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重生网游大时代 > 第007章 就是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万兴在双陆区,是真的已经到了无人不识无人不晓的程度,连带方杰也都快路人皆知了。


        

人人都抬桩的情况下,不管有关系没关系的,都会给方万兴一点面子,连带方杰也沾了不少的光。


        

但话又说回来,这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方杰近乎全能,唯独不会游泳这事,就跟这事有关。


        

双陆区有个很大的露天游泳池,但家里人担心安全,一直禁止方杰去游泳。


        

这事按道理是禁不住的,不让去,可以偷偷去嘛。


        

但方杰依然从未进过游泳池,原因是方万兴打过招呼,且游泳池所有管理者和门卫全都特么认识他,即便他花钱买了门票都不让进。


        

别人是坑爹,他属于被爹坑。


        

这种爹坑的苦恼,一般人是理解不了的。


        

谈妥了包机费用并交了钱后,方杰很正式地与对方签订了包机协议,规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游戏服务器不是儿戏,不能随随便便就断网断电或者搬迁,也不能随便让其他人上机摆弄,既然是包机,只有相关人员才有使用权,否则出了问题网吧就得赔偿。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临走时找网吧老板要了两个装电脑显示器的纸箱,用彩笔在上面写了“包机专用,禁止触碰,损坏赔偿”十二个字,这才回到网吧。


        

看见方杰手中的箱子,李易建议道:“光是这样还不行、咱们把开机密码、系统密码、屏保密码都设置一下,多搞几道保险。”


        

“那是当然。”方杰点了点头,“不过意义其实不大。最多也就包机一个月,赚够了钱,下个月自己买服务器牵网线租房子弄,网吧不是长久之计。”


        

李晴凑了上来:“把银行卡给我,又有人充值了,等了半天了,还在群里骂呢。”


        

方杰将银行卡递给对方:“今天你先这么弄着,待会我发个充值说明,以后每24小时发放一次游戏币,每天定个时间统一来处理充值的事情。他们要骂就让他们骂,不惯着他们。”


        

李晴欲言又止道:“其实、其实我可以天天帮你们守着的……”


        

没等她把话说完,方杰就摆了摆手打断道:“你一个女孩子家,长的又这么漂亮,天天蹲网吧里像什么话?网吧里乱的很,以后只有我或者你哥哥在的时候,你才能跟着!”


        

李晴俏脸一红,其他的话她都没听进去,就只听进去了说她漂亮的那句,方杰以前可从未当面夸她漂亮,惊喜实在是来的太突然。


        

李易则以兄长的身份冷哼道:“漂亮?漂亮能当饭吃吗?知识才是财富!李晴,你要多学习,客服这种简单的工作谁都能做,别把时间全都浪费在这上面!”


        

乐极生悲,李晴的神色瞬间又黯淡了下去。


        

从小到大,她最佩服的就是自己的这位堂哥,所以跟屁虫一般的没事就喜欢找李易玩。


        

至于同样是学霸的方杰,她倒是没多大的感觉,人家明显喜欢她,心理上她一直有很大的优势。


        

其实她一直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生,在她擅长的方面就是女王一般的存在。


        

其他的不说,只说方杰所在的高中,每年元旦晚会的舞蹈节目,基本上都是出自她之手,她的初中同学每年都会请她过来排舞。


        

再加上方杰暗恋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以至于她虽然不在高中,却成为了高中里传说中的存在,几乎全校学生都知道有她这么个人。


        

但今天一番接触下来,她发现方杰的见识和学识,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甚至超过了她的堂哥。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与方杰之间隔着一条巨大的看不见摸不着的鸿沟,心中越来越自卑,有些事她想参与或者帮忙,却感觉无从下手,也力有不逮。


        

“我去查账。”


        

李晴偏过脑袋,躲开了方杰的注视,甩下一句话后便闷头跑出了网吧。


        

看着李晴离开的背影,方杰忍不住对李易道:“我觉得你对你妹妹也太严厉了,她还小……”


        

“你也不大!”


