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四回:风流玉郎百花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再登天宫,乍然如入虚墟,滚滚霓虹绽泄天门,袅袅紫雾东升九霄,柱上金龙戏珠,云中鸾凤舞鹤。


        

一阵天兵伫立旌旗飞彩间,个个戈戟生辉,盔明甲亮,好不威风凛凛,见到来人均是赶紧收戟叩拜:“清玄殿下圣安!”


        

玉子妫头都不抬,径入紫府云里去,那云里千宫万殿,复道回廊,排排金阙银銮,座座玲珑剔透。


        

走着走着就听一声娇唤:“清玄殿下~”


        

这声音酥耳醉人,软得跟棉花似的,喊得玉子妫骨头都麻了,脚下的祥云自觉顿住不动。


        

“妾参见清玄殿下~殿下圣安~”


        

风姑娇娇滴滴飘到他跟前敛裙见礼,那柳眉积着淡淡双黛螺,一双吊兰眼如剪水秋瞳,送的是万种风情,软嫩嫩一方小口含辞未吐,呵的是幽兰香气。挽个惊鹄髻,簪个芙蓉玉胜,桃腮杏脸。藕荷色的云锦绸拢着酥胸半遮半掩,肌藏玉骨。腰并着霁琅玕晃晃摇摇,身轻如燕,实乃娥娜翩跹,令人忘餐。


        

玉子妫愣了好半天才恍惚想起来是谁,笑道:“妤儿真是愈发清丽动人,叫本王障了眼。”


        

“……”


        

妤儿……


        

风姑抽了抽唇角:“殿下…妾是妧妧,褚师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啊?咳咳~妧妧呐…”


        

认错人了呀,玉子妫干咳一声,他女人那么多又许久没见风姑,一时认错也是难免的。


        

“哼~殿下许久未来看妧妧,竟都忘了人家~”


        

风姑噘着粉粉嫩嫩的小嘴撒娇,玉子妫却听不出她言语中的哀伤,只觉得心头酥麻,当即就把还在太阴星等他回家的千姬抛之脑后,反正天天见着也烦,倒不如换换口味,况且妧妧如此娇媚,又乖巧温顺,可比千姬惹人怜。


        

于是哄道:“怎会,本王这不一有空就上来陪你了吗。”


        

说着说着他突然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上次他跟帝隐打架的时候那老头摄取的好像就是风姑的驭风术…


        

这个老不死的,竟敢拿他小老婆的神通打他!!


        

风姑看他面色阴晴不定,以为他是在纠结要回太阴星还是留下来,于是以退为进道:“殿下想是去探望千姬娘娘,就莫要哄妾开心了…”


        

“妧妧说的哪里话,本王同样心系于你。”


        

玉子妫略笑笑,一双眸子如春水潺潺,仿佛满天云雾都变成了粉红泡泡。


        

看得风姑心尖酥酥麻麻的,却是欲拒还迎道:“殿下快别耽搁了,千姬娘娘还在等您呢~”


        

玉子妫牵起她软嫩嫩的小手,笑道:“无妨,本王今日就陪妧妧。”


        

风姑大喜,顺势钻进他怀里,二神一道腾云遁回絮风阁,当夜并作交颈鸳鸯,好一番颠鸾倒凤,恩爱如胶。那仙宫更是一派喜气洋洋,连院里枯败的香雪兰都起死回生了。


        

风停云散后,玉子妫舒舒服服泡在浴仙池里,精壮的肌容藏在云雾里若隐若现,覆着一层薄薄水珠,好像泛着光晃得人眼花心醉。


        

一旁的侍仙娥不敢窥视神姿,只低垂着眉眼,小心翼翼替他斟酒。


        

风姑静伫在内殿,眸光紧紧黏着他,方才云雨的潮红还未褪去,心中却是万般思绪。


        

她自飞升前就倾心玉子妫,后来终于成神才离他更近一点,即便他早与千姬结为夫妻,还有诸多妾室,风流成性。即便他从来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可他什么都不用做,他只要站在那,她就会爱得一塌糊涂。


        

这么多年来,她百年难得见他一面,她也从不嗔怨,只是乖乖的等着,等他想起自己。


        

其实她有时候嫉妒千姬在他心里正妻的分量,却又同情千姬,若他真爱千姬便不会有其他女人,可若不爱,又为何对别的女人只是闺阁逗趣,连名字都记不住。


        

“妧妧?过来~”


        

玉子妫回眸就见她仅掩着层纱罗蔽体,还面带潮红的杵在那盯着自己发痴,一时间胸口又着了火,勾勾手唤她过来。


        

风姑红着脸屏退侍仙娥,入池去亲自替他斟酒,羞怯怯的偎在他怀里,指尖轻轻在他胸膛上绕画。


        

想起方才嗅到他身上的女人味,那是凡间女子的味道,便小声问:“殿下…近日可是下凡了?”


        

玉子妫淡淡“嗯”一声,将酒一饮而尽,酒渍滑过微微滚动的喉结,顺着紧实的肌容隐入池中,他扔掉酒樽欺身吻上风姑,轻轻一抬手,朵朵青云再次遮住满池春色。


        

云雨后,玉子妫早已不知所踪,风姑唤来侍仙娥,自赏着镜中的花容月貌,将一支仁风普扇簪别入发鬓,满面红光的问:“清玄殿下呢?”


