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七回:人皇梦里斗阴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彼时,往日灯火通明的金銮殿如今昏昏默默,龙案上的玉钩烛惨惨幽幽,至高无上的龙椅黯淡无光,恍惚间似乎还有个人坐在上面,耳边时不时传来几声婴儿啼。


        

而这一切,都是睿皇的梦境。


        

“大胆!你是谁?胆敢坐寡人的龙椅!”


        

睿皇手持着金龙剑,刚想上前一步,头顶却传来透胆钻肝的寒意,仿佛一下子坠入深海,即如万把冰刀同时插进皮肉,一寸一寸的慢慢往里刺,直刺入五脏六腑,冰冷的同时也被凶狠的掠夺着气力。


        

接着“哐当”一声剑落,这位九五之尊狼狈的跪倒在地,吃力的哼着:“你…你…是谁…来人…救…”


        

他像尸体一样趴跪在地上,痛苦地想要仰起高贵的龙头,却是被一股无形的神威死死压在地面,只看到一双玄色的登云四方靴驻足在眼前。


        

“你的龙椅?哈哈哈哈~”


        

森寒的笑声宛如来自十八狱的鬼哭狼嚎,就像无数个厉鬼趴在耳边时笑时哭,悚得人魄飞胆落。


        

一瞬间,睿皇终于能抬起头,他惊恐的看见自己的两个皇儿漂浮在半空,以及他们中间那个藏在黑暗中唯有一双眸子泛着玄火,背光而立的男人。


        

“你是谁?快放了我的皇儿!”


        

“来人!来人!!”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他奋力的嘶喊着,狼狈的乞伏着,回应他的只有愈发刺耳的婴啼声,直到烛火渐渐染亮那袭黑影,他终于看清眼前半边玉面半边鬼面的神。


        

“本王给你个赎罪的机会。”


        

“你要江山…还是子嗣?”


        

“若要子嗣,天亮之后,这个国家所有人都会看到他们的新王。”


        

“若要江山…”


        

玉子妫忽然将其中一个孩子像吸铁石一般吸在手中,居高临下的说:


        

“来,亲手摔死他!”


        

他略勾着唇,神威凛凛、鬼貌堂堂,烛火掠过那半边羊脂玉面,消失在另一半罗刹脸上,最后缩凝成一个狞恶的剪影,倒映在睿皇悚惧失色的眸中。


        

“怎么?很难选吗?”


        

“那本王帮你选。”


        

睿皇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子已经凌空浮起,三魂七魄都开始疯狂的撞击着脑门,想要冲出这具躯壳。


        

终于在濒死的最后一刻,睿皇挣扎着喊出:“要江山!要江山!!”


        

玉子妫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一挥袖将他甩落在两个孩子中间,唇边的笑意渐渐浓烈,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位人类至高无上的皇帝,看他颤抖着举起双手,悲痛却又不得不妥协的泪水转为一股杀气,红通着双眼咆哮着将自己的皇儿狠狠摔落。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


        

突然!


        

玉子妫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眸光停在那个离地面半尺就定格不落的孩子上,倏地扭头望向一旁忽然被撕裂的空间缺口,浑身的阴气陡然大涨。


        

“你还是一样,脾性未改半分。”


        

柔和如三春暖风的声音传来,几缕瑞霭祥光渐渐凝聚成一道儒雅的身姿,温暖了一殿森冷的阴气,仿佛秋枯的花儿也开了。


        

他静静地端立在玉子妫跟前,是那么圣洁,那么高高在上,而在玉子妫眼里却是如此的令人憎恶。


        

“等你死了,本王一定改掉所有坏毛病!”


        

玉子妫如同鬼魅般瞬闪至他跟前,眸子里火光冲天,可那磅礴的阴气撞进他的怀里,就像石沉大海了无余波,烟入澄溏不进半分。


        

他平静得像个普通人,一袭素白袍无纹无饰,如同误闯地狱的书生,仅腰间的龙骨玉佩就足够点缀出温雅又不失威严的神韵。


        

良久,他才淡淡的开口:“你又何苦跟凡人计较,回去吧。”


        

温和的语气略带点叵耐,就像是哥哥在哄顽皮的弟弟,玉子妫最讨厌他这副天塌下来也风轻云淡的模样,阴阳怪气道:


        

“计较?哈哈哈~本王何时与他计较?你可知这宫里邪祟祸乱,他不去求你辄敢怪到本王头上?”


        

那人默不作声,眸底泛起一丝意味深长,他当然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祝融的神草也不是共工浇死的,至于人皇触怒玉子妫实属意料之外,所以他此番才分身下界,谨防玉子妫把他的人杀了。


        

“既然你驯不好自己的狗,那本王就替你好好驯驯!”


        

玉子妫懒得跟他多说,猛的扔出一道阴风砸向被定格住的睿皇,却被另一道白茫茫的神力破碎在咫尺间。


        

他眼皮都懒得抬,轻飘飘威胁:“这是朕的部族,不需要你教训。”


        

“你的部族?难怪呢~”


        

玉子妫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逛菜园似的围着他逛了一圈,凑近他耳边略带嘲讽的说:


        

“你看,这人皇为了江山要摔死自己的亲儿子,像不像当初为了争帝位杀死九个胞弟的你?


