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三二章:‘淡如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诸位,前面过了这界碑就是下水镇了。”李书生指着下水镇的界碑。


        

紧赶慢赶的折腾得一半人灰头土脸,可到了目的地之后,如枯木再逢春,一下子就格外的精神起来,用他们那一双看水都是横波目的双眼,近乎稀奇的打量第一回听说的下水镇。


        

可首先入目的却是镇上,沿街烤肉的摊子,熏得烟火漫天,别说美景,兴致都淡了许多。甚至有人都想趁着原路返回,方才在路上,可见了不少是个好去处的地方。


        

比此地好太多,可看着两位大家都猜到身份,却不敢点明的老先生,有些小心思的,脚步又迈不动了。


        

有人便使了个僮子去打听,原来这些摊子卖的是羊肉。


        

塞外牛羊居多,也是胡人的主食之一。


        

然而食羊肉在古时便有记载,鱼羊为美,合则为鲜,艳羡的羡也指盯着羊肉流口水。


        

晋时有一位叫罗友的襄阳人,打小便有了吃,也就是痴,傻之意。


        

有次为了能吃上一顿白羊肉,在主人家还没开门时,就已经在门外等候。当主人家开门迎神见到他,也是非常惊讶的。


        

当日宴请的名单里并无此人,所以上前问他为何此时在他家门口。他告诉主人桓温也就是他的上司有事相禀,结果临行时,直言他就是来蹭一顿吃的,一通优雅的风卷残云。


        

了无怍容离开。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下水镇街道两侧烤着的大串羊肉,羊肉烤得通身金黄,没用过朝食,又经文人熏染,觉得眼下的羊肉才是最美的风景。


        

当今后宫里有鲜卑人当妃子,秦王身上还有鲜卑人的血,长安也有许多胡人商贩,是故如今胡人在大周也是有地位的。


        

雍州地界偏西北,与胡人有些习性相同。又因历代帝王在此定都,故能集天下之士,呈欣然之向。是以,大周有许多地方都学了胡人的习性。


        

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下水镇,也有南方胡人的影子,还有江北无尽的诗意。


        

许是肚子饿了的缘故,就算是一个摊贩,不比长安繁华的酒楼饭馆,此刻也让他们看得格外顺眼,由着那李重远作主,众人停下整顿一番,进进食。


        

一会儿方才打起十分精神,体验人间至美。


        

踏入下水镇之后,道一就一直没开口,王玄之一直跟着身后也不发一言,那陈夷之嚷了半天没得个回应,口也渴了,喝着摊贩送上来的白水,咕噜咕噜两杯下肚,着实舒服不少。


        

“我说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呢,这都到地方了先吃点儿养肉,补充一下体力,一会儿还有得劳累。”陈夷之用力的咬了一口色香味俱全的羊肉。


        

不知道为什么道一这会儿眼神有些诡异,一直没进食早就饿了的王玄之伸手时瞧见了,也收回了去拿羊肉的手,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道一也不知道自己一双眼还能这么个用法,那蠕动的‘羊肉’真是让人胃口全无,“那还真是可惜了,出门前才卜了一卦,今日宜食素,吉。”


        

陈夷之吃得十分豪迈,“这也太好吃了,竟然还带有弹性,这肉跟活的似的,”道一闻言一拍脑门儿,十分懊恼,“呀,差点儿把你给忘了,来来来,这些你肯定爱吃。”


        

明明靠飞却被迫骑马的小毕方想哭,看这小道士那么厉害,结果骑个马差点儿没把它肚子里的‘存货’给全倒出来,好不容易吸收的呢,来之不易。


        

晕马的小毕方听到吃,一双圆眼滴溜滴溜,到处寻找道一口中它喜爱的食物,“小道士怎么我没看到好吃的?”小毕方一头雾水,一点儿香气都没有好吧。


        

伸手掰动它的小脑袋,指着陈夷之面前的‘羊肉串’,道一没好气的说,“这不就是你们的最爱吗?”开什么玩笑,小毕方不安的挣扎,它要离开这个疯道士。


        

小毕方觉得自己还是想回家看看的,待在道一身边,它太容易没命了。


        

“喂,跑什么?你们鸟儿不就爱吃这些吗?”道一好像是真的在问它。


        

小毕方将信将疑的看着她,自己在乱葬岗可是识过无数人的,现在就勉强相信她吧,“你说什么呢,整天叫什么小鸟小鸟的,我可是毕方鸟,你们应该叫我神兽大人。这些低级的东西,我们可是生下来就不吃的。”


        

“那什么小鸟大人你能和我说一下,这些羊肉串是什么吗?”伸手接过小毕方,王玄之指着面前有一大堆竹签子,仍在不停进食的某人,笑得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两人一鸟说得小声,另一人也吃得专注。


        

对于鸟会开口说话,不止同行的人没露出好奇的神色,便是下水镇的百姓好似也习以为常,没有点半好奇的凑过来,这倒是一件稀奇事。


        

“虫子啊,活的那种。”虽然大概猜到是什么,但真的被点明确认,王玄之的笑脸皲裂了,偏生的好友还不觉,吃得仍旧很欢快。


        

道一忙制止了他,“别轻举妄动,目前我还没看出来,这些虫子的用途,他身强体壮的正好。”


        

王玄之收回了蠢蠢欲动的手,“这下水镇有什么问题?”


        

“你对这镇有什么感受?”


        

“我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但是小镇的百姓又非常的和谐,不似有什么邪恶之物,虽然这么想,但我觉得还是有点儿不对劲,是什么呢?”王玄之指尖一下一下轻而柔的点在毕方小脑袋上,后者眯上了双眼,简直太舒服了。


        

“喏,你看那边。”


        

一人一鸟同时侧目,“唔?”王玄之方才是背对着的,回头就见一地的菜疏,旁边站了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那两人怎么了?”


        

“方才我见其中一撞翻另一人的东西,连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蹲地上捡菜蔬的那位,不止没有上去理论,连背后骂两句都没有。”道一说出了她看见的事。


        

王玄之也觉得奇怪,“他们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却半分气性都没有,就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一般,我想明白不对劲在哪里了。方才我们所见到下水镇的,都和这两人差不多。


        

若非面孔不同,我都能当他们是一人,那无欲无求的气息,都快赶上人淡如菊的赵先生了。”


        

“哎?赵先生?”王玄之说着就看到那位‘淡如菊’的赵先生,正与修文馆主,两人也吃得很是欢快,散发的气息比之往常还要淡上几分。


        

“事情麻烦了,道一可有办法尽快解决?”王玄之担忧的问。


        

道一点头,“有是有,不过我需要在镇里走一圈,确认一些事。至于他.....”绕着陈夷之转了一圈,“就用他来给我们开路吧。”


        

好兄弟,挺住!


        

王玄之给了一个鼓舞的神色,后者仍埋头苦干他的‘羊肉串’事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