        

目光从妹妹那里收回,李易转过头,恼怒地瞪着方杰道:“这次回来,我发现你明显比以前成熟了,也有担当了,有些见识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但她还是老样子,整天稀里糊涂的!”


        

缓了口气后,李易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很喜欢我妹妹。但感情这种事以后说不准,她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我担心她根本配不上你!”


        

说到这里,李易叹了口气,露出纠结的表情:“我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看待。说真的,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所以你们的事我内心其实是反对的,我不希望哪天因为你们的事导致我们之间朋友都没得做!”


        

方杰沉默了片刻,抬眼一笑:“你的意思是说,希望你妹妹也能独立起来,找到自己的事业方向,而不是成为我的附庸?”


        

“难道不是吗?”


        

李易瞥了一眼网吧门口,见妹妹还没回来,压低声音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也见到她现在的样子了,完全失去了自我,也没了精气神,区区一个客服查账的工作,她竟然干的那么起劲。真没出息!”


        

方杰不禁莞尔,拍了拍李易的肩膀道:“行,我懂你的意思了。放心,我会给她一个妥当的安排。”


        

李易诧异地看着方杰:“你不会是真打算让她给你当助理吧?”


        

方杰心中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总之,你别管了,我自有安排。”


        

认真地盯着方杰看了一会儿后,李易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


        

李晴回来时,两人都在一声不吭地忙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又赚了500。”李晴凑到方杰跟前,显得有些委屈地小声道。


        

“嗯。”


        

方杰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差不多了,回家吃饭吧。晚上再……”


        

话没说完,李易当即打断道:“托管系统我已经帮你弄好了,服务器重启就能生效,晚上我就不来了。”


        

李晴不由得一愣:“那我呢?”


        

“我管你!”


        

李易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转而又道:“别太晚回家!”


        

“耶!”


        

李晴顿时开心不已,但发现方杰正笑看着自己,又连忙收敛了喜色,只是嘴角依然忍不住翘了起来。


        

“晚上你是在自己家还是在你哥家吃饭?”方杰问道。


        

“还是在我哥家。”李晴应道。


        

方杰想了想道:“那晚上直接在网吧这里集合吧,我晚饭是去我爷爷奶奶家那边吃。”


        

“嗯呐!”


        

李晴连连点头,一想到晚上两人要独处,脸蛋也泛起了红晕。


        

看到这两人明显郎情妾意的样子,李易就忍不住在心中叹气,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祸是福,只能祈祷方杰能有点担当吧。


        

接下来,方杰对游戏服务器进行了一些收尾工作。


        

添加了一个充值说明,明确告知充值的游戏币只承诺在24小时内发放,而并非实时到账。


        

然后公布了离线托管系统的使用方法,并重启了服务器。


        

期间把电脑启动的各种密码加上,还把游戏服务器设置了开机自动启动,万一电脑不小心被人重启,游戏服务器5分钟内就能重新上线。


        

临走时把纸箱罩住电脑显示器,还跟网吧老板和网管反复交代了注意事项,禁止其他人触碰的同时,如果网吧断电电网,一旦恢复,网吧有义务第一时间帮忙开机。


        

见一行人离开后,网吧老板找到自己的小舅子,也就是电信营业厅的经理:“方万兴这个人我知道,但他儿子算什么东西,毛都没长齐,有必要给面子么?”


        

“你懂个屁!”


        

没想到对方还在纠结此事的经理不由得骂道:“在双陆区,冶炼总公司就是天。我们这个营业厅包括网吧所在的这栋楼,产权是总公司的,整栋楼是建筑分公司建的。你得罪了他儿子,万一回家告状,人家随便打个招呼就能把咱们赶到马路上你信不信?”


        

网吧老板神色恍然:“我只听说过方万兴这个人,只是没想到……”


        

经理嗤笑道:“既然连你都听说过这个人,就知道他的人脉有多广。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喜欢捧区区一个科长的臭脚?方万兴可是号称总公司三大才子之一!我听说,这些年要不是老是被一些小人从中作梗,关键时刻无中生有举报他贪污受贿,他早提上去了!”


