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十回:世子谋权藏魍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看清来人,顿时气得破口大骂:“又是你!你给我滚出去!流氓!”


        

“咳咳…抱歉抱歉…”


        

玉子妫干咳一声,脸上一阵青白晦暗,好歹也是个神,如此偷窥实在有损神格,可他绝非有意的呀!


        

遂又摆出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干笑道:“我不知道你在沐浴,不是故意的,莫怪莫怪…”


        

说罢杵在那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回避的打算。


        

“你…你还不给我滚出去!”


        

姒黎心梗都要气出来了,这人真是厚颜无耻!


        

“我抱你出去。”


        

玉子妫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忽地摇身一晃,跟鬼似的闪过去将她横抱在怀中。


        

吓得姒黎一顿胡乱捶打,时不时还往脸上扇:“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去死啊!”


        

“嘶…轻点轻点,别打脸!”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玉子妫边躲闪边恶狠狠地威胁:“再乱动,信不信我摔死你!”


        

“……”


        

姒黎顿时噤若寒蝉,只敢睖睖睁睁倒竖一双凤目,巴不得眼里喷火将这混蛋烧成灰。


        

忽而眸光一转,瞥到屏下爬出条黑蛇,还不止一条,接着越来越多的蛇从四处钻进来。


        

“啊!!有有蛇!”


        

姒黎魂都吓飞了,慌乱间一下子搂住玉子妫,跟个鸵鸟似的头埋在他怀间瑟瑟发抖。


        

“……”


        

“有…有这么可怕吗…”


        

玉子妫愣愣的抱着怀里软嫩嫩的娇躯,不由自主僵直了身子,他就是知道她有此一灾才特地大半夜闯进来,没想到阴差阳错占了别人便宜,这倒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姒黎已经被吓得脑子发白,哪顾得上男女大防,只一个劲的催促:“废话!这么多蛇,快带我出去快带我出去!”


        

软糯糯的小身子一个劲在怀里扑腾,扑得玉子妫心头跟猫抓似的,一阵火烧火燎,不知所措。


        

愈来愈多的蛇悠悠爬至脚边,他像是找到了发泄之处,眸子一凝,密密麻麻的蛇群刹那化为灰烬。


        

“不怕了,都死了。”


        

怀中的可人儿好像变成了烫手山芋,玉子妫只觉得闷热,脑门上的薄汗涔涔往外冒,急急忙忙把她抱回去就逃命似的关好门跑出去了。


        

然后愣愣的杵在走廊吹冷风,结果还是冷静不下来,又冲进偏殿灌水似的灌了自己整整一壶酒,喝完还闭着眼睛感叹一句:“好香~”


        

也不知是赞酒香还是美人香。


        

姒黎换好衣裳气鼓鼓的冲出来,本想发作一番,转念想起昨夜师父托梦说过与此人是故交好友,便硬生生压下了怒火,咬牙切齿道:“你大半夜跑来到底有何事?”


        

如果说他之前缠着自己是闲着没事干,那现下深更半夜闯进来还偷看人洗澡,八成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你才脑子有问题!”


        

玉子妫突然在她脑袋上锤了一下,煞有介事道:“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早就被蛇咬死了,那些全是毒蛇你看不出来吗?救了你还骂我,真是没良心!”


        

“……”


        

姒黎脸一黑,刚压下的火气立时又窜上来,捂着脑袋阴阳怪气道:“别一天到晚救我救我了,你压根就是一直跟着我的吧!”


        

玉子妫扯她一眼,嘁道:“我又不是吃撑了没事干。”


        

顿了顿又道:“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宫殿的地砖都是汉白玉铺就,怎会那多蛇。”


        

说着脸色沉了下来,还好他来得及时,不然这女人要是死了他岂不功亏一篑。


        

姒黎默不作声,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皇后要弄死她了,她本还打算找机会替太子除了附身魔,现下看来大可不必,既然皇后想害她,那她又何必管人家儿子死活。


        

不过此番的确多亏了玉子妫,否则那么多毒蛇,她正好又在沐浴,一联想到那些东西密密麻麻全钻进浴池里她就头皮发麻。


        

玉子妫听到她心里话,眉尾一挑,笑道:“我帮你吓吓皇后。”


        

说罢束指凭空画了一圈,那圈里立时像云镜般浮现出皇后的身影,又见玉子妫隔空点了她一下,皇后顿时惊醒,睁眼就看到那些缠了她很久的冤魂,一个个朝她张牙舞爪的索命,吓得连滚带爬跌下凤床,晕死过去。


        

姒黎见状再次被他的神通震惊,不过想到师父已成佛,有个修为无量的朋友亦不足为奇,只是即便这人是师父的好友,这般对她好到底图什么?