        

哦对了,说来真是可惜了大羿,堂堂宗布神为你肝脑涂地还落得个被贬洪荒的下场!


        

更可惜九乌莫名其妙背上个祸乱生灵的骂名,神魂俱陨,而你…成了高枕无忧,万民敬仰的天帝!”


        

果然,此言一出,帝隐温润的脸上终于浮出一丝阴霾,声音也瞬间浸满了寒霜:“你别以为朕不会杀你。”


        

“哈哈哈哈哈哈~”


        

玉子妫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他总是知道怎么惹怒他,看到他气急败坏的嘴脸他就开心,于是变本加厉的嘲笑:


        

“啧~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多狰狞吗?我觉得我们两应该换一换位置,因为你看起来似乎…比我更像鬼呢,也比我残暴百倍千倍,比我…”


        

“住口!!”


        

帝隐雷霆震怒,猛的掣出旭灵针疾刺过去,虚空中顿时浮现一柄巨大的剑影,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劈风斩云。


        

玉子妫也不甘示弱,手一甩,掌中的兽骨苦无刹直直劈还回去,两柄神器迎刃刮出电光火石,却是怎么也刺不近对方,倒是这一黑一白两道雄浑的神力冲破了梦境,冲进一片虚无里。


        

一进入结界,二神这才彻底放开手脚各显神威,只瞧玉子妫一手掣控着苦无缠住帝隐,假意演了几套虚招,另一手悄悄化出云锦兽纹扇往空中一抛,那神扇顿时涨大百倍扇得天昏地暗,直接把帝隐猛扇进云尾里,差点连神魂都给扇出来。


        

而天帝既为三界主宰,那便是凌驾于众神至高无上的,所以他的神通,就是摄取众神的法术化为己用,没有任何限制,甚至能强化此术原本的神力。


        

他按落神魂,直勾勾地盯着玉子妫,却没有摄取玉子妫的法术,而是故意摄了玉子妫的小老婆风姑的驭风术。


        

他轻轻摊开手,就见掌中倏地多出个乾坤风匣,随之一股蛮狠的神力铺天盖地弥漫开来,硬生生将玉子妫的阴风全数吸入匣中,又转化为阳风一股脑吹弹回去。


        

玉子妫见这风匣有些眼熟,却记不得是个什么东西,且这乾坤风匣原只能收放自然风,在帝隐手里强化了一道便连阴阳风都可掌控,而玉子妫是阴主,哪扛得住他这阳主的全力一击,避闪不及也受了重伤。


        

这还得了,他可是个傲娇跋扈的,从来只有他打别人没有谁敢打他,发狠起来反手将一卷生死簿掣掠向空中,此簿掌管天下众生乃至满天神佛的寿限,即便管不了天帝,也足以跟他同归于尽。


        

“真是疯子!”


        

帝隐被他这股疯劲气得头大,这要是他儿子还不直接给摁死在娘胎里,当即翻转手腕,将乾坤风匣换为一模一样的生死簿。


        

二神各执大笔在簿上狠狠一挥,顿时化为阴阳两道流光窜上云头,你来我往缠成一团太极,从乌云里打到九霄外,又从南天门战到北地窗,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两个生来就是宿敌,斗了几十万年都没分个胜负,如今联姻成大舅子与妹夫好不容易才停战千年,这一场硬是尽情打了个鬼哭神嚎,地动山摇,好在各自都自觉加持了结界,否则还没打完女娲娘娘就又可以干活了。


        

瞬息间已经过了数百招,却打了个两败俱伤,帝隐毕竟是天帝,伤不到哪去,而玉子妫被盘古咒束缚着,一战下来早已弹尽力竭。


        

许是都觉得没意思了,两个终于同时停了手,嘴上却没停,毕竟打不过吵得过,各退立到云端揪着对方犯颜嘶嚷:


        

“你个老不死的,继续打啊!”


        

“没事做就滚回去歇着!朕没功夫陪你玩。”


        

“不打死你叫本王如何能安枕?”


        

“让你一只手也打不过。”


        

“哼!那就都别用神力!”


        

明知对方的神力都已经耗尽了,玉子妫仍然心有不甘,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哪肯轻易放过这老不死的,他就是看不惯他,就是要气死他!


        

于是两个再次缠成一团,这次却是近身搏斗,然而帝隐虽然神力强悍,可若屏退神力肉搏就有些招架不住,何况是面对玉子妫这种毫无章法,乱拳耍赖的泼皮,跟鬼似的这里闪一下,那里演一招,仅仅几个回合下来别说打了,烦都要被他烦死。


        

恰逢彼时脑海中传来侍神官禀奏朝政,于是懒得再跟玉子妫废话,一甩袖轰开他径自掣掠向天际。


        

“哼!真玩不起!”玉子妫虚弱的捂着胸口,旋身一转也化为一道黑芒疾钻入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