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二十七回:郭旭遭怨鬼缠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早,竹敲残月落,鸡唱晓云生。


        

婢女早已备好了一桌神肴仙饌伺候玉子妫晨起,可他是个喜酒的,即便是朝食也少不了香醪佳酿,偏偏那鹿汁又喝光了,着甚恼人。


        

姒黎一进堂屋就看到他臭着脸靠在主位瞑目养神,一副眉目生烟唇齿藏火的表情,时不时还磨磨牙,气鼓鼓的颊面倒有几分孩子气。


        

她紧了紧腰褶略松懈的鸾蝶牡丹檐,并未像昨日那样害怕他,反而从容的走到他边上坐下,时不时偷瞄他两眼,唇角悄悄挂上一轮月牙,心想神明竟也会有起床气。


        

“你笑什么?”


        

玉子妫忽然睁开眼,冷不丁蹦出一句,吓得姒黎有些语无伦次:“哦…呵呵…我…我想起一个笑话,呵呵…”


        

姒黎干笑着抿了口茶,心底微微汗颜,主要是他方才的样子着甚可爱,一时失态了。


        

“什么笑话那么好笑?”


        

难得见她露一次笑脸,玉子妫好像被感染似的也掀开檀口略笑笑,转了转脖颈盯着她半翻髻边的玛瑙卷须簪,目光掠过那张似衬桃花的小脸,方才的坏心情刹那间云开月明不见阴。


        

“呃…”


        

姒黎胡乱说道:“有个孕妇与人争执却被判了斗殴罪,因为肚子里的宝宝也算帮凶,哈哈哈哈~”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哈…哈…”


        

“……”


        

气氛忽然间冷到冰点,只有姒黎越来越小的笑声逐渐噤若寒蝉。


        

姒黎捧着茶盏有些不知所措,指尖一下下轻轻敲着杯檐极力掩饰尴尬。


        

玉子妫眯了眯眼,表情变得有些古怪,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吧,真有意思~”


        

姒黎望着他阳光爽朗的笑脸也忍不住欣从额角眉边出,喜逐欢容笑口开,头顶的尴尬乌云顿时散入清晨的白露里。


        

这时最后一道羹汤也上齐了,婢女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布菜,姒黎本来身子不适,被玉子妫逗笑了胃口也开了,可尝了几口后又感腹痛,于是放下箸望着一桌子美味悒怏不乐。


        

玉子妫瞄了她一眼,抿着汤道:“吃不惯就让人撤换。”


        

姒黎摸了摸小腹,有些烦躁:“不用了,我没胃口,你吃吧。”


        

清晨的蓬勃朝气悄悄缠了丝火药味,玉子妫抬眸就见她一双柳黛眉略含着雨怒云愁,凤眸中暗擒着怅情恼意。


        

他疑惑的扣扣脑袋,有些莫名其妙,昨日给她喝的那盏神农玛玉雀舌茶里被他施了迷魂术,目的是为了让她不那么惧怕自己,省得她一天到晚一惊一乍动不动就跪。


        

怎得今日怕倒是不怕了,反而脾气突然这么冲,喜怒无常的,难道是他不慎施错术了?


        

他亲自夹了箸凉菜递给她道:“吃点这个就开胃了。”


        

姒黎本来不想吃,抬眸瞥到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似乎不吃就会一巴掌把她扇飞,于是硬着头皮尝了一口,结果又是一口便停了。


        

那凉菜辛辣酸酐,又是冰镇过的,再看她捂着小腹一脸愁苦的小模样,玉子妫便明白怎么回事了,难怪一大清早的就黑着脸,原是小日子来了。


        

“等着,给你弄点好东西补补。”


        

玉子妫说着便放下箸,一挥袖在边上的鹤云犀角屏上召出云镜。


        

须臾间,镜中赫然出现个身着斑斓战甲、手持金戟的鬼面神,样貌生得电目雷口、凿齿长舌,便是执掌幽都七十五司,大名鼎鼎的郁垒神。


        

郁垒还未来得及叩拜,就听玉子妫吩咐道:“去,让饕鬄剜一滴心尖血送过来。”


        

“……”


        

饕鬄…


        

