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六回:愚人求神不求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姒黎径入庙里头,心疑着为何庙中信徒稀惨,庙宇荒芜,浑然未查身后因竭力克制怒火,憋得一脸扭曲的玉子妫。


        

神像前跪着个老翁,颤颤巍巍的磕着头念叨:“冥王神君在上,保佑我孙女不受孤魂野鬼欺负,保佑保佑…”


        

“你拜他作甚?”


        

这时冲进来一个年轻小伙,搀起老翁斥责道:“拜他有用妹妹也不会被鬼害死!”


        

说着直接把老翁手里的香狠狠扔到地上踩灭。


        

玉子妫见状雷霆震怒,抬手就掠出一道阴风砸过去,结果看到姒黎走到那人身边,赶紧着急忙慌收回手。


        

那阴风来了个急转弯硬生生调头弹回他身上,好一招自己打自己,痛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头不上不下,眼神狰狞的瞪着姒黎。


        

可恶!这死女人,是克星吗!


        

姒黎忽然觉得后背凉嗖嗖的,捋了捋胳膊捡起地上的断香,冷着声命令那小伙子:“跪下!”


        

小伙子被她盯得心底发悚,哆嗦着嘴皮子回呛:“你是谁,凭什么让我跪下就跪下!”


        

“凭你亵渎神灵。”姒黎说完当即运力按着他的肩,强迫他跪对神像。 记住网址m.dzs5.com


        

小伙子立时嚎啕大哭:“凭什么拜他,凭什么,我妹妹就是被鬼害死的,宫里死了那么多人,他管过吗,我不拜!放开我!”


        

边上躲雨的路人此时都投来看戏的目光,那老翁赶紧求饶道:“这位法师,我孙儿年轻不懂事,求您饶恕吧…”


        

姒黎这才松了手,却仍不打算放过小伙子,追问道:“你为何口口声声说冥王神君不管凡人死活?”


        

“哼!”


        

小伙子使劲抹了把眼泪:“陛下召了那么多法师请他赐力捉鬼,他一次都不理会,纵容恶鬼祸乱人间,活该庙宇被荒废!”


        

有人摇头叹然:“唉…雨停了,快走吧快走吧,陛下已下令禁拜,莫要久留惹来官兵。”


        

说罢皆是匆匆离开,小伙子也扶着老翁怯怯离去。


        

姒黎略错愕,难怪城中百鬼满京,想是人皇断香火触怒了冥王,她愈发好奇宫里作祟的到底是何方大能,连冥王都不管,这一趟进宫,恐怕凶多吉少。


        

思忖间人都走完了,庙中静得只有烛火滋滋作响,和夜间浅浅的蛙咕蝉鸣。


        

“雨停了,你还不走?”


        

玉子妫抱着手倚在庙门边,语气有些淡,虽然她方才帮自己出了气,但他觉得她也是来躲雨的。


        

姒黎默不作声,闷头从指珏中拿出鲜果,般般件件齐码于供桌,又燃了竹立香,俯允跪在蒲团上参拜。


        

原来她出门收的那些鲜果是要拿来供的,玉子妫吸食着香火供奉,心情略舒畅了些,却依然冷着脸问:“你拜他做什么,不觉得他如那些人所说那般无用吗?”


        

“神创造了众生,爱众生为子,亦可为刍狗,天地自有相衡之道,人若求神不得便怨天,又怎么能怪天降惩罚呢…”


        

姒黎边说边把祝香恭恭敬敬置入宝鸭炉中,然后挽袖拾掇着供桌上瞬间蔫败的残果,那是神存在过的证明。


        

虽然她不知冥王何故不管宫中邪祟,但她觉得,应该不关他的事。


        

玉子妫默不作声,宫中邪祟并非阴灵,本来就跟他没关系,他也没那功夫管凡人死活。


        

再说了,皇族是天帝点化的天子,皇宫里有邪祟作乱分明就是天帝失职,那人皇不去求天帝辄敢怪到他头上,还敢断他香火,不是作死是什么。


        

山色空蒙,夜雨去复还,姒黎攀着木梯认认真真擦拭神龛上的灰尘,又拿着扫帚清理蛛网,就着雨水打湿了粗布,开始擦神像金身。


        

秽水脏了她的衣裙,几滴薄汗沿着光嫩的脸颊滑过鹅颈,复隐于那片微隆的净土。


        

玉子妫移开目光,摸了摸鼻子:“你做这些也是想求冥王赐法吧?”


