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二六章:好吃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缠斗一夜,夜里碰到莫名其妙的陈夷之,又在大理寺上了一天值,跟着处理崔文渊的善后事谊,作为一个半路入大理寺的作作,道一觉得她真的是太棒了。


        

应该可以去提一下这月香客得加倍。


        

主要是太累了,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就算身体内有洪荒之力,道人也觉得不是个办法,主要强行破开对方记忆,损伤的识海还没有修复。


        

至于崔文渊背后的故事,交给王玄之吧,她可不负责查案。


        

对了,已经躺在床上的道一,又想起一件事,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重燃灯火,在换下里的衣裳里摸索,找到了狌狌临去时给她的东西,这一回帮忙办事,倒是没给她魂力,反而扔了个可能是崔文渊的东西给她。


        

借着泛黄的火光打量此物,嗯?一朵花,这是什么鬼东西?


        

要是狌狌就在眼前,道一肯定要跑过去骂对方一顿的,要么就是这条件再改改吧,读过书的妖怪太坑人了,所以一定不能让长安更多的妖怪读书了。


        

找个机会都把它们叉出去好了,道一没什么好气的感慨。


        

通过泛黄的灯光看去,像是披上一层昏黄色衣裳,青色流光的花朵清清冷冷,现下却有几分暖意,或者这便是狌狌将它留存至今的缘故吧。


        

那上面有它故乡的味道啊。


        

原来这便是招摇山上的青色小花祝余,狌狌常年以此为食,只是不知道这祝余有什么作用,能让那坑货狌狌用来作交换条件,其实魂力也不错的,她又不挑。 记住网址m.dzs5.com


        

不过,这花它们用来吃,那给她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也是给她吃的?


        

若不是摘下来这么久还如在土里时,新鲜如常,她也只能当杂草一样放置了。凑近闻过一遍,祝余淡而无味,都说有越是鲜艳、味道越是浓烈的的东西反而不好碰。


        

既然狌狌能吃,她也能吃吧。


        

道一吃前一瞬,有想过留书一封,交待一下若是她当真死了,就说是修炼出了岔子,绝不可能说是好吃因为一朵花,结束了这短暂年轻如花朵一般的生命。


        

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中闪过,下一刻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唔...,”道一额上细汗密布,紧咬牙关头疼得不得了,一声呻吟从喉头发出,她不由得想把那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狌狌抓出来,好好的再打一顿。


        

祝余入体化为能量,在身体里游荡了一圈,当是第一回入人体,有些陌生,最后终于找到了熟悉的路,刹那间冲进了道一的脑海里。


        

人与妖怪总结是有差别的,狌狌它们皮糙肉厚常年服食,就像吃家常便饭,而道一是第一回,那能量来得迅疾勇武,像是拿着密密麻麻的针,企图戳开她的脑子。


        

此处关乎上丹田,是她的灵魂与精神蕴养场所不可大意,小心翼翼的以上丹田去接触那能量团,白光与青光辅一相碰,便缠斗在一起了。


        

祝余也是有骄傲的,你要是打不过我,那这块地盘就是我做主了。


        

好在,道一精神力强,否则也不能支持她去看别人的走马花了,一朵祝余也就猛窜那一下让她没有准备,眼下只等着吸收成她的上丹田养分吧。


        

......


        

“哟,道一,这么早来衙门。”


        

“早啊!”道一和同僚打声招呼,就要去验尸房。


        

那祝余花可真不是盖的呀,道一服用之后像是睡了几天几夜,精神得不得了,肚子现在还感觉饱饱的呢,脑子也特别清醒,正所谓秋高气爽她是真切体会到了。


        

找个清闲的日子,得去招摇山搜刮...不是,是帮忙一二。


        

正巧王玄之也到了大理寺门口,他是习武之人虽不能动武,可底子就在身体里,怎么也比一般人强些,可看着道一他有些不确定,莫非当真验证了年轻人恢复得也更快。


        

同为熬夜办差,为何就你一人精神奕奕。


        

“寺卿早呀!”道一也发现了他,对方眼底还有些疲惫。


        

“嗯!”


        

官员与不良人鱼贯入场,天际也渐次大白,又要开始一天的忙碌。


        

正在验尸房划水,不是,摸尸,也不对,又在修理她那有别于验尸的工具,一同从濮阳县回来的人,不敢问也不敢说,反正他们懂得也不多。


        

忽然感受到验尸房的光线不太好,道一抬眼望去,“寺卿你们怎么来了。”


        

小潼拖着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的小甲进来,“道一小师父,我之前和他说过你在回京路上的事,这小子不信邪,上回和我一同被抓,让他感受到了什么是真实。”


        

“行了,说吧来找我做什么。”道一打断了对方的吹捧,吹这么厉害,后面要求的事,万一她不愿意插手呢,这不是让人家白费功夫么。


        

同时也在考虑一件事,王玄之没有让大理寺的人插手,却直接领了人找她去,说明这事儿寻常非人力所及呀,那就是和妖怪有关咯?


        

暗暗的搓搓手,不知道这回又有什么奖励呀。


        

“这个月的香客翻倍,寺卿大人可行?”只是从五个变十个王玄之一点儿压力都没有的应下了,“好!”


        

“那行吧我们边走边说。”


        

......


        

眼下已近秋收收尾阶段,活计远不比上农忙时,这也导致了闲人大把,能做的闲事也比平常多了去,小甲有个弟弟小乙,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


        

仗着有个在大理寺当差的哥哥,成天不干正经事,虽不敢学那等纨绔明目张胆,也大差不离了,但小甲回家之后,又变得乖巧无比。


        

兄弟二人相依为命,长兄如父。


        

小甲在外虽说是个冷面之人,回家见到小乙却是一个絮絮叨叨的老母亲。


        

今次是因为小乙主动和他说,“大兄我要成亲了,以后再也不给你惹事了,还要做一番功绩与你看,将来让你不要再累着了。”


        

当时把小甲给感动的呀,林家有弟初长成,终于不用怕哪天,在寺卿的死亡名单里看到朱笔勾的林小乙了。


        

可怪就怪在,小乙从来不领那个姑娘回来。


        

长兄如父,他得见一见未来的儿媳妇儿的娘家人,也好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让他弟弟改头换面吧。


        

“你跟踪林小乙偷偷去看弟媳妇儿了?”道一一脸嫌弃的问,搞得对方是个什么道德上的不良人似的,虽然对方本就是不良人中的一员。


        

林小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