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八章:‘双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大牢的王玄之,闻到外面的鲜活气息,让他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受道一影响有些混沌的大脑,也变得清明,与行礼的狱吏、牢头点头,便径直回驿馆了。


        

回到驿馆的王玄之,坐落在驿馆临时书房的书案前。


        

这才发觉身上哪里都有一股死尸的味道,从前查案的时候,虽也会去旁观仵作验尸,可从来没有哪一位验完尸,会跟他说得唾沫横飞,甚至会毫不避讳的拉上他的袖子。


        

“来人,备水。”本来想要沐浴,但甫一提到水,但想到濮阳县周边遭了灾的村子,全是淹没在水里,这中间的事情还没有查清,王玄之又挥退了前来的下仆。


        

行至书案前,将窗棂撑起,明亮的日光齐齐涌入。


        

王玄之自书案上拿出一张雪白洁净的纸,用两方镇纸压好,这才提笔,在上面写下这一回查到的线索:濮阳、水患、流言、死尸......


        

再要写时,一滴墨在纸上晕染开来。


        

看到晕开的墨团,王玄之才发觉自己出神了。


        

“这几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呢?”王玄之好看的眉头皱起,不断在几者之前交叉着划线,试图将他们窜联起来,首先便是死尸与流言。


        

跟着又是水患和濮阳,却发现,这中间还少了点东西,连上去,还缺少关键性的实证。


        

将方才那纸纸撇在一边,王玄之又重新写了一张,“根据方才那道一的说法,死都应当是被人灭口的。还有尸体的衣物,根本不是牛角村村民的布料。”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之前钦差大臣安顿濮阳县各村遭难的百姓,最严重的便属牛角村了,整个村都被冲没了,百姓也十不存一,活下来的少之又一,可还是有那么些活口。


        

“所以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呢,又是为什么要来牛角村。”王玄之试图去揣摩死者的意图。


        

恰在此时,书案上的清水有轻微的涟漪。


        

“进来。”王玄之搁下手中笔,又拿来另一张雪白的纸,覆盖住先前写的东西,方抬头。


        

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小潼。


        

“大人,查清楚了。”小潼压低声音回道。


        

王玄之:“牛角村的村民怎么说?”


        

小潼:“大人你可真神了,你猜得不错,那人还真不是牛角村的村民。”


        

“可有打探出来,死者是从哪里来的了吗?”王玄之看着说到兴对上的小潼,觉得他有一刻与牢里的那个小道士重合了,揉了揉眼,还是自家心腹小潼。


        

说到一半的小潼见状,问道:“大人哪里不舒服吗。”


        

王玄之摆摆手,示意他说下去。


        

小潼又摆正了身形,“死者从哪里出来的,牛角村的村民,说法不一,有说他从东边来的,也有说他从西边的,总之每个方向都有。”


        

“这么说来,牛角村的人都认识他。”王玄之问。


        

小潼:“他在牛角村落户了的。”


        

“.....”王玄之忍住了想换心腹的冲动。


        

无奈问道:“你还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小潼:“这人姓王,村里的人喊他王荣。


        

王荣经常不在家里,也从来不见他干活,时常有一个遮得严严实实的人来找他,村人猜王荣生活的来源,应当就是来自这个男子。”


        

王玄之的右手又不由自主的轻点着书案,已经习惯自家大人动作的小潼,也不再打扰,转身出去守在了门外。


        

“小潼,你去把那道一,从县衙大牢里提出来。”王玄之忽然拉开书房门,对门外的小潼吩咐道。


        

小潼有些为难,“大人,那刘县令前脚判了人有罪,后脚就要放人,只怕他不会愿意的。”


        

“你就说道一这人,我需要带回京细查,旁人不得过问。”王玄之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小潼:...可怜的小道士。


        

“是!”小潼听到自己的回答。


        

......


        

方才对着发出阵阵恶臭的尸体,吃完大牢午食,恶心了一片狱友的道一,已经准备好生休息一番,便看到昨天来过大牢的小潼,又来了。


        

可刚吃过午食的他有些不想动弹,便盘坐在草席上看着他。


        

小潼对着这目光,突然有点儿不想上前。


        

快到葵末间时,便将从刘县令那里调来的命令,直接交与牢头,后者一看,亲自从狱吏那里拿来了钥匙,欢快的将道一从牢里放出来了。


        

可道一却站在里面不愿出来,小潼喊道:“道一你还不出来,还想待在里面吗?”


        

道一扭头看着牢头,又看看小潼,“这位大...死者,能和我一起出去吗?”


        

小潼:......


        

牢头、狱吏:......


        

犯人:......


        

当真是个傻子!


        

小潼给了牢头一些银子,“劳烦帮忙安排两个人,将尸体抬到驿馆去。”


        

牢头见了银子,眉眼开笑,当即点了一个人与自己去搬那具发臭的尸体。能在朝廷来的官员面前露脸,牢头表示尸体再臭也是能忍一忍的,绝不是为了银子,他们不是那种。


        

尸体能跟着自己出去,道一非常开心的出了葵末间牢房,跟着小潼去驿馆。


        

到了驿馆见到王玄之的时候,道一的第一句话是,“大人,我的过所什么时候能下来呀?”


        

王玄之斜睨一眼小潼,后者眼观鼻,鼻观心,望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只得自己与道一说了,“道一,难道你不知道吗?”


        

道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显得十分的落后又上进,“我应该知道什么?”


        

“如今你没有过所,身份未明,断不能就这么放你走的,跟我一道去长安验明证身,便可放你自由。”说话向来简单的王玄之,难得说这么长一段。


        

道一心里简直乐开了花,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大人的意思是,我不用过所,也不用到处去问路,过两日跟着你们,就能上京城了吗?”道一关注的不是洗脱罪名,而是能否顺利去京城的事。


        

王玄之哽了一下,“对!”


        

一个为了拐人,另一个则是努力假装被拐,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这才让对方相信,他们相互扯出的蹩脚理由。


        

“一路上有饭吃吗?”为了不让自己接着说傻话,道一随口扯了个话头。


        

“有本官在,不会饿着你的。”王玄之无力,差点儿都放弃了要去查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