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一品丹仙 > 第五十九章 烟波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六份材料,成功开了两炉,运气当真不错,沈月娘想将两枚青灵丹都带走,吴升当然不介意,但他需要沈氏再送一套法阵过来。


        

算下来,吴升只花费三金,却换了两套法阵,这就相当暴利了,感觉非常良好。等沈月娘走后,他立刻取出七星子午阵来观想。


        

同样是先把前面熟悉的五个云纹定格后剥离出来,为气海小岛增加了一千七百粒灵沙,剩下的云纹纠缠在一起,吴升慢慢观察。


        

观察两天后,他有所领悟,照着自己预想的图案向上一收,强行剥离!


        

劈劈啪啪一连串爆响之后,七星子午阵的各件阵盘全部碎裂,化成一堆堆粉末。


        

失败了!


        

虽说失败了,但吴升提取的云纹,几乎就要成形,只缺了几笔!


        

两笔?还是三笔?或者四笔?


        

很明显,新出现的云纹,比从木道人那里得来的云纹要复杂得多,笔画也多出一倍以上,虽然在最后剥离时,因为对云纹的判断出现错误,导致阵盘被毁,却已经非常接近成功。


        

接近成功的急切心情,让他无法再坐等沈月娘下一次送上门来,他决定追上门去!


        

一路追出狼山后,前方路旁远远看见几条身影,依稀就有沈月娘,吴升大喜,更是加快脚步。 记住网址m.dzs5.com


        

到了近前,才发现情况不对,沈月娘和沈三之所以停在这里,是被人堵住了去路,堵人的是烟波叟和万涛谷主。


        

沈月娘和沈三回头看见吴升,眼中都是一喜。


        

烟波叟和吴升没什么交情,两人虽然见过面,也算知道,但真正的实质性互动只有一次,吴升把烟波潭的法阵给“吃”了一大半。


        

反是万涛谷主和吴升更熟悉一些,向他笑道:“居士来了?”


        

吴升拱拱手:“不敢……这是怎么说的?”


        

万涛谷主手一挥,张开柄折扇,轻笑道:“这两位小朋友恼了烟波道友,烟波道友正要向他们讨还道义,我来作个人证,呵呵。”


        

吴升又问烟波叟:“道友这是……”


        

烟波叟斜瞥吴升:“和你有什么牵扯?不要多管闲事!”


        

吴升笑了笑道:“还真有牵扯,这两位朋友与我有缘。”


        

烟波叟道:“老夫这里的事先了结,再说你的事。”


        

吴升道:“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办。”


        

烟波叟瞪眼:“你是想横插一脚?这两个小贼出尔反尔,看了我家灵丹不买,掉了包就想跑,你待怎样?”


        

沈三叫道:“你这老头好不讲理,买货之前先看货,不满意当然可以不买,哪里就掉了包?分明是诬陷!再者,你当时缘何不说,这会儿又追上来吵闹?”


        

这是狼山中杀羊牯的常见套路,而且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套路,当时不说是因为要找帮手,帮手找来了,自然就“发现”灵丹被调包了。


        

烟波叟的实力,吴升早有耳闻,毕竟在狼山也混迹了半年,知道这老头水平高不成低不就,修为接近资深炼气士,他在狼山赖以生存的绝活儿是炼丹。


        

沈三和沈月娘联手,想要胜过这老头是比较够呛的,因为这厮斗法时擅长用毒,但这厮想如愿以偿也办不到,真正的倚仗还是背后笑着看热闹的万涛谷主。


        

这种事情没法讲理,既然被盯上了,要么舍钱消灾,要么杀出一条血路。但有万涛谷主做帮手,杀出血是必然的,路是肯定没有的。


        

“欠你多少?”吴升问烟波叟。


        

烟波叟道:“掉包了我最好的上品灵丹,价值十金!”


        

沈三怒极,气得嘴唇哆嗦,指着烟波叟:“你……你……”


        

烟波叟笑嘻嘻的盯着沈月娘:“若赔不出来,便随老夫回狼山走一遭!”


        

吴升搞明白了,这是要劫色,他也没能耐和万涛谷主撕破脸,唯一的办法,只能走走万涛谷主的门路,看人家卖不卖这个情面,让沈三和沈月娘赶紧离场。


        

吴升凑到万涛谷主身边,和他私下交流:“谷主,卖个人情,在下对这小娘子……”


        

接到吴升塞来的五镒爰金,万涛谷主顿时了然,聪明人一点就透,不用再废什么口舌,万涛谷主笑指吴升:“英雄救美?”


        

吴升拱手:“行个方便……真情,绝对真情!动一次真情不容易啊谷主,和东山小楼不一样。”


        

万涛谷主似笑非笑的盯着沈月娘,又看看吴升,低声道:“那我便成人之美。”笑着离去。


        

烟波叟惊道:“谷主,怎么走了?”


        

万涛谷主在远处笑道:“烟波道友,人家松竹来真的,散了散了。”


        

烟波叟扭回头来怒视吴升:“我先相中的!”


        

吴升塞给他两镒爰金,道:“烟波道友,给个薄面。”


        

烟波叟却不接,又推了回来:“老夫差这这钱么?”


        

吴升脸色沉下来了:“都是狼山同道,道友何苦为难我?”


        

烟波叟怒道:“这小娘皮上次来时我便相中了,赔不出钱就随老夫回去抵债,你若也有意横插一脚,须得有个先来后到!”


        

吴升干咳了一声:“那行,照你的提议,你先来。”说着,退到一边,抱手等待。


        

再看眼前的两个后辈,已经抽出了法器兵刃。沈三是两柄飞刀,左右手各持一柄;沈月娘则是一把铁珠,一个个珠子在指尖翻滚跳跃,灵动异常。


        

没了帮手,烟波叟对付两个后辈殊无把握,何况旁边还有个吴升?


        

他指向沈三和沈月娘:“等着,老夫这就去请人主持公道!”


        

回头恨恨望向吴升,直接跑了。


        

沈三和沈月娘要待追上去,吴升拦下道:“慎重,这厮擅毒,不要莽撞,回头再设法出这口气。”


        

沈三恨恨道:“亏得五弟赶来,否则今日难以善了。”


        

吴升招呼道:“就怕你们出事,我特意过来看看……走吧,我把你们直接送回平舆。”


        

沈三欣喜道:“好极,家中大人也一直念叨着五弟……月娘……月娘走啊……”


        

吴升送他二人回了平舆,并没有离开,重新住回了沈宅,等着沈氏给他找第二套法阵,指明还是要七星子午阵,这本就是他追出狼山的原因。


        

一个能炼青灵丹的人,沈氏对他自然只有精心照顾、热心接待的份。过了十多天,他们终于从宋国订到了一套使用过的七星子午阵,送到吴升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