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阴山箓 > 第三十七章 五阴城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阴山箓


        

“竟有此事?”


        

苏彻装出一副冰山剑手的样子,四个字近乎是用鼻子哼出来的。


        

“大约半月之前,贵派的黄先生便来我阴阳界内做客,住在小老儿的府上,可能是来往消息在半路上出了什么岔子,因此让鬼祖宫的朋友们担心了。”


        

半月之前。


        

苏彻心下冷笑,若真是如此,自己当初在枯林禅寺里莫非见的是鬼不成?


        

“原来如此。”苏彻顺着令狐公的话接着说道:“阴阳界内每日只开一个时辰,我南来之后同门内联系的也少,恐怕一来二去出了岔子。”


        

“说的就是。”


        

令狐公憨笑道:“因此其他几位同僚托我请公子一坐,一来是消弭两家之间的误会,二来也是”


        

“我一见到令狐前辈,便感觉面善,说上几句话,更好似如沐春风,兄弟这里斗胆问一句,老兄嘴里一口一口一众同僚,不知道法王他老人家……”


        

“说起来惭愧,我一见到左公子也好像见到了多年的故交老友一般,鄙主正在闭关参悟大道,界内的事情很少过问。”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令狐公说着很小心地说道。


        

“老弟不会还不知道吧,黄天道的那位头号打手郁离子,之前临阵突破,已经证道长生了。”


        

“有所耳闻。”


        

苏彻一副我也知道不久的样子。


        

“想那郁离子才修行几年?”令狐公追忆往昔:“他在东海崭露头角时的修为也就跟公子差不多,踩在六品与七品之间。我那时已经练就还丹了,现而今人家已经证道长生了……”


        

令狐公言外之意,他还是个五品。


        

“对我有如此震动,对法王他老人家更是如此。”


        

想不到师父他当年六七品的时候就已经跑到东海上胡作非为锄强扶弱了。


        

“唉,说这些干什么。”


        

令狐公一摆手道:“寒舍已经备下薄酒,还请左公子前往一坐。”


        

“好说,好说。”


        

苏彻也不推脱,他倒是真想看看令狐公府上的那位黄寇到底是何许人也。


        

令狐公微微一笑一拱手道了一声请。


        

而后他从袖中抽出一艘小舟,令狐公本来只有拳头大小,可从他袖内掏出的小舟却是巴掌大,三根桅杆上挂着鬼面大帆,上面隐隐约约可见许多小人正在那里擦洗甲板,整理船帆。


        

“往来贵客入界,都由我亲自带着这接引小舟来迎接,诸位虽然已经到了十八盘,算是入了阴阳界内,可这该有的礼数却是不能缺的。”


        

苏彻忽然想起太公冲曾经提过,这位令狐公在六部鬼帅中相对来说比较尴尬,他负责所谓的“外交事务”,也就是迎来送往。


        

令狐公将小舟向下一抛,此物见风便长,节节扩张,最后真的有了一艘五牙大舰的感觉,上面还有许多水手,各司其职。


        

“左公子,请。”


        

苏彻也不同令狐公客气,轻轻一跃便踏上了这艘飞舟。太公冲与陆柏两人对视一眼也跟了上来。


        

仔细观瞧,这飞舟上的水手虽然手上活计不停,但面目呆滞,眼神之中毫无灵性,应当是傀儡一类。


        

“这透星飞舟乃是我花费重金从南海妙手门那里购置的,平日里只是闲暇时乘它游玩,陶冶一下性情,今日遇见贵客也就拿出来献丑了。”


        

南海妙手门,苏彻将这个词记下,随后开口赞道。


        

“排空驭气奔如电,些许财帛,比起前辈释然一笑,想来也算不得什么。”


        

“哈哈哈,咱们两个对脾气。”


        

接着令狐公轻轻一拍手掌,这飞舟便腾空而起,向着阴阳界中心而去。


        

阴阳界的形状类似一座大山,十八盘处只是入口,过了十八盘,苏彻便看见这飞舟下面层层苍松翠柏,倒也有了些难得的生机。


        

过了此处林海不远,便可看见一处宏伟的城郭依山势而建,其繁华辽阔,更甚苏彻印象里的建康城。


        

“左公子,你看这五阴城如何?”


        

“比起洛阳、建康这等都邑也不差上许多。”


        

令狐公感慨道。


        

“当年主上筚路蓝缕辛苦经营,终于攒下这份家业,于私是其千载伟业,于公则为天下鬼修开辟了一方世外桃源。”


        

这拳头大小的狐鬼说得情真意切,苏彻差点便相信他眼中对阴阳法王的崇敬之情了。


        

飞舟行于空中,五阴城内的居民守卫似乎早已见怪不怪,知道这是令狐公的座驾,竟然没有引起什么波折。


        

苏彻在飞舟上倒是看出来这五阴城成品字形,最上方也是这阴阳界的最高处是一座巍峨的宫阙,黑瓦白墙,看着虽然寒素,可占地面积极广。


        

想来那里便是阴阳法网的居所。


        

在这宫城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座分开的城池,鬼影重重之下,看着到有几分别样的繁华。


        

令狐公驾驭着飞舟在其中一座城池内的降了下来,正好落在一处繁华的别苑之中。


        

“左公子,请。”


        

苏彻自那飞舟上一跃而下,陆柏与太公冲也都跟着下来。


        

立即便有一群梳着高髻的宫装少女迎上,聘聘婷婷,软软糯糯地向着几人请安。


        

苏彻与陆柏倒是还好,心里知道这些宫装打扮的婢女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但论起辈分没准都是奶奶辈的。


        

太公冲却是眼睛都已经直了。


        

“左公子,这别苑可还看得入眼?”


        

“令狐前辈果然是神仙中人。”


        

拳头大小的令狐公飘在空中引路。


        

“左公子抬爱,小老儿哪里敢跟证道长生的真仙人比?不过是个惹人嫌的老鬼而已。”


        

“你就算是,又有哪个人敢说呢?”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彻抬眼望去,却看见一个中年道人身披杏黄色道袍,发髻上插着一根木簪,手里摇着一柄玉如意正在大堂之外等着几人。


        

太公冲见了这个道人赶忙向前行礼。


        

“职下乌羽鬼使太公冲,拜见少君。”


        

这道人居然是六部鬼帅中打理一应庶务,排在首位的薛少君。


        

比起只有拳头大小骨骼惊奇的令狐公,这薛少君却是当得起一句仙风道骨,气度不凡。


        

“你这差事办得不错。”


        

薛少君不阴不阳的评价了一句然后一摇如意向内一指。


        

“左公子,里间已经摆好筵席,请。”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