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重生网游大时代 > 第020章 一致性不等式(加更40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下以后的更新时间:每日00:08、8:08、14:08、20:08为四个固定自动更新时间,2-3-4更按这个时间更新,周六开始试行。)


        

方杰一向对各种乱七八糟的西方节日不感冒。


        

因为他是个理性的人,他能深刻看穿这个西方节日,其实是无数资本商家为了赚钱而炒作的结果,很多节日已经失去了其原本的意义。


        

方杰一个人这么想没有用,其他人,尤其是女生们,非常看重这些节日,自己可以不在乎,但不能不在乎李晴的感受。


        

“你有什么好建议?”方杰在草稿本上写道。


        

看到这句话,章茹暗自翻了个白眼。


        

她这个“大哥”就是这样,说他不懂浪漫吧,暗恋李晴那么多年,每年都准备生日贺卡和生日礼物,让大家觉得好浪漫;可说他懂吧,却每次都让妹妹们帮忙出谋划策,自己完全没主见。


        

心里虽这么想着,章茹还是在本子上写下了三个关键词:“玫瑰花,肯德基,录像厅。”


        

看到这几个关键词后,方杰不由得一愣。


        

玫瑰花……唔,应该的。


        

但肯德基……什么鬼?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为什么不是海底捞?


        

不过转念一想,卧槽,都差点忘了现在是2000年!


        

海底捞……


        

现在应该还在哪个杂尻里名不见经传。


        

这会儿肯德基才是国内高大上的稀罕物,全国门店数量不到400家,而且大多都还集中在一线城市,目前整个铜城就只有1家肯德基门店,新开不久,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


        

至于麦当劳……


        

铜城暂时还没有。


        

在这个崇洋媚外且经济不发达的年代,能带着女朋友去吃一次肯德基,那就是非常时尚且奢侈的约会方式,尤其是在铜城这样的三四线城市,绝对能起到装逼的效果。


        

不像后世,如果情人节带女朋友只是去吃肯德基,恐怕会被认为是一种很没有诚意的表现,大家一般只是因为家里的小孩子喜欢吃这些才会偶尔去一趟,而不是自己有这方面的需求。


        

唔,肯德基可以的。


        

将前两个关键词分别打了个“√”后,目光再往后看。


        

录像厅……啥意思呢?


        

这会儿商业电影院还没有兴起,情侣们真正要看什么电影,都是去小录像厅看,里面会放映各种盗版港台电影录像带以及一些不可描述的深夜电影……


        

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大有进展,所以去这样的场所看电影才是正常的选择,至于王熙然妈妈管理的电影院其实只能算是国企的大礼堂,只会放映正规有版权的电影,并非常规约会场所。


        

在“录像厅”上面也打了个“√”后,觉得很满意的方杰在这行字下面写了“谢谢”两个字。


        

章茹看了一眼,会心一笑,也很替方杰感到开心。


        

方杰这边则在想着怎么联系上李晴,考虑是不是应该买手机。


        

其实现在的手机价格已经在逐步平民化了,万把块的有,几千的也有。


        

比如去年上市的经典低端机诺基亚3210,这款号称已全球卖出1亿部的手机才3000多而已,虽然是全英文手机,但并不影响打电话。


        

而且2000年,手机入网费也就200块钱,不像以前,买个万把块的手机还得再花几千快钱的入网费。


        

至于为什么有入网费这个东东……见多识广的方杰也有些懵逼,也许是因为1999年开始手机号码从十位数扩展到了十一位,号码资源并不紧张,所以入网费降下来了?


        

不过盘算了一会儿,方杰觉得手机暂时还是算了,不能买。


        

不是舍不得钱,而是太扎眼了。


        

弄个手机放身上,根本没法跟家里人交代,这还是其次。


        

关键是,周围人看到了之后,绝不会认为是他自己赚的钱买的手机,而是认为他爸肯定收受贿赂了,所谓人言可畏,他可不想给自己父亲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他知道父亲的工资虽然不高,但咬咬牙买个一般的手机还是可以的,之所以一直不买,而是等着公司配备,原因就是怕影响不好。


        

尤其是在当下这个国企效益不好的时候,父子俩一人一个手机到处装逼的话,那绝对是要遭雷劈的。


        

“看来只能中午放学去网吧找她了……”


        

方杰默默叹了口气,心中又开始猜测为什么早上没见到对方。


        

不会是因为自己这些年的心思全都暴露给了她,让她一时半会儿不好意思见自己了吧?


