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 第三章 南天门背后的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掌门大殿之中摆放着老掌门陈参玄的灵柩,周围的柱子上贴着的是挽联,梁上垂下了很多的白色帷布。


        

只有陈沙一人守在灵前。


        

山上的诸多道士们在整夜忙碌着丧事的准备。


        

陈沙跪坐于灵前,自闭双目。


        

他的灵台紫府深处,那扇紫金琉璃般的辉煌大门伫立于虚空,没有什么气息流动,却自有一股隔绝仙凡两界的大威严。


        

陈沙意识出现在大门之前,自语道:


        

“进入。”


        

伴随着他意识里一步迈出。


        

现实世界里的他之肉身还在那里跪坐,一动不动。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他的意识却在跨越了那扇威严仙门之后,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


        

云雾飘渺,隐隐有仙鹤鸣叫于九皋之上,看不真切周围的一切,只隐隐觉得门后的世界里有很多碎片,如繁星一般……


        

陈沙出现在了南天门之后的世界。


        

“一重天。”


        

当他出现在这里的瞬间,脑海之内便无形的出现在了这里的地名。


        

“过南天门后,是第一重天……”


        

陈沙心内自语,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到门后的他,一直沿着脚下的路,不多时走到了前方的一座土地庙之中。


        

周围的一切都被白色的仙气隐藏着,只有通往这座“土地庙”的道路是开放的。


        

他上次也就是走到这里。


        

土地庙很简朴,泥墙泥瓦打造,其中有着一个中年人的泥塑雕像,当看到他时,陈沙的脑海内再次出现字迹,介绍泥塑主人身份:


        

“洪七,第九劫末飞升仙界,得仙泥塑身,保性命不坏。”


        

这文字是从他体内的南天门同步给他的。


        

陈沙敬畏的看了这泥塑一眼。


        

仅凭脑海里的文字描述,这泥塑本人似乎还是活的。


        

他并不清楚第九劫末是个什么概念。


        

可能与道一宗古代典籍之中记载的中古、上古、远古等纪元有关?


        

呼~


        

也就在陈沙凝望着泥塑雕像的时刻,脑海再度出现了文字:


        

“门主尚有‘存档碎片’未通过,是否继续历练第一章洪七的第一节‘林中传武、亢龙有悔’?”


        

“继续。”


        

陈沙在心里道。


        

瞬间。


        

他似乎又经历了时空的转换。


        

视角里,一幕树林,蓝天、土地的场景由远及近。


        

再一刻,他眼前一亮。


        

周围是一片柏树林,天蓝草绿,空气之中都带着清香。


        

已经置身于宙光碎片的天地之中。


        

“门主来到洪七公章目第一节‘林中传武、亢龙有悔’,本小节以第九劫末洪七公为时空锚点,所衍生出来的洪七公一生中某段时期内的宙光碎片。”


        

“本章节场景为——柏树林。”


        

“本章节出场人物为——洪七公、郭靖、黄蓉。”


        

“门主需要击败此章节出场所有人物,方可通往下一章节‘三绝会面桃花岛’。”


        

陈沙脑中闪烁着这些文字,与前几百次来并没有二样。


        

果然。


        

这南天门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帮助自己提升的途径,竟是通过游戏下副本般的模式。


        

“那第一重天的第一座土地庙中的人就是洪七公,但南天门却记录说他是第九劫末的人,如今这宙光碎片,是以他人生的一些际遇演化出来的。”


        

陈沙心想:


        

“却不知这宙光碎片是人为演化,还是无边世界,本就有种种可能,依托于某一真实,便尽可能演化无边无际的另一种故事。”


        

他摇摇头:


        

“想这些做什么,太过遥远。”


        

周围花草清香,尤其是松柏自传出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陈沙虽是意识降临,却仿佛带着肉身一般。


        

眼睛所见,鼻子所闻,耳朵所听,皆是真实的世界。


        

这一章节,他早已来过了几百次,因此轻车熟路,纵身运起道一宗的身法,不足半盏茶时间,便耳旁听到林中“砰、砰、砰……”的声音。


        

“傻小子,这一招叫做亢龙有悔,不能只求刚猛狠辣,要是如此粗浅的功夫,那有一股蛮力气的人都会了,要点不在高亢,而在于有悔……”


        

伴随着林中砰砰的掌击树木声音,传来一个中年人吧唧嘴巴,一边吃东西一边教学的声音。


        

“靖哥哥,你听到了七公说的了吧。”


        

同时又有一个声音如黄鹂的女孩道:


        

“七公你慢慢教,我先去给你们准备晚上的佳肴了。”


        

洪七公食指大动,喜道:


        

“不许重样……”


        

话没说完,陡然脸色一沉,朝着一个方向喝道:


        

“哪方宵小,竟敢偷功!”