姒黎隐约间忽然想起以前听师父说过,鹿台神山里有四只远古凶兽,那是冥王养着的穷奇、饕鬄、浑敦、梼杌,与其说是冥王的四凶兽,倒更像是四只小宠物。


        

只因这位大神很喜欢把它们全关一起斗兽,谁赢就扔几只千年道行的恶鬼给谁吃,于是四凶越来越凶,这也是三界诸神灵敬畏冥王的其中一个原因。


        

别的神顶多抓个神兽坐骑,只有他抓了四只凶兽当鸡养。


        

“臣遵旨。”


        

郁垒低眉顺眼的领旨,始终未抬头看一眼姒黎,毕竟殿下身边有个女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正欲遁去时又被玉子妫唤住,只见他嫌弃的瞥了眼桌上的清茶,又补一句:“顺便去一趟女娲宫采些鹿汁酿酒。”


        

郁垒领旨辞圣后,恰逢郭旭牵着静儿进来了,一进屋姒黎就感受到一股极其浓怨的阴气扑面而来,把她方才亲眼见到郁垒神的怔忡之意都冲散了。


        

“黎姐姐黎姐姐~陪我玩~”


        

静儿手舞足蹈的跑过来抱着姒黎的大腿蹭了蹭,软糯糯的小身子蹭得姒黎心头暖暖的,一把抱起他哄道:“好~静儿想玩什么呀?”


        

静儿奶里奶气的撒娇道:“黎姐姐陪我玩藏猫好不好~”


        

姒黎揉了揉他肉嘟嘟的小脸,笑道:“小笨蛋~两个人怎么玩藏猫呀~”


        

静儿指指郭旭:“还有那个姐姐,她是我的新朋友~”


        

“姐姐?”


        

姒黎探着头瞥了眼郭旭,却没看到他身后有人,正疑惑时又听静儿说道:“对呀~姐姐在爹爹的肩上坐着呢。”


        

“……”


        

姒黎闻言心头一怵,立马竖指凝起法力在眼角划了一道。


        

眼根一开,果然看到郭旭的肩上坐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身体支零破碎,死白色的体肤上源源不断的往外冒血,双眼深深凹进去两个洞,没有眼白只有黢黑硕大的眸子。


        

一些无法往生的阴魂生前怎么死的,死后就是什么样,好比腰斩而死的卫戚只有半截身子,可这小女孩…比卫戚死得还惨,绕是姒黎见惯鬼怪,这副惨状也煞甚骇人悚骨!


        

郭旭也是一愣,他昨夜梦魇时就发现这小女孩一直缠着他了,而他现在已成了渡魂司,潜意识里并不害怕这些山鬼精怪,只是连静儿也能看到让他顿时害怕起来。


        

他慌忙抱着静儿冲到玉子妫跟前跪倒下来:“殿下,这…这幼魂昨夜便一直缠着我,竟连静儿也能看到,求殿下广施神通收了她去,莫要吓到孩子。”


        

话音未落,他脖子上的小女孩忽然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刹那间便进入了一片幻境。


        

他看到小女孩被关在一家青楼的禽圈里与牲畜同槽而食,最恐怖的是不知为何身上有许多细小的针眼,还看到昨夜梦里的那幕,小女孩被人从高处狠狠扔下来,死时尸体还在抽搐,瞪着双眼无声又绝望的控告生命不公!


        

片刻后,小女孩随着幻境一同消失,郭旭顿觉身上轻松许多,只是方才的惊恐乍变成一脸愤慨悲痛。


        

而方才的幻境姒黎也看到了,这让一向漠然的她也颇为动容,甚至眼底窜起一股杀意呼之欲出,她生平最恨这些拐卖妇女的猪狗东西,更何况如此幼女都不放过,着甚泯灭人性!


        

相比两人的极端反应,玉子妫的风轻云淡则略显凉薄,毕竟于神而言,众生一切苦难不过是如餐饮水罢了,神创造了人,也许会怜悯,但不会改变悲剧。


        

除非像郭旭这样,若有所求,便用最珍贵的东西交换。


        

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对郭旭道:“去吧,想办法化了她的怨,渡她下幽都后再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