        

说到这里,经理神色莫名:“我看哪,既然一直查不出什么问题,就说明这人行得正坐得端,迟早还是要上去的!跟他儿子搞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做事先做人,懂吗!”


        

“明白了明白了……”自讨没趣的网吧老板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方杰一行三人离开网吧后便分道扬镳。


        

李易和李晴回家吃饭,方杰则回了爷爷奶奶家。


        

一进屋,小姑父周登州拿着一盘中国象棋朝方杰招了招手。


        

“方杰,过来下棋!”


        

方杰谦虚地一笑:“我象棋水平不行,你还找我爸或者三姑父下吧。”


        

他对这种娱乐项目不是太感冒,不过这个时代,家人聚在一起比较高雅的娱乐活动也只有这些,至于麻将,唯一的一副麻将牌已经被家中女人们占据了。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周登州顿时虎着个脸开了一句玩笑。


        

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他这个老幺妹夫,不好意思欺负其他大哥。


        

不让子吧,随随便便就能杀得对方屁滚尿流,可让子吧,大哥们不要面子么?


        

尤其是大哥方万兴,曾是分公司团总(屏蔽),主要工作内容就是组织开展公司的各类文娱体活动,因此非常擅长象棋,可如果不让子的话,依然不是他这个小妹夫的对手。


        

无奈之下,周登州每次只能把晚辈方杰当软柿子捏,偶尔还是能找到一些乐趣的。


        

摆好象棋后,周登州作了个请的动作:“小杰,我也不欺负你。让你半边车马炮!”


        

方杰还要拒绝,周登州根本不管不顾,扒开己方的三枚重要棋子后,便硬拉着方杰下起了象棋。


        

然后五分钟不到。


        

“嘶……这盘输了啊……”


        

一向自傲且好胜心极强的周登州脸色有些难看。


        

“再来。”周登州重新摆好棋盘,“这次只能让你一个车。”


        

方杰道:“正常下一盘吧,不用让子的。”


        

“那就没意思了,你肯定输。”


        

周登州摇了摇头,没有听从方杰的建议,直接开始了先手棋。


        

其实以前他都是后手的,不过这次他不敢托大,让了一个车也就罢了,不能把先手让出来。


        

然后又是五分钟不到,他又输了。


        

这?


        

“你最近是不是在家练过?以前没这么厉害啊!”周登州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方杰耸了耸肩:“没有。就是悟了。”


        

周登州顿时白眼一翻:“五局三胜!我还没输!再来!这次正常开局!”


        

中国象棋,只是方杰诸多“业余爱好”之一,还称不上是一项技能,连入选《发展纲要》技能列表的资格都没有。


        

小时候他的象棋水平确实一般,前世生活工作稳定后,无聊之余在游戏平台上玩过一段时间各种棋类游戏,水平最多也就是练到了象棋大师级别,肯定赢不了那些至少拿过两次全国冠军的特级象棋大师。


        

不过即便如此,秒杀周登州这种业余棋手还是分分钟的事。


        

好吧,周登州好歹也是个学霸,象棋水平不算业余,如果按照中国象棋段位划分的话,大概是国家三级棋士,也就是能拿全市冠军的水平。


        

如果不让子,两人还有的一番缠斗,可让子的情况下,就像打王者农药,本来就处在弱势的一方还掉线了一名队友,那不是送菜是什么……


        

第三局开始。


        

这次是正常开局,但身为长辈,还是要点脸的周登州把先手让给了方杰。


        

然后20分钟后。


        

周登州又输了。


        

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今天我状态不好,而且也轻敌了!”


        

“还来吗?”


        

方杰反倒刚进入状态,来了点兴致。


        

“不不,不玩了。”


        

周登州连连摆了摆手。


        

他非常清楚对方的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整个下棋过程一直都是被动挨打的局面,既然玩下去不光没了装逼的快感,反而被虐的不行,那还玩个屁啊!


        

心念一动,周登州带着一丝恶趣味的笑容,祸水东引道:“我去把你三姑父叫来陪你下两盘!”


        

方杰无所谓地笑了笑:“好。”