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三回:阿赞佛险散神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朝罢,诸神拜退,帝隐即命白泽宣阿赞佛觐见。


        

白泽领旨遁去,不多时,阿赞佛进天门,过天桥,至霄和殿,山呼朝拜毕。


        

帝隐屏退金童玉女,连白泽都避开了,又设了结界,才开口道:“你这和尚,藏天后藏得朕好苦!”


        

柔和如风的声音,却裹挟着腾腾杀意,他方才用神识探了姒黎为人这世前半生的所有记忆,才知她竟被阿赞佛藏着,好个大和尚,竟敢让他苦找这么多年。


        

对了,他还看到她独自杀了个魅魔,那魅魔五百年道行,姒黎如今不过术士的修为,竟能毫发无损的除魔倒让他有些意外。


        

阿赞佛小心翼翼解释着:“阿弥陀佛!陛下圣明,贫僧乃是奉了通元、观夷二位太祖天尊圣令,绝不敢故意诓瞒陛下!”


        

帝隐微微眯起眼,指尖一下下轻轻叩着座檐,当年阿黎被二圣所救投入凡胎,出于保护才把她藏起来,连自己也是后来才知道阿黎没死,奈何二圣一直不告诉他阿黎的下落,苦了他一顿好找。


        

看在阿赞佛将姒黎好生养大成人的份上,帝隐终于不再为难,只道:“朕已渡去帝令,你速速下界助天后入洪荒,南登归位!”


        

阿赞佛壮着胆子劝谏道:“陛下,天后神脉尽散,劫数未满,需自渡方可重归神位,此乃天意,贫僧辄敢悖天道而为之!”


        

帝隐闻言皱了皱眉,他差点忘了,有天道束缚着,即便他亲自分身下界也免不了阿黎遭受磨难。


        

于是作罢:“卿言极善!罢了,你便托梦提点,示明天后自寻灭蒙鸟入洪荒!”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陛下圣明!”


        

阿赞佛领旨欲辞,刚提起气又被帝隐唤住,只得再拜侯旨。


        

帝隐默不作声,只阴森森的盯着他亮秃秃的脑袋,眸光里毫不敛掩杀气,那是一种看死人的眼神。


        

阿赞佛只觉得身上汗如雨下,整个身子都被那汹涌澎湃的天威疯狂挤压,然后魂魄开始被一点点往外抽,脸色由煞白憋至涨红,憋得脑门爬满了青筋,浑身开始抽搐颤抖。


        

颈间的缨络珠翠一颗颗崩裂,随着神案上的玛瑙宝明花樽炸碎,阿赞佛终于魂去身残扑倒在地,死死的瞪着脚下的云层,眼中写满了不解。


        

他苦修三世的佛魂就这样顷刻间被抽得一干二净!


        

“这佛魂朕代你温养,等天后归位了再重渡于你。”


        

“若天后未陨之事传出去…”


        

“你,死。”


        

帝隐将他的佛魂收入袖中,语气依旧风轻云淡,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如何。


        

如今叛魔未灭,若届时阿黎未陨落反而成凡人的消息传出去,惹来魔界寻仇,他不介意将这和尚剔骨削魂!


        

“贫僧…领旨…谢…恩…”阿赞佛吃力不已,整个身子已经贴到地面动弹不得。


        

帝隐又盯了他一会,这才敛了天威,散了结界放他走,阿赞佛如获大赦,颤颤巍巍起身,虚怯怯辞圣而去。


        

尔时,殿外侍神官来禀:“启奏陛下,蓐收求见。”


        

“宣。”


        

帝隐坐回天椅上,惬惬赏玩着桌上的合净兰,这花一万年开一株,只开一瞬,脆弱不堪。


        

蓐收掣行进殿,急急俯伏拜禀:“启奏陛下,鼓与钦二神已缉于钟山,只是鼓乃烛公之子,臣不敢擅自辄刑,特来伏乞圣裁!”


        

“杀!”


        

稍稍一用力,那合净兰就折在手中。


        

蓐收大惊,痴楞楞地望着那断兰叶脑子里却回荡着那声“杀!”


        

帝隐揉碎手中的残叶,随手抛落云里,再追一令:“即刑于钟山东崖,枭首陈尸!”


        

“陛下!!”


        

蓐收还欲再谏,帝隐轻飘飘扫他一眼,唬得他如遭雷击,顿时钳口噤声,领旨辞圣。


        

这厢。


        

捻指光阴似箭,行步岁月如流,下界已过数日,睿皇大肆重葺了冥王庙,其香火供奉比皇家宗祠还隆重,不知是真心悔过还是为了守住这万里江山。还顺道给卫戚建了座庙宇,以此纪念这位忠义之神,百姓们家家户户的门前也悬上了他的画像辟邪。


        

如玉子妫所料,太子被附身多日缠绵美色,活活气尽人亡,储君位空,皇七子夺嫡不成造反。


        

但有一点错了,宣王世子放那魍魉并不是帮皇子夺嫡,而是利用睿皇的多疑挑起这场叛乱,复以平叛为由带兵杀了皇七子,趁机逼宫。


        

皇三子召树文及时救驾,姒黎亲手擒拿宣王世子,世子自戕在心上人怀中,死时仍痴痴望着姒黎不肯闭眼,但有的缘分,即便人去茶凉也不会断,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遂,帝敕:皇三子文武德良兼优,天意所属,兹恪遵初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繁四海之心。


        

召树文感念姒黎大恩,得知她要出关还特意求睿皇赐了皇诏,确保她在外不遇麻烦,四方诸侯都得奉若上宾。


        

不觉红轮西坠,日落烟迷…


        

姒黎蹲坐在冥王庙门前,望着掌心漂浮的小玉帛陷入沉思,那日她被魍魉震伤后就做了个梦,却只记得些零碎片段,梦到师父让她拿着这枚帝令去寻灭蒙鸟,入洪荒境。


        

还梦到个穿一身白袍的男子,虽然看不清脸,但潜意识里笃定他的容貌很俊美。


        

那是一种罄竹难书、宛如天神的俊美。


        

“黎法师,这神像怎么描呀?”


