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一回:精魅却是通世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荔园凉亭内,睿皇端坐上方,下首处还有一女子,明眸皓齿,雍容尔雅。


        

姒黎正要行礼,睿皇罢礼道:“免了,黎法师,你说能降服厉鬼,为何昨日宫中又死一人?”


        

姒黎正欲回话,却听睿皇身边那女子说道:“陛下,臣妾听闻昨日法师在那金銮殿内大显神威,不如今日就让法师就地做法捉鬼,也让臣妾开开眼。”


        

说着笑眼盈盈打量起姒黎,先前那些和尚道士,大部分都被卫戚那老匹夫吓走,害得她都没吃饱,没想到如今来了个女术士,如若杀了筑巢,岂不比那凡人宫女妙哉?


        

“这便是姝贵妃。”


        

召树文附耳小声提醒一句,姒黎略抬眸视她一眼,却见她柔柔弱弱,眸中清澈,分明是个活生生的人。


        

难道卫戚诓她?


        

睿皇龙头一点:“既然爱妃来兴,那便请黎法师就地作法罢。”


        

姒黎却是犯了难,凑近玉子妫低低问:“你可看得出姝贵妃哪里不妥?”


        

玉子妫默不作声,只木讷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双眼无神。


        

“玉子妫?”姒黎揪了揪他的袍袖,却依然没有反应。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少顷,玉子妫才小声回话:“附在她身上的是魅魔,你且施法护住众人,我自有办法将那魅魔逼出来。”


        

姒黎恍然大悟,魅魔乃成了精的老树所化,怪不得召树文说姝贵妃喜欢种树。


        

她立马施法召出银铎,复双手合十,口中诵咒,逾时就见那银铎乍现出阵阵佛光四散开来,笼罩着亭内众人。


        

却不知为何,其中一缕佛光在睿皇周身萦绕一圈后便消散不见,姒黎见状大感困惑。


        

玉子妫略眯了眯眼,看出这是帝隐在睿皇身上重新加固的屏障术,为的就是防止他又找睿皇的麻烦。


        

还真是个护犊子的啊,不过那又如何呢,反正这老皇帝大限将至,届时下了幽都他想怎么折磨天帝都无权干涉。


        

虽说那一夜的大战他重伤耗尽了神力,时隔两天两夜才恢复三成。不过,料想帝隐也好不到哪去吧,天帝虽然神力比他强,可自愈能力却没他快。


        

“子妫?你怎么了?”


        

姒黎看他又在发呆,小声道一句:“我的佛光护不住陛下。”


        

玉子妫扯扯唇:“无妨,那魅魔伤不了他,顺位天子自有神脉护体。”


        

说罢摊开手,掌中竟浮现出一只通体透亮,头长藤蔓却有人面四肢的树精幼苗,正晃头晃脑的四处张望,看到姝贵妃后唤了声“姥姥”就要朝她飞过去。


        

姝贵妃心下大惊,攥紧了手恶狠狠的瞪着玉子妫,却不敢轻举妄动。


        

“还不现身吗?”


        

玉子妫阴森森地盯着她,忽然手上一用力,硬生生将那树精幼苗挫成齑粉。


        

这可是他方才元神出窍,在姝贵妃宫中找到的树精幼苗,正是那魅魔的徒子徒孙。


        

姝贵妃怒目圆睁,指甲都扣进了肉里,却依然不为所动,她知道自己只要从这副躯壳里出来,必死无疑。


        

玉子妫也不急,慢慢跟她耗,手一展开,又浮出个小树精,同样被捏散爆死。


        

接下来是第三个,第四个…


        

“我要杀了你!”


        

魅魔终于忍不住,猛的从姝贵妃体内钻出来,狞叫着扑向玉子妫,宫人吓得四散而逃,召树文也懵怔原地,倒是睿皇波澜不惊,镇定自若。


        

霎时,地上涌出无数粗壮的藤蔓卷土而来,也不攻击别人,就只管将玉子妫缠成个藤茧。


        

“玉子妫!!”


        

姒黎吓得心跳都停了半拍,刚要冲过去相救,却见那藤茧轰然炸开,玉子妫毫发无损,抱着手吊儿郎当一脸不屑。


        

那魅魔暗叫不好正想逃,玉子妫忽地凝起眸子,眼中窜起两簇玄火,顿时涌起一阵汹涌澎湃的神力直将魅魔迫跪在地,浑身被千丝万缕条黑雾穿成了筛糠,惨不忍睹。


        

睿皇被这一幕吓得汗毛倒竖,倒不是被魅魔吓的,而是方才玉子妫那样子跟他梦里的冥王有点相似,却又说不上到底哪里相似。


        

姒黎走近一步:“你这泼魔,何故害人?”