        

好尴尬呀……


        

正开小差之际,忽听班主任朱蕾在讲台上点了他的名:“方杰、王熙然,你们两个上来把这道题做一下。”


        

方杰抬眼一看,发现朱蕾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看样子,这是转班考核?


        

先不说王熙然人品如何,至少学习成绩确实名列前茅,文科班第一,如果只算语数外成绩的话,也能进年级前十,差不多7、8名的样子。


        

朱蕾点名他们两个上台做题,明显就是打擂台的意思,似乎是想看看他这个学霸水平到底如何,也可能是想刺激一下班上的同学,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方杰不以为意,当即起身上台。


        

将自己打扮得很淑女的王熙然也站起身,稍显做作地整理了一下衣裙,慢步来到了讲台上。


        

与此同时,班上所有同学全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目光紧随这二人,心中猜测最终结果会如何。


        

王熙然距离讲台近,最先到位,扫了一眼黑板上的题目后,并未立即开始答题,而是转过身,面无表情或者说傲然地看着正向她走来的方杰,似乎想进行一场公平的较量。


        

她当然记得那天晚上自己被方杰拆穿了把戏,不过她并不在意,被自己喜欢的男生压制,反倒让她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心中更加喜欢方杰了。


        

强者始终是强者,要坚信自己才是女王!


        

这是她妈妈一贯给她灌输的理念,所以王熙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和自负,小小挫折根本打击不到她,李晴在她眼里除了漂亮一点,其他的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


        

再说,自己也很漂亮啊!


        

见王熙然挺有骨气地等待方杰上台,朱蕾不由得调侃道:“呀,看来咱们的校花同学巾帼不让须眉,这是想要正面挑战咱们的校草了啦?王熙然,今天是情人节哦,你要是比方杰先把题目做出来,今天我就让方杰请你吃饭!”


        

“哇!”


        

“有好戏看了!”


        

“方杰不会故意放水吧?”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他喜欢……”


        

“哥,加油哦!”


        

全班顿时一片沸腾,说什么的都有。


        

此时方杰已经来到台上,无语地瞥了班主任一眼,心说这朱老师不会是因为马上要回魔都了,所以才这么放飞自我,喜欢乱点鸳鸯谱吧?


        

还真不能让你得逞了,今天咱得陪李晴!


        

王熙然走上前,捏了捏拳头,无比坚定地道:“我会赢的!”


        

自从上次之后,方杰就对王熙然没啥良好印象了,根本懒得理会对方,到讲台拿了一支粉笔后,就开始自顾地在黑板上答起题来。


        

见对方无视自己,王熙然不由得愣了半秒后,气得一跺脚,赶紧拿了粉笔转身答题。


        

朱蕾出的题目并不难,就是求一个函数的单调递增区间。


        

别说方杰和王熙然这样的学霸,班上估计有一大半人也会做,只是步骤稍显麻烦,需要花点时间用图像法或者其他方法进行推导。


        

所以,这道题考察的只是速度。


        

然而不到半分钟时间,就在王熙然还在题目一旁画表格打草稿的时候,方杰就把粉笔一扔,静静地站在一旁装逼。


        

他已经作答完毕,而且答题步骤特别简单,只用了两步,写了一个推导公式,就把答案算出来了。


        

他是绝对不允许情人节这天,自己的时间被别的女生占用的。


        

正常来说,无论是谁,包括数学老师朱蕾在内,也不可能半分钟把推导步骤和答案写出来,因为即便对着答案抄,也都要抄半天。


        

可方杰偏偏就作答完毕了。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肯定答错了!


        

朱蕾一开始都没意识到方杰完成了答题,傻眼了几秒,才愣道:“你写完了?”


        

不等方杰回答,朱蕾便连忙跑到答案跟前看了一眼,结果懵逼道:“答案是对的,但你这推导公式写的是什么东西?”


        

方杰耸了耸肩:“微积分导数。你没说不能用微积分解题吧?”


        

计算机编程专业的,都是要学高等数学微积分的,毕竟整天要跟函数打交道,而用微积分来解答高中函数数学题,简直不要太轻松。


        

“微积分?高等数学?”


