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二五章: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理寺的人离开之后,崔家就开始操办起了丧事,这让外人摸不着头脑,也非常的难过。还很没有真实感。


        

那个曾经提枪跃马捍卫大周,又为他们安定出了一份力,曾经在长安让人“头疼又无可奈何”的存在,那个性子如火如枫,又智多近妖的崔家二郎当真没了吗。


        

帮忙整理卷宗的道一发现一件事,她就蹲在书桌前下方,“寺卿还有一件事,我想不通。”


        

“什么事?”正在着手画人像的王玄之余光瞥见,随口应承了一句。


        

道一站在书桌对面,惦起脚尖试图将人像看全,“其他的失踪者毫无踪迹,可为何还会有两具尸体让我们发现?”


        

王玄之手中的笔又顿了一下,一滴不小的墨滴点到了画像的鼻翼,“——这是文渊对我最后的坦诚,他是想向我传递一些消息。或许出于某些原因,他不能直言。”


        

道一瞬间懂了,前朝失踪案。


        

“这就是他拜托寺卿照顾崔家的原因吧,希望他能担得起寺卿的信任吧。”道一一挑眉梢。


        

“对了,寺卿画得怎么样了?”道一就见不得这些人,读了两年酸书,一个个见着一片秋天落下来的叶子,都能滴上两滴眼泪。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清楚吗,还要让人去猜,真是欺负她不考科举学问少呀。


        

尤其是最近秋日,长安的上空弥漫着的不是乌云和雨水,而是文人挥毫时洒出的墨水,与悲秋之时落下的泪水,行走在大街,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儿都不得劲儿。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她绝不承认是被那狌狌给刺激到了,一个妖怪读两年书就能诓她了,那她在山上的那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啊,摸尸验尸......一道清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好了,你瞧如何?”王玄之对自己的画技还是很有信心的。


        

道一围着画像转了两圈,拍拍自己的胸膛,“寺卿,我保证没人会将他们弄混淆。”


        

一道檄文张贴在大理寺门外的张贴榜上,不良人张贴之际还大声宣告,“砍双腿的杀人狂魔已经抓到了,当场被大理寺卿击毙,诸位可放心出门了。”


        

待檄文张贴好,不良人挤了许久,才从人缝里挤出来,衣裳乱巴巴,帽子也歪了。


        

有识字的人凑在最前面,为大家讲述檄文上的内容,大意是:


        

一位剃去了满脸络腮胡的连环杀人犯,竟与崔家二郎崔文渊有几分相似,早早的将对方害了,藏在听风院的院子里,借对方的手再度害人。


        

因鼻翼多了一颗痣,抹了不少的粉在鼻尖,故不常出门,生怕被其熟知的人发现。


        

檄文旁附带着画像,正是王玄之所绘的那幅。


        

近来被发现的两人,旨在挑衅官府。


        

这些都是那砍腿狂魔死前招供的。


        

“原来如此!”


        

“难怪这些年崔二郎性情大变。”


        

“早些年长安三侠可是远近闻名的,可惜了,哎!”


        

......


        

天色渐晚,人群渐渐散去,露出檄文上的画,那是一张让人一言难尽的脸,尤其是道一,虽然提前见过,但是张贴出来之后,她还是有点儿接受无能。


        

没想到长安的百姓都这么的见多识广,不过也没指望那些消息灵通的人相信。


        

师傅说了只要不吓着淳朴的老百姓就行了。


        

凌虚子:你是否需要好好的回忆,为师当时究竟怎么说的?


