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六回:飞鬼潮天神下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旭一听有些为难:“村长,您也知道我家条件,家里只剩那一只鸡了,我想着留到静儿生辰再杀。”


        

村长一跺脚:“那可不行,小孩生辰重要还是求雨重要?若供奉不够岂不得罪了山神大人!总之我不管,你赶紧抓了鸡过来。”


        

待村长走后,郭旭垂头丧气抓了鸡,辞行道:“二位稍待,在下去去就回。”


        

姒黎跟出来道:“一并去吧,实不相瞒,我等同为术士,且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也算功德一桩。”


        

郭旭有些不信,这姑娘约莫十七八的模样,怎会是术士,便道:“那巫师若真请来山神只怕吓到姑娘,还是莫要去了。”


        

“呵呵,公子多虑了。”姒黎笑笑不再多说,并他一道出了门。


        

玉子妫也跟了去,反正刚吃饱没事干,眸光扫到郭旭手里扑腾的鸡,随手打了个响指,那鸡顿时鸡脖子一歪没了生气,更离谱的是鸡毛自动掉了一地。


        

姒黎扶额:“……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吓人。”


        

玉子妫不以为意,拍了拍石化当场的郭旭,咧出两排白晃晃的牙:“鸡我帮你宰啦,走吧。”


        

适至村头,已经熙熙攘攘挤满了全村人,郭旭刚献上祭品就被村长唤去帮忙,几个男丁合力搭了个简易神坛,桌上整整齐齐叠码了瓜果供奉,宝鸭炉中焚了三炷大香,比寻常香冒出的烟雾更多更浓,旁边还焚了两具巫尪尸,不远处有人站在楼顶上泼水。


        

玉子妫跟姒黎退到稍远些的地方,掩着鼻子道:“这是要呛死山神还是呛死自己啊。”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姒黎目光随着人群来回环视,时不时瞅瞅天,解释道:“这是在模仿下雨,焚巫尪尸体是为了差遣巫魂向神灵报信,也是人对神的一种施压,威逼降雨,消旱祈丰。”


        

“有意思。”


        

玉子妫都快笑死了,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还施压呢。


        

接下来就是舞神迎神仪式了,村民跪了一地,女巫和男祝师皆已就位,均是头戴鸡羽冠,面遮黄金四目假面,身着赤襦玄裤,手蒙着熊皮,持戈举盾,带领童男童女边歌边舞。


        

不一会,就见那女巫浑身抖了一下,好似酕醄大醉般开始胡言乱语,呜哩哇啦乱叫一通。


        

接着起了阵怪风,那女巫仿佛变了个人,脸色煞青,目露凶光,唇角扯了个夸张的弧度,吐着舌头还在往下滴口水,看到桌上的贡品跟饿狼扑食似的一顿狂吃,三两下就席卷一空,吃完竟然还凌空浮起来了。


        

村民皆是震惊哗然,以为山神大人降临,全都更加虔诚的行五体投地大礼,七嘴八舌的祷告。


        

姒黎也愣住了:“这…这女巫不过是普通司士,竟真的把山神请来了!”


        

玉子妫抱着手靠在树旁,嘁道:“什么山神,饿鬼附身罢了。”


        

姒黎大惑不解:“求雨祭祀如何招来饿鬼?明明这法场是祭山神的呀。”


        

玉子妫冷哼一声:“神不会附身于人体,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若辄附人者,决是恶灵。”


        

他这么一说,姒黎想起了田里出现的那只朱獳,朱獳现则见恐,这饿死鬼说不定比上次的魅魔还凶。


        

玉子妫继续道:“这是琵琶鬼,相当于地仙,那魅魔堪堪百年道行罢了。”


        

言讫不再废话,掌心一翻,掣出他的兽骨苦无,施道缉魂术刺向那琵琶鬼。


        

此苦无乃穷奇之脊骨而凿就,凶煞万分,所掠之处风破草断,然那琵琶鬼委实警觉,头一扭看出不对,瞬间脱了肉身匆匆遁逃,被附身的女巫也尖叫着从半空中摔下来。


        

“在这等我别乱跑。”玉子妫嘱咐一句即化为一抹流光消失在天际。


        

姒黎忙跃身飞过去接住那女巫,村民一脸懵然,怎么好端端的人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时,周围突然挂起一阵阴风,卷得到处土播尘扬,阴霾滚滚弥漫开来,花草退入地里,千丝万缕黑雾从地下汩汩冒出,惨气直冲云宵,可谓是遮天蔽月,杳杳冥冥!


