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 第五章:有罪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算吃上了饱饭的道一,她是真的不挑剔啊。


        

本来又不是真的犯事,为何不能心安理得。


        

对这位二十来岁的青年说的话,十分不赞同。


        

张口就要反驳,却看见小潼状似无意的瞥了刘县令一眼,立马改口,“那又如何,只要我一日不死,还不能吃饱饭,睡好觉了吗,这是什么道理。


        

还是你们官府就这般胡乱抓人的?”


        

虽然她仍旧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但做人不能怂。


        

可道一并不傻,这人出现是一场转机。


        

要不是师父说过,不要得罪官府,不然后果很严重,她昨天就是再没力气,拼一拼,也是能打赢几个人逃走的,而且,她低头看着变形的尸体,这位大哥身上还有冤屈呢。


        

道一的反应与配合,让小潼松了口气,也多了分警惕。


        

这么聪明的人,要是真犯事了,怕是罪证也不好找。


        

想着要为尸体说话的道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身负数重重罪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哼,任你嘴硬,等明日我家大人回来,上报朝廷,将你判个死罪,看你还有什么好得意的。”小潼似是不屑,抢在刘县令开口前下了定论。


        

呼,道一吐出一口牢里的浊气,幸好明天就有个结论了。


        

再晚些日子,这尸体真不好保存。


        

刘县令附和,“小潼大人说得对,你这个小道士,不好好在观里清修,跑山下来犯事。”


        

“咦,对了,你小子来自哪座道观,我要去讨要一个说法。”刘县令突然想起来这么一茬儿,有师门定然有钱啊。


        

道一:......“我什么罪都没有,凭什么寻我师门麻烦。”


        

“就凭本县为朝廷办事,怎么你要和朝廷作对?”刘县令当真是胆子大,什么坑都敢挖。


        

小潼及时出声,“刘县令,这人是要留着大人明日来审的,我们今天便是审了,最后也得大人来下决断呀。”


        

想到王玄之到了濮阳县之后的种种行事,刘县令觉着还真有可能,不给他面子,今天他能审了这小道士,明天那人说不定就能再推翻他的审判。


        

这般颠覆他权利的事,刘县令自认聪明的不会去做。


        

“哼!!!”脾气不小的刘县令,甩袖离去。


        

大牢里人多眼杂,小潼也不好明言什么。


        

只道:“小道士,你莫要损伤了这具尸体,明日大人回来,若是见不到这具尸体,你的罪会变得更加严重。”


        

哦,懂了!保存好尸体!


        

嗯,目标一致。


        

道一对小潼从陌生人,一下子就上升到了一路人。


        

眼神热情,这让小潼极其不习惯。


        

这种眼神一般都是在大人出行,洛阳街上那些姑娘家才有的。


        

所以这小道士,莫非真是个有特殊癖好的人吗。


        

小潼的眼神在大牢地上的尸体上来回打转。


        

道一会意:我懂,我懂,要好生照顾这具尸体。


        

小潼:......这炙热的目光,真让人难受得紧。


        

刘县令把尸体和道一放一起的时候,她就在内心暗喜了一回,可以明正言顺的保存尸体。


        

嗯,眼里只有尸体的道一,却是不知晓,如果没有小潼来这一遭。


        

她很可能,会和这具尸体,一起烂在濮阳县的大牢里。


        

“放心吧,小潼大人,我一定帮你保管好这具尸体的。”道一拍拍胸脯保证。


        

走出大牢大门小潼一头雾水,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在看到刘县令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尸体和他有劳什子的关系,那小道士要帮我保存。


        

但是想到王玄之的吩咐,还是咬着牙离开了。


        

......


        

翌日。


        

微服离开驿站,前去濮阳县城打探消息的王玄之归来,辅一入屋,尚未落座,便听到小潼来报,本打算先处理一下在外听来的流言,如此只得先见小潼了。


        

小潼向来稳重,像今日这般着急,属头一回,看来那小道士的事,中间有不少的猫腻啊。


        

只是当听完小潼说完昨日大牢里的事,也是惊得不行,那张素来少稳重的脸上,写满了惊愕,更是脱口而出,“那小道士莫非是个傻子?”


        

小潼震惊的朝他看过去,满眼的不可置信:......我家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大人,来一趟濮阳竟是会骂人了,当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吗。


        

被看得不自在的王玄之:现在再解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来得及吗?


        

为了缓解方才失态,王玄之微晒:“所以你与那小道士,约定好今日解决死尸的事。”


        

“是的,大人!”小潼不经意的呼出一口气,熟悉的大人又回来了。


        

从方才小潼的话来看,那小道士要不是方下山,脑子还不怎么好使的那种,这一种审一审,倒是可以直接放了,可她又能明白小潼的话里玄机,瞧着也不是真的傻子。


        

若是另外一种可能的话。


        

想到来了几日查到的消息,王玄之眼底波澜横生。


        

“走吧,我们去一趟天牢。”王玄之微垂双眸,敛去里面的刀光剑影,平静的说道。


        

......


