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二七章:胆大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涨红着脸的林小甲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这还让人怎么说下去?


        

还是小潼顾念共事多年的情谊解围,“小一兄弟别逗他了,这人脸皮薄。”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算了,“告诉我你在哪里看到的未来弟妹,”道一看到王玄之眼角都快抽了的份上,大方的放过两个可怜孩子。


        

林小甲眼底掠过一层惊恐,“要不是这两日的经历,让我明白那晚看到的事,我还只当小乙大胆,却不想是我心大,根本没发现不对劲。”


        

“当晚我在熟睡中听到隔壁有动静,便悄悄移步至门前往外前,正是小乙偷偷摸摸的关上房门正要外出,我没有惊动他,生怕他做什么坏事便一路尾随...”


        

“你们最后就到了这里吗?”道一一指眼前的一片白茫茫。这还没立冬呢,下雪虽然有可能,但这种天气,很少有这么大的。再细看就会发现,全是死人骨,乱七八糟的躺了一片。


        

一路上只顾听林小甲说事,没注意到到了哪里的小潼吓了一跳。


        

王玄之敛眉在此地方会女子,要不是林小甲办事勤快漂亮,现在他应该已经直接吩咐小潼,将林小乙直接带回衙门审问了。


        

“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行四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开口,这声音从哪里来的?


        

“鬼啊~~~”小潼和林小甲瞬间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道一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儿,慢悠悠的走到王玄之面前,做出防备的姿势,上次她可记得那个陈夷之说过,他不得随意动武。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这让她想起了当初在来长安路上,王玄之情急之下使用了内功后,变得十分难看的脸色。


        

不管什么原因,保护就对了。


        

但是等几人看清来人时,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无比的尴尬。


        

“夷之,你怎么来了?”王玄之绕过道一好奇的走过去。


        

陈夷之一身黑色劲衣,透露出他干练的事实,还提着他那杆估摸着睡觉都不愿意放下的银枪,又是一道银光闪过,“我已经和皇帝提出了申请,来你大理寺搭把手。”


        

王玄之:倒也不用那么急。


        

放开彼此的小潼和林小甲此危机四起,总觉得他们的饭碗要被抢走了。


        

陈夷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走过去,“小道士不欢迎我吗?”


        

正在查看周围环境的道一就:......


        

“你是何人?”道一回头好奇的看着他。


        

要不是昨晚才交谈过,陈夷之都觉得他们今天才是第一回见面,当真信了她的鬼话,“我说你...”后半截话在王玄之暗含警告的眼神下收了回去。


        

“好了,既然到了大理寺都是同僚,这是道一,新来的仵作,”又和陈夷之煞有其事的说,“这位是陈夷之,不管从前做什么,如今是我大理寺的不良帅。”


        

“喂,我可没什么不良事迹,才不要做什么不良帅,你让这两人随便一个去就是了。”陈夷之才不乐意当什么不良帅,就是想跟着查案,打发在长安的漫漫时光。


        

“也行,不当不良帅你就做我王家人吧。”王玄之表现特别好脾气,道一乐得不行。


        

想来这两人还有已经死去的崔文渊,他们从前很要好吧,陈夷人这是怕他们忘记了他呀,不由得摇头笑笑,看到白花花一片,“容我提醒一下,现在是上衙时辰,寺卿、不良帅打情骂俏能否办完差再说?”


        

‘打情骂俏’二人瞬间嫌恶的距离对方一尺远,陈夷之反应过大,跳得凶了些,不知道踩到什么,咔咔作响,低头一看,浑身寒毛根根倒竖。


        

“别乱动,”道一见状连忙喊道,“那是有人故意丢在这里的,等我查看清楚先。”踩到东西的那一只脚陈夷之都不知道应当怎么移动了,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立着宛若石刻。


        

“寺卿你能看出来此处是什么地方吗?”


        

一早便认出来的王玄之便说道:“出了安化门我们直走了数十里,这里就是长安城最大的一个乱葬岗,之前只听人说起,却从来没亲眼来看过。”


        

长安城出了安化门直走数十里,此地有一个长安最大的乱葬岗,据闻不知从何时起,此地还只是一片荒地,那些因各种原因不得入坟莹的尸体便被遗弃在此地,弃尸多了,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乱葬岗。


        

“难道这么多白骨,想来便是因为埋得不用心,风稍大点儿就能吹跑面上的沙土,下个月雨就能给白骨沐浴,雪白雪白的呈现在世人眼前。”


        

就好似一夜之间,落满人间雪。


        

“你那弟弟胆子可真大,什么地方都敢去。乱葬岗最不缺各种死法的人,这样的地方阴气最是饱满,若有人长年居于此地,总是阳气不足的。”


        

“当然了天生喜阴的,又另当别论。”道一不急不缓的说出她的看法,又问林小甲,神情很是凝重,“林小乙可有与那女子说什么话?”


        

林小甲回忆道:“那女子好像说让小乙去她家住。”


        

“同意了吗?”


        

“我见小乙好似点头了。”


        

“算了,寺卿我们回去吧,这人没救了。”道一扭头就想走,还不忘招呼其他几人。


        

林小甲飞速跑到她的前面扑通一声就跪下了,“道一小师父我知道你是高人,之前不相信你是是我不对,还请你救救我弟弟。”小潼也帮忙求情。


        

“师父说过我们并非什么人都救的,这其中一项便不是救色迷心窍之人。”道一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临时扯起了师父这张大旗,有什么事都找她师父去吧。


        

远在某处的凌虚子喷嚏不断,抱一有些担心,“师父没你事吧。”


        

“肯定又是你师妹在作妖,啊...嚏...”凌虚子起身,“走吧,接着赶路。”


        

“咯咯...小师父,你可真有趣呀,搞得我都想放过那没用的,换你顶上了。”似远似近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却寻不到一个来源。


        

陈夷之更是头皮发麻,就在刚才好像感觉脚下的颅骨动了一下,仔细感觉又没什么变化,又不太确定了,“小道士我能动了吗?”这地方处处不对劲,和上回看到崔家发生的是两回事。


        

道一笑了,“你踩着人家的脑袋做什么,最讨厌你们这些纨绔子了,平时欺负人就算了,连人家死了都不放过,”又和王玄之说,“寺卿我说的人里没有你,你这么年轻有为不算在里头。”


        

“咳,道一说得对,夷之你还不放开人家的头骨,难道想带回家吗?”知道道一只是想捉弄,并非是记仇,王玄之也就不管了,甚至还当起了帮凶。


        

谁让对方一来就各种挑刺的,没有理由惯着他。


        

陈夷之:!!!


        

众人就:......


        

九宵观祖师可不能随便编排。


        

“小道士也是个爱好美色之人呢。”那声音又幽怨的响起。


        

这下大家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不由得集体抽了嘴角,暂时都顾不上害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