        

画上的人与狌狌占据主动异变时,不能说相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哦,还多了一颗痣,丑得人神共愤,他们是哪里看出来,和崔文渊有点儿像的。


        

“我家主人说替二郎君谢过王家大郎君,因在处理二郎君的丧事,未能前来相见,还请见谅。”崔家管事与王玄之他们在大理寺附近的一家酒楼会面。


        

“管事何必如此,文渊是我好友,此番是我询私了。”王玄之微笑,那点子微光感染了诸人。


        

管事再度谢过,留下一句,“王郎君,我家郎主、大郎君想在二郎君事了之后与你详谈。”


        

“嗯。”


        

“道一走了,我们回去。”王玄之提醒还在认真吃东西的某人。


        

道一一看天色这么晚了,也立刻放下筷箸,绝不是她不认路,而是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得道高人,这点儿吃食算什么,到回家休息的点了。


        

“我吃好了,寺卿走吧。”眨眼间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小潼、小甲早在门外候着了。


        

大理寺到王家所在的长兴坊要经过大半个坊市,还要路过皇城,又遇见了值夜的陈舒光,自濮阳回京复命也碰上他,说不上什么缘份,“小二,怎的又到你值夜了?”


        

陈舒光神秘兮兮的左右张望,这才凑过去说,“我上回不是说了吗,我大兄回来了,在家里可吓人了,跟块冰似的,我都不敢多待,能上值就来上值了,最近头儿都夸我勤奋了。”


        

王玄之:“......夷之人很好的。”


        

换来的是陈舒光不信任的眼神,“尤其是今儿个白天,不知道抽的什么风,要和我练功夫,差点儿没把我打死你,安道大哥你看看。”递一双青黑纵横交错的双手。


        

王玄之哑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夷之就爱折腾他弟弟,“可能是夷之看你最近不太用功吧。”


        

“安道大哥你说什么呢,自从大兄回长安之后,我身上的皮就没好过,每日只能睡两个时辰,你看我的眼睛。”眼睛还是水汪汪的,就是眼周全是青黑,确实挺惨的。


        

“咳,”王玄之想了想还是说道,“待我见了夷之,会和他说说的。”


        

“谢谢安道大哥,你们快回去吧。杀人犯就在长安,可得注意些了。”这小子感情吓得躲皇城来,都没看到大理寺的檄文啊,王玄之摇头失笑。


        

两人复又行一段路,穿过安仁坊时,道一乐道:“刚才那小子可真有意思。”


        

王玄之不明所以,“舒光从小就这样,对他大兄是又爱又敬的。”


        

“我说他是个心思纯善之辈,百邪不侵之人。”头顶上没有黑白两色雾,只有一撮炸起的呆毛。


        

“小道士说的可是真的?”一道似天外飞来的声音,如天上悬挂的一轮明月清清冷冷,涤荡人心怀,什么杂念也都清洗个干干净净。


        

两人一道循着声音望过去,皎白的月光下,一道白衣身影,似是踏月而来,披着满身银辉,还散发着淡淡的银光,手持一杆红缨长枪。


        

来人面容俊朗,似是刀削一般。


        

唔,是个好面相,不坏,道一暗道。


        

当真是好一副月下美人图,若是他手中的长枪没有指着他们就美好了。


        

“你方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哪句?”


        

“夷之,你来寻我何事?”


        

来人正是陈夷之,他手持一杆长枪不回话,执意要等待一个答案,道一见两人都盯着自己,不免有些紧张,捏紧了袖中的那物,这才定下心来,“是的,将军弟弟的至纯至性,可保他无虞。”


        

“白天的事我都看见了,文渊自小便是我们三人中最聪明的一个,有什么事都是他出主意。嗯,安道你也别妄自菲薄,我是来帮你的。”陈夷之将长枪舞出一道闪闪的银光,便收在了身后。


        

“夷之所说的是真的吗?”出于默契,王玄之也没有再问,为何他见到了,却不现身。


        

“你不能随意动武,可不得我出力吗,否则就靠那个小身板儿吗?”被鄙视的道一,头上简直气出两道青烟。


        

啧,真让人牙疼。


        

她收回那句话,坏人。


        

没瞧见她白日里才打了一架吗,鉴于才打死了两人的好“兄弟”,她还是选择沉默吧,好给这两位一个单独的伤感空间。


        

唔,不过这少年的银枪不错,应该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发光发热。


        

“走罢,回去了。”天马行空的道一临行前,将那个银枪青年看得浑身发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