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厉封川颜景艺 > 第1716章 酒有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一眼厉云惜,悦雅把托盘上的两杯酒分别放到他们的面前,眼睛里有什么一闪而逝。


        

莫名其妙被她看了一眼,厉云惜心头有些疑惑,看着面前的酒没有动。


        

“悦雅,我们点了。”解释了一句,温沐风将他和厉云惜面前的酒一起放回了托盘上。


        

“啊!”


        

悦雅看着放回去的酒杯蓦地惊叫一声。


        

厉云惜和温沐风被这一声吓了一跳,不由奇怪地看向她。


        

“总裁,你刚刚点的明明是白开水嘛,这个酒是我私人请你们喝的。”


        

在发觉自己声音有点大了之后,悦雅压下慌乱,扁扁嘴委屈地道:“这次是您的提拔,我才能和云惜一起做左线这个项目的,除了感谢您,我也想借着这杯酒和云惜把误会解开,你们这样……很伤我哎……”


        

说到最后,她的眼泪真的要涌出来的样子。


        

厉云惜:“……”


        

云惜?她听着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她们根本没有这么熟,不要故作亲昵好不好?


        

还有,她怎么不知道悦雅是这么楚楚可怜的人呢?


        

这眼泪,说来就来,她确定不去当演员吗?


        

照她的功力,即使是个女配,说不定也能大火一把呢。


        

看着她,厉云惜的心里颇有些惋惜。


        

这是什么眼神?


        

悦雅感受到对面投来的眼神,心里有点发毛,这个,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偷觑两人一眼,看着他们面色如常,她提起的心又稍稍落下了。


        

不可能发现的,这个东西根本就无色无味。


        

想到这,她的眼神在刚刚的两杯酒上掠过,心里有点纠结,刚刚被温沐风随便放到托盘上,两杯酒的顺序已经被打乱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杯是哪杯了。


        

管它呢!


        

反正两杯都放了东西,虽然效果略微有些差异,至少都能让人软倒就是了。


        

打定主意,她把酒杯推过去,诚恳道:“他们也不在,只有咱们三个喝了,我先干为敬。”


        

说着,拿起自己的酒仰头一口喝干。


        

员工都空杯了,作为总裁,一点不喝也不好,温沐风拿起杯子抿了一口便放下。


        

厉云惜心底其实是有些怀疑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悦雅的酒可能没那么简单,在她犹豫的时候,温沐风很自然地要拿起她的酒杯代她喝。


        

“这是什么意思嘛?”


        

见他的动作,悦雅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她嗔怒地看着温沐风,矛头却指向厉云惜:“我知道你对这次跟我合作很不满,但我也诚心跟你解开心结,你为什么就这么……”


        

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厉云惜没等她说完,一把夺过温沐风手里的酒,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终结她烦人的聒噪声。


        

这个女人,她要是不喝,绝对能念她一晚上,反正现在身边有温沐风在,她还怕她不成!


        

眼里的亮光差点没掩藏好,悦雅悄悄收回目光,脸上神色十分满意。


        

喝了就好,哪怕两个人只是抿一口,药效照样和原来一样。


        

“沐风!”


        

秦心玫焦急的声音突然从身后穿来,三人都望了过去。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心玫的身上有些狼狈,红裙上有一些灰尘,她惊慌地喊道:“沐风,快点,那边都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直觉是手底下的员工出事了,温沐风也有些紧张,从吧台边站起身。


        

嗯?


        

不明就里地,厉云惜跟着也站了起来。


        

“秦回他们和几个酒鬼打起来了,劝也劝不住,你快点去吧,晚了可能要出事!”


        

拉着温沐风的胳膊,秦心玫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瞟悦雅。


        

在厉云惜看不到的地方,悦雅悄悄朝秦心玫点了点头。


        

收到这个暗号,秦心玫几乎是喜不自胜,她极力压下要扬起的嘴角,辛苦地挤出一脸焦急的模样,这样一来,出来的效果反倒是出奇的好,显得事情真的很严重的样子。


        

见她这样,温沐风抬脚,跟着她往人群中疾步走去。


        

刚走两步,他猛然顿住,回头看了一眼要跟上来的厉云惜,叮嘱道:“云惜,人多手杂,你就别过去了,到时候误伤了你,待在这,我一会就回来。”


        

跟着他走了两步,听他这样说,厉云惜也止住步伐,略一思索便点点头:“好,你自己也小心。”


        

“嗯。”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温沐风被她话里的关心之意弄得心头一热,再看她一眼,才抬腿离开。


        

递一个眼神给悦雅,悦雅会意,一个转身,突然消失在人群里,秦心玫望着身后坐回吧台的厉云惜,心里冷笑不断。


        

哼。


        

厉云惜,我会让你知道勾搭别人的男人会是什么下场!


        

……


        

坐在椅子上,厉云惜有些百无聊赖地观看调酒师花式调酒,她看着调酒器一遍遍被抛起,接住,抛起,又抛起……


        

咦,怎么回事?


        

眼前的画面突然出现了重影,厉云惜心中奇怪,莫非看久了眼花了?


        

她晃了晃头,却没想到,原先只有两个的重影突然晃出了十几个,她心里面蓦地一惊。


        

不对!


        

心中惊惧不已,她猛地站起身,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要软倒,吓得她赶紧扶住吧台。


        

这时她才真的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了。


        

心里头一阵心慌,她的心跳以极快的速度在胸腔里面乱撞,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极速狂飙,又像一个调了最大转速的马达,快得似要失去控制,心脏要从肋骨中蹦出来。


        

拿起包,厉云惜慌乱地找手机。


        

她要打给阿栗哥哥,她现在根本像是要死了。


        

手却总是摸不到包包的拉锁,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千千万万条拉锁,却没有一条是对的,她的手总是扑了个空。


        

不行,冷静下来,厉云惜!


        

脑中的意识飞速流逝,她早就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软软地趴在了吧台上。


        

人声,音乐声,人影,整个酒吧……一切好像都在天旋地转般,缩小又放大,靠近又远离……


        

呜呜——


        

她好像听到了谁的哭声,但那声音,又好像是她自己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