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阴山箓 > 第三十八章 原来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令狐公的宅第让苏彻对修行人所能达到的繁华富贵有了全新的认识,雕梁画栋、描金缀玉等词汇在令狐公的这座大宅面前都显得太空洞了。


        

作为阴阳界的六部鬼帅之一,练就还丹的五品高人,令狐公有近乎无限的资源和时间来精心打磨他这座宅邸。


        

苏彻刚刚步行经过的花园,每日有九百鬼仆来重新修整一番,每一朵花、每一片叶看似天然,却都是精心修饰的结果。


        

令狐公乘凉的座椅花费了某个老鬼数十年的苦功才做成,是正宗的“鬼”斧“神”工。


        

相较之下,凡俗帝王的物质享受就显得有些望尘莫及了。


        

当今陛下当然能给御花园凑齐九百个鬼花匠,但要他们像令狐公这般精心打磨数百年却是不能。


        

大梁建国总共也不过三百余年。


        

“令狐在这宅子上花费了不少心思。”


        

相比于恶鬼凶灵身形的令狐公,薛少君确实是一副仙风道骨的高人样貌。


        

苏彻很难把眼前这位修行人同阴阳界内总理大小庶务的大管家形象联系起来。


        

“不在这里花心思,又能去哪里花心思呢?” 记住网址m.dzs5.com


        

令狐公说着在前面一抬手道,前面便是一座花厅。


        

一人穿着一身麻衣,头上绑着一根黄色丝巾,正在花厅外等着。他远远看见苏彻来了,便笑着说道。


        

“你怎么来了。”


        

果然有鬼。


        

眼前这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与苏彻在枯林禅寺中交过手的北邙葬剑人黄寇。


        

眼前这人眉眼间一股傲然剑气,谈吐自若,好似跟苏彻非常熟悉一般。


        

若非真的葬剑人已经被自己锁拿在青帝宝苑的神禁之内,而且自己又确实和这位鬼祖宫的门下行走从未有什么交情。


        

鬼祖宫来的人恐怕也给眼前这人骗去了。


        

这一位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阴阳界里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都来了,我又如何不能来?”


        

苏彻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你可知道门中派了多少人来找你,为你若是耽误了门中的大事,鬼祖他老人家怪罪下来,又有谁能担待得起?”


        

那人嘴角微笑并不答话。


        

薛少君不动声色,眼睛确是微微眯了一下。


        

只有东道主令狐公故作惊讶道。


        

“怎么黄先生并非左公子的老师么?”


        

苏彻看了一眼令狐公。


        

“他与我是什么关系,你且去问他。”


        

那人微微一笑,暗道一声孺子可教。


        

“这位是左冷禅左公子,算是宫中新晋崛起的一位客卿,鬼祖他老人家也是极为看中的。至于为何说他是我的弟子,这道让黄某有些犯难了……”


        

原来是你。


        

自家这千古人龙的马甲也只是亮过几次,能在这阴阳界内认出自己还喊出千古人龙的大概只有一人。


        

眼前这人并非别人,正是苏彻与陆柏在郭北县外棚子那里见到的神秘剑修。


        

不是说这阴阳界只有午时能进来,平时赑风吹息不止,连神魂都要冻碎么?怎么此人竟然来去无阻?


        

“若非如此,又如何能见到你。”苏彻看了一眼这神秘剑修,不知道他为何要假冒黄寇,不过现在正好一起演下去。


        

借着这位假冒的北邙葬剑人,自己这左冷禅的身份才立得住。


        

而神秘剑修也能接自己的口再得一份承认。


        

“那倒是委屈左公子了。”


        

令狐公似乎对苏彻更感兴趣一些。


        

“左公子之前在何处修行,之前确实没有听北邙一脉的道友提起过。”


        

“哦,我本事嵩阳山中一介散人,入鬼祖宫中时日不久,前辈没听过我的名头倒也正常。”


        

“我看道友一身阴气精纯,双眸之中阳气凝练,”薛少君忽然插嘴道:“恐怕有高人指点吧。”


        

“哈哈,还是薛兄眼光毒辣,旁人不知道,咱们这位左公子曾得过鬼祖他老人家亲自指点,是以人身修行玄阴神通不说,那一手剑术也很老辣。”


        

那位神秘剑修倒是擅长补锅,苏彻能看出令狐公与两人对自己还有些怀疑,这假黄寇在这里连消带打,将两人的疑窦化解不少。


        

苏彻想到这里不经意间瞥了太公冲一眼。


        

真正要紧的还是这老鬼。


        

想到这里苏三公子倒是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刚刚同司空徒交手的时候顺手将这奸滑老鬼斩了就好了。


        

“北邙一脉果然颇多良才美质,鬼祖他老人家教养弟子的本事,我们也是知道的。”


        

令狐公哈哈一笑:“左公子、黄行走,咱们这就入席吧。”


        

花厅之中,自然另有一番奢华。


        

令狐公这老鬼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许多珍惜古玩充作锅碗瓢盆不说,菜色也极尽精美。


        

寻常之鬼只能享用人间香火,与人间烟火无缘。


        

但此刻上来的美酒佳肴用的都是这阴阳界里自产的灵珍,炮制的手段也是不俗,自然可以让令狐公与薛少君大快朵颐。


        

便是那神秘剑修也时不时就着阴气馥郁的酒浆来上几筷。


        

陆柏与太公冲坐在最下面,更是嘴筷都未停过。


        

只是苏彻毫无兴致。


        

原因无他,令狐公充作餐具的古玩多半是他的手下从古墓里给他淘换出来的,苏彻一想到这节便是龙肝凤髓也食之无味。


        

令狐公看着停下筷子。


        

“左公子怎么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美酒佳肴,雕梁画栋,可谓尽善尽美……只可惜……”


        

“只可惜少了点什么,对不对?”


        

令狐公哈哈大笑,他指着苏彻对薛少君道。


        

“这位左公子甚对我脾胃。”


        

“英雄出少年啊。”


        

薛少君看着苏彻,举起身旁的酒杯一饮而尽。


        

“老薛你这话说得过了。”神秘剑修化身的黄寇嘿嘿一笑。“找姑娘便算是英雄少年,那我黄某人岂不是盖世英豪?”


        

“少年英雄,都是从酒色财气而起的。”


        

“我正好从外地找来了几个班子。”


        

令狐公笑道:“不如就让她们试试身手。”


        

苏彻听到这里看了正在那里浅笑的薛少君一眼。


        

这六部鬼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赛一个的酒色财气?


        

当初在郭北县外的棚子里碰见太公冲的时候,这老鬼便带着一队乐伎准备进入阴阳界内,说是给薛少君准备的。


        

这边令狐公府内早有请来的班子。


        

令狐公拍了拍他那比一粒花生大不了多少的小手,巫支祁便领着一队乐伎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