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七十五章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猎人提刀更在树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色渐渐变得昏沉,黑石城的上空里,乌云开始聚集。


        

对于这片干旱惯了的地方,能有一场滂泼大雨降下,对于当地百姓来说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茶摊上,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在暗中默默观察着不远处。


        

黑衣人正是道一山的宋钰。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林青青和齐正一。


        

再看了看那巷子口的几个小乞丐。


        

隐约已经察觉到了林青青两个人的想法是什么,不由心中暗暗赞同:


        

“掌门师弟教这两个人下山,经历世事,看出他们的为人风格,果是有用。”


        

此前三个月的时间,他也已经对两个人的性格有了一部分了解。


        

这林家的姑娘,虽然娇生惯养,却绝非吃不了苦的那种人,再加上她身上有一股不逊男子的豪爽之情,为人大方,宋钰这一路跟下来,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晚辈。


        

而齐正一这个青年,虽然性格木讷了一些,却也是老实本分的孩子。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两个人的性格上都没有大的问题,这一路上都没做过什么恶事。


        

如今,再看到两个人面对不远处的那些可怜乞儿,似乎有些念头想法。


        

宋钰心中赞道:


        

“大部分人都可以做到不做坏事,可不作恶是为人最基本的,在此基础上,还能路见不平,仗义出手,就更是难能可贵了。”


        

以他四十多岁的阅历,林青青两个人能够看出来的问题,宋钰当然也能察觉到蹊跷所在。


        

“这黑石城不大,即便是真的有牙行势力在这里作恶,其中应也不可能有多么厉害的高手,由我护持,你们只管去捣毁它便是。”


        

宋钰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完全默许同意林青青两个人接下来的动作。


        

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


        

一方面是他宋钰怎么说也是道一山真传大师兄,天赋纵然比不过掌门师弟和老五那几个,但是其杂学涉及甚多。


        

宋钰没有得到道一山的大黄庭这等功法,但是却把道一山上的几门上乘武学都练至了至高境界。


        

人人皆知道一山《大黄庭》和《道一印》是至高武学,上任掌门陈参玄以此两门功夫,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并不是说道一山上就没有其他的上乘武学了。


        

以陈参玄和陈沙来举例,这父子二人只修炼《大黄庭》一门至高武功,并没有怎么修炼其他山上的武功,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只要修炼了大黄庭,就可以完全将其他武功都驾驭了。


        

虽然只有一门武功,但其实这一门武功已经包容了道一山上的其他武功。


        

以一统万,一以贯之,正是大黄庭的心法所在。


        

不过道一山上,能够有资格和天赋被传授大黄庭的人,毕竟少数。


        

如宋钰这样的弟子,修炼的就是大黄庭以下的其他武功,如内功里面有《问玄章》、《一气大道歌》,武功里面则有《万仙手》、《大紫阳掌力》、《沧浪九击》等等大宗师级的武功传承。


        

他外表看似冲淡谦和、恂恂儒雅,实是早已经在《大紫阳掌力》和《沧浪九击》上取得了罕见的成就。


        

更何况……


        

宋钰默默看向了自己的包裹,心道:“也不知掌门师弟从哪儿得到的这部《九阴真经》神功,虽不如我道一山的《大黄庭》,可位列一品神功,却也远超过了门内的大部分武功,尤其是其中的‘易筋锻骨篇’和‘疗伤篇’之中记载的神功奇术,简直是闻所未闻的神奇。”


        

他只修炼了三个月的时间,竟然感觉自己踏入一流巅峰级数的瓶颈,有一些松动了。


        

还有那‘九阴神爪’‘大伏魔拳’等武功,都是速成。


        

三个月的时间,宋钰虽然还没有能将这两门武功大成,但凭着在道一山上几十年的练武见识,却也都能施展出五成火候的威力了。


        

若说下山前他的实力,就可自保在宗师面前也能无伤而退,现在则是面对宗师,都有一战之力。


        

武功领域,跨境对敌,本就难如登天,何况还是一流与宗师的区别。


        

但宋钰却有这个底气。


        

这就是大门大派里底蕴深厚的优势所在。


        

他在远处注视着林青青两个人。


        

在天色渐暗后,黑石城如约而至的下起了小雨来,逐渐雨势渐大。


        

如宋钰和远处林青青两个人猜测的那样。


        

小巷那里。


        

此时果真有一个头扎包巾,身躯修长,能感受到其皮肤下肌肉力量的雄伟男子,撑着伞走向了那几个小乞丐。


        

小乞丐们一见到这人来了,下意识的都缩了一缩,只听那男子沉声咳了一下。


        

孩子们都低着头摸索着收拾起了破碗来,然后跟着这男子走进了身后的小巷子里。


        

“果然是有组织的,我们跟上去!”


        

林青青低声对齐正一道:


        

“看看究竟只是这几个孩子,还是他们的老窝里有更多可怜的孩子!!”


        

这个少女眼睛内已经涌现出了几分怒火和杀意。


        

宋钰在远处看着林青青两人悄悄地跟在了那撑伞男子后面,他也在茶摊上结账,扶了扶斗笠,默默跟了上去。


        

然而。


        

无论是那拐卖孩子的撑伞男子,亦或者是林青青和齐正一,以及最后跟上去的宋钰,都绝不可能想到……


        

他们一个跟着一个,到了最后,还有一个人将所有人的动作都尽收眼底。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猎人提刀更在树后。


        

……


        

小巷不远处二楼的酒馆内。


        

一杆‘算命测字’的白布幡子,被横放在椅子上,那位自称‘秦半仙’的算命老人,举起酒杯笑了:


        

“看到了吧,这就是大门大派的弟子出行啊,小辈历练,长辈暗中保驾,难怪人家能够尽出人才呢。”


        

“你说的就是那个小女孩吧。”


        

在算命老人的对面,坐着一位约三十岁左右的刀客:


        

“一身剑气暗藏,天生巨有大气数,这份气数之庞大,这些年来,我也就是在那位元国皇室后人身上看到过……”


        

“即便是你我,也比之不如。”


        

“但她有护道的人,我们想让她入局,就得……”


        

刀客伸手夹了一筷子菜,送入口中,问道:


        

“还是老规矩?杀了那护道之人,逼她一步一步走入棋主的棋局,成为其中一子么?这毕竟是道一宗的人。”


        

算命老人笑了:“道一宗?若是陈参玄在世时的道一宗,兴许我们还要忌惮三分,如今他已经坐化,天下格局重新来过。”


        

“棋主正是要重新造这天下大势,扶起一条又一条的江湖龙蛟,你我只能算是蛟,似这女孩和那公子青一般的,才是未来江湖里的真龙,棋主早就有命,若我等发现龙种,务必要将这种人拉入我们的局里,助他布局天下……”


        

“如此么。”


        

刀客放下筷子,看向了宋钰走去的方向,道:“一流高手巅峰而已,即便是有道一山的底蕴在身,比寻常高手多了些手段,也不过我一刀的事。”


        

“老规矩……”算命老人微笑道:“我引路,你杀人,杀了那道一山道士后,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去另一个星位身边,帮那位做事吧……不然只等她成长起来入了一品先天,发现了今日是你出手,要你这个大宗师的命,也只是一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