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八十六章 南天门与飞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道一山,风雨欲来。


        

山上的道士们却是浑然无觉,仍旧沉浸在不久前掌门踏入“一品大先天”之境的喜悦当中。


        

而陈沙本人,则在南天门后,攻打独孤求败的最后一关。


        

南天门后。


        

宙光碎片,襄阳绝谷。


        

唳~~~


        

似能够吼破长空的恐怖雕吟,如龙似凤。


        

其音震荡绝谷内的万兽耳膜,惊的四面八方的野兽、大蛇、猛虎等四处狂奔。


        

这是一头浑身羽如黑漆,翼展足有两丈之长的恐怖大雕!


        

它匍匐在绝谷的一大块山崖上突出的巨石上,锐利慑人的视线,紧紧地注视着那绝谷内相对而立的两个人。


        

一人身躯雄武,斑白的发丝从脑后披散而下,身着简单的麻布衣衫,负手而立,站在谷底。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他看上去已经有五六十岁的年纪,却身上没有一点老态,反而似乎和这绝谷的山川自然融为了一体,成为了一把人形的‘剑’!


        

剑魔独孤求败!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身着宽大道袍的年轻道士,虽年纪看上去只有独孤求败的三分之一,却露出了不输于剑魔的恐怖气焰。


        

陈沙微笑开口:“贫道陈沙,为领教一代剑魔的无敌剑术而来。”


        

独孤求败一双沧桑的眸子里,闪现睿智,负手缓缓开口:“你不是中原人士。”


        

陈沙不动声色,道:“剑魔何以看出,我不是中原人?”


        

老人平静说道:“老夫纵横江湖四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长剑空利,天下却无一人抗手,如你这样的先天高手,若是中原人士,我岂会不认识?”


        

陈沙轻声一笑:“我的来历,不必细究,剑魔只需要知晓,我是为与你一战而来,不知无敌于天下的独孤求败,如今年纪,还能否有拔剑的力气?”


        

老人背手在后,缓缓道:“我已有十年不用剑了。”


        

陈沙淡笑道:“一代剑魔独孤求败,不再用剑?那看来剑魔本身就变成了一把剑!”


        

老人双眸募然闪过一阵强烈剑光,重新审视向了陈沙,道:“到了老夫如今的年纪,自身便是这人世间最强的一把剑!”


        

陈沙大笑一声:“请!”


        

语甫落,他整个人一个跨步,脚踩大地,体内的百年大黄庭功力全然爆发,只轻轻一踏,绝谷大地为之震动!


        

轰隆隆~~


        

尘土砂石,好似瀑布般逆流而上,在陈沙的身形一闪间,被他带出了一道龙卷气流,瞬间就突破了音障,带着恐怖的呜咽之音,杀向了独孤求败!


        

嗡~~


        

面对陈沙的暴起出手,独孤求败负手站在原地,整个人就是人世间最强的一把剑,缓缓伸出一指,向前探去!!


        

呜啦~~


        

这一指之下,陈沙竟敏锐的感觉到,天地空间为之生出了一种被割裂而开的感觉。


        

“这就是即将飞升的独孤求败的实力?”


        

念头一闪。


        

两人的恐怖气力,已经隔空碰撞在了一起,襄阳绝谷为之骤然失声。


        

嗤!


        

嗤嗤!


        

独孤求败只是轻轻一指,便在自身周围生出了蓬勃无比的一道又一道剑气。


        

他的确不用佩剑了。


        

只一身先天剑气自然流转、生生不息覆盖全身,一举一动间,都有万剑护体,万千剑气动辄间,如同浪涛呼啸而出。


        

每一剑斩向陈沙,都是随心所欲,没有了固定的招式,却是好似天工造物,完美无瑕一般,精妙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然而。


        

剑气劈在陈沙的面前,却是连陈沙的护体气罩都劈不开。


        

“阁下,好深厚的内力!”剑魔沧桑的眸子里生出异色。


        

陈沙的功力太厚重了。


        

一百年功力的大先天,单纯以功力来算,是碾压独孤求败的。


        

独孤求败眼眸深处也生出一丝动容。


        

似是不理解,陈沙这样的年纪,怎会有上百年的功力在身?


        

这样浑厚的内功根基下,就算是随手一击,都有山崩海啸的威力!


        

电闪间。


        

陈沙一拳砸碎了一道又一道剑气,轰在了独孤求败的面前。


        

铛!


        

拳指相击,竟然散发出了刀剑相交的恐怖铮鏦之音。


        

两人近身碰触,眨眼之间……


        

铛铛铛……


        

独孤求败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当剑来使用,不管是手指,衣袖,亦或者发丝,气息……


        

疯狂碰撞!


