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十七章:失踪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位死者的身份但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分别是长安县和万年县的百姓。


        

据调查,他们的家人早已经离开了长安,二人空有一身气力,在家或是对外都做尽了欺凌之事。”王玄之说了这些日子查探到的信息。


        

靠自己在长安转圈的道一听了,双眼有一瞬的迷离。


        

好在长安就这么两个县,以朱雀门为界划分东西,比邻而居,还是很好记的,就是县里坊太多了,路也太复杂了,道一表示万分的嫌弃。


        

在有凶手在两地之间奔走杀人,她有一丝丝羡慕对方来去自如的本事了。


        

怎么想的她也是怎么说的了,“寺卿你说这凶手两个县来回奔走,不怕被人发现吗。”


        

王玄之面色一凝,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比划,“两个县以朱雀门为界,分坊而居,万年县尽是权贵,长安县多商客,明面上唯的交错点,则在于平康坊。”


        

“按寺卿的说法,凶手就在平康坊内?”


        

“不然,我以为行凶之人,应当是在平康坊附近挑的人。”


        

“平康坊吃喝玩乐,乃是长安的行乐之处,凶手将地点定在此处的原因是什么?”


        

道一也跟着比划,“寺卿方才说两位死者无特别之处,可你有没有发现,二人的生活经历,倒是极其的相似,具是家中亲人举家迁出长安。”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长安一寸土一寸金,即便是在偏远之地,那也是天子脚下,若无意外,谁乐意离开。


        

闻言,王玄之面色一凝,“你随我来。”


        

“寺卿是想起什么了吗?”道一跟着进了大理寺的重地。


        

卷宗阁存放各地呈报的案件,卷宗由大理寺复核,该下发的下发,重大刑罚的则移交邢部,在这里都有留存,里面各地犯案的人、手法,无奇不有。


        

令人痛心有之,丧心病狂亦有之,总之,是千奇百怪。


        

在等待的时间,道一征得同意,可看旁边一层书架上的案件录事,并非是什么大案要案的归类。


        

道一发现其中一卷,比之其他的,稍显破旧,将其展开,乃是前朝一位吏员所录,其中发现了一件令她在意的事,此卷竟有记录妖怪的存在。


        

这还是道一下山之后,第一回接触到有关妖怪的记录,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案件了解清楚,快速翻到最后,却只得一个怪物伤了无数人之后,遍寻无果的结果。


        

“道士都喜欢这些吗,你们当真信这世间有精怪?”王玄之不知何时凑了过来。


        

道一险些将手中的案件砸出去,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作为道人都不信这些,我还学的什么道。”


        

将卷宗放回原处,道一想起来此的目的,“寺卿先前想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嗯,你过来看。”


        

桌上摊开了数份卷宗,道一走在桌子的另一面,对面的王玄之指着翻开的地方,“这些案子都是历年来上报的案子。”


        

“怎么全是人口失踪案。”


        

“这是失踪人口案卷。”


        

“且都是无人寻回,这些案件全是悬案,未找到绑架之人,失踪之人也不曾寻回。”王玄之素有过目不忘之能,闲暇之余,便会去查阅之前的案卷。


        

猛然回想,惊出一身冷汗。


        

长安失踪了这么多的人,竟无一人寻回。


        

王玄之在桌子的空处摆放一张洁白的纸,道一主动承担起研墨的工作,若是王父王母、小潼等人在此,定然是眼睛都要瞪掉的,向来都是自己动手的人,竟然肯用别人研的墨。


        

一阵笔走龙蛇,白纸黑字映入眼帘,道一没时间看这龙飞凤舞的字,她被上面写的东西吸引了,“寺卿将这些失踪人口的地方都圈出了一个范围,还有他们的失踪时间。


        

咦?除了这两人是一年前的,其他都是大周朝之前的案卷,那些报案的家人呢,怎么都没有再来了。”


        

“对,这便是问题所在。


        

或许是战乱的原因,让他们无暇顾及失踪的亲人,因为他们需要活下去。


        

又或者有些失踪人口只是入伍了,又改头换姓回家,却没有上报,而是用如今的姓名。”


        

怕道一不懂,还特地解释道:“很多人功成名就都不愿意再与过往有所牵连,这些属于前朝之事,需要时间去查证。”就他所知便有好几人。


        

话峰一转,又道:“只是让我奇怪的是,那些人连个尸首都寻不到,失踪的方法却如出一辙。”还有没说的是,前朝的失踪案让他心里隐隐不安,可又暂时说不上来为什么。


        

“前朝与如今的两起失踪案或许有所关联,又或许没有,等此事了了,再查个清楚明白。”两人都明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凭这点直觉远远不够的。


        

“寺卿为何这样推断?”


        

“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呢。”


        

“我?”道一手指自己鼻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了这样的话。


        

“你告诉我这两人,是由人养起来的,没有一些时日,是养不出那身白净嫩肉的,不过他们曾经的生活痕迹仍在,这便是问题所在。”


        

“这二人失踪一年多,家人不来报案便罢了,还举家迁走了,委实不合常理。”


        

“或许那些人也被养在某处吧。”两人同样明白,或许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象,谁会平白无故养那么多人。


        

道一还是觉得眼下两人的先出来才比较稳妥,遂说道:“这两户人家肯定不会是凶手,但我觉得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否则不会就这么消失在长安城里,连个官都不报,即便是曾经对他们不好,但也不至于到不管家人死活的地步。”


        

“这两户人要安排人去寻,凶手也要找,十年间失踪人口上达数百人,还没有算未曾报案的。


        

为何死者只有两人,凶手是否还会再犯?又为何只杀了两人?为什么死者的遗体没有被处置呢?


        

这背后是否有人在操控?意图是什么?”王玄之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了喉咙,额上布满了细汗。


        

“今日在郊区的时候,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在找到两名死者的附近,我找到了类似马蹄印的脚印,比寻常马蹄要大一些,故而有些不确认。”


        

“世间之有,无奇不有。万一将来寺卿还能看到妖怪呢。”道一满不在乎的挥手道。


        

王玄之气笑了,这个小道士,成天都想让他撞邪是吧,他以为最邪的是,他带了一道士回大理寺,顶替仵作一职,明面还是为他驱邪的高人。


        

“我知道寺卿的意思,结合之前的消息来看,凶手有至少一匹比寻常马匹要大的马,作为他驮尸的工具,还有便是以朱雀门为界,失踪的全是万年县与长安县的人,两地交叉则是在平康坊。


        

那么凶手是平康坊的常客?”


        

“你还忘了一点,死者双腿俱断,又不知去向,作用在何处?”


        

.....


        

“不要,不要...”一座阴暗的地下室里,夹杂着兽类的咆哮,身下木板上的味道无一不在刺激着男子,恐惧如水包裹着全身,看着如同修罗的黑影逆着唯一的光行来,本来白净的脸,血色瞬间倒退,更显苍白,被捆住的四肢,死命挣扎。


        

“啊!”


        

一双鲜血尚在流动的双腿,被黑影高高‘举’起,随着野兽的咆哮,那黑影转身之际,露出一双冰冷嗜血的目光,眸子深处竟藏有令人心惊肉跳的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