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七十九章 被吓坏了的算卦老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父……”


        

林青青望着突然出现的陈沙背影,喜极而泣。


        

刚才那必死时刻,老实说,林青青脑子里已经开始闪烁死亡画面了。


        

她脑子里面想到了许多亲人。


        

这其中有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兄长。


        

闪烁到最后的那个人,竟然是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来月的那位山上的年轻师父。


        

再一瞬。


        

这临死之前最后看到的人,居然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


        

宋钰就更是如同见鬼,看着陈沙的背影:


        

“师弟,你……什么时候下山的?”


        

此情此景,除了“陈沙偷偷下山”这个解释,他如何能够想到其他可能。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而远处,听到林青青和宋钰开口出声的卫无忌,脸色也是一变再变。


        

他惊疑不定的审视着突然出现的年轻道士:


        

“你是……道一山的新掌门?”


        

也就是那陈参玄的亲儿子!


        

可,就算对方是道一山掌门,


        

他也不是神仙,到底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一刀之下的。


        

卫无忌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远在几十丈外。


        

一直遥遥关注着破庙那里的算命老人,就更是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老夫的眼睛,没花才对……那青年,确实是突然出现在那里!”


        

他可谓是刚才在一旁最能够尽观全貌的人,方才看的清清楚楚,那身材高大的年轻道士分明就是……


        

从空气里冒出来的!


        

破庙这里。


        

林青青和宋钰不一会儿就发现了很不寻常的一点,那就是这位熟悉的‘掌门’出现之后,根本没有回应他们的意思。


        

只是简单的抬眸,看向了卫无忌。


        

负手在后。


        

一步一步向前踏去,似是已经认准了刚才劈出一刀的人是谁。


        

要出手镇压!!


        

轰!


        

陈沙的脚步声不重,落在卫无忌耳中,却好似击鼓一般,旋即他才发现这是他心脏的加速跳动声。


        

“我的心跳在加快?这……我被吓到了?不,不可能,我会被吓到?”


        

卫无忌强撑情绪,紧盯着一步步走来的青年,心内道:


        

“只是身法轻功诡异到不同寻常罢了,又不是他爹陈参玄,我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年纪不到二十来岁的青年吓到。”


        

他不否认这年轻道士出现的方式太过匪夷所思。


        

反而,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也正说明了,他不可能是未死的陈参玄。


        

只是陈参玄的儿子罢了。


        

他根本就不用害怕。


        

“没想到,两个小辈下山,竟能让道一山的掌门也亲自暗中护道,不过细想的话,她的确有这个资格。”


        

卫无忌心中暗道:“那就让我看看陈参玄的这个儿子,有他老子几分厉害。”


        

虽说刚才对方抓住自己一刀的姿态,让他不敢小觑。


        

但别忘了。


        

远处,他还有一个同伴呢。


        

算命老人的功力比他只高不低。


        

“我若是能在今日杀了道一山的新掌门,陈参玄的儿子,岂非要名震天下江湖了!”


        

卫无忌想到这里,眼中的情绪陡然剧烈起来,乖戾一笑:


        

“管你怎么出现的,死来!”


        

他脚下踏步,浑身的大宗师功力攀升到了极限。


        

霎时。


        

一刀劈出了数不清楚的刀芒,悬挂在了破庙面前长空,好似一幅星图在这一刀之下诞生。


        

其中星光点点,杀机无限!


        

正是卫无忌他所创出的大宗师级绝学刀法——乱星刀!


        

嗤拉拉~~


        

刀气纵横,雨水避之不及,竟被呼啸肆虐的冲击的四面翻飞,其中大部分混杂在恐怖的一刀之中,斩向了陈沙!


        

宋钰林青青等人立刻紧张起来。


        

却只见,背对他们的那位高大身影,不言不语,只一步步走去,衣袖垂下的手臂尽头,五指缓缓握成拳头。


        

下一瞬!


        

一拳砸在了面前的纵横星光刀王之中。


        

铛!铛!铛!铛!铛!铛!……


        

无数声刀光碰撞在了坚不可摧的东西上的闷鸣声,响彻这片雨夜。


        

砰!