        

“黎法师,要先作法禀神吗?”


        

正琢磨着,修葺庙宇的梓匠纷纷围拢过来询问,姒黎只得收好帝令,领着众人干活。


        

直到傍晚仍然还未完工,尔时玉子妫也从北冥回来了,却是没有现身,望着那抹上下忙碌的倩影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现身去接她手里的扫帚:“我来吧,你歇着。”


        

“啊!鬼啊!!”


        

他忽然跟鬼一样冒出来,众人以为见鬼了,纷纷叫喊着四散奔逃,还有个慌不择路撞到顶梁柱,当场晕死过去。


        

姒黎也吓了一跳,脚下一个不稳,直直从梯子上摔下来,摔进他丰伟有力的怀中,似有若无的檀香侵略进心肺,像有魔力搅得姒黎浑浑噩噩,仿佛陷进了那双多情顾盼的桃花眼里,心跳都停了半拍。


        

玉子妫故意凑过去,盯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打趣道:“好看吗?”


        

“好……”


        

看字还没吐出来,姒黎慌忙推开他,定下怦怦乱跳的心,佯装怒斥道:“你神经病啊!怎么每次都跟鬼一样,能不能正常点!”


        

真是的,每次都凭空冒出来又凭空消失,跟这人待久了保不齐哪天犯心脏病。


        

玉子妫斜她一眼:“哼!你闯幽都的时候怎么没犯心脏病。”


        

说罢施法控制着三把扫帚各扫一处,又控制笤毛给金身刷漆,以及各种瓜果自己飞落在供桌上,一时间庙里锅碗瓢盆乱飞,还有颗李子相当离谱的拐了个弯砸到姒黎的脑门上。


        

“哈哈哈你好像个呆头鹅!”


        

“玉!子!妫!”


        

两人追逐打闹好一阵,姒黎累得气喘吁吁,索性蹲坐在庙门口不再搭理他。


        

转而想起什么,摸出帝令问道:“师父前几日托梦交给我这枚神令,让我寻灭蒙鸟入洪荒,你可知那洪荒是何神境?”


        

玉子妫瞥见那帝令顿时一脸晦气,如今天帝也寻到姒黎了,还好他敛了神气不会被看到,否则若天帝发现他接近姒黎,且不说到时能不能顺利剔除盘古咒,单论自己整天跟姒黎朝夕相处,那小心眼的老头定然会乱发疯,两人还得再打一架。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是赶紧助姒黎归位,等他的盘古咒剔了看他不把帝隐打成沙包。


        

于是解释道:“洪荒乃天帝下都,遍地是神,凡人飞升必经之路。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快点涨修为吧,别到时候连灭蒙鸟的毛都没摸着就被妖魔鬼怪捏死了。”


        

姒黎略沉吟半晌,修术分为司士、术士、宗师、天师、地仙、天仙、地神、天神,还有至高无上驾驭三界的神宗。


        

况且遑论其他的什么妖魔鬼怪、精灵、活死人、兽人等等一大堆四生五界的修炼者,单道自己不过是个术士修为的凡人,对付魍魉那等小妖都魂落濒死,洪荒什么的也太远了,天帝下都,想都不敢想。


        

玉子妫瞅了瞅天色,差不多得回太阴星了,他答应过妻子今日一定回去陪她的,别一会晚了又乱发疯,搅得他聒噪。


        

于是对姒黎辞行:“天色已晚,早点歇着吧,明日我并你一同上路。”


        

说罢猛的一挥袖,直将姒黎挥入云端,吓得姒黎三魂都没了七魄,摇摇晃晃在云雾里扑腾:“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我恐高!!玉子妫!放我下来!”


        

“送你回家啊。”


        

玉子妫恶趣味般故意晃她两下。


        

姒黎直接吓哭:“你神经病啊,谁要你送,快放我下来!混蛋!!”


        

“还敢骂我?”


        

玉子妫再晃两下,直把她晃得跌坐在云里还不够,还要把那云朵抡空甩一圈。


        

甩得姒黎魂魄都差点冲出九霄云外,特别刚刚头朝地那一下她似乎都能看到自己粉身碎骨的惨状,一张小脸煞白失色,哭哭啼啼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快放我下来,呜呜呜…放我下来…我害怕…”


        

玉子妫挑挑眉:“求我。”


        

姒黎咬咬牙,哭得更厉害:“求你…求你了…呜呜呜…”


        

“嗯~不错…”


        

这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别有一番风情啊,就像受惊的小动物拼命向主人求饶,看着就想往死里欺负。


        

不过看她实在是怕得紧了,玉子妫这才意犹未尽的挥袖将她送回凤竹山,自己也驾雾遁往九重天。


        

待姒黎稳稳落于家门口都仍惊魂未定,气得火冒烟升,握着拳头直跺脚:“玉!子!妫!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