        

仙娥回道:“殿下早已下凡多时。”


        

“又下凡了?”


        

定是又去寻那凡间女子,风姑气得牙都咬碎了,霞面花聰早已晦暗成霾,转而想起什么,眸底掠过一抹精光,腾云翩翩往太阴星赶去。


        

太阴星,蟾宫。


        

一轮皎月高高蟠栖在桂树上,茫茫银浪透过云隙炸泻万丈,月下人儿却是黯然神伤。


        

千姬兴趣缺缺地把玩着手里的桂花,回鹘髻间簪一支西池献寿翡翠钗,两汪秋水叶目宛若星池明珠,莹莹闪闪。一方朱唇皓齿恰似暮雨朝云,润润鲜鲜。湘裙翠袖一飘一荡,粉腕玉足半藏半露,可谓是皎月不及美人妆,蟾宫桂下玉生香。


        

常曦遣了几只玄鸟歌舞逗女儿开心,却没甚效果,不禁唠叨两句:“你啊,别一门心思扑在子妫身上,他事务缠身,哪能时时陪伴你。”


        

“是,儿臣谨遵母训。”


        

千姬咬咬嘴唇应着,面上依旧眉锁春山,愁容可掬。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子妫十几年未来看她,昨日诺言定来,结果又失约,定是又被哪个狐狸精缠住了。


        

“行了,凡间尔时已过了半载,你速速把闰月置妥,使无相间出没。母神先回太阳星一趟。”


        

常曦见说她不听也懒得多言,驾雾遁去太阳星找帝俊了。


        

前脚刚走,风姑后脚便至,随意欠身敷衍了下算是行了礼,千姬看见她就烦,怒道:“你来做什么?”


        

“妾方才替清玄殿下去瑶池取酒,适至此处,残步探望娘娘。”


        

风姑故意激怒她,望着她那副比自己美上三分的容貌暗暗切齿,凭什么她生来就是天女帝姬,凭什么她是子妫的正妻,而自己历经百千万劫难才飞升成神!


        

心中一气,嘴上愈发炫耀道:“昨日殿下歇在了絮风阁,现在还未晨起呢,唉…伺候了一夜,甚是精疲力竭。”


        

“你!!呵呵~”


        

千姬被她气笑了,阴森森讥讽着:“褚师妧,你可真是条刍狗呀,殿下赏了你一块骨头,你就高兴的上蹿下跳,哼!你也不想想,这骨头上的肉是给了谁?”


        

“你!”


        

如此羞辱之语,风姑心里气闷,却是个能忍的,眸子一转,缓缓渡至她跟前,意味深长道:“娘娘,妾听说清玄殿下云游凡间,都无暇驾临太阴星呢。”


        

见千姬变了脸色,她又添油加醋道:“妾昨夜伺候殿下,似乎嗅到些人气…其实也难怪,殿下如此天姿绝色,我等为神都无法抗拒,更别说那些个俗世凡女了…”


        

“贱人!”


        

千姬果然气急败坏,也不知是在骂风姑还是骂谁,一挥神袖狠狠将她甩出了太阴星。


        

“哼~”


        

风姑也不恼,望着太阴星冷笑一声腾云遁去。


        

千姬都要气疯了,大发雷霆,砸碎一地神具,把玄鸟和侍仙娥全赶走,施法躲进一处结界里,召出云镜。


        

不多时,镜中浮出一个男子的身影,冷冷开口道:“何事?”


        

千姬劈头盖脸一顿乱骂:“你不是说已经帮我除掉子妫身边那些庸脂俗粉了吗?为何他又找了别的女人,还是个凡人。这么点事你都做不好!你果然永远都不如子妫!”


        

“……”


        

她一直发泄了好久,男子却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地等她平息怒火。


        

良久,她终于软下语气,改弦易辙道:“叔云~你不是爱我吗?你忍心看着我每天这么难过吗?帮我杀了她,好不好?”


        

“好。”


        

叔云依然是那副冰冷木讷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收了云镜,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一双柳叶眼微微阖合,眉梢尽是无奈之意。


        

静下心后,他召出观神仪,将千姬曾经给他的玉子妫的一丝气味送进去,结果等了半天除了幽都的点位泛着光,凡间压根无迹可寻。


        

“原是敛了神气…”


        

他自言自语着,随手摘了朵天上的云,捡了地上的枯枝,在云中写道:“众妖魔听令:冥王现临凡间,身边有一凡女,谁若杀得,孤重赏!”


        

写完便把云吹散随风去,不多时,天下众妖魔纷纷得令,有妖传音回话:“圣君,那冥王残暴乖戾极其护短,我等如何敢动他身边的人呐?”


        

叔云闻言摸出块通体火红的小石头,挫为齑粉撒向空中,传音道:“有此灵魂石可保尔等不死,切记将那凡女散魂,不得魂下幽都。”


        

收了法,他抬手梳绕着鬓边垂发,独自走进林间小道,稀散的阳光透过枝缝洒向他清冷的俊容,竟有股说不出的妖冶。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