        

卫无忌只觉自己一刀劈中的拳头,好似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强横霸绝的金刚山峰,仅仅只是一刀触碰反震过来的力道,便如滚滚雷霆炸开在了刀锋上。


        

年轻道士轻轻挥出来的这一拳的强横和恐怖,简直无法用言语而形容。


        

一拳而已……


        

“哇……”


        

卫无忌刀身乱颤,只感觉那股恐怖的拳力瞬间传递到了握刀之手上,再扑入了他的胸膛,当即五脏如翻江倒海般,一口鲜血疯狂吐出!


        

他心神乱颤。


        

“不,不应该,他的拳力怎会有如此恐怖……”


        

人还在不可思议的时刻。


        

卫无忌的视线,再度与年轻道士的目光碰触,一瞬而已,他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天神。


        

一拳砸出的陈沙,继续踏步。


        

同时,缓缓自背后取出了另一只手掌,面无表情,如神灵般威严的捏成了一个拳印,高高在上,自卫无忌的头顶落下!


        

轰~~~


        

这一拳还没落下,卫无忌头顶的空气和雨水,便已经凝固在那,似乎一切都被这一拳后的恐怖气力压的一动不能动。


        

卫无忌心神骇然,脑子里生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荒诞的想法。


        

“我要死在这一拳下……”


        

一拳下,他皮肤下青筋剧烈跳动,脸色涨红。


        

继而,眼神竟不受控制的涣散迷茫,只觉视线里看到的已经不是雨夜的黑色,而是一片不受自己控制的走马灯……


        

从他小时候开始,行乞为生,再到少年阶段,宰杀了乞丐帮里的老大,夺取了钱财,去拜师学武,再到三十岁时,踏入一流水准,偶遇一副棋盘……被授孤星宝刀,得传江湖里的数门上乘刀法……


        

而后十五年,终于在他四十五岁刀法大成,踏入大宗师之境。


        

这一幕幕画面,将他的人生在脑海里快速走过,最后一幕画面,回到了现实,是头顶上那白皙如玉,饱满如月,可见青筋的拳头,从天而降!


        

死!


        

卫无忌终于知道了自己遇到了传说中人临死前的‘走马灯。’


        

绝望和癫狂乃至歇斯底里,在这最后一刹那,全都爆发……


        

“不甘心……”


        

他在这一拳之下,用人生最后的力气发出了嘶吼般的求救:


        

“算命的,救我!!”


        

远处。


        

算命老人在陈沙打出第二拳的时候,便已经眼角疯狂跳动,心脏擂鼓一般,脱口而出:“无敌于天下的道一印!”


        

紧接着耳畔响起卫无忌那歇斯底里的求救话语。


        

算命老人站在远处,无比清晰的看见,那从天而降的恐怖一拳,砸在了卫无忌的头颅上。


        

一位大宗师境的高手。


        

脑袋如西瓜般在脖颈上被打爆而开,脑浆血液,脑髓飞溅而出。


        

“这实力……”


        

算命老人嘴皮阖动,眼睛里生出了无比清晰的惧怕之色。


        

“同境大宗师,一拳打杀!”


        

他想起了当年的一幕。


        

那年,算命老人还是壮年,曾去过一个地方,那地方叫做‘画眉山庄’,目睹了一次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恐怖画面。


        

当时,画眉山庄的庄主是天下有名的一位‘大先天高手’,他被邀请作为客人进了山庄。


        

却才在进庄后的半日,就遇见了负手登门的那位道一山掌门。


        

天下第一人。


        

进庄之后,没等画眉山庄庄主柳旭说一句话,负手一拳打出,同为大先天的画眉山庄庄主,连反抗大叫都没能做到,当场暴死!


        

后来,算卦老人才知道那一拳就是陈参玄赖以无敌天下的‘道一印’。


        

如今,再次看到道一印。


        

再次看到那年轻道士一拳打死卫无忌。


        

两个画面仿佛重合了。


        

“陈参……玄?陈参玄复生?!!!”


        

算命老人嘴皮颤抖,眼神恐惧,好似回到了当年的梦魇里面。


        

“活见鬼,真是活见鬼,老夫不要死在这里,快,快离开,不能被发现我在旁边……”


        

他喃喃着毫不犹豫的将卫无忌临死前的求救抛在脑后,却是一抬步脚下发软,紧跟着狠狠地在大腿上砸了两拳,才恢复了行动。


        

奔命一般消失在了雨夜的林中。


        

这般的逃命之迅速,好似前几天说‘道一山不过如此’的人,是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