        

他这一喝,浑厚的真气宛若龙吟虎啸般震荡空气而出,音波滚滚,直击那个方位。


        

一抬手,降龙十八掌的起手式,毫不犹豫的便招呼了过去。


        

霎时间。


        

松林之中尘土飞扬,几丈内的柏树都被这股气势震荡的疯狂摇摆起来。


        

陈沙见洪七公一掌扑面,掌风宛若龙爪罩下,似乎将空气都压扁了,他目光闪烁:


        

“宗师气魄,要想成宗师,就得有自己气魄,才能凝聚出真气!”


        

前身的天赋虽然不及老五李剑舟,却也是六人之中排行第二的,因此早就达到了一流高手顶尖的水准。


        

再加上陈沙此前七日,早就见过了几百次洪七公一掌推来的气势,完全是不慌不忙,猛的一抬手,袖袍飞扬中,运转道一宗的“大黄庭”手段,五指张开,一掌拍对过去!


        

下一瞬。


        

两掌相交,空气如擂鼓般闷鸣不已。


        

陈沙身形一晃,半口血吐出,却是顺势一转,一招大黄庭里的“万神朝宗”,一掌压过去,仿佛体内一切肌**道,都朝着“中央黄庭”汇聚过去,继而一掌爆出!


        

“好掌法!”


        

洪七公见状大喝:


        

“你自身这般精妙掌法,还要偷学,更是可恶?!”


        

于是他全身真气爆冲,一掌快过一掌,一掌猛若一掌,仿佛此前教郭靖“有悔”的不是他一般。


        

一掌一掌动势之下。


        

昂~~


        

林中气流都仿佛龙吟般,带着莫大的阳刚之气!


        

砰砰砰!


        

陈沙与洪七公一连交手拆解一百余招,最终被一掌拍中,消散在了原地。


        

“门主挑战失败,暂时无法通关,请下次再来。”


        

……


        

掌门大殿内。


        

陈参玄的棺椁还在那里停着。


        

陈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一眼案桌上的蜡烛,只燃烧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般,针对于他在南天门之后“宙光碎片”里的半个小时打斗,现实世界的时间,似乎没有流逝一般。


        

“天上一日,地上千年。”


        

陈沙想起了这个说法的另一种反论调。


        

“天上的时间,几乎完全不动,是永恒的。因此,人间过去了千年之久,天上才只过去了一日。”


        

假使南天门之后真的是传说中的仙界,那或许就可以用此来解释时间流速的问题。


        

这也正是此前不过七日,陈沙便已经在宙光碎片里和洪七公交手几百次的原因了。


        

陈沙短暂调息了一下精神。


        

“这种类似于梦中练功的方式,对于身体几乎没有损耗,只是消耗精神。”


        

一盏茶之后。


        

陈沙继续闭上了眼睛。


        

……


        

宙光碎片里。


        

一切回归原样。


        

林中。


        

郭靖仍在一掌又一掌的劈在树上,演练着唯一的一招“亢龙有悔”。


        

突然。


        

陈沙从远处走来。


        

郭靖见状一呆,旋即道:


        

“你怎么能偷看别人练武?”


        

陈沙不语,几步上前,一掌拍了过去。


        

砰!


        

郭靖与陈沙两掌相对,砰得一下倒飞了出去。


        

轰隆!


        

洪七公闻声赶来,又一次出现,大怒着喝道:“何方宵小。”


        

轰!


        

一掌推出,伴随着龙吟虎啸般的破坏力……


        

……


        

又是宙光碎片里的半个小时过去。


        

一百多招过后,


        

陈沙被一掌拍中,意识消失于碎片之内。


        

这一次,比上次多拆了十几招。


        

……


        

回到现实。


        

陈沙闭目调息精神,半盏茶后,继续出现在了柏树林之中。


        

……砰……


        

一个小时后……


        

他重新出现……


        

然后又再次进入……


        

砰砰砰……


        

就这样,他每隔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重新开始,而宙光碎片里的洪七公、郭靖等人,似乎也是在宙光碎片里不断重复着“教武”的事情。


        

应了这只是一个被“截取”出来的宙光碎片之事实。


        

就这样,陈沙开始在意识里的门背后,与射雕英雄传里的五绝宗师之一,不停地交手,战斗……


        

一遍!


        

十遍!


        

一百遍!


        

一千遍!


        

他本就身处道一宗这般天下第一大宗,此前又有陈参玄悉心教导,已经到达了一流高手的顶尖水准。


        

算上前七日时间,如今他与洪七公不知已经交手了多少次……


        

有这位货真价实的五绝宗师之一作为“喂招”对象。


        

连续几十场或许还不如何,但连续几百场,上千场之后……


        

他不光是意识里对于宗师领域有了清楚的理解和认知,就连带着身体,都起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就这样,在枯坐灵堂的梦中练武过程中。


        

道一山上,过了七日。


        

到了给死人下葬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