        

“差大哥,今天又有什么好吃的呀?”道一冲着送饭食的狱吏笑弯了眉。


        

成日在大牢里什么样的犯人没有见过,但道一这样的委实少见,因为她是真的笑得很开心,并不是为了讨好他们才笑。


        

本来要板着的脸,也是下意识的一松。


        

对县令的为人他们也十分的清晰,在觉得道一是个傻子之后,更是同情不已,经过一个晚上,便是牢头都对道一和蔼不少,如果说牢头一笑,牢里的其他犯退壁三舍也算的话。


        

当王玄之到大牢的时候,以为会看到一个悲悲惨惨戚戚的小道士,可是坐了一夜牢,面色依旧清净无邪的道人,正在埋头苦吃,时不时还与狱吏友好交流,笑容似乎能驱散大牢里的霉气。


        

而旁边的犯人,则是敢怒不敢言。


        

王玄之险些怀疑走错了地方,毕竟大牢也分好几个地方。


        

还要再做最后的挣扎,那边的道一却是已经看到了他们。


        

“小潼大人,你来啦!”十分欢快的呼喊声响起。


        

在犯人、狱吏、牢头齐齐转过头看向门口时,甚至是王玄之都回头看了他一眼,小潼脸色瞬间爆红,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名字,被人叫出了一种难为情的感觉。


        

分明之前来时,狱吏他们也都这样叫的。


        

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归咎为那个小道士,恐怕是什么什么邪法,他今天一定要看好自家大人,免得被蛊惑了去,那就罪过大了。


        

大牢大门大开,逆着光的王玄之,宛若仙人下凡,与大牢堪比得是一个天,一个地,他如同在闲庭漫步,轻踱着步来到关押着道一的牢房前。


        

一旁刻划着:癸末。


        

犯人按大牢天干地支为犯人等级的划分。


        

道一都快住大门口了,在癸未间。


        

癸末间的犯人,顶多是一些小罪,这是犯人与官吏都明白的事。


        

可刚下山的道一不清楚。


        

所以在王玄之第一句,她就愣住了。


        

“小道士,你知道你犯了杀头之罪吗?”王玄之一反常态,不若早些年审犯人那般,反而直接定罪了。


        

一旁的小潼有心想说一句:大人大可不必为小潼出气到这份上。


        

狱吏:......京城来的官员都这么凶的吗?


        

众犯人努力的抱住自己,本来就在瑟瑟发抖,现在抖得更厉害了,这位官员看着年纪不大,心肠已经这么歹毒了,要是看上他们,拉出去杀了怎么办?


        

刚才还在凑热闹的犯人,现在已经各自蹲回角落发霉去了。


        

实在是这掉脑袋的热闹,他们凑不起。


        

从发现王玄之的时候,道一就觉得,若是他们的祖师父当真成仙之后,又变得年轻,应该就是这人的模样。


        

可是等这人开口,就让她知道,那都是表象。


        

但是这人,那一缕白气告诉她,这人并不坏,看他能左右刘县令的决定,要么官职高于对方,要么比对方聪明。


        

看这年轻男子的衣着,努力回想着师父说过朝廷的朱紫论。


        

她有一个决定,好好抱紧眼前的救命稻草。


        

能不能出狱还得靠这位大人了,而且道一想要是再把这事儿解决,努力一下跟着这位大人混口饭吃,方才听看守大牢的狱吏称他为大理寺卿。


        

大理寺她听九宵观的香客提过,大周朝廷掌折狱、详刑。


        

也是此行的目的所在,眼下大理寺卿到了跟前,一定要抓好机会。


        

长安的大牢啊,那里听闻最是繁华,多少人舍不得离开呢,说不定大理寺牢房里有执念的魂魄更多呢,要是能跟着这位大人做事,可真是太好了。


        

有了决断,道一就知道怎么办了。


        

“我不就是路过濮阳,怎么就有罪了,前有一位胖大人抓我进来,现在这位神...大人还直接说我犯下杀头罪,我罪在哪里?”道一一副完全懵掉了的样子。


        

胖大人...众人脑海里冒出刘县令,画面实在太美好了,感觉不能再想下去了,还有神...神仙吗?看一眼王玄之,一众狱吏、犯人齐齐点头。


        

王玄之:“你看下他。”洁白如玉的手指了指,经过一夜,变了不少样的尸体。


        

众人:......这是要草菅人命吧,是吧。


        

道一一看,那具泡过水,又在牢里和他相处了一晚,趁着她睡觉时,老鼠啃了不少肉的尸体,陷入了沉思,难道她当真有罪?


        

眼下尚不懂律法的道一,她急了!


        

哎,有了!


        

忽然就哭起来了,震耳欲聋的哭声响起。


        

狱吏以大人有事,他以外出看门为由溜了,可怜的犯人,无处可去,被震得脑瓜子疼。


        

小潼也没想到这一茬,在王玄之示意下,也出去守门了,暂时没想起来,他要看紧大人的事。


        

众人都痛苦的离开,只王玄之一人神色自若,甚至带上了几许笑容。


        

他又靠近了牢门几分,牢房里混合着尸体的味道,瞬间冲进了鼻腔里,王玄之的笑容僵了僵,又恢复了他的云淡风轻,凑近了温和的说道:“当然了,若是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本官可保你,以及你的师门无事。”


        

“我一定如实告诉大人!”道一破涕为笑,猛的一点头。


        

心里则是松了口气,肯听人说话就好,不枉费她舍了这么多泪水啊。真怕再来一个刘县令啊,我不管,一句话就是你有罪,她是真的怕了,完全没办法沟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