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十章:突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好排队,一人一份,”一位拿着大刀的差人,凶狠狠的瞪向扰乱了队形的难民,“不许哄抢,仔细着惹恼了钦差大臣,谁也没得吃。”


        

钦差大臣来濮阳就是赈灾的,当然不可能让百姓没有饭吃,但是饿着肚子的百姓,他们可不管这里面的真假,只要知道不听话就没得吃。


        

所以这话一出还得了,险些就没得饭吃的难民,纷纷出言指责那位不守规矩的年轻人。


        

“狗蛋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不想吃的话就一边儿去,别害我们呀。”


        

“就是!就是!”


        

“你叫狗蛋,反而还不如一条狗呢。”


        

“......”


        

愤怒的百姓,集思广益,骂起人来那话是不带重样的,将那狗蛋喷得是灰头土脸的,还只能排到长如水龙的队伍最后,等待着一日的救命稻草。


        

狗蛋绝不是会说出来,他是怂了官差的腰间悬挂的那柄亮闪闪的刀。


        

对于这种事,官差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大乱子,影响他们派发稀粥,说上两句而已,像他们上头说的,有利于灾民排除心中恐慌,便也随他们去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一辆十分朴实的马车,自灾民长龙后路过。


        

灾民不认识,一同从京城出来的官差还不认识吗,隐晦的向马车内的人行了一礼,这才神色如常的为灾民乘粥,一片吵嚷声中,朴实的马车缓缓驶出濮阳县城。


        

出了县城,抄近道,行经牛角村。


        

不再是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行于其上,变得摇摆不定。


        

天灾之下,满目疮痍。


        

一场大雨冲涮,昔日的土泥道,变得坑坑洼洼,坑洼中还有浑浊的积水,只靠马车轮吃水来辨别大概的深浅,道两旁是洪水消退之后,露出来的景象。


        

右边是百姓忙碌两季的庄稼,一株一株麦穗,结满淤泥,整个麦杆不堪重荷,铺满土地,再过些日子,应当会腐烂之后再发芽。


        

挨着的菜疏地,同样如此。


        

王玄之也借掀起车窗帘的一角打量。


        

幽幽叹息,王玄之问:“那里便是你被刘县令抓进大牢的地方吧。”


        

“嗯。”遇见贵人的好地方。


        

最先入目的还是之前,折了一根竹竿的后山。


        

再往下便是洪水尚未波及的石坎,洪水堪堪触及,俨然一处天然的河滩。


        

河滩不远处便是发现浮尸,又捞死者的地方。


        

如今死者已经被送走了,只要王玄之派出去的人,与死者的亲属亲接之后,她的奖励才会送达,至于那王荣赖账,想也不敢的。


        

她能管死的,王玄之能管活的,一个也跑不了。


        

之后再往下,那里被淹没过的房屋,好几间屋子已经毁得只剩下一个轮廓,还有几间屋子上少了有屋架、斗拱、檩木、椽木、挂瓦条之类。


        

屋子大门被洪水冲开的,还能看到空荡荡的屋内。


        

尚还全乎的屋子,也变成了泥所。


        

房屋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类。


        

重新倚靠在车窗边的王玄之,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


        

牛角村的路向来难行,受灾过后行路的马车几乎是寸移,好在并没有出现车轮陷在泥坑里的情况,泥水已经把马车外重新涮染了一遍。


        

复又行一段。


        

小潼着急的掀开车帘急问,“朗君,你没事吧。”


        

看着空荡荡的车窗,王玄之半晌回不过神来,勉力找回自己的声音,“无碍,发生何事了?”


        

好半晌,似是想起什么似的,王玄之掀开前窗,小潼急道:“朗君,你快坐回去,我们一会儿就弄好了。”


        

被推回车厢的王玄之,赶紧出声,“马车等一下弄,你们去后面看一下,道一掉下去了。”


        

众人:!!!


        

小潼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他再看一眼只有一个人的车厢。


        

方才只着急王玄之,还当真没有发现少一个人。


        

赶紧去车厢后面,小潼忽然不想过去了。


        

已经在泥里滚过一圈,道一除双目外,连嘴里都衔着一口泥,找不到任何一点平日的样子,偏她还只能傻笑。


        

实在太可气了,心里已经骂了无数次那不靠谱的王荣了,死了还这么作妖,方才便是他的报答,道一猝不及防的收到了。


        

不是,就滚这么一下,已经滚得这么好的吗。


        

小潼吞了口水。


        

车厢内的王玄之也掀起了后窗帘,啪的一下,猛的又阖上了。


        

“小潼,你先去清洗一下。”王玄之闭了闭眼,眼皮子直颤。


        

简单清洗之后重回马车,道一就在马车里,如同寻常道人一般运功打坐。


        

完整的魂力让她心痒难耐,终于让她逮着个空了,可以好生消化了,简直是迫不及待。


        

这般急切也是有原因的,总感觉距离长安越近,全身的灵力都有些沸腾了。


        

那王荣行的恶事与受到的恶行,自有大理寺人接管,便是去了下边,若当真有魂告了阴状,她也不会插手。完成遗愿与接受阴阳两界的律法裁决,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吸收了一个完整的魂力,自身实力有所突破。


        

按实力等级来算的话,天地玄黄各划分九级,她如今也就是个黄级五级,遇上个黄级九级,同实力高出大半的等级,那就只能靠智取了。


        

此刻觉得浑身都是劲儿,她撩开车帘,这时想出去找个人打一架,才不枉费一身力量。


        

“停车。”道一看到不远处的山上,瞧衣着似有一个女子躺着。


        

“怎么了?”


        

“寺卿,你看那里有一个人,我去看看是否还活着。”道一表现得尤为积极。


        

同一块地,都捡第二回了,莫非此地洪水有灵,知晓道一会再度经过吗,王玄之都有些无语。


        

还真是道人,有济人之心呐。


        

“寺卿她还有气息呢。”道一兴奋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几人也跟着围了过去,地上躺的是一位中年妇人,衣着朴实干净,双目紧闭,胸口的呼吸微乎其微,要不是凑近,真当人没了。


        

不对,衣着干净?


        

此地四下都是泥泞,便是他们坐着马车,都沾了一身,这妇人又是如何过来的,连脚下都没有泥,难道是背人放在这里的。


        

又是什么人在路上设此局,有何用意?


        

王玄之思绪百转间,恍然听见一声大喝,“寺卿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


        

王玄之茫然起头,一双奇形怪状似手非手的东西,伸到了他的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