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九回:村长孙子成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说帝隐辞出旭日宫后,便转了云头径往甘渊,许久未见见母亲了…


        

扶桑树下,羲和正在替太阳净身,准备新一天的照耀。


        

帝隐肃整了衣冠,恭恭敬敬俯允礼拜:“儿子恭请母神圣安!”


        

羲和淡淡应一声,虽百年得见儿子一面,却是没有多开心,反而神色漠然,只问:“你父神可有为难你?”


        

“并无。”


        

母亲的冷淡刺得他心头有些痛,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他压了压唇角,小心翼翼找话题道:“儿子朝政繁忙,未能时常尽孝,母神可安?”


        

然而羲和并不想跟他多说,岔过身去背对着他,冷冰冰赶人:“无事就回吧,该上朝了。”


        

帝隐僵着手不知所措,这么多年了,母亲还是不肯原谅他…


        

罢了,他失落的辞行道:“儿子告退。”


        

羲和依旧没有转身,只冷声说:“你分身下界切记莫要再如此唐突,下次悄悄去,你父神这边母神自会应付。”


        

帝隐顿住脚步,眸中升起一丝笑意:“儿子谨遵母训。”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去吧。”


        

羲和摆摆手将他赶走,又认真清洗着渊中金乌,这是她的二子,帝隐的亲弟弟。


        

望着老二再也无法化为人形的乌身,以及被天狗啃破的神根,她潸然泪下:“儿啊,莫要怪你大哥……”


        

老二痴傻的笑:“大哥万岁!大哥万岁!”


        

当羲和把他洗干净抱到驭日车里,带他去云头玩耍时,下界已然过了数日。


        

姒黎攀了几座山请神,尔后莫说求雨,竟是半点神影见不着,自己则累了个半死不活,身子也日渐消瘦。


        

这日依然求神未果,老村长咳嗽一声,空气里的尴尬减弱许多,眼珠子在姒黎身上转了转,凑近郭旭小声道:“我说旭娃,你说黎姑娘是术士,这都好几天了咋还没求来雨呀?”


        

“这……”


        

郭旭支支吾吾望着姒黎一脸为难,那日飞鬼潮来袭时,他躲在鸡窝里确实看到黎姑娘跟那飞鬼打得有来有回,当然了,实则是被鬼追得满村来回跑,但这也说明黎姑娘是个有本事的起码能与鬼周旋,求个雨定是不难。


        

数双充满热切与期盼的目光打在姒黎身上,她干笑着扣扣脑袋,鬓间的芙蕖穿银步摇晃得叮叮响:“不应该啊,我在凤竹山请山神都很容易呀,难道这处山神不在家?”


        

不在家…


        

村民面面相觑,点了点朴实无华的脑瓜子,也对哦,马上就过冬了,说不定山神去寻觅存粮了,他们村才如此干旱。


        

“什么不在家,一方天地一方主,你常年供奉凤竹山,请神自然容易,如今初来这处,人家凭什么搭理你,蠢得要死。”


        

玉子妫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的戳穿,于是方才好不容易散下去一点的尴尬此刻又聚拢在姒黎头顶。


        

她没好气的瞪着玉子妫,叉着腰嚷嚷:“你才蠢!你这么厉害那你来请好了!”


        

“哼!你自己要多管闲事就自己想办法,关我什么事~”


        

玉子妫边回嘴边把村花送他的花环变成一根烂树枝扔到地上,还恶狠狠踩了一脚,气得村花梨花带雨哭着跑回家了。


        

于是身边抱大腿拽衣裳的小孩此时也一窝蜂围上来不让他走,纷纷掏出自己的小玩具嚷着要他变戏法。


        

他笑眯眯地把玩具全扔进火坑里烧掉,然后在孩子们鼻涕眼泪乱飞的哭声中,老神在在的抱着手倚在树旁晒太阳。


        

准备给自家闺女相亲的老少妇孺们撇了撇嘴,默默在心底将他关进了小黑屋,这小伙子俊是俊,就是有点欠揍。


        

“多事婆,发什么楞呢?”


        

玉子妫见姒黎又跟个倭瓜似的杵在那发呆,吊儿郎当的朝她吹了个口哨。


        

“说谁呢你!”姒黎抬起手就一巴掌扇过去:“谁是多事婆!你这个……”


        

“我怎么?”玉子妫眼皮一抬,眸子里凝个定身术将她锢在原地。


        

然后姒黎就跟金鸡独立似的一只腿悬在半空,一只手停在他脑袋旁,瞪着眼睛泼骂:“你混蛋,赶紧给我解开!”


        

那小嘴气嘟嘟的好像能吐泡泡,着甚可爱,玉子妫忍不住伸手去捏,结果被她咬了一口,当即痛得鬼喊乱叫:“你干什么啊你这个疯女人,你是不是属狗的啊,嘶~~痛死我了!”