        

“哈哈哈哈~”


        

魅魔突然癫笑起来,咬牙切齿道:“害人?你可知那该死的凡人如何害我?”


        

“我本是幼海边踇隅山中的一株紫藤,修炼五百年从未出过凡世,有樵夫进山伐木,我也只是将他们赶走,并未害过人命。”


        

言至于此,魅魔早已悲声咽咽,两泪如珠,接着道:“不想突然有一日,海中多出一座山引发海啸,那该死的凡人竟将水线改至南面,大水冲进山中,淹毁了我的魔巢,也淹死了我众多徒子徒孙。”


        

姒黎沉声道:“天灾何辜凡人,你已害死卫戚,为何还要杀那么多宫女。”


        

魅魔睚眦咆哮着:“我就是要杀!人类害得我无家可归,害死我的子民。我就是要把她们都杀光!我要用她们的至阴之魂重铸我的魔巢!”


        

难怪那些宫女都被夺了魂魄,原来全被这魅魔收来筑巢了,可怜无辜亡魂落得个灰飞烟灭不得轮回。


        

姒黎叹了口气:“一切皆流,无物永驻,如此方可维持天道平衡,凡人纵然有罪,自会天降惩罚,轮不到你区区魔怪做主杀人。”


        

魅魔不以为然:“你看看那山,早已光秃一片,就算没有水患,这些该死的凡人照样乱砍乱伐,杀害我千千万万的子民。”


        

说着,魅魔身上魔气陡然大涨,猛的挥出一根藤蔓朝睿皇甩过去,狞叫着:“都给我死!同归于尽!”


        

众人皆没反应过来,唯独召树文纵身扑挡过去,虽说有姒黎的佛光护体,毕竟是凡人怎扛得住那魅魔全力一击,当即就瘫倒在地。


        

“文儿!”


        

睿皇大惊失色,急忙将儿子扶进怀中,那魅魔还欲再杀,玉子妫及时掣出云锦兽纹扇,直将她扇倒在地,动弹不得。


        

又对姒黎道:“她摩根已经断了,你来杀。”


        

姒黎知道他这是好心让自己涨修为,但眼下不是道谢的时候,于是二话不说掣出凤戟就将魅魔斩得魂飞魄散,那魔气最后钻入姒黎体内,忽感肩上刺痛一阵,龙鳞便多长了一簇,魔气也被滤净为法力。


        

随后姒黎急忙翻出丹药送入召树文口中,对睿皇道:“陛下安心,三皇子因有佛光护体并未伤重,休息些时日便可无恙。”


        

说着又将一卷佛经拿给睿皇,道:“此乃大光明经,贵妃娘娘被魔物附身多日,体魄皆虚,务必让娘娘每日诵此经百遍,方可恢复康态。”


        

睿皇深深看了一眼怀中昏迷的儿子,才吩咐人把召树文和姝贵妃送回各宫。


        

姒黎又道:“卫大人乃尽忠为国之士,死后忠魂化为国鬼凭一己之力保护着国民。他现身吓人只是想救人,一颗碧血丹心天地可鉴。民女这就召卫大人来见您一面,化解他心中执念,早日往生去吧。”


        

言讫,姒黎诵起招魂咒,不多时就见地上缓缓冒出一团雾气,那雾气化为人形,正是卫戚。


        

玉子妫再朝他一扇,恢复了他下半身,再无之前的恐怖悲惨之状。


        

“陛下!!”


        

卫戚看到睿皇,激动得痛哭流涕,稽首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头,高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睿皇亦同热泪盈眶,抖着手去扶他,一脸不敢置信。


        

君臣之间两两相望,一时无话,眼中却是千情万意。


        

那是来自一代忠魂的楚囊之情,亦是睿皇误杀忠臣的悔痛之意!


        

良久,睿皇才戚戚哀叹着:“卫公!寡人错怪你了!”


        

“陛下!!!”


        

卫戚早已老泪纵横,垂着头与睿皇携手相搀:“君要臣死,臣必赴之。只是往后老臣无缘再辅佐陛下,还望陛下保重龙体,尽心为民呐!”


        

睿皇垂泪而别:“卫公且安心去,寡人自当不负江山不负卿!”


        

“吾皇万岁!”卫戚又朝他重重磕了个头,化作星星点点随风散去。


        

待睿皇平静下来,恢复了往日帝王之威,对姒黎道:“你那日说要寡人重葺冥王庙,寡人自当履诺。可还要何封赏?”


        

姒黎但行一礼:“求陛下重建山林,拟律禁伐。”


        

“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