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厉封川颜景艺 > 第1314章 伤他的人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别担心,他正在抢救中!”


        

手术室里匆忙跑出名医生,匆匆交代一句,却被厉云惜冲过来拦住了路。


        

她精致的小脸上全是汗水,几乎快哭了:“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活阿栗哥哥!好不好?”


        

医生牵强地露出抹笑,那男人送来的时候身中数刀,能不能救活谁又说得清?


        

“小姐,不管结果如何,都劝你有个思想准备。”


        

她叹口气,转身离开。


        

厉云惜听后,趔趄了两步,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中,倏地就留下两行泪水。


        

“不!阿栗哥哥不可能有事的……”


        

她深呼吸好几口,才勉强扶着墙没昏过去,心中不住地念叨着:阿栗哥哥,求求你,你千万别丢下我。


        

想着想着,厉云惜越来越担心,在幽暗地手术室门口站着,一颗心跳的砰砰砰快。


        

满脑子都是阿栗!是阿栗受伤前拼命护住她的画面,亦是他倒在血泊中人事不省的那一幕! 记住网址m.dzs5.com


        

被颜景艺小心翼翼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她,生平第一次这么害怕,她望着那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心里沉痛的不能呼吸。


        

浑然不觉,身后已有道矫健的身影,正朝自己缓缓靠近。


        

厉云惜才擦掉脸上的泪水,转身时,便瞪大了眼睛。


        

一个带着口罩的高大男人,不知何时已在她身后,将利刃哗地抽出刀鞘中。


        

厉云惜好看的柳叶眉拧成了一团,紧张地揪住裙角:“你,你要干什么?”


        

“里面那个没死,当然就先抓你。要不然,怎么和上头的人交差?”


        

高个子男人拿着刀,嚣张地晃动,惊的厉云惜心都要跳出来了,最后抵在了厉云惜的后背上,低声威胁:“乖乖地,跟我走一趟。”


        

厉云惜知道他们说里面的人,就是手术室中的莫离。


        

她只好听从男人的话,却慌忙地把手机藏在裙底,给莫琛拨去,莫哥哥这时也该来了。


        

厉云惜猜的很对,现在,莫琛就在拐角处,机警地侧头,冰冷的目光落在那劫匪身上。


        

“交出来!”劫匪看到了她的小动作,抢走手机,往地上一砸,“信不信我杀了你,给我老实点。”


        

厉云惜惊叫,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几乎是嘴唇发抖地讪笑:“那个……那个,大哥,你是为了钱才绑架我的吗?你上头给的起的我也能给。”


        

劫匪对一直叽叽喳喳的厉云惜有些不耐烦,刚刚打算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到脖子上有道冷意。


        

厉云惜看着玻璃上的倒影,吞了口唾沫。


        

“放开她。”


        

莫琛把刀刺入劫匪的皮肤,鲜血四溅。


        

劫匪明显有过慌乱,却故作淡定:“可是厉云惜还在我的手上,你敢对我下手!?”


        

“但是我敢杀了你,你敢杀了厉云惜?”莫琛薄唇勾起,吞出的话不疾不徐,却让劫匪颤栗了下。


        

是的,劫匪不敢,因为上头的人只说抓住厉云惜来威胁那个人,没说杀,要是杀了还拿什么去威胁?


        

“我数三下。”莫琛瞳孔一缩,捏紧了手中的碎片,继续刺进他的脖子里。


        

“算你狠!”劫匪功夫不差,纵身一闪便飞快地朝前逃了。


        

厉云惜腿软,差点摔在地上,眼圈已经被吓红了。


        

莫琛这才把碎片,哐当一声朝垃圾桶扔去,扶住了她。


        

“发生什么事情了?”莫琛紧蹙着眉头。


        

厉云惜又吧啦吧啦掉下几滴泪,哭的隐忍,却极力遏制住,做出坚强的一面:“我和……阿栗哥哥在酒店的时候……被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人……”


        

莫琛板着脸,深叹口气,厉云惜现在情绪波动的厉害,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的,根本问不出来什么。


        

“你别着急,这事儿可怡迟早会知道。慢慢说,我看看背后到底是什么人想害阿栗。”


        

厉云惜苍白的脸蛋上,蒙上了层惧怕:“他们捅了阿栗哥哥……呜呜呜……”


        

莫琛微微皱起眉头,太阳穴微微跳动,有些不耐地抬起修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


        

就在两个人一言一语的问话时,紧闭的大门历经了数小时后,总算被打开了!


        

厉云惜第一个冲上去。


        

五个护士推着病床出来。


        

病床上的阿栗紧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氧气罩,身上插满了管子。


        

“病人家属,是谁?”


        

“我我我……我是。”厉云惜发着颤音,跑到了医生面前,“阿栗哥哥怎么样了?没……没事了吧?”


        

“暂时算是抢救过来了,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好好静养。”医生和厉云惜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把人送到了VIP病房里。


        

屋里的消毒水味儿很重,透着静寂,还有厉云惜又哭又笑、极其压抑的啜泣声。


        

她瞧着莫琛的脸,总算是脱离了鬼门关,总算是救活了!


        

而莫琛则命人,联系人查查到底是做的。


        

忙完这些后,才推开病房的门,踩着极轻的脚步走到床前。


        

厉云惜此时已经冷静了,她盯着阿栗的脸,一刻也不移开视线,脑海里回想着事发当天所有的细节。


        

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害阿栗的凶手!


        

她清澈的杏眸里,透出一片坚决,自己从来都是被人保护着,这次,她也要试着用个人的力量维护她爱的人!


        

努力地一遍遍回想,厉云惜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转身与莫琛对视,嘴角微抖,嗫嚅地喊道:“莫哥哥……”


        

莫琛神色一紧,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嗯。”厉云惜乖巧地点头。


        

厉云惜刚打算激动地告诉莫琛,自己想起了什么,却看到莫琛摇头  ,他示意莫离需要静养,还是出去说事吧  ,别吵到了他……


        

两个人轻手轻脚地走出去。


        

“我觉得今天抓我的杀手,和伤害阿栗哥哥,还有和在休息室对你们动手的人,都是一路人……”


        

“你肯定?”


        

厉云惜清纯的脸上有着思索:“百分百我倒是不敢说,但是今天我一直都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


        

从去情人树开始,她就觉得有人在跟着她。


        

但是阿栗哥哥说没有人。


        

她也就相信了,并没有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