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三十九章 此去可有归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


        

空气似如海浪一般被一杖分开,朝着两边疯狂逃逸,可想而知这一杖的劲力之强横。


        

然而陈沙宛若脑后长了眼睛一般,原地一踏,身躯凌空而起两丈,放开了与洪七公、黄药师的内力僵持。


        

让欧阳锋的这一杖劈杀向了两个人。


        

但三位都是当代绝顶宗师,如何会误伤彼此,见状也是真气调转,一齐扬头拍向了半空中的陈沙。


        

尤其是欧阳锋。


        

变招之快,宛若羚羊挂角,行云流水,半点没有仓促应变的窘迫,而是凌厉一杖变成了戳天而去。


        

刹那间。


        

三大绝顶宗师功力齐开,在射雕的世界里,再没有比这更豪华的阵营了。


        

只为联手对付一个年轻道长。


        

远处房屋上。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黄蓉、郭靖、欧阳克几人看的心惊胆战。


        

尤其是接下来的一幕。


        

按理来说,陈沙纵身飞向半空,本应是武林人士最不可取的抉择,只因世间大多武术都是力从地起,半空之中无法变幻方位。


        

但陈沙却是根本不变方位,直接迎着地面桃林中的三大宗师的掌风、指劲、杖力,加速坠落。


        

好似从天而降的一颗彗星,重重的一拳砸向了半空,气劲扩散出去,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拳罡!


        

砰!


        

一个接触,四人齐齐震动身躯,陈沙从半空中倒飞出去十丈。


        

而洪七公、黄药师、欧阳锋三者也同时闷哼一声。


        

欧阳锋眼中全是惊骇:


        

“如此深厚功力!”


        

转而露出贪婪和激动神色:“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练了九阴真经上面的武功!”


        

“杀!”


        

杀气毕露的一个字吐出,抢先攻向了陈沙。


        

洪七公和黄药师也不言语。


        

陈沙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三大绝顶宗师的联手进攻,尤其还是黄药师、欧阳锋这等能够自创出精妙武学的宗师。


        

论宗师造诣,射雕中的五绝宗师要比非凡九怪之中的大多数宗师,强过一倍。


        

陈沙虽然依仗着自己的半步大宗师之强绝功力,配以道一印包容万象的武学招式,能够见招拆招。


        

可是,纵观射雕剧情之中。


        

能够以一打三的人物,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半而已。


        

那一个人,自然是射雕时期天下第一的武学大宗师,开创了全真教的重阳真人王重阳。


        

其能在华山绝顶,以一己之力压服天下英雄,同时又能跟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交手七天七夜,叫他们心悦诚服的推举为天下第一高手。


        

其内功功力、武学思想,都是无可否认的天下第一。


        

前后一百年,怕也就只有武当张三丰能够与其相提并论。


        

而剩下的半个,则是第二次华山论剑中,逆练了九阴真经,却还逆练成功的西毒欧阳锋。


        

以一己之力,力敌武功大成的郭靖、黄药师、北丐洪七公,还尤占上风。


        

之所以说他是半个,因为欧阳锋彼时因为功力错炼,导致神智颠倒,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


        

除此之外,便是双手互搏的周伯通,也未曾展露出过可以力敌三位绝顶宗师的功力。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


        

不管是一代教主王重阳,还是逆练成功的欧阳锋,他们之所以能够以一敌三,乃至以一敌四绝顶宗师。


        

只有一个原因。


        

便是在功力上彻地的达到了大宗师的境地。


        

欧阳锋本就是绝顶宗师,练了九阴真经,更上一层楼,夺得第二次天下第一,便有可能是因为练了九阴真经,功力破入大宗师之境。


        

而王重阳更不必说,其能够力压四绝,甚至战至七天七夜,必然是大宗师巅峰之境。


        

陈沙只是招式上用道一印可以打出大宗师的战力。


        

功力始终还停留在半步阶段。


        

房顶上的黄蓉等人,只见桃林之中三位长辈和陈沙战成了一团,不知不觉,四人辗转腾挪,只剩下了一团团的残影和刀剑拳掌的“砰锵”声连续响起。


        

大战中。


        

陈沙可没有闲着,将三位绝顶宗师的武功路数,全都看在眼中,这些都是能够让他的道一印更强的资粮。


        

此时几百招过后,陈沙和黄药师几人的功力都消耗严重。


        

眼见着就要以平手收场。


        

陈沙顺手一掌拍向了欧阳锋,同时侧身躲过了他的灵蛇杖,不想虽然躲过了一杖击脑,却猛然看见灵蛇杖的两边的蛇头里吐出了两股毒雾。


        

不知不觉就吸入了鼻孔。


        

当即身形涣散在了原地,临消失前,他叹息一声:


        

“意识体居然也能中毒?”


        

这宙光碎片里的判定方式,未免太过真实了。


        

而望着这一大敌的身躯陡然消散在原地。


        

三位绝顶宗师也是震惊不明。


        

“怎会……”


        

正在开口之际,宙光碎片重启……


        

一切景物都在回流,时光倒转,岛上的场景又回到了洪七公、欧阳锋等驾舟上盗,为自己小辈提亲的最开始。


        

而几位绝顶宗师深陷这一循环往复其中,浑然不觉。


        

………………


        

…………


        

呼~


        

陈沙睁眼吐出了一口气,实在是没想到吸入欧阳锋的毒气,也能让自己的意识溃散,判定失败退场。


        

不过这也说明,这周光碎片里亦真亦假的事物,真的不好细说。


        

中毒死了,也算是“死”。


        

“要想击败三大绝顶宗师联手,还是走老路子吧,用道一印驾驭他们的武功,使得我战力更强!”


        

这时。


        

门口传来的脚步声。


        

陈沙听这脚步声,竟然是自打李剑舟下山那天起,就自觉避着自己的四师兄魏大山。


        

还没等门口的魏大山敲门。


        

陈沙便道:“四哥来了,进来吧。”


        

门口魏大山抬起的手放下,走进来看着陈沙盘坐在房内,沉吟两个呼吸,道:


        

“掌门师弟,最近我想下山一趟,还请允准。”


        

陈沙眉毛微挑:“为何事下山?”


        

这位四哥因为此前明显露出了站在老五那边的迹象,在给老爹下葬之后,便没再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陈沙也没有怎么着他。


        

今天竟意外主动找来了。


        

魏大山开门见山,道:“我知道山上最近银钱开销甚大,以往,都是有专门的人在山下行走,联系各方,为宗门赚取银钱,以供应山门开销,然在师尊仙逝后,许多人匆匆回山,以至于山上现在银钱用度短缺,再加上许多宗门、门阀与我们断交,这些事都需要有人再次下山联系处理,才能重建我们山门的吃用银钱渠道。”


        

“此事,以前便是我来处理的,所以……”


        

陈沙看着这位四哥。


        

魏大山则是微微低头:“还请师弟允准。”


        

“下山可以。”陈沙沉默片刻,问了一句:“只是四哥这一去,可有归期?”


        

魏大山如被什么击中,嘴唇顿时颤抖,眼眶发热起来,看向了这个最近以来本越来越觉得陌生的小师弟,缓缓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