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二十一回:栒状山求雨祭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村长差不多也悠悠转醒,待他缓过神来姒黎才问:“您是不是在山里捡了什么不该捡的东西回家?”


        

“不该捡的东西?”村长巴巴的望了望孩子,又望着姒黎一头雾水:“黎姑娘,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啊,我们虽然上山几次,可并无捡到什么宝贝,常常在半路就被山中野兽吓跑。”


        

姒黎脸色沉了下来:“您还是好好想想,否则全村人都得完蛋!”


        

沉鸷的语态裹挟着莫名让人情不自禁想俯允礼拜的威严,村长仰头望着眼前一脸稚气却恍如神明般高高在上的小姑娘,擦了擦掉进皱纹里的冷汗箝口难言,好半晌才躲闪着眼神回话:“黎姑娘,我并没有捡到什么东西。”


        

“那恕我无能为力,准备后事吧。”姒黎懒得再多说,转身就要往外走。


        

“黎姑娘!”


        

村长赶忙跪倒在地,从怀里摸出块晶莹剔透的小石头,哭求道:“黎姑娘救救祥儿吧!那日在山中我看这东西是块宝贝便起了贪念,没想到会遭此横祸啊,万望黎姑娘大开仁慈,广施恻隐,救救祥儿呐!!”


        

边说边一个劲的磕头,七老八十的村长直磕得头破血流,姒黎却不可怜只觉得可恶,面色愈发阴沉,连敬语都懒得称呼:“你可知你的一时贪念害得方圆百里旱无生息,害得孙子差点早夭,甚至招来恶鬼险些全村被屠!”


        

最后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吓得村长一愣神跌坐在地,仓惶爬到榻边抱着孙子大哭:“我只是想让娃过上好日子,娃他娘当年进城后就再也没回来,村里人都说他娘死了,我只想上山挖点宝贝换钱带娃进城找他娘啊,我也不知道会惹来旱祸,我错了我错了…”


        

说着紧紧把孩子抱在怀里,老泪纵横:“娃啊~我苦命的祥儿啊,爷爷错了啊…”


        

事已至此,再责无义,姒黎不再为难,只叹:“罢了,东西哪捡来的就送回哪里去吧,届时自会灾消难除。” 记住网址m.dzs5.com


        

“是是是,我这就送回去。”村长又磕了几个头,站起来那一下因为体弱又跪久了,一时脑门充血两眼抹黑,差点晕死过去。


        

最后在村里几个壮小伙的陪同下终于在日落前将石头送回原处,可仍因上了年岁经不起折腾,加上被孙子的惨状惊吓受了刺激,导致回到家就生了场大病,连姒黎也束手无策。


        

至于为何不让别人代他走这一遭,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次早。


        

山鸡未鸣,日月同辉,天色还在沉睡,姒黎已经独自扛着大包小包的贡品爬山,因指珏空间太小且里边还有只狐狸呢,于是只得费一番力气。


        

也没去叫醒玉子妫跟来帮忙,毕竟是她自己要多管闲事,人家没有那个义务时时刻刻操劳。


        

且说这栒状山倒是神奇,林间蓁莽荒秽,一派荆杞恶木之象,却遍地都是青石碧玉,只水便是从这往北流注入湖。


        

适至只水旁,姒黎少憩片时,被那水中的怪鱼吸引,那鱼有点像儵鱼,嘴巴上还长着针一样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吓人。


        

细细看来发现这好像是箴鱼,吃了可防瘟疫,这倒是好东西呀,可以捉一点备着万一哪天能用上,不过当下求雨要紧,待下山时再来捉吧。


        

于是她又一手提着两大包供奉,肩上还扛了一大包,直到日头渐烈才终于登到山顶,待寻了块风水宝地便把供奉打开放出来,里边早已死去多时的牲畜也滚落出来,蹬着四肢似乎在宣泄生命的不平等。


        

接着姒黎捡来石块搭了三处简易神台,第一台放了只被鱼血涂祭的狗;第二台放了只鸡,又埋了块玉璧在台下的土里;第三台放了塞着精米的公羊。因着她之前已经超度过动物灵,所以此时无需再净涤祀品。


        

接着码齐异果奇花、香烛冥钱等件,在纸扎金童玉女旁各插上旌旗幡盖,掏出一盅黄米,围着整个法场撒了三圈。


        

然后燃起一柱冲天香,三叩九拜置入宝鸭炉中,这第一炷香是供给上界云府高真、中界岳渎威灵、下界水府仙官,三界诸神。


        

在她身后的一颗参天大树上,玉子妫不知何时跟来的,正抱着脑袋躺在粗枝上吸香,端是个霸王独垄香火,吸得爽了忍不住抖个激灵,那香别说上天了,还没冒头就全被他吸得一干二净。


        

三界诸神灵原是纷纷沓沓自四方寻香而来,眼瞅有个凡人断了香火,正欲发作却闻得他身上的四凶兽味,惊觉想是冥王的人,那冥王极其护短,可惹不得,于是又愤愤不平的隐入了云头。


        

一香未完,姒黎又燃起第二柱传诚达信香,席地而跪,口诵祝香咒:“香自诚心起,烟从信里来。一诚通天界,诸真下瑶阶。诚请东山诸神灵,善降甘霖渡万民!”


        

咒罢,香云缭绕散东南,大雾升腾起西北,众山神急忙拨云钻地冒出来,一个个长相怪异,要么龙首人身、要么头戴骨角,动物的身体人的脸,再就是长着羊角的栒状山羊力神,他被玉子妫折磨得太惨,神体还未痊愈。


        

姒黎一看众神来得如此匆忙,再回想起昨日玉子妫折磨山神的场景,心下顿时了然七八分,不由觉得好笑,这些个神惯会看人下菜碟,她修为低绕是攀山越岭也难睹神姿,今日个个齐赶着现身跟投胎似的,说来她还沾了玉子妫的光呢。


        

众山神现了身却纷纷躲在远处,飘飘忽忽不敢上前,姒黎也没多想,只恭恭敬敬的跪拜叩首:“凡女凤竹山术士姒黎,薄备粗香陋贡,诚请诸位上神慈悲降甘霖,润泽渡万民!”


        

这时树上的玉子妫懒洋洋的睁开眼,伸手移了朵云过来给姒黎避雨,唬得众山神个个魂游万里,痴痴愣愣。


        

俱为他这招驭云术震惊不已,虽不晓得这位爷是何方大能,但昨日羊力神的遭遇他们都看在眼里怕在心里,说好听点自诩山神,可不过是一群修炼千年的精怪,得了天帝垂怜司掌各山系自然之力,遇到玉子妫这等高人自然乖乖听命降雨,不敢拖沓。


        

于是众神挥袖作法,霎时间雷车轰轰、闪电灼灼,须臾内淙淙骤雨、乌云层层。只见那禾枝麦稍滚落万滴雨珠,田里地外翻泄千重骇浪,低洼凹涧骤填百里溪流,洗得满山青石褪去青苔绿,刷得遍野枯花重现芬芳红。


        

万里山河处处阴云蔽日,翻江倒海,田间槁苗得润,林里枯木回生。村民们在山下跪的跪、舞的舞,一个个喜极而泣,俱以甘霖而叹。


        

这滂沱大雨下足了好一阵,姒黎怕物极必反,别去了旱祸来了涝灾,辄劝:“够了够了,雨已足数,三位上神且敛雾收云,歇了法罢!”


        

待众神收法遁去,姒黎仰头看了看半空中渐渐散去的云朵,摸了摸头顶竟是滴雨未沾,还以为是那几个山神好心帮她避开的,于是又添了香火道谢才收拾打扫法场,然后继续扛着大包小包下山。


        

归至只水旁,姒黎想起还要抓那箴鱼,便从指珏中摸出她的小渔网,敛裙蹲在岸边捕鱼。


        

然此鱼非同寻常,惯不稀罕凡间鱼饵,偶有几只吐着泡泡游过去压根不怕姒黎,仿佛在嘲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类。


        

玉子妫在云端望着她失落的小脸觉得好笑,于是陡落在她跟前想帮她抓鱼。


        

这跟鬼一样突然冒出来,吓得姒黎脚下一滑,急急忙忙胡乱扯住他,他没想到人在求生欲望强烈时力气这么大,一时不防竟被硬生生拽进了水里。


        

“我…咕噜噜…我不会…噗…救…”


        

姒黎根本就不会游水,浑身被水流的强压冲击着,嘴里咕噜噜吞吐着水泡,拽着玉子妫一个劲扑腾,慌乱中还打了他几巴掌。


        

玉子妫本就是个阴阳怪气的,这几下直扇得他火冒三丈,干脆浮在水面阴森森的盯着她不为所动,端的反了天了,这死丫头怕不是吃了龙肝凤胆,天天骂他就算了还敢动起手来,非得让她吃点苦头不可。


        

“救…救…”


        

姒黎肺都快涨爆了,渐渐开始浑身发软,仿佛泄了气,两眼一黑就沉入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