        

渐渐还有几滴雨落下,众人皆是懵在原地,以为山神显灵降雨了,一个个悲啼垂泪,砰砰磕头:“山神大人显灵啦!山神大人显灵啦!”


        

姒黎觉得这风有点怪,眯着眼抬头望去,却见乌云生四野,黑雾锁长空,连月亮都被遮住,只偶尔透出几丝月光忽隐忽现,似有鸟群飞来飞去所以导致时不时掩住了月光。


        

可这雨怎么半天只有几滴,村民也发现了不对劲,纷纷仰头细看,待看清是个什么东西,立时唬得一个个胆颤魂飞,汗毛倒竖,脚下跟坠了千金秤砣挪都挪不开。


        

那云里哪是鸟群在飞,分明是人,不,不是人,是飞鬼!个个披头散发死人脸,瞪着眼睛大开血口,刚刚那落得不是雨,是血啊!


        

最恐怖的是全都长一样,还不止两三个,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群,黑压压一片,正鬼叫着从天而降。


        

“快跑!!!”


        

姒黎暴喝一声,众人终于回过神来,哭喊着四散奔逃,踩得踩、摔得摔,有几个倒霉的已经被鬼挂了脖子,怎么甩都甩不掉,那鬼就骑着人蒙眼睛扯耳朵,家禽牲畜也挣脱牢笼奔逃进山,一时间鸡飞狗跳,人哭鬼笑。


        

姒黎也被追得满村乱遁,狼狈不堪,奈何她两条腿的根本跑不过这群会飞的,纵是施了遁术也只能闪个几里开外。


        

许是被吓傻了,腿都快跑断了才想起施隐术,赶忙捻珏诵咒:“魂匿六合间,诸邪不得见!缘生万法,缘落则灭!”


        

咒罢人就消失了,飞鬼一时楞在原地,四下望了望蹙着鼻子狂嗅,举着爪子到处挥,还阴森森鬼叫着:“出来~快出来~我找到你了哟~嘻嘻嘻~”


        

姒黎差点就被那鬼爪挥到,赶忙纵身避开,结果还没站稳呢,“嘭”的一声就现形了。


        

飞鬼看她凭空冒出来也愣了一下,还有颗眼珠子不慎蹦了出来,又被他捡回去重新安上。


        

姒黎大惊,想不到这飞鬼阴气如此之重,竟能缩短她的隐术时效,赶紧又咒:“魂匿六合间,诸邪不得见!”


        

咒罢撒腿就跑,飞鬼就闻着味追,没追几步姒黎又现了形。


        

再咒:“魂匿六合间,诸邪不得见!”


        

复现复咒:“魂匿六合间,诸邪不得见!”


        

“魂匿六合间,诸邪不得见!”


        

这一趟循环了七八次,飞鬼汗颜道:“我说你能不能别念了,直接跑吧。”


        

“……”


        

姒黎掣出凤戟朝着他鬼头狠狠来了一下,打完就脚底抹油溜上山,跑得一阵肺涨,气都快脱了,这分钟只想着玉子妫这个混蛋怎么还不来救命,不需要他救的时候跟鬼一样冒出来,需要的时候头发都见不到一根。


        

跑着跑着忽然发现前面有座荒庙,姒黎也来不及多想赶紧绕进去躲了起来。


        

那飞鬼追至此处,却不知怎的连门都没摸着就化为齑粉,姒黎以为它追来了,刚一抬脚就瘫软在地,实在跑不动了,干脆原地等死,连遗言都想好了。


        

悲伤之际,突然看到眼前凭空走来个男子,那模样晔兮如华,世所无双。鼻同玉雕璃琢,唇比脂描丹点,一双眸子皎若明月舒其光,灼如游龙乘云翔。半披发间高束烟玉旒冠,一袭白袍素素拢身,行步翩翩好似温风,可谓康长态美,不可殚形,宛如天神降临!


        

姒黎只觉得心脏骤停,从未见过这般美憾凡尘的男子,不同于玉子妫那种邪魅之韵,这个人是一种灿如春华的俊美,他的美不仅是看着痴迷,而是整个心魂都会为之震颤。


        

可是这张脸,好熟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跟我走。”


        

他朝她伸出手,声音宛如盈耳天籁,安抚着她静下心来,乖乖搭上他温热的掌心。


        

顷刻间,两人了无踪迹,整座庙宇也随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