        

姒黎捻袖拭去汗水,温声说着:“我只是想让神君息怒,城中的游魂太多了,百姓不过迫于天子龙威才荒了冥王庙,何苦殃及无辜。”


        

玉子妫望着炉中瞬间燃尽的香火咂咂嘴,好吧,吃人嘴短,他就高抬贵手,收回那群游魂罢了。


        

但是睿皇…必须付出代价。


        

夜雨翻云瓢泼,未弱却有渐烈之意,姒黎自昨夜至今未寝,身疲力竭,遁术只得闪至几里地,看样子得露宿此庙了。


        

只是这孤男寡女…


        

她恼瞪一眼玉子妫,嗔问:“你一天到晚跟着我到底是要作甚?”


        

“不是说了吗,讨债,你欠我两条命呢。”


        

玉子妫边说边施法燃起庙中早已枯断的几支残烛,又凭空化落一床竹榻,然后老神在在的躺上去。


        

烛火淡淡摇曳着,他面若蟾宫月,肤如晚香玉,云鬓墨眉,一双桃花眼转盼多情。鼻同悬璃,唇赛施脂。颦蹙一段神韵,冁然一抹风流。


        

姒黎晃晃眼,怎的又被这副容貌勾了去,她移开目光冷冰冰岔话道:“我说过日后定当还恩于你,怎就这般缠上我了呢?再说尔时夜已深了,又在这野岭荒庙,你我不妥共处,公子且先回吧。”


        

玉子妫歪着头默不作声,双手枕在脑后,就这样静静地斜睨着,眸光从她玄翎般浓密的眉梢滑进那双秋波潺潺的凤目里。


        

一张玉面小脸上略含抹胭脂绯,云鬟里堆着捧玲珑翠,纤软的身姿好像弱柳扶风,端的美撼凡尘,桃羞杏让。


        

“看我做什么?”


        

姒黎被他盯得面红耳赤,心头似有鹿撞锤敲,颊边的红润忽地青白晦暗,偏过头去往后挪了几步,袖下悄悄捻紧了指珏,额间也冒了些冷汗。


        

这荒山野岭的,他若有何歹念可怎么办…


        

玉子妫撇了撇嘴,白她一眼:“我对动不动就打人的泼妇没兴趣。”


        

说着目光移至她发育未全的胸脯,蹙眉嫌弃:“还是乳臭未干的少女。”


        

他向来风流,莫论有三房貌美绝色的妻妾,单道露水情缘也数不胜数,不好人妻这口,况且天帝多小心眼啊,发起疯来再把天掀翻,女娲娘娘就又有事做了。


        

“你说什么?!谁是泼妇!你才乳臭未干!”


        

姒黎当即火冒三丈,烟升七窍,也不知哪来的胆魄,抄起扫帚就朝他一顿乱挥。


        

“你看你看,如此泼辣不讲理,小心嫁不出去!”玉子妫边笑边躲,跳到供桌后边扯眼吐舌头,装神弄鬼。


        

姒黎气极就是奈何不得,对着桌上的香炉使劲鼓嘴一吹,生生将他那羊脂玉面吹了幅蓬头垢脸,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瞧你跟个纸人似的,又丑又吓人,哈哈哈…唔…”


        

话还未说完也被玉子妫吹了一捧灰:“你比我还丑呢,你个呆头鹅!”


        

说着突然就变成幅纸人模样,猛凑近姒黎鬼喊乱叫一通:“呜呼!纸人是吧,吓死你!”


        

“啊!滚啊!”姒黎吓得脚跟离地,劈头盖脸又是一顿打。


        

二人就这般闹闹腾腾半宿,直至三更,姒黎终于撑不住靠着神龛打起了盹。


        

玉子妫故作亲昵般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朝着庙外一棵老柏自言自语道:“阁下打算守到几时?若无事我便带她回去了。”


        

那老柏后走出一人,容貌隐在暗处,只声音冷得发寒:“你是她何人?”


        

玉子妫故意将姒黎搂在怀里,咧嘴道:“许嫁之人。”


        

“……”


        

那人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给他原地活埋了,却也看出他不好惹,只得冷哼一声愤然离去。


        

玉子妫仍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追喊:“哎呀?这就走了?不再多看两眼?要不你送她回去?”


        

“诶诶别走呀,是不是玩不起?”


        

“啧~真没礼貌!”


        

那人气得握拳透爪,却是头也不回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玉子妫颇觉无趣,瞧着天色也晚了,于是施术携着姒黎遁回凤竹山,蹑手蹑脚将她安顿就寝,旋身一转便进了她梦中。


        

化为阿赞佛的模样,对姒黎嘱咐:“阿黎,玉公子乃是为师故交老友,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为师无法再护你,只得将你托付与他,你需好生敬待,尊如父兄!”


        

“弟子谨遵师命!”姒黎懵懵然回话,还想问天帝庙入口在哪,玉子妫早已破了梦境遁去皇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