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缘生万法 > 第三回:幽都大帝显神威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纳西国乃泱泱大国,王都民丰物阜,市井安闲,街上来来往往的女儿家此时都慢下了脚步,纷纷交头接耳,就算走反了方向多绕一条街也要挤过来,偏着脑袋羞怯怯的窥望闭着眼睛晒太阳的玉子妫。


        

他每隔百年便会亲自下凡,个别倒霉鬼被逮到就是大刑伺候,要么扔进鹿台山供他那四凶兽逗乐,如今许久没来凡间游玩了,今日甚是舒心愉悦。


        

之前观夷太祖提点过女武神转世后会去幽都走一遭,于是他这十八年都宅在北冥殿睡大觉,虽然对他来说不过十八天眨眼即逝,但也把他闷得够呛。


        

好在终于让他守到了,不过姒黎到底是不是女武神转世仍未可知,但凭一枚指珏太草率了,他还得看看她身边有没有其他宝贝。


        

“你到底要逛什么?”


        

日头晒得人闷燥,姒黎有些不耐烦了,感受到周围不善的目光,她自觉往后退了几步离他远远的,好心为那些痴女让出一道视线。


        

她还有正事没做完,很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扔在这一走了之,可回想起方才他出现的那么巧,定然是故意跟着自己的。


        

但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听到她的心声,玉子妫忽然睁开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冷笑:“原来你就是如此对待救命恩人的,还想把我扔在这?”


        

姒黎闻言心头一怵,顿时头皮发麻,这人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亦且初见他就是在幽都,难道…


        

“你见过这么喜欢晒太阳的鬼吗?哈哈哈~” 记住网址m.dzs5.com


        

玉子妫爽朗一笑,晃着折扇,拽开云步,悠哉哉逛进了一家酒楼里。


        

姒黎仍杵在原地,懵如呆鹅,直到他又唤一声才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而那些痴女也被这昂贵的酒楼拦住了芳心。


        

两人到楼上寻了间雅阁,阁内处处含金衔玉,槛隔一幅蟠鹤嵌蝉丹扆挂屏,四壁珠玑,不逊兰宫桂殿。


        

姒黎去了趟更衣阁梳妆,方才与那魑怪缠斗发鬓有些乱,回来时却被一女子拦在挂屏外:“你是何人?快让开,本公主要在此阁用膳!”


        

公主?


        

姒黎皱眉看去,但见一相貌平平却衣着华贵的女子,眉宇间透着张扬,一看就是骄纵惯了。


        

身后伴随两个同样贵气的公子,一人着玄锻金纹四爪蟒袍,盛气凌人,乃皇太子。另一位则风姿蕴藉,着蓝靛裳束楮旒冠,萧萧肃肃,爽朗清举,姒黎认得他,两人还是朋友。


        

“阿黎?你怎会在此?”召树文也认出了姒黎,着甚诧喜。


        

说来姒黎跟他缘起半年前,他出游狩猎被一成了气候的精怪追至凤竹山,恰逢姒黎钓鱼回来顺手相救,还无需他挂记此恩,说什么救人是功德不是图报。


        

他一直心怀感激,可赏赐金银反倒不敬,恰逢她隐居山里不方便,也就时常亲自送去些柴米油盐,顺道向她讨教佛法道义,因着这女术士佛道双修,且擅兵法。


        

“哦?三弟还认识如此俏佳人,怎么不向为兄引荐引荐?”太子忽然开口道,眉眼轻浮的在姒黎身上来回扫视,如此美人,若为美妾岂不妙哉。


        

三弟?


        

姒黎闻言向召树文投去探寻的目光,她怎么不知道他是皇子,若早知道何苦借皇后之手进宫呢,真是亏大了。


        

察觉出她眼底的疑惑,召树文歉笑道:“阿黎莫怪,因你未曾问过,我也就没多说,望祈容纳!”


        

“三皇子说笑了。”姒黎干巴巴笑了笑,还万福礼:“民女见过太子殿下、三皇子、五公主。”


        

五公主识不得她,噘着嘴娇哼:“这厢是本公主的专阁,你去别处。”


        

说着直接动手去推姒黎,纵是公主,如此嚣张无礼着实让人牙酸。


        

姒黎干脆借势假摔了一跤,柔柔弱弱垂下眼眉:“传闻五公主娇生惯养,不想今日一见乃女中豪杰,倒是我等愚民误会了,公主请恕民女无知罪。”


        

这是拐着弯骂她泼辣呢,出入这茗香楼的哪位不是行商坐贾、公子王孙,当即就对五公主投去嫌弃的目光,这哪是龙女凤妇啊,母老虎还差不多。


        

五公主被一道道目光盯得又羞又气,破口大骂:“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一个贱民凭什么跟本公主在同一间酒楼用膳?还不滚出去!”


        

姒黎蹙起眉头,佯装疑惑:“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民女是民,这楼中的官贵人也是民,公主的意思…”


        

“闭嘴!!”


        

五公主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的嘴,气得张口就骂:“瞧你这寒酸打扮如何敢在这茗香楼撒泼,定是哪家迎奸卖俏的外室!”