        

陈沙早在先前的章节之中,就得到过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但此时的独孤求败身上施展而出,已经是根本不能用“独孤九剑”来形容的剑术了。


        

独孤九剑,是妙到毫巅的‘武学’,不靠内功就可以施展出极大的威力,将招式二字,做到了技乎于道的地步,就算一个没有内功的人,也可以在练成之后,瞬间跻身一流层次。


        

但此时独孤求败的剑术,早已经脱离了‘剑招’的范畴,而是以一身的澎湃剑意,挥洒剑气。


        

当他手中无剑、武功无招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是最强大的独孤求败。


        

他是在以一生的‘剑意’在出手,挥洒剑气,风流无双,孤傲不绝。


        

陈沙仿佛能在对方的剑气中看到“剑魔独孤求败”那睥睨天下,傲世群雄的灿烂一生。


        

“只可惜,剑魔的境界高是高,但武学二字,最难逃出的就是八个字‘力不如人,如之奈何’……”


        

陈沙来闯这最后一关,那必然是有通关的自信。


        

他的自信就在于自己一百年先天功力,完全可以把独孤求败耗死……


        

这是宙光碎片。


        

只要能过关,有何所谓赢的光不光彩。


        

再者说,以澎湃之力压人,这本就是王道的堂皇,又怎会不光彩?


        

先天高手的体力和气力,都已经远远超出正常人。


        

于是乎,在绝谷的神雕的注视下,陈沙跟独孤求败的这一战,足足战斗了五个日夜……


        

神雕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急躁和不忍。


        

它是极通灵性的生物,智慧早已经与人一般,注视着这场大战数天之久,早就看出了独孤求败从第七天开始,体内的先天气力,已经露出了支撑不住的趋势。


        

但它却不能下去帮忙,非是不想,而是不能。


        

战至十天的独孤求败,虽然气力在消退着,满头发丝都在迅速变白,一双眼睛内却涌现出了半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痛快之色。


        

只有神雕知道,无敌于天下的独孤求败过的有多寂寞。


        

长剑空利,群雄束手。


        

本就独孤,更难求败。


        

这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和寂寞,山在山顶,无人可以抗手的痛苦,让独孤求败不得不埋剑深谷,自己给自己建造坟冢。


        

此前几十年独孤求败有多寂寞。


        

他现在战斗的就有多痛快!


        

就算是在以燃烧性命为代价在挥出一道又一道剑气,独孤求败也没有任何的顾虑!


        

因此,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看似独孤求败的体能气力,越来越难以支撑下去,他的剑意却越来越壮大,直至于充塞这襄阳绝谷之内。


        

“嗯?这天地之间的波动是……”


        

拥有一百年功力的陈沙,仍旧处于很好的状态,他此时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独孤求败他……要飞升了!”


        

当陈沙这念头一闪而过之后。


        

轰隆!


        

只见远处的独孤求败一身头发,尽数变白,生命气息在这一刻,几乎要完全耗尽,缓缓伸出一指,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刺出之后。


        

一道光芒募然从天穹之上照亮了襄阳绝谷,无限金光洒落人间。


        

此时,落于陈沙眼中的一幕是……


        

一柄划破了天地的“生命之剑”。


        

以及,独孤求败头顶天穹上的一道若隐若现的门户,那门户高大伟岸,鎏金靛蓝,其上盘着龙凤麒麟等等各种瑞兽。


        

最关键的是……


        

那金碧辉煌的门上,赫然有着三个大字。


        

南!天!门!


        

在这扇门出现在独孤求败头顶之后,独孤求败刺出了最后一剑的身躯,便缓缓从大地上飘飞了起来……


        

似乎,要升入南天门后。


        

与此同时,陈沙的面前的一剑,也已经到来。


        

尽管陈沙瞬间撑起了全身上下的真气,并打出了自身最强的一拳,与那剑气碰撞在了一起,却仍旧是瞬间被这一剑撕裂了手臂……


        

洞穿了身躯!


        

陈沙捂着胸口,疯狂退出八步之远,但他功力实在是太深厚了,即便是被独孤求败以生命发出的一剑击中,也没有当场死亡。


        

与此同时,陈沙听到了一声叹息:


        

“古老的传说原来是真的,当人力达到了一定程度,便可力开天门,破碎虚空,位列仙班……”


        

是被南天门缓缓吸入上空的独孤求败,眼神浑浊,浑身死气浮现:


        

“我以生命发出这一剑,虽是没能杀了你,却打开了飞升天门,可惜……老夫已经无力飞升了……”


        

语甫落,半空中的独孤求败头颅垂了下去,生机断绝。


        

而那上空的南天门,似也感觉到了飞升者已死,不再传递出吸引力,缓缓从云层后面消失了。


        

陈沙捂着胸口,还处在居然在宙光碎片里看见自己体内的“南天门”之投影的震撼情绪里。


        

再看着独孤求败生机断绝,这宙光碎片里的南天门投影消散。


        

独孤求败力尽而亡,陈沙却还活着。


        

显然,他成功通关了。


        

“恭喜门主成功通关独孤求败最后一章‘无剑’。”


        

“本场景掉落物品有:独孤求败的剑道感悟一份、菩斯曲蛇王胆一枚、普通菩斯曲蛇胆十枚、宙光残片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