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阴山箓 > 第三十九章 不动声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脸上挂着颇具风尘色的笑意,身子蹁跹,可说句实话,巫支祁心里有些发毛。


        

没别的,当初他是见过当初那位北邙葬剑人黄寇的。


        

当时在枯林禅寺中,这鬼修剑气犀利,同另一个走炼体路子的魔修互相配合,搞得巫支祁很是狼狈。


        

后来大家一起进了青帝宝苑,便没有了后面的消息。


        

巫支祁一直觉得自家之所以不能催动这青帝宝苑,恐怕还是与这两人有不小的关系。


        

现在重新见到这位北邙葬剑人,他暗地里也想用祸水妖瞳好好瞧一瞧这位“黄寇”是什么路子。


        

可此地毕竟是阴阳界内,上面坐着的又都是成名已久的好手。


        

薛少君与令狐公看着一副昏聩的样子,全无修行人的自觉,可巫支祁知道什么才叫“虎老不咬,一动杀人”。


        

若是给他们瞧出端倪,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巫支祁穿着一件轻薄的嫩绿纱衣,领着一干舞女走上花厅。


        

“左公子,这小南班内都是些修行有成的妙龄女子,虽不能说各个皆是国色天香,可胜在人人曲径通幽,别有洞天啊。”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令狐公侃侃而谈:“若是与之春风一度,增进彼此修行,这也算是我们修行人仅剩的几件乐事之一。”


        

仅剩的几件乐事,我看你乐子挺多的。


        

苏彻瞧了一眼令狐公。


        

“那若是给人家采了呢?”


        

“只能怨自己功行不够,还有什么可说?”那假黄寇嘿嘿怪笑:“左老弟,若是看上哪个,愚兄这里倒是有几个采战的法门。”


        

你的采战法门?


        

说句实话,苏彻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这所谓的“双修之法”。


        

没有别的原因,纯粹是因为技术……


        

双修之法可谓是道佛魔妖几家都有所涉猎的部分。


        

道门称之为“阴阳双修”,佛门称之为“欢喜禅”,魔门则有“夺机之术”,便是风格最古板的儒家,也有所谓“先圣之礼”“敦伦之仪”。


        

更有传说,上古五方五帝之一的中央黄帝便是走得阴阳双修的路子,据说有一本名为“天地交欢阴阳和合大悲赋”无上秘典便是这位上古黄帝所传。


        

玄门以此为鼎炉,交感阴阳,可练就一颗不老长春丹。


        

佛门以此为试炼,披荆斩棘,能修成一寸如如不动心。


        

魔门以此为机变,巧取豪夺,借他人成就渊薮幽深念。


        

大体而说,这一法门,有利益双方的,有只利益其中一方的,当然也有损人利己的。


        

当然还有许多邪法,能同时影响多方。


        

其中神秘剑修所说的“采战之法”,便是一种损人利己的双修战术,能够夺取对方精华助益自身。


        

算不上什么堂皇正道。


        

苏彻一直觉得要祸害对方根本不必学什么采战之术,领一张结婚证就足够把对方苦胆都祸害出来了。


        

“列位,这位是北邙鬼祖宫的左冷禅左公子,”薛少君微笑道:“今天请列位出来不为别的,谁能让左公子饮水酒一杯,本座便重重有赏。”


        

“那若是左公子不喝呢?”


        

令狐公笑着问道。


        

薛少君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寒意。


        

“不喝么?那就请那位姑娘表演一个节目了。左公子不肯喝,我们却是要喝的。”


        

苏彻心里暗想,阴阳界内的这两个鬼帅,总不会拿出石崇劝酒的手段吧。


        

不过这巫支祁应该不怕砍头。


        

毕竟当初在牛首山古墓里面就见过这位掉头的手段。


        

“何必如此麻烦。”


        

苏彻端起那明器酒杯,向着巫支祁虚虚一点。


        

“不知姑娘贵姓?”


        

“出来行走不敢用本名,班子里姑娘们都叫我玉奴。”


        

“好名字。”


        

苏彻笑了笑:“姑娘有什么才艺,不拘什么吹拉弹唱,随便操演一番,我便饮酒一杯,如何?”


        

直娘贼的小色鬼。


        

巫支祁心里一通骂,招惹谁不好,偏来惹我?


        

“启禀公子,玉奴她刚入班子内,吹来弹唱都刚学呢,不如小女子为公子来一曲反弹琵琶……”


        

立即便有其他女子来为巫支祁解围。


        

“你倒是有几个好姐姐啊,玉奴。”


        

苏彻冷冷一笑。


        

“不过我只要你来演。”


        

“左公子,既然这玉奴不会,你正好不饮,换个小娘……”


        

令狐公这边劝着,倒真有些苦口婆心的样子。


        

薛少君坐在一边只是饮酒,眼神却是冷冷地看着巫支祁。


        

“就是就是。”


        

那神秘剑修笑道:“我看这位玉姑娘腰身紧致,并未开面,一看就是个未经云雨的雏儿,这种姑娘有什么意思?”


        

陆柏与太公冲彼此对看一眼,埋下头奋力开吃。


        

上面怎么着也与他们无关。


        

“我不难为她,我想看的那个调调她还是能演的。”


        

苏彻眼神盯着巫支祁道:“学猴子吧。”


        

“学猴子也算是表演么?猿猴这东西粗鄙不堪,虽说像人,却是十足十的畜生。”


        

令狐公作为曾经的狐妖,对这世间的动物显然有他自己的评价标准。


        

“倒不如扮猪、扮狗,总比学猴子强。”


        

巫支祁不动声色,只是眼眶里努力含着些泪水。


        

“我只看翻跟头。”


        

苏彻拿出几分疏狂的放诞。


        

“你不想翻也行,接我一剑。”


        

巫支祁将牙咬碎。


        

他倒不是怕了眼前的这劳什子左冷禅。


        

一身硬骨头怕这个?


        

你砍过来一剑,袁爷爷眨一下眼便算是输。


        

巫支祁只怕这左冷禅耍起酒疯,害得自己暴露出来,那就是真的是白费劲了。


        

“请公子与列位看好。”


        

巫支祁也无有二话,双脚跺在地上腾空而起,便在空中翻滚一周,又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地上。


        

陆柏看得眼前一亮。


        

这位的身段、发力,以及最后的保护。


        

都能说明这位玉奴姑娘多半走得是炼体的路子。


        

“如何,左公子可满意了?”


        

薛少君笑了笑。


        

令狐公则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他是诚心诚意的请这鸟毛左冷禅来府上做客,谁知道这厮非要看耍猴戏。


        

这把他令狐公当成什么了?


        

苏彻自然对令狐公的恚怒心知肚明,不过眼前这个能够同巫支祁开个玩笑的机会决不能就这样放弃。


        

“薛前辈有所不知,在下自幼喜欢求仙访道。当初如嵩阳山中结庐而居近十年,那些年只有嵩阳山里的猴子还陪着我。”


        

“原来如此。”


        

薛少君微微一笑。


        

喜欢猴子,不过是个托词罢了。


        

鬼祖宫门下连鬼妾都养了,还差养几个猴子?


        

归根结底,还是要借此闹事罢了。


        

几人说话间,巫支祁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翻起跟头来。


        

他修行八九元功,求得就是肉身成圣,翻几个跟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一个、两个、三个……


        

一开始几人还在那里聊嵩阳山里的猴子,后来不约而同的盯着还在那里翻跟头的巫支祁。


        

因为他跳的太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