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二十章:兽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魂中有魂。


        

道一皱了皱眉,双魂出现的情况有很多种。


        

譬如双生子在娘胎便只活下了一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二者魂魄融在一个身体里,因为自小便相处在一起,并没有融不入对方的说法。


        

脾气相同的还好,性子南辕北辙的,让旁人瞧了几当此人脑子有别于常人。


        

关于双生子还有许多的说法,大多为不详,是故悲剧总在不停重复上演。


        

还有便是修道界里流传的,夺舍,需要吞噬原主身体的魂魄,要么是杀死原主的魂,占据身体,再有便是趁着人死了还热乎,立刻占了无主的身子。


        

有的能看到记忆,有的不能,全凭夺舍之人随口即来。


        

可道一觉得这双魂,都不像那几种情况。


        

精神力只是穿透那层层黑雾,看清内里有双魂,却还没来得及刺探内情,识海就破到一股突来的力量,因为毫无准备,所以看到方才见过的书房,她有点儿懵。


        

黑雾所在,乃是执念而生,死魂因此而停留在世间,难以离去。人死如灯灭,强留魂魄在世间,若无将养之法,会在时间流逝中消散于天地间。


        

这才是王荣愿意将魂魄上的力量,尽数送她,完成心愿的理由。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可这黑雾乃是生人所化,兴许执念还有能力自己完成。


        

一个人活着,又怎么会轻易容窥探私隐。


        

识海受到排斥,其间还带着一丝攻击。


        

猝不及防道一后退了一步,双目紧盯着崔文渊,此时便是她也不能说,这人是普通人了,竟然会攻击他人的识海,还有双魂之秘。


        

愤怒嘶吼的崔文渊,忽然将目光落到道一身上,“你这小道士好生无礼。”


        

崔大郎不明所以,温言细语劝道:“小二,这是安道带来的客人,要与你结识。”


        

“大兄让他们走。”崔文渊抓住轮椅的双手青筋直冒,像是生气,又像是压抑。


        

“走去哪里?你都还在,我又岂能不管。”道一晃了晃脑袋,方才识海受到了小小的打击,让她有点儿晕乎乎,这会儿靠着上丹田的精神力运转,已经恢复了。


        

在道一后退的瞬间,王玄之已经猜到一些事,或许眼前人,已经不再是他少年时认识的那个好朋友了,将一旁已经被吼懵了的崔大郎拉到房门位置。


        

“文渊,不知如今这样称呼你,是否还合适,但是我想如果你还在的话,收手吧。”王玄之的话让崔大郎更加迷惑了,“安道,小二就在眼前,你说的什么话呢。”虽是如此说,他的心却很慌,总觉得要失去这个弟弟了。


        

崔文渊方才低下的头,忽然抬起,咧嘴一笑,分外嗜血,“你说呢。”那条方才崔大郎说的不能行动的双腿交叠,姿态悠闲,再拿一杯茶,当真是几人在书房里论风花雪月了。


        

见状,崔大郎先是一惊,再是一喜,“小二,你的腿好了。”说着就要过去查看,却被王玄之拉住了,“别去,先让道一看看。”


        

道一抿着嘴,面上没有一丝笑,“崔二郎君,你体内的那道似兽的魂是怎么回事?”


        

崔文渊瞳孔猛的一缩,继而愈加放肆笑道:“小道士就这么点儿本事吗,我还以为你看到不少东西呢,但就这些也足够去死了。”


        

又去看崔大郎,神色似有挣扎,最后又归于平寂,“大兄你今日不应该跟着过来的,二弟要对不住你了,”最后转向王玄之,目光里还有些炙热,“小时候我帮过你,如今你这双腿也交给我吧,算是报答了。”


        

“小二你在说些什么啊。”崔大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意气风发的弟弟,是比平日更加的张扬了,可同时还邪气横生。


        

还有什么非人类的魂魄,这都是什么,读了二十多载的圣贤书,崔大郎受到的冲击不可谓不小,一时进退两难。


        

就这么套着一层人皮,道一分不清对方是被那似兽的魂控制了,还是本身就是他自己找的,既然肉眼看不出,那就用行动来证明吧。


        

“急急斩邪!去!”伴随着黄光,一道黄符飞过去。


        

王玄之认出,那是偶然在大理寺看到的,道一神神秘秘的捣鼓了一堆玩意儿,有人询问,只说在研究验尸工具,可你验尸用符纸的吗。


        

见过的都当是道一在忌讳死者,整日里验尸故用黄纸驱邪,也就没当一回事。


        

没想到是为了捉妖怪的,想来其他东西也是了吧,可之前见她收拾八爪鱼时,都不用这些的呀,若是道一知晓他的疑问,定要回上一句的,无他,省力尔。


        

眼见黄符贴近崔文渊的脸上,后者起身离开轮椅,就那几下用健步如飞来形容也不为过。


        

闪至窗户边的崔文渊回头,见黄符落地,不过是一道简单的驱邪符,对他用处不大,顿时歇了逃跑的心思,唯一让他忌惮的是方才偷窥记忆的能力,一直防备对方再来这招。


        

守了半晌,一直没有动静。


        

崔文渊也不再顾忌,将魂力尽数调用,他有预感,今日如果不杀死对方,即便是逃跑也不是个上好的办法,誓要将道一在这里杀死。


        

魂力充盈下的崔文渊,整个身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脚上那上好的靴子,瞬间裂开,露出一双非人类的脚趾,整个腿脚毛乎乎的,变得比平时粗壮一半,将裤腿也撑破,上面全是金黄色的毛发。


        

以及那不算白皙的手掌,也逐渐变得毛乎乎,甚至生出了利甲,随后是整个手臂,冲破衣裳的束缚,在军中历练过的双臂,可谓是肌理分明,眼下整个臂膀暴起,青筋匕见。


        

王玄之将早已被一番变故惊得说不出话的崔大郎拉到院子里,“崔大哥,文渊早已经不是曾经的他了,等道一将事情处理好,再与你细说,现下,你不要妄动。”


        

“嗯。”


        

崔大郎沉沉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便找到那守在院门外的护卫,“快去寻管家,着人去将父亲请来。”


        

书房里的崔文渊全身上下都长出了金黄色的毛,脸上也长出了金黄色的毛,但仔细辨认的话,还是能认出几分从前的样子来。


        

那颗毛茸茸的头颅低垂审核双掌,好似有些不满意,仰起头吼叫。


        

一时兽声满园。


        

方才急匆匆起来的崔学士,一个不稳差点儿摔倒。


        

他站在院子门口,好半晌找回声音,目瞪口呆的看向院子里,“大郎,发生什么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