远超常人。”


        

她看完之后,竟转而将天魔策最后两层至高心法,递给了陈沙:


        

“沙儿,你也看看吧。”


        

陈沙眉头一挑,道:“您竟愿意把天魔策这等功法,给我看?”


        

云守玄道:“你我母子,哪有什么需要分清楚的,我的便是你的,这盒子里的东西,本来都是给你准备的。”


        

若是陈沙觉醒了圣血,修炼了完整的天魔策,再加上传教魔胆的加持,一统魔门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圣血,这本是几乎在魔门断绝了的血脉,是云守玄在有了身孕之后,千方百计想让自己的血脉成为魔门最尊贵的血脉,历史三年之久,才从各大魔门手中抢回来的血脉。


        

陈沙也不客气。


        

既然让自己看,哪有不看的道理。


        

大黄庭本就是要融合各门各派的神功,才能够更进一步。


        

他这一看,顿时无比惊讶:


        

“天魔策最后两层,竟然比玉皇楼的思想还要巧妙……”


        

用另一种表达方式来说。


        

“天魔策最后两层里面,竟蕴含着四种可以跟大黄庭二十四神里的‘四尊神灵’为之匹配的法门。”


        

陈沙看过这天魔策之后,只脑子一转就明白了。


        

“所谓天魔策,修炼的天魔气场,是在让人的外表形象越来越完美,逐渐的能够贴近于天地自然,所以修炼天魔气场的人,各个都是气质出众的俊男美女,而一个人的形象最重要的几个方面,无非就是皮肤、眼睛、鼻子这些五官部位。”


        

正好就对应了大黄庭中的几位神灵。


        

发神,名玄父华,字道锋,色玄。


        

肤神,名通众仲,字道连,色黄。


        

目神,名灵坚生,字道童,五色。


        

舌神,名始梁峙,字道岐,色赤。


        

最后两层天魔策的至高心法,竟相当于四部‘玉皇楼’一般的一品武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