        

玉子妫揶揄道:“想什么呢?只因你师父成佛了不能随便下来才托我照顾你,难不成我图你以身相许?就你这发育不全的小丫头,做梦呢哈哈哈~”


        

一番话脸不红心不跳,说得那叫一个老实厚道,差点连他自己都信了,姒黎一看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本想道谢的言语转变成怒骂:“果然是吃撑了没事干,还以身相许?我看你才做梦,整天疯言疯语!”


        

玉子妫吵不过她,恶狠狠威胁:“信不信我再抓几条蛇扔你身上!”


        

姒黎愤愤不平的瞪了他一眼,想起来还有正事,便问:“方才卫戚的魂魄来告诉我,宫里死的人都是魔物附身姝贵妃杀害的,你那日也说太子被魔物附身过,究竟是何魔?”


        

玉子妫抱着脑袋答道:“这宫里的魔可不止一个,附身太子的是魍魉精,那魍魉是被人钉在太子身上的,至于姝贵妃,还得见见她才知道。”


        

姒黎一头雾水:“被人钉在身上?此话怎讲?”


        

玉子妫道:“魍魉喜爱人间欲事,专食男女交合之气,太子若纵欲过度气尽人亡,储君之位便空了。”


        

姒黎是越听越懵:“若真是皇子争位的手段,昨日朝上理应有人千方百计阻拦我进宫呀?”


        

玉子妫一骨碌把桌上的樱珠吃光,囫囵道:“方才世子不就来了么?”


        

“世子?”姒黎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皱眉道:“世子不过凡人,如何召来魍魉精。”


        

说着眼睛盯在那空盘上,这樱珠有这么好吃么…


        

玉子妫嘲笑道:“不过是你道行浅看不出他敛了神通罢了,不过他那点小本领也就能欺负欺负凡人,使唤使唤魍魉这等小妖怪。”


        

姒黎幡然顿悟,难怪世子让她离宫,难怪百姓都说他用兵如神,屡战屡胜,竟藏得这么深,连她都感觉不到世子身上的法力浮动,想是道行比自己还深,想到这层她不由觉得可怕,幸好没有跟他过多纠缠。


        

没想到此番进宫已不是单纯的降妖除魔,不知不觉已深陷一场皇家争斗中,实在汗颜。


        

玉子妫放下酒樽,一副长辈的语态碎碎念道:“我跟你说,他不是什么好人,你还小不懂事,莫要被他表相哄骗了去,况且那等容貌还不及我万分之一。”


        

姒黎一听这话,简直笑掉大牙:“你倒可爱,竟如此腆脸夸赞自己,你深更半夜闯来,就是好人了?”


        

玉子妫冷哼一声懒得理她,兀自摸出他那床小竹榻往空地一抛,待到竹榻变化得合身了,这才大喇喇躺倒上去。


        

姒黎皱眉道:“你这是作甚?”


        

玉子妫摆摆手赶她:“去歇着吧去歇着吧,天都快亮了,待休息好了我助你除魔。”


        

说罢不再多话,抱着脑袋瞑目养神,本来天帝都不管这事更轮不到他管,但若是他帮姒黎杀了那魔物,她便可大涨修为,有利于归位,有利于他。


        

姒黎却道:“不必了,那魔物我自有办法对付,况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回去吧。”


        

玉子妫有些不耐烦:“我说你这人是不是一根筋?你师父把你托付给我,若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何交代?再说了,你睡内殿隔着两堵墙呢,什么共处一室,赶紧去歇着吧别嚷嚷了,烦得很。”


        

“你……!”


        

姒黎本想发作,转念一想那魔物是何来头她都不知道,若有玉子妫在的确更稳妥些,于是只得作罢回了内殿,锁上加锁将门窗全部封死,又设了结界入定禅坐,就这样熬了一夜不敢安寐。


        

翌日,朝阳已盛。


        

姒黎顶着黑眼圈出来,玉子妫看她那样幸灾乐祸得不行,恰逢召树文赶来议事,看到玉子妫略愣怔,却顾不得多问,只着急忙慌对姒黎道:“阿黎,我听闻昨夜又死一人,不知何时能降那鬼?”


        

姒黎稽首一礼:“此事并非卫大人冤魂作祟,乃另有其凶。”


        

顿了顿,又试探道:“三皇子上次说贵妃娘娘受伤,不知如今凤体可安?”


        

召树文兀自落座主位,蹙额唏嘘:“唉~贵妃娘娘只怕是邪魔侵了体,如今性情大变,从前温柔善良,连荤腥都不食。可现在动不动就打骂宫人,前阵子她忽然喜欢在院内种树,有一宫人未及时护理那树苗直接活生生被她杖毙。”


        

姒黎略皱眉:“种树?”


        

“是啊,自幼海水患后,不知从哪找来一批树苗,待孩子似的小心养着。”


        

话音未落,只见一宦官进殿来,朝召树文俯允道:“三皇子殿下,陛下口谕,宣诸位荔园面圣。”


        

召树文与姒黎对视一眼,众人齐往荔园赶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