        

“哦?公主真是见识广博,倒让民女受教了。”


        

姒黎都快被她蠢笑了,堂堂公主竟大庭广众之下口出秽言,可见思想之龌龊。


        

“哈哈哈…”


        

“你…!谁在笑?”


        

屏风内忽然传来几声洋洋盈耳的朗笑,五公主浑然不顾一旁两位皇兄黑成碳的脸色,甩着脑袋继续撒泼,鬓间的步摇叮叮当当都快把头发甩散了。


        

“这是怎的了?”


        

玉子妫听够戏悠哉哉逛出来,倚着门檐摇着折扇,好一个倜傥俊逸的玉面郎君,看得五公主心都酥了半截,脑子里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召树文怕她继续丢人,忙对姒黎辞行:“多有打扰,还请见谅,改日我再登门拜访。”遂又去拉五公主,“五妹,休要胡闹,换间阁便是。”


        

五公主这会子脚下跟坠了千金秤似的,一双小眼睛死死黏在玉子妫脸上,哪还走得动路,甩手道:“我不,我就要在这厢!”


        

“既然都认识,黎姑娘不介意同席吧?”


        

太子色眯眯的盯着姒黎,也不给拒绝的机会,并着五公主大摇大摆进了内阁,召树文愣了愣,一脸歉意,踌躇几番才硬着头皮跟了去。


        

本来只有两个席位的雅阁忽然变得拥挤,玉子妫自发挨着姒黎坐下,惹得她颦蹙不已,她不喜欢别人如此亲近。


        

正要开口让他滚,就听脑海里传来他的声音:“太子身上有魔气,似乎被魔物附身过。”


        

姒黎略滞楞,心想这人竟会传音术,又听他传来一句:“我还会变戏法,要不要看?”


        

说罢就见他望着太子眨了眨眼,然后再无动作,兀自悠哉哉吃樱珠,时不时还偏着脑袋数姒黎鬓间的玲珑翠有几颗。


        

“皇兄,你说我今日这套雀色齐襦裙好看吗?母后还说我纤瘦娇小撑不起呢~”


        

五公主羞答答的朝太子显摆,眼神却似有若无的瞟着玉子妫。


        

太子闻言睨她一眼,竟是推桌跳了起来,这哪是他的五妹啊,眼前分明是个凶煞厉鬼。那面相比罗刹还狞恶,形躯跟皮包骷髅似的,声音更是犹如枯鸦翙翙。头发扯着泥碎烂肉,筋脉缠在关节骨上,委实吓煞肝胆。


        

“皇兄,你怎么了这是?”召树文也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去扶太子。


        

太子一回头见身边的三弟也变成了野鬼,正龇个尖牙咧个血口冲自己狞笑,还伸手要抓他,吓得口称见鬼猛的推开两人连滚带爬夺门而逃。


        

接着就是五公主,她那身雀色齐襦裙竟变成了粗布麻衣,一头珠钗也成了烂树枝烂腐花,还有几只虫子从头顶掉下来挂到脖子上。


        

吓得五公主当场晕死过去,略肥的身子还绊倒了桌上的琉璃箸。


        

方才太子所见的幻像别人看不到,五公主这个却是真真切切的换了一身,别说召树文,连姒黎都震惊了。


        

“怎么样,好看吧。”


        

玉子妫得意洋洋的冲姒黎挑挑眉,小狗腿似的邀功:“我可是帮你出气了哦,啧啧,你又欠我个人情呢。”


        

“……”


        

姒黎只觉得他无聊,不想搭理,沉着脸让他赶紧换回去。


        

“哼!没劲。”


        

玉子妫顿觉无趣,挥袖将五公主恢复原样,懒懒往后一靠,略扬起秀莹的下巴,一颗颗往嘴里扔樱珠,那模样比世家公子还纨绔。


        

彼时菜也上齐了,这一番闹腾下来,倒让召树文想起什么,便说:“阿黎,我本来这几日还想抽个时间上山寻你,有点问题想请教。”


        

姒黎抿一口芙蕖羹,不咸不淡味道刚好,古往今来从不乏帝王朝臣拉拢修士谋权篡位,这也是她为何甚少出山的缘故,于是当即回绝:“若有关政事,恕黎无可奉告。”


        

召树文略难为情,他一直不主动道明身份的原因就是怕她误会,现下连忙解释:“你误会了,是有关鬼怪的。”


        

“哦?”


        

如此,姒黎便来了兴致,联想到宗祠里的魑怪,还有玉子妫方才也说太子被魔物附身过,难不成宫中真有邪祟,且有一群。


        

召树文放下碗箸,起身亲自替二人轮了茶:“实不相瞒,近日宫中命案频发,死了好几个宫女,前几日竟连贵妃娘娘也受了伤。宫人传闻是卫大人的魂魄作祟,找贵妃娘娘索命。父皇因此召了许多道士和尚进宫,结果全都疯得疯,死的死。”


        

“茶给她,本公子喜酒。”


        

玉子妫突然凭空变化出一樽酒,又把召树文吓了一跳。


        

姒黎赶紧解释:“三皇子莫怕,这位玉公子与我一样同为修士。”


        

召树文心有余悸的瞄了眼玉子妫,姒黎岔开话题道:“你方才所说卫大人索命,是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