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一品丹仙 > 第五十八章 大炼私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实说,吴升的确可以独自炼丹,配方他有,炼丹步骤也懂,控火的手法更铭记在心,由于小岛火山初成而导致的真元输出不足和控火不熟,也可以指挥别人来完成这一步,比如眼前的沈月娘。


        

何况,这也是吴升孜孜以求半年的目标,虽然还有灵力色泽表中还有六种颜色没法替代,但能够大幅度降低成本是毋庸置疑的了。


        

“你们现在弄到什么材料了?姜黄灵芝和长翠青羽找到了?”


        

“两味主药都找到了一些,其余材料差得不少,如果能从狼山这边买到的话,够开三次炉。”


        

吴升心中一喜,这两味灵药能开三次炉,那就意味着按照自己的替代法,可以开不止三次,甚至六次都有可能!当然,他也有些奇怪:“这才半年,你们就收集了那么多?家里不是揭不开锅了吗?”


        

沈月娘道:“友人所托。”


        

吴升点了点头,难怪。这两味灵药是炼制青灵丹的主药,稷下学宫明令禁止售卖的东西,很不好弄。


        

既然这样,吴升倒是可以应承了:“把姜黄灵芝和长翠青羽送过来,再给十五镒爰金,其他灵药我来准备,哦,再挑个好丹炉送来,我这里没有。”


        

沈月娘道:“可以,我回去后立刻送过来。或者,你跟我们回平舆?”


        

吴升摇头:“还是送过来吧。”


        

沈月娘道:“那,你的酬劳呢?需要多少?”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两味可以调制三次分量的主药,差不多价值十金,再有十五金购买辅药,这就是青灵丹的炼制成本了。但让吴升白辛苦一场,没这个道理,就算他们沈家,也不会白白做这个中人。


        

吴升道:“除了丹炉,我还要一座法阵,下品即可,当然,不会白要。如果丹成,我花十金购买,如果丹没成,我付二十金。”


        

也就是说,如果找来的法阵价值二十金,吴升炼丹成功的话,报酬是十金外加一个丹炉,如果失败,那报酬就只有一个丹炉。


        

相信沈氏肯定不会当免费中间人,所以一枚青灵丹如果拿出来售卖的话,价格应该在四、五十金。再高的话就不行了,出得起更高价的人,多半也拥有向稷下学宫索取长寿丹的资格,向他们兜售的话,风险很大,他们拥有反手将沈氏举报给稷下学宫的能力和意愿。


        

沈月娘考虑完毕后道:“五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就告知家中大人。”


        

沈氏的动作很快,七天之后,沈月娘就把姜黄灵芝、长翠青羽和一尊普通丹炉带了过来,陪同她来狼山的依旧是沈三,一则保护她的安全,二则积极现身莲浦集,为沈月娘打掩护。


        

除了两味主药外,沈月娘还带来了一套阵盘,共七件法器组成,名七星子午阵。吴升怀疑,应当是沈氏自家弄来的阵盘,否则怎么会那么快?


        

沈月娘表示,阵盘先给吴升,剩余十金的辅药支出由吴升想办法,丹成后吴升也不必再付购买法阵的支出,两者相互抵消,如果炼丹失败,吴升需要支付十五金,补给沈氏。


        

这是加大吴升炼丹的奖励或者惩罚,也表明沈氏对这套七星子午阵的估价是二十五金左右。


        

至于丹炉,属于最普通的那种,也就是两、三金就能买到的,吴升和沈月娘谈的是几十金的买卖,两、三镒爰金就不值一提了。


        

吴升立刻开始配比药材,他用来替代的材料比原配方多一倍,足有二十多种,但总体花费却大大降低,并且可以减少两种主药的分量。


        

沈月娘带来的两味主药只够配置三份材料,但吴升却配置出了六份,自己的花费也只有三镒爰金。


        

如果青灵丹炼成的话,相当于他用三金的成本,买到了二十五金的七星子午阵。


        

丹药配置完成后,吴升用沈月娘带来的丹炉开始炼丹,由沈月娘控火,他来指挥。


        

坐在丹炉边,沈月娘很不自信:“五哥……我真的行吗?”


        

不行也得行,吴升给她打气:“相信自己,就能飞!”


        

“飞可不行,我这辈子都到不了那么精深的修为……”


        

“专注一些……丹火向北……去铅出芽……”


        

“何谓芽?”


        

“见铅了么?黑铅……铅边之色泛黄,这就是黄芽……火分阴阳,一大一小……”


        

“南大北小?还是反之?”


        

“皆可!出砂了……好,阳火反冲,向东……缓一缓……加大火势……缓一缓……再加……”


        

吴升取出一根燃香,掐了三分之一,插在边上:“香灭时,换阴火反冲……”


        

“……五哥,你别走啊……”


        

“我去茅厕!”


        

折腾了一天工夫,吴升让沈月娘去休息,沈月娘着实疲乏不堪,去了吴升的房中倒头就睡。


        

吴升招手,冬笋上人从林中匆匆转了出来:“来晚了,来晚了,老夫刚到,什么都没看见,还请居士恕罪!”


        

吴升笑骂:“那是我妹子,看见了又如何?快点接手……火不能灭!”


        

“这是要炼丹?方家面前,这不是让老夫丢人现眼?”


        

“不帮忙就不买你的假货!”


        

“是是是,那老夫就勉为其难,贻笑大方了!”


        

等老头坐定,吴升继续指挥:“化南作北,母子相克!”


        

冬笋上人对炼器炼丹一道可谓轻车熟路,不用吴升解释术语,直接操控真火,相当顺溜。


        

“结气朱英,炼之固形……”


        

“金水相交,复卦发爻,依刻漏见中壶……”


        

“日月成形,沧海回清!开炉!”


        

冬笋上人凑到炉前,鼻子嗅了嗅:“好香!这是什么丹?一炉开三粒……半?”


        

“废了……”吴升叹惜。


        

“啊……不怪老夫,老夫这一天……都是照居士吩咐……”冬笋上人顿时手足无措。


        

“没人怪你,撇清什么?”吴升没好气道。


        

想了想,冬笋上人伸手入怀,掏出四件假雷击木,眼巴巴望着吴升:“可以收么?老夫揭不开锅了。”


        

吴升给他数了两百个蚁鼻钱:“走吧,我再调配一炉,明日午时再来!”


        

冬笋上人走后,吴升洗净炉渣,重新换了一份材料,准备妥当,进屋叫道:“太阳晒屁股了,月娘快起来!”


        

“啊——五哥,你,你,你,出去!”


        

被埋怨了一通“擅闯闺房”之罪后,沈月娘继续开始炼丹,还是同样的步骤,这回她显得熟练多了。


        

第二天午时,疲惫不堪的沈月娘被赶去睡觉,这回她把门插上了,还把柜子挪到门口顶住,这才安心睡觉。


        

探头探脑的冬笋上人再次从林中被叫了出来,接着下半程炼制。


        

第二炉丹药再废。


        

这回吴升总结经验,改进了两个人结合间隙的步骤,两天之后,开启第三炉丹药。


        

这回成了!


        

“这是什么丹?”冬笋上人好奇的凑在丹炉口端详。


        

吴升当然不会告诉他,随口编排了一个明目:“六味地黄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