        

朱蕾先是震撼,但旋即又盯着黑板上的那道公式,皱着眉头道:“就算是微积分,你这个推导逻辑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你这个导数积分公式?”


        

方杰笑道:“这是一致性不等式,一致微商的定义,推导证明过程涉及三大中值定理,即将罗尔中值定理,柯西中值定理,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条件强化。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朱蕾不明觉厉,无言以对。


        

她这个数学老师完全听不懂方杰在说什么,只是直觉判断对方说的可能是对的。


        

如果陈庆安在此,肯定会抱着方杰亲一口,因为方杰提出的这个微积分概念和表述方法,解决了高等数学教育领域的百年难题。


        

在这个概念提出之前,微积分基本原理生涩难懂,初学者很难理解,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甚至搞出微积分的牛顿等人都解释不清楚,还因此引发了第二次数学危机,百年后才用极限概念解释了微积分基本原理,但依然非常难以理解。


        

未来2、3年后,我国林群院士提出“一致性不等式”来定义导数,将基础原理部分简化成为了初等数学,使得高中生或者初学者也能理解其概念,并广泛运用到实际教学中。


        

所以这是一套很有价值的理论概念,后世学过高等数学的应该都懂,但现在还是很新的概念,要是写篇相关论文,拿个国内数学奖项回来估计不成问题。


        

可惜朱蕾不是喜欢钻研数学的陈庆安,并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价值,回过神来后,只是道:“高考的话,你用微积分答题,打分老师未必会给你分数啊。你给我正常答一遍。”


        

“好。”


        

方杰点了点头,重新拿起粉笔开启了正常模式。


        

反正他已经率先答过题目,这次只是重新作答一遍,之前的鸳鸯谱就此作废。


        

一旁还在闷头答题的王熙然表面看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但心里头此刻正在流泪,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


        

太欺负人了!


        

竟然用微积分解题!


        

如果王熙然生活在后世,恐怕会用“降维打击”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不过即便不用微积分,方杰最终依然与王熙然几乎同时完成答题。


        

毕竟他心里装着答案以及其他好几种解法,解题过程根本不需要推导,只是记录而已。


        

胜负已分。


        

放下粉笔后,一贯很注重自己形象和表情管理的王熙然低着头,神色灰暗,这场比试输的也太彻底了,简直没脸见人。


        

方杰倒是没有继续往对方伤口上撒盐,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把王熙然放在心上,在全班同学鸦雀无声的注目礼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落座,胳膊肘就被章茹碰了一下:“厉害!”


        

方杰摇头一笑,他知道自己是有点欺负人了,但要说厉害还不至于,这样的函数题目随便找个懂微积分的,都能吊打王熙然。


        

“现在大家知道自己的差距了吧?”


        

讲台上的朱蕾借此机会开始敲打全班学生:“我不要求你们拿高等数学来解题,但每次数学摸底考试,你们及格人数能不能给我过半?虽然我们是文科班,实际高考的时候是文科数学试卷要简单一些,但这不是你们不及格的理由!”


        

扫视了全场一圈后,朱蕾继续道:“年已经过完了,今天开学第一天,你们给我立刻紧张起来!方杰,以后我的数学课上允许你复习其他科目。”


        

朱蕾对方杰的数学完全放心,她现在只担心这家伙的历史和政治能不能过关,毕竟其他人高二就文理分班了,方杰才起步。


        

方杰没想到自己又被点名了,抬头看了班主任一眼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而其他同学则纷纷羡慕不已地把目光移向了他。


        

“你们看什么?不服气啊?”


        

只听朱蕾又在台上道:“你们数学成绩要是跟他一样好,也能有这样的特权!就这样吧,休息5分钟,接下来两节课是政治。王熙然,你跟我到办公室领一下这个学期的课程表,待会贴墙上。”


        

说罢,朱蕾转身离去,学习委员王熙然也连忙起身跟了出去。


        

班主任刚一离开,全班就轰然炸响热闹了起来。


        

好几个女生急急忙忙起身凑到方杰身边,将他围了个严严实实,嘴里还都嬉笑着管他叫着“哥”。


        

看着这一群在初中时期认下来的妹子,方杰就一阵头大,也不知道李晴如果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