        

“你才是狗,咬死你!”


        

“真是疯女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落在旁人眼里活脱脱小夫妻打情骂俏。


        

正嚷时一大娘跑过来大呼小叫:“村长,祸事祸事!快回去看看您家祥子,出大事啦!”


        

“啊?”村长有些懵,吹胡子瞪眼道:“虎子他娘,咋得了这是?”


        

大婶急得拍大腿:“哎哟别问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姒黎担心出事,催促着玉子妫解了定身术,跟着村长一路小跑回家,玉子妫也随着村民们一窝蜂的涌在后面准备去看热闹,还抢了捧小孩手里的葵子,简直是村头恶霸。


        

村长一进家门就看到昨天还活蹦乱跳的孙子一夜之间竟瘦成了小老头,浑身的皮肤干皱得像树皮,还长了几颗小肉瘤,眼窝深深的凹进去,嘴唇干裂得跟田地似的。


        

吓得村长抱着孩子嚎啕大哭:“祥儿啊,我的好孩子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结果哭了好半天孙子一声不吭,姒黎察觉出不对劲,忙拉开村长:“您别晃他,我看看。”


        

说着抬手去把脉,结果刚搭上的一瞬间脸色就变了,村长被她那模样吓到,哆哆嗦嗦追问:“这这…黎姑娘…你可别吓人啊…我孙儿不不…不会有什么事吧?”


        

姒黎没理他,掌间凝起法力伸手倒扣住孩子的颅顶,闭起眼感应,半晌才自言自语道:“奇怪,为何他的魂魄在体内乱窜不归位,甚至还有冲去躯壳的意思。”


        

“啊?”村长听不懂她说什么,以为孩子没气了,急得油煎肺腑,火燎肝肠,直接哭跪在地:“黎姑娘啊,求您发发慈悲,救救祥儿啊呜呜呜……”


        

这么大年纪给自己跪下,还连敬语都称呼上了,姒黎吓了一跳,这不是折寿吗,赶忙扶起他,转问玉子妫:“你能不能看出来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玉子妫当然看得出来,还看得清清楚楚,连孩子不小心卡在肠胃里的鱼刺都看得到,他摸出云锦兽纹扇,朝那孩子轻轻一扇:“你们自己看吧。”


        

这一看过去,众人顿时干呕一片,有几个忍不住的“哇”一声就扶着墙开吐,还不忘捂住自家孩子的眼睛。


        

村长的孙子此刻浑身变得透明,五脏六腑竟然变得跟石头一样硬,包括经脉血管也干涸凝滞,像根钢筋似的戳破血肉顶着皮囊,所以孩子的身上才会长着小肉瘤,最恶心的是头颅里的脑浆凝成了豆腐块,还时不时跳动两下,滴下几滴浑浊的血水,顺着后脑勺落到肚子里。


        

姒黎看不下去了,扶着墙一顿呕:“赶紧,赶紧把法术收了…呕~”


        

“哼!让你咬我,吐死你哈哈哈~”


        

玉子妫幸灾乐祸的笑声在一屋子的沉痛哀伤里显得有些凉薄。


        

他无视众人不满的目光,大喇喇坐到主位上,凭空摸出一只小兽腿啃得津津有味,肉身就是麻烦,一天不吃又饿了呢。


        

众人看他吃得那么开心,皆是脸色大变,这小伙子好像有点变态,看到那么恶心的场面还吃得下去。


        

“怎么?你们要来点吗?”


        

玉子妫举着兽腿眨眨眼,那笑容跟鬼似的,吓得众人纷纷往后退离他远远的。


        

“玉公子啊,求您救救我的孙儿吧!”


        

村长又朝着玉子妫“噗通”一声跪下,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爷才是真有本事的。


        

“让她救。”


        

他才懒得管这些凡人死活呢,朝姒黎努努嘴,继续自顾自吃吃喝喝,也不扶村长,给他跪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人想跪就算死了下幽都也跪不到呢。


        

于是村长又开始拜姒黎,姒黎有些无语,扶起他汗颜道:“您别拜了,坐那消停会吧,我想想办法。”


        

说着目光回到孩子身上,愁眉不展,这孩子似乎是中邪,可那日隐公子不是说把鬼都收了么,虽然两人仅相识短短片刻,但他那隔空画镜像和腾云驾雾的本事,收飞鬼应是不在话下,说不定跟玉子妫一样都是修为无量之人。


        

可为何村长孙子会突然中邪呢?难道是漏网余孽在作祟?


        

思量一番,她对郭旭道:“你带其他人先出去,老少妇孺各回